去年剛過完30歲生日的時候,就打算寫封信給40歲的自己,因為經常到處寫生,回到客棧已經很疲憊了,靜不下心,又不想記流水賬,感覺寫不出什麼刻骨的東西,就遲遲沒有動筆。直到上周過完31歲的生日,才發覺提筆間又老了一歲,是該寫點東西了。

                   ——–謹以此篇獻給渴望變老的自己!


               我願這樣老,如茶香,如詩行


到了這個年紀,誰都不想再取悅了,跟誰在一起舒服就和誰在一起,包括朋友也是,累了就躲遠一點。取悅別人遠不如快樂自己。寧可孤獨,也不違心。寧可抱憾,也不將就。能入我心者,我待以君王。不入我心者,不屑敷衍。往事濃淡,色如清,已輕。經年悲喜,凈如鏡,已靜。再沒一番心思許與誰?!


歲月已滄桑了我們的青蔥容顏,卻也沉澱了人生底蘊。歲月若雲,從容地觀雲捲雲舒;心念如花,靜靜的在生命里開放。


一首曲子都能喚起一段歲月的回憶,一段文字便能深味一種心情。有時,我們讀懂了時光,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原來,千般跋涉,只需暮然回首。萬種找尋,只需臨淵止步。終會發現,自己的心才是靈魂的居所。識得進退,懂得回歸,終能尋到生命最初的簡單,獲得真正的平靜與安寧。


喜歡,偶爾讓時光慢下來,手中一杯茶,清清淡淡,心中一首歌,千迴百轉,在多年的作品中尋一份感悟,讓心靈安暖。留一點時間,去回味時光里的深深淺淺,那些歲月里的悲歡,不欲說與誰聽,只和着茶香一飲而下,然後銘記,或者遺忘。平淡的日子里,在心中開一扇睛窗,種滿花朵和陽光,讓歲月,安然抵達彼岸。


千帆過盡,終想覓一處安靜的地方,讓心靈靠岸,忘記那些前塵舊事。只想,就這樣不悲不喜,直到慢慢老去。


渴望慢慢變老,老得如茶香,靜坐而白雲滿碗;老得如詩行,薄語而亦素亦美;老得似花開,緩慢而枝上生香。我想就這樣風雨無懼地走下去,在白髮蒼顏之時,還有一顆明凈若秋水長天的心。




                                          於北京798藝術區

                                           2017年5月18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