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喬美人失心

“喵!!” 林華衝到天台上的時候,喬一像尊破爛塑像混在黑暗角落裡悄無聲息,把這個莽撞漢子嚇得一腳踏空,踩在趴着休息的流浪貓身上,驚起一聲慘叫!    斑駁牆影,殘景爛物把個如玉男子硬是襯出十分頹廢之氣。

喬美人無知無覺的靠在那兒,頭髮被風吹亂了,散散的幾縷長發遮住了眼。頭微微向後仰,露出性感的喉結,長腿隨意杵在一堆爛物之中,如果不是攥着啤酒罐的手在微微發抖,林華會以為他已經死透了。周圍到處都是喝完的啤酒罐和白酒瓶。即使在室外,還是酒氣瀰漫。

他走過去,蹲在地上,推了推喬一的頭:喂,醒醒!大爺我的腿都快斷了。你他媽倒好,躲這兒喝酒。

喬一緩緩睜開眼睛,醉意正濃,頭有些暈,他看到林華在光線中虛晃,用力一推,林華差點跌坐在地上.。

他穩住身形,看着喬一現在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有些哭笑不得。大哥,你特么說句話行不?大家都等着你排練哪。

喬一攥着林華衣領喃喃的說,陳素走了。她不要我了…….。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好看的眼睛不知是因為酒力還是哭過,紅紅的泛着光,手因為用力青筋暴露。

林華嘆口氣,攔腰把他拖起來,隨手甩在門邊的長椅上。

“我特么說你什麼好,陳素就算是狗皮膏藥也讓你整的沒粘性了!”

喬一仰面而躺,雖然頭暈,思緒卻還是清晰地。他的心很疼,像被什麼東西一片片的撕扯。原來撕心裂肺是這種感覺。原來陳素是他的心啊。原來他現在才知道。

【2】喬美人不冷

陳素和喬一是高中同學。陳素是班裡的藝術骨幹,專門負責板報。這活她一般都是一個人全攬,其他人樂的清閑,自然沒異議。

一次辦板報,陳素悠閑自得的在班裡畫畫,沒想樂極生悲一不小心從長凳上摔下來,腳扭到了。正巧喬一回班裡拿書包。看到陳素呲牙咧嘴的坐在講台邊揉自己的腳,一隻鞋扔在一邊。

他徑直走過去,自上而下觀察她。你怎麼了?

陳素看見是他,疼的都沒顧上多想,垂頭喪氣低着頭鼓着腮:沒什麼!我休息一會。

她長的嬌小,垂下頭,只看到毛茸茸的短髮,和一小截白皙的脖頸,那樣子不禁讓人聯想到可愛的小松鼠沒吃到松子后倔強還帶着小小不甘心的模樣。喬一笑了起來,“哦,那休息的人用不用去醫務室噴點葯哪?”

陳素詫異的抬起頭,喬一眼睛里的笑容在寂靜的夕陽餘輝的掩映下有着灼爍的光芒,一下燙到了她。心跳失了規則。真該把這笑容畫下來! 陳素瞬間跳脫的想。

喬一看着陳素的臉漸漸變紅,直到那抹緋紅蔓延到小巧的耳朵。覺得她更像小松鼠,膽小敏感又可愛。”來吧,我送你去醫務室。”

喬一個高。陳素那會還是嬌小的一隻。他蹲下身背起她。陳素的心隨着身體的起伏一併淪陷。她的手臂輕輕環着他的脖子,觸感真實清晰。陳素有一雙好眼,還有敏銳的感覺,這是一個好畫手必須的條件。

喬一一路沉默。只有兩顆心在砰砰跳動,合著夜色將至微風浮動的美景。

原來喬美人不冷。陳素想。

那是兩個人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單獨接觸。喬一是班裡的明星,學習好,長的好,自然有不少女生青睞。雖然他大部分時間都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可女孩就是喜歡這樣的他。

陳素不太愛說話,除了畫畫的時候身上會有一種特殊的光芒。大多時間都處於隱身的狀態,很沒存在感。明星和隱身人怎麼會有交集哪?陳素不得不感慨命運的無常。

那次之後,兩人突然熟悉起來。下課,放學之餘,常常會聊上幾句,然後驚訝的發現住的小區離得也很近。

陳素不矯情,喬一和她相處輕鬆自如。湊到一起了就一起往家走。倒越來越如朋友了。

【3】我們不熟!

