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影最缺什麼?

十有八九會有人說——好劇本

既然這個痛點已成共識,那為何遲遲不能治癒,今天機叔大膽說一句——可能絕大部分人都誤會了什麼是好劇本。

好劇本未必需要說一個深奧的故事;而深奧的故事,也不是不能講得讓觀眾飄飄欲仙。

“好萊塢編劇教父”羅伯特·麥基就曾說過——

要在講得精彩的瑣碎故事和講得拙劣的深奧故事之間挑一個,觀眾總是會選擇講得精彩的瑣碎故事

換句話說,好劇本絕不滿足於製造戲劇性,它需要通過編劇的力量,將各種“驚喜”日常化,合理化。

它不僅要呈現出風暴,也必須展示風暴醞釀的過程。

最近,一部剛出的美劇,僅用一集,就把機叔勾住了。

大侄子毒Sir寫過(想回顧的可以戳?此劇一出,天下無雙),但叔今天想從“劇本”的角度,解剖它如何挑逗與勾引。

《冰血暴》第三季

Fargo Season 3


ps.前方劇透嚴重,沒看過的童鞋要小心

《冰血暴》的劇本為什麼好,一句話,它精準地調動了巧合與誤會,這對影視作品慣用的“俗套”雙胞胎,演示了一幫自以為聰明人的傻子,是如何朝着對的方向做錯事,最終作繭自縛的故事。

荒唐嗎?

結果荒唐,但過程並不。

因為自始至終,《冰血暴》都死死抓了我們每個人思維的局限——“完形心理

完形心理,說白了,就是我們考試遇到的完形填空:

即,大多數人,總是在有限的信息的刺激下,去推導出事物的完整面貌,從而彌補那些缺失的信息。

這種“強迫症”人人都有。

《冰血暴》第一集,把這種心理玩到極致。

第一集的開頭,有個和劇情看似毫無關聯的小插曲。

1988年,一個東德警官在審問一中年男子。原因是前一天晚上,有個女人被拋屍河邊。

警官判定,這个中年男子有很大的嫌疑,理由是,巧合太多

死去女人曾登記過的家庭住址,是這個男人現在的住處。

死去女人的名字,和這個男人的妻子同名。(但姓氏不同)


在警察掌握的信息中,地點和人物對上了,所以態度堅決,他們拿到事實的一角,卻自以為掌握了事實的全貌。

這種“盲人摸象”的愚蠢,也是影片定下的基調——荒誕

荒誕到你甚至懷疑,這是故事?還是現實?


看這動圖,“真實的”三個字隱隱消失

主線劇情繼承了這種荒誕。

伊萬·麥克格雷格一人分飾兩角,飾演一對同胎不同命的孿生兄弟。

哥哥艾米特,住豪宅、開公司,活得有錢有面;

弟弟就慘了,髮際線堪憂不說,工作是假釋官,整日穿梭在逼仄的廁所和神叨叨的假釋犯之間。

兄弟倆財富懸殊的原因,源於一次遺產交換。

當時,老爸死了,留下兩筆遺產,一套郵票,一輛雪佛蘭。

原本,哥哥分到車,弟弟是郵票。

車值錢還是郵票值錢?

弟弟開始做完形填空了,一番思考,他得到的答案是——車值錢。

於是,他拿郵票,跟哥哥換了車。


結果,哥哥靠着那套珍藏版郵票一夜暴富,而原本以為佔便宜的他,只能開着不斷老化的雪佛蘭,過廢柴日子。

比不幸更不幸的是什麼?

