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前幾天,收到一個讀者的留言,很真誠卻也是充滿困惑的一大段話,她說:

今年大學畢業,還沒有找到工作,很缺錢,男朋友也剛跟我分手了,很難過,沒能長成靠臉吃飯的樣子,也沒能力出挑到優秀的地步,而且讀了十幾年的書,到現在連養活自己的能力都沒有,真的覺得人生很失敗,大家都說二十歲是人生最美的年華,為什麼我覺得我的二十幾歲卻是人生最糟糕的時刻啊?

那句“二十幾歲,是人生最糟糕的時刻嗎?”,一直盤旋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在這之前,我也不止八百遍拷問過我的靈魂這個問題,我也曾覺得二十幾歲簡直是人生最糟糕的時刻,沒錢、沒愛人、沒話語權、沒自由,沒日沒夜充斥着焦慮不安,以及對未來的不確定性

想過上想要的生活,卻發現那種生活好像離自己遙遙無期,壓根都不知道怎麼才能變成那樣;想改變自己,卻發現我們終究只是生活里的小螻蟻,更多的時候是三天打魚,两天曬網;想要摟起袖子大幹一場,發現生活給你安排的永遠是處理不完的文件和雜事。

二十多歲的我們,擁有大人的模樣,拖着的卻還是一副有待完善的大腦,也想像父母那樣,撐起一個家,但每個月的工資好像都不夠自己花;也想變成那些優雅大方的女子,卻發現生活給你的永遠是一副讓你哭化妝的差牌,好像出醜是人生常態。

二十多歲的我們,好像活在社會最底層,公司隨便一個同事都能對你頤指氣使,你還不能吭聲的把一切委屈全吞進肚子。

二十多歲的生活,看起來的確糟糕透了。

2.

前幾天,好友小馬請了三天假回學校處理畢業事項,一擠再擠,終於約好時間一起吃頓飯。工作后,大家都挺忙的,我們也差不多有半年沒見了。而闊別半年,我看到小馬的第一眼說的一句話就是:你消瘦了好多。

不是平時我們看到好朋友,羡慕身材時說的“你又瘦了”,此處用的是“消瘦”,很明顯的能看出她整個人瘦了一圈,讓本來就不胖的她,顯得有點更加單薄和讓人心疼。我很直接的問了她一句:你沒減肥吧,怎麼瘦了這麼多,你不能再瘦了。

她看着我苦笑說,哪有時間減肥啊,工作半年我瘦了十斤,每天加班熬夜,做不完的項目,碼不完的程序。說這句話時,很明顯的看出她臉上的疲憊感。

她在一家小創業公司上班,每個月拿着幾千塊的工資,交完房租,除去日常開銷,到手時剩不了多少,基本想買的也還是買不了。雖然每個月拿的錢很少,乾的活卻不比任何人少,也都是剛入社會不久的新人,一切都得從頭開始學,焦灼焦慮也是每天的日常。

在後面的聊天中,小馬略帶憂傷的說了一句話,她說,本一腔熱血的想着工作以後要好好乾,要升職加薪當都市裡的那種獨立女強人,結果發現畢業后,我們也只是由最普通的女大學生變為,最平凡每個公司一大把的女員工,我們的生活並沒有變得更好,拿着緊巴巴的工資,過着最窮的生活,沒有愛人沒有房子,只有做不完的工作和吃不盡的外賣,也是一地雞毛

在聽完她這番吐槽后,我開着玩笑問了她一個問題:既然二十多歲的生活這麼糟糕,那你為什麼還要努力?

她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很認真的回答了我:

“我覺得二十多歲可能是人生挺難的一個時刻,但我從來沒有覺得二十多歲是人生最糟糕的時刻,因為生活的每個人階段都有不一樣的煩惱,二十多歲的時候覺得工作不如意難過,三十多歲為賺不到很多錢難過,四十多歲為子女操心,我們總覺得當下的生活是最糟糕的,但都是一個個階段,總會過去的

而我努力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快點打通二十多歲各種不順的關卡,等把所有的不好都過去了,就可以迎來傳說中二十多歲很多美好的事情了”。

可能我們打開“二十多歲”這座門的時候,鋪面而來的是一地雞毛,但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地雞毛,並不代表以後也一直會是雞毛,興許把雞毛路都走完了,剩下的都是五彩繽紛的彩虹路,我們得堅持走下去看看。

3.

蔣峰的《白色流淌一片》里,有一句我很喜歡的話,他說:“我二十二歲那年過得並不好,但我不會一生過得都不好。”

可能,二十幾歲的我們,生活都不那麼好過,正如那個留言的讀者所說,面臨着畢業就失業的尷尬、和男朋友分手的難過痛苦,以及最重要,自己內心的焦慮不安和無處安放。但我能確定以及肯定的是,二十幾歲的你過不好,並不代表你這一生都會過不好。

和好友們聊天時,其中一個年齡稍小的朋友抱怨的說著被老闆批評好難受,到最後還哭兮兮的訴說著生活的艱難。

在我們都安慰她放寬心的時候,另一個好友L風輕雲淡的說著自己被老闆在所有員工都在的大群里點名批評,甚至還有一次舉行活動時乾脆直接當著很多人面說她什麼什麼沒做好,那般拎清不介意的姿態,好像這些事都不是發生在她身上。

末了,L還對朋友說了一句話:你要記着,沒有誰的二十幾歲順風順水一路直達的,比起太在意生活的不如意,更該多看看美好的一面

被老闆罵的確很難過,但你該慶幸的是,你還有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作;在最美好的二十幾歲,你工作很辛苦,但你拿着一份不錯的收入,可以買你想要的東西;並且在這麼美好的年紀,你健康且體面的活着,就單這些來說,生活就不算糟糕。

4.

王小波的《黃金時代》里有這麼一句話:那一年我21歲,在我一生的黃金年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吃,想愛,還想在這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

單單“黃金時代”一個詞,就已經能夠給二十來歲的我們很多走下去的動力,這是我們最好的時代啊,我們還這麼年輕健康,我們還有這麼多的時間,你為什麼總怕來不及,為什麼總覺得生活一地雞毛。

我們想要很多錢,想要很多愛,想要很好的未來,那就努力去掙,去解決那些讓你焦慮的麻煩,去過上你想要的生活。

所以,倘若你問我,“二十幾歲,是人生最糟糕的時刻嗎?”

我的回答是:不是的,誠然這一階段比較難,但遠不至糟糕,況且這麼年輕的我們,肯定總有辦法解決這一地雞毛,就用我們的聰明和勤奮,而且以後的我們都會越來越好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