陳素不戀家。父母忙於工作,回去也是一室清冷,還不如在學校來的自如。她常常一個人留到很晚才走。

喬一練完琴回班發現她一個人在教室,安靜的低頭看書。

“看什麼呢?”他坐到旁邊的桌子上翻身扯起書角,掂起來,還沒看清楚,被陳素搶了回去。

“搶什麼啊。不讓看!”陳素閃閃發亮的眼睛瞪着喬一。熟悉了,就會知道冷冰冰的喬一有多孩子氣。常常挑戰你的脾氣,讓你哭笑不得。

“看不健康書籍哪吧!”喬一笑的狡猾,又要上去搶。被陳素眼疾手快的塞回書包。初戰告捷,陳素笑的眼睛都眯起來了。

“《牡丹亭》而已!”

“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他話沒說完就被陳素打的逃竄出去。”喂…..,人家是美眷,你怎麼就像個土匪呢!白看牡丹亭了。“

”讓你胡扯!你個男生還看牡丹亭!“陳素氣得罵。

“男生怎麼了!”喬一反駁,“其實我也就記住這一句。”

兩個人打的正熱鬧,外面打籃球的幾個男生回來了。

”呦!平時看你倆挺正經,原來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打情罵俏哪!“林華打趣。

”別胡說八道!“陳素急忙解釋,”我和他不熟!“

幾個人聞言笑得更歡。“同班兩年了,還不熟。欲蓋彌彰就是為你造的。”

喬一也笑,“真是我的好兄弟,你說你給我配多少對啦?”

林華跳坐到喬一旁邊的桌子上,偏巧挨着陳素,被她拿書掃了頭。他拿手擋,“喬一。你生日叫上陳畫家。一起熱鬧熱鬧。”

陳素被林華的話嚇了一跳。“你快過生日啦?”

“是啊!一起來玩吧!”喬一看陳素毛茸茸的睫毛亂顫,覺得有趣,笑着踹林華一腳,“壽星沒說話,你倒先賣了人情!”

【4】我想靠近你

陳素以為喬一的生日會一定會有很多人參加,沒想到到了現場才知道只是區區幾個好兄弟來慶賀而已。

陳素作為唯一一個女生,頓時感覺壓力山大。

喬一看出她的窘迫,扔給她一罐可樂,安慰道,一會我妹過來。

啊?陳素傻子一樣瞪大了眼睛。喬一,你還有妹妹?

是啊。喬大人的父母離婚了,妹妹跟着她媽。林華嬉皮笑臉的插嘴,喬哥,你看小弟我玉樹臨風,瀟洒有才,當你妹夫沒問題吧?!

滾!喬一一腳飛踹,林華躲到陳素身後,那腳風堪堪停在她的眼前。

哥,你的功夫還沒拉下哪!一個美的讓人眼前一亮的女孩抱着一個大禮盒跑了過來。“生日快樂!”

她扎着可愛的丸子頭,眉眼和喬一有六分像。“哥,今年帶女生來了?你不是說女生最麻煩?”

“別瞎說!你看她像女生嗎?”喬一一把把陳素拎到身前,把她不長的頭髮抿到耳後“這充其量算是哥們!     喬菲,你再胡說,小心我的腿腳無情!”

切!喬菲白他一眼,哥,你的智商有問題。短髮的就不是女生了?明天我就剪了發,以後我就是你弟弟,以後給你找過弟妹回來!

別啊!林華不知從哪又竄了出來,那我不是還得做變性手術。小女子我年芳二八,正青春被師傅削去了頭髮!

他的扭捏作態讓周圍的空氣都快樂起來。

喬菲很活潑,正配陳素的冷靜。她纏着她嘰嘰喳喳,講喬一的糗事,講他如何情商低,喜歡他的女生就是自己找虐。

陳素麵無表情的聽,暗暗想這姑娘到底是鼓勵她在喬一身邊還是暗自插刀讓她知難而退?

喬一很會唱歌。吃完蛋糕,幾個人起鬨讓他來一曲。他想了想,唱了一曲《靠近我》。嗓音清透中含着些微的啞,“我憂鬱的看着你,看着我愛的你,你的冷漠我不要,這真讓我煩惱…..。”

陳素莫名想流淚。這歌讓他唱的傷感寂寞又絕望。

媽的,陳素在心裏爆粗口!抬起頭,正聽到他唱,我要你靠近我,抱着我,好好愛我。我會給你  我會給你所有的快樂!