跟幸運失之交臂。

巧的是,弟弟交女朋友了,想結婚了,沒錢,於是,他決定,去哥哥的一張郵票。

好戲開場。

不想暴露自己的雷,跟一個嗑藥的假釋犯做了筆交易:你幫我偷郵票,我讓你的尿檢結果“正常”。

為了防止假釋犯弄錯,雷還特意把哥哥的地址寫在紙條上。


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紙條

偏偏啊,這傢伙走到一半,紙條……丟了。

無從得知正確地址的假釋犯,也開始做完形填空了。

他憑藉記憶,“腦補”出哥哥的地址——

把哥哥家的伊甸原(EdenPrairie),誤記成伊甸谷(EdenValley)。根據弟弟姓氏,又在伊甸谷找到同姓的人家。

他當然偷錯家了……還失手殺了那家老人。

偏偏啊,那家老人的女兒,是警察。

見父親被殺,女警察第一時間搜查犯罪現場,發現父親有一個私藏的神秘箱子。

裏面有兩本科幻小說,和小說作者獲獎的剪報。


老爹莫名其妙死了,兇手的行為痕迹显示他曾翻箱倒櫃,老爹生前又暗暗藏了一個神秘的箱子。

不用說,女警察做完形填空了。

那兇手一定想找這箱子里的東西,且跟簡報的主人——那個科幻小說家有很大關係。

看出來沒,《冰血暴》的荒誕正在於此——

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在干對的事,最終,興高采烈地合力把一堆人(包括自己),推向死局。

這是他們蠢嗎?

——誰敢保證,假如你不是“知情”的觀眾,你不會做出他們的選擇。

這種主動行事,卻又被擺弄的鬧劇,說深一點,不就是命運。

別忘了,假釋犯那張混亂間丟失的小紙條,還沒落地呢。

《冰血暴》的細節太強大了。

正是無處不在的細節,讓這個看上去不可能的“事故”,變成一個具備現實說服力的故事。

叔僅舉一點——郵票

該劇甚至用郵票,鋪成一張海報。


從第一集能看出,這一套珍藏版郵票的內容,不僅是故事的導火線,也跟故事的走向,環環相扣。

比如這兩幕,不就出自這兩張郵票?



我們最常使用郵票的場景是什麼——信封。

郵票的作用,就是讓信件,按照信封上的地址,送到信封上的姓名人手上。

如果信送錯地、送錯人會怎麼樣?

那,就會表錯情,會錯意

不難推斷,在接下來的劇情里,因為地址、人物錯位,巧合與誤會的雪球,會越滾越大…

這種編劇技巧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

不難在於,它有跡可循,即,我們一開始說的,瑣碎的故事。

但不簡單也在於,你必須用心看到這種瑣碎,並耐心地將它們, 排列組合成一個有機的整體。

你不僅要呈現出風暴,也必須展示風暴醞釀的過程。

中國現在缺這種劇本么?

缺也不缺。

缺的是我們還沒看到,或者看到的太少。

不缺在於,機叔相信,沒看到不意味沒有。

這也是毒舌電影雲萊塢啟動編劇成長計劃的原因——

去年10月8日,我們啟動了一個編劇成長計劃:用100萬獎金,尋找優秀的中國電影編劇新人。

目前提交的作品,機叔已經看過了不少,不乏亮點。

比如有的編劇,通過夢境、平行時空,製造地點和人物的錯位;

比如有的編劇,逆道而行,讓未來世界的人只能上床,不能談戀愛,並由此展開故事;

還有的編劇,會把經典童話故事的敘述視角,放在一個龍套角色身上……

這些都是很棒的概念,而我們,還想看到更多的可能。

所以,今天機叔再特吆喝一聲,活動還!在!繼!續!


2017年10月8日前,雲萊塢·中國新編劇大賽活動的初選環節仍然為你開放,戳閱讀原文,報名!報名!報名!

一個好的劇本當然不止百萬,但我們保證,會用盡全力,讓每一個好的苗子,找到合適TA的土壤。

1991年,影評人焦雄屏曾問姜文,中國這麼多導演,哪個優秀?

當時毫無經驗的姜文說,現在沒有,以後會有。

借用焦老師的問題,中國這麼多編劇,哪個優秀?

我們期待你的答案。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