沒有聲嘶力竭的吼叫,沒有撕心裂肺的渲染,可是,就是覺得莫可名狀的悲傷。直抵心底的希望,像一把鋒利的劍,刺穿幻象破滅后的絕望,一點一滴滲入耳膜,血液倒流,逼出眼淚。

喬一的眼神不知在看誰,可能誰也沒看,只是虛無的飄在下面熱鬧的人群。

喬菲在他唱完的第一時間就衝上去摟住了他的脖子似乎要他吻她。喬一向後仰頭,躲着她的襲擊,寵溺的笑。

陳素看着面前燦若星辰的兩個人,有小小的嫉妒和羡慕。她似乎永遠也做不到在人前去爭寵和獻媚,哪怕她很喜歡他,喜歡到,他難過,她就會流淚。

陳素送喬一的生日禮物是一幅畫。是喬一打籃球時的速寫。她把禮物放在桌上,就告辭回家了。

她很怕自己會忍不住告訴他,我想靠近你。我想給你所有的快樂啊!

【5】喬美人獨居

和喬一熟識之後時間似乎過的飛快。連高三這種不是人過的日子也多了幾分滋味。

喬一沒事還是喜歡逗弄她,惹得班裡一些女生非議。陳素也不搭理,只是埋頭畫畫,準備藝考。

臨近畢業,都在寫留言冊。陳素下筆飛快,林華還在催,氣的她說,再催,我去你家裡寫。

林華哈哈大笑,沒關係。咱去喬一那寫。他那自在。你要不怕我媽盤問,去我家更歡迎!

喬一家就沒人盤問啦?她反問。

是啊!喬一老爸又生娃了。他不願和他們摻和,一個人住回原來的家裡,自在的很!

陳素有些失神的望着喬一,他不甚在意的說,有空去我哪,我給你們做我剛研究出來的三杯雞。

叫咱妹不?林華狡猾的笑。

叫上李君!喬一沒好心的提議。李君追林華,追的無人不知。奈何佳人有心,公子無意。林華躲也躲得辛苦。

你敢!兩個人像孩子一樣扭成一團。

【6】驚悚發現

喬一家收拾的很乾凈,這出乎陳素的意料。

林華拎着一捆啤酒進門,熱的一頭汗。把啤酒扔地上 ,邊抹汗,邊喊,丫鬟,快點給爺拿水解解渴!

陳素扔給他一張紙巾,沖廚房喊“喬一,李君快到了吧?”    笑話, 她也是有尖牙的好不好! 看見林華氣癟,她笑得燦爛。她的頭髮已經長了,發質極好披在肩上像墨緞,讓人忍不住想撫摸。

喬一不知什麼時候也出來了,在她身後摸來摸去,她拍掉喬一的欠手,“別摸了。熱死了!”

喬一笑得曖昧,陳素恍悟,被自己的話囧的惱火。

林華不知深淺的繼續挑戰,沒事,我不怕熱。摸我吧!他撩開上衣,不想陳素一把擰住黑肉,疼得大叫“哎呦,姑奶奶,你怎麼也成野蠻師太了!”

陳素得了便宜,轉身去廚房洗菜了。

喬菲來的晚,等喬一大顯身手做好一桌菜她才姍姍而來。

看見陳素似乎有些驚訝,“哥,你帶女人登門入室啦?真不像你的風格。”她搖着頭,又坐的陳素旁邊端看着她,“是你喜歡的款嗎?”

喬一拿起一隻雞腿塞到她嘴裏,“吃你的飯!”

又勸埋頭吃飯的陳素,“別聽她瞎掰。和她計較就上當了!”

陳素抬起頭笑,嗯!她最小,不讓着她讓着誰?

喬菲接口道,姐,你可幫我看好我哥。別讓他再禍害別的姑娘。你不知道他辦的缺德事多了。一會去他房間我給你看他收的情書。可有意思啦!

四個人邊吃邊聊邊鬥嘴,不知不覺兩個主力就喝的多了。林華自覺跑書房小床睡覺去了。

喬菲拽着陳素去看喬一收的情書。喬一房間放着不少樂器。陳素好奇的摸來摸去,喬菲神秘的說,我哥給你唱過歌嗎?

陳素搖頭!

喬菲認真的說,等着,我去把他叫來。他喝點酒唱歌最有味道!

陳素研究完他的樂器,看完書架上的書,喬一還沒出現。

她覺得自己呆在喬一房間似乎不妥,就想去客廳看電視。推開門,赫然看見喬一和喬菲在大門口說話。

喬菲拽着喬一的手,哥,你是不是喜歡陳素?那麼多女生喜歡你,你從來沒帶她們回過家。為什麼她能?

喬一想坐到沙发上,奈何喬菲力氣極大的箍着他:哥!

“菲菲,你別鬧了!陳素不麻煩,帶着她玩也不錯。我也不能總讓你一個女孩天天和我們這一群男生在一起啊!”

“我不怕!”喬菲很堅定。“哥,爸媽從小不管咱們。從來都是你在照顧我。我喜歡你!我只要你!”她正面對着陳素,有一瞬間的錯覺陳素覺得她在看着她笑。

“可是我怕!”喬一看着她,字字絕望“菲菲,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咱們只能是兄妹啊!”

陳素的頭嗡的一下爆炸了。她木訥的回想剛才的對話,裏面爆炸性的消息讓她有些無法消化。

喬菲和喬一。兄妹。愛情?她遲疑的想,一定是我想錯了。 她下意識進行着自我否定。

那邊喬菲撲到喬一身上,瘋了一樣啃咬他的嘴唇,喬一雖然在躲,可是身體是保護的姿勢。陳素看到喬一眼角悄悄滑落的眼淚,她的心也隨着飛散的眼淚,碎了!

【7】早回不去了!

陳素是個奇怪的姑娘。

她無意知道了喬一的秘密,卻沒有退縮。她從心底心疼他。

喬一該有多痛,她只是暗戀都那麼難過,更逞論兄妹戀,註定是不能放在陽光下的。可是愛的心又管不住。這感情隨着時光只能越來越不堪吧。

所以,傻子陳素會刻意的逗他開心。會畫很可愛的漫畫給他看。會講蹩腳的冷笑話。還會和喬一一起回家,偶爾還會給他整理房間,給他做飯。

她想,就這麼保護着他好了。誰叫自己喜歡他。

日子就在這樣看似無波實則內里波濤洶湧中度過。

大學陳素是參照喬一報的。她,林華,喬一

都在同一個城市。不同校。

陳素常去找喬一。她的個子長起來了,身材凹凸有致,墨緞長發,還帶着一身文藝氣。很是吸引雄性目光。

喬一摟着她的脖子,笑着和舍友介紹,這是我的好兄弟!

人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倆。

林曉作勢也要摟陳素,打趣“我也是好兄弟!”  被喬一撥到一邊。“滾吧!哪來的毛猴子。”

幾個人大笑,笑聲差點震破天際。

追陳素的人很多,但都被她乾脆利落的回絕了。

如果不能以全心相待,何必浪費別人的一顆真心?

號稱要當喬一妹夫的林華戀愛了。對象當然不是喬菲。他帶着人家姑娘請喬一和陳素吃飯。席間,語意不詳的對喬一說,你他媽命好。自有好姑娘喜歡。哪像我,跟特么唐僧似的費多大勁才找到真愛。

他的落寞一閃而逝,陳素捕捉到,心裏也酸酸的。

私下,陳素問林華,你喜歡過喬菲嗎?

林華難得正經的問,你喜歡喬一嗎?

陳素沒回答。

林華低語道,別喜歡他了。陳素直視他,那張總是賤笑着的臉熟悉又陌生。她垂眼,我還是想試試!  開弓沒有回頭箭。能放早放了。

林華狠狠吸了口煙,憤怒踩滅煙頭。媽的!

陳素告別,他撐在門口,又恢復賤胚模樣不無調侃的說,姐們,兄台就服你!

陳素笑了, 笑得山花爛漫,雲淡風輕。

真是笨蛋,中文都讓你糟蹋了!

【8】酒後亂性

喬一在外面租了房子,和林華組樂隊玩音樂。

陳素偶爾去看他們排練。偌大的地下室堆着亂七八糟的樂器和雜物。

唱起歌的喬一自我又忘我,這並不矛盾。陳素就窩在角落裡安靜的畫畫。她的畫很有靈性常在學校展出。但喬一併不常見。所以這個狀態的陳素也讓喬一覺得新鮮。

他們很努力的練習,想在喬一生日那一天進行一場小型的演出,陳素減少了過去的頻率,只是偶爾電話騷擾一下。

一日,陳素突然接到喬一的電話,他的話含混不清。“素素,我難受!  我難受啊!….。別..”很明顯啊,喬一喝多了。

打電話給林華,那邊正和女朋友進行床上運動,話沒說完就掛了。見色忘友!陳素罵著,一邊迅速趕了過去,照顧那個醉鬼。

喬一趴在酒吧桌子上,眼神渙散。看見陳素傻乎乎的笑。

她攙扶起他。他還不肯乖乖的走,把身體的重量都壓在陳素身上。有幾次兩個人差點跌倒,陳素怕他摔傷只好自己跪地護他。喬一的嘴唇貼過她的臉頰,熱的灼手。陳素懊惱的想揍人。喬一啊喬一,你是在考驗我的色心嗎?

一段回家的路走的艱難又漫長。

好不容易打開門,把這隻死狗拖進去,陳素累的直喘。喬一賴在地上不起來,耍賴說,我唱歌給你聽。

陳素索性也坐下休息,唱什麼?

他閉着眼睛靠在她的肩頭,喃喃的唱: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所以送我心碎的方式。

是讓我笑到最後一秒為止,才發現自己胸口插了一把刀子。

你是魔鬼中的天使,讓恨變成太俗氣的事。

從眼裡留下謝謝兩個字,儘管叫我瘋子   不準叫我傻子!

陳素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醉了。她認真端詳他的臉,骨骼線條早已刻畫在她的心裏,不用看都可以飛快的畫下來。他瘦了!她的手不聽話的摸上去,喬一的悲傷讓她無措,只能憑藉本能去安慰。

喬一抓住她的手,放在嘴邊,咬了咬。不太疼,陳素的眼淚卻飆了出來。沒有止境的涌。

他把她扯過來,唇粗暴的貼上來。陳素僵硬的身體讓他不滿,雙手扣住她的腰,唇齒交合無度索取。

兩個人不知如何滾到的床上,又如何翻雲覆雨,讓陳素完成了少女的蛻變。

反正這成了一件玄事。

【9】美人有毒

事後陳素想,自己真夠慫的。天沒亮就從喬一的手臂下逃出來,宿舍還沒開門,只能像只喪家犬狼狽不堪的在大街上流浪了很久。

喬一打電話,她也不敢接,放任鈴聲一聲聲的響過。

陳素不知道喬一那裡她究竟是怎樣一種存在。她甚至自責的懷疑那天是她勾引了喬一,以致兩人現在陷入如此難堪的境地。

喬一愛她嗎?好像不愛啊!她難過的想挖坑埋了自己。

林華打電話說喬一生日宴提前了。陳素表示知道。那邊嘀咕,你倆怎麼啦?真特么邪性,還讓我當傳話筒。你倆分了?

滾!陳素惱他狗嘴吐不出象牙。

陳素,不是我多嘴,那小子喜歡你傻子都看出來了!就他媽他自己在哪彆扭。那小子有潔癖。連我都不讓碰他。他什麼時候嫌棄過你?懶得理你們!說痛快的傢伙砰的掛了電話。

徒留這邊陳素拿着電話聽着滴滴的餘音心中難靜。

生日,喬一準備他們幾個先在家裡慶祝,然後隔天再來場樂隊首演。

陳素來的早,站在門口沒勇氣敲門。手中的禮盒不沉,每年一幅畫當生日禮物都成了約定俗成,她不用掙扎的早就畫好了。

裏面很安靜,在正欲敲門的一刻,她突然聽到裏面有女孩說話的聲音。

“哥,爸媽要把你趕出去只是說的人氣話。我不信他們會不要咱們!”是喬菲的聲音。

“別說了,行嗎!”喬一的聲音充滿了疲憊,“斷絕關係就斷了吧!反正有他們和沒他們有什麼區別?”

“我要留在你這!”喬菲斬釘截鐵,“哥,你和陳素還有聯繫。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喬菲!你別這麼偏執好不好!”

“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哥!我也試着去喜歡別人,可是就是不行!”喬菲帶着哭腔,“我就是喜歡你,怎麼辦啊!”

她的哭泣讓人心疼,哥,你要是還和她好,我就死給你看!

陳素站在門外,聽不到,也看不到了。畫掉在地上,她也無暇去撿,只顧跌跌撞撞的下了樓,對着花池吐的翻天覆地。

陳素覺得喬菲已經瘋了。她暮的想起喬一那天唱的歌,魔鬼,天使?她呵呵的笑起來,覺得自己被一把刀狠狠刺穿了心臟,心肝脾肺腎無一不疼。

所以,後來喬菲不無得意的來找她時,她難得的清醒。

我哥把畫都送給我了。你給我哥的畫可真多。可惜,現在都變成廢紙了。她帶着小女孩的天真模樣,好看的臉像一幅畫,你知道嗎?那天,我是故意讓你們知道我和我哥的事噢!林華很有眼力。可是你哪?可真不要臉,竟然還能纏着我哥。

陳素覺得寒徹骨髓。她的話飄在風中,惡毒被黑夜掩藏。

何為美人有毒?莫不如此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