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菜鳥入軍營


圖片來源於網絡

說到自己的從軍路,四字足以概括:純屬巧合。此事若細細道來,還需回溯到十餘年前的高中時代。

我呢,雖從未做過專門的智商測定,但想來是不低的,全身心學習的年代,並未花費太大心思,也能混跡於學渣之上、學霸未滿,甚至現在還有同學說,在他們印象里我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

不過所謂人有失手、馬有失蹄,獅子有打盹的時候,學霸也免不了偶爾瞌睡。高中一次模擬考試,英語作文成績僅僅得到5分——沒看到作文題目而自由發揮所致,而且讓這情況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語文作文也得到創歷史最低的23分。作為班裡當之無愧的No.1,自然受到兩個好同桌的強力奚落,不過當所有人成績出來之後,劇情得到巨大反轉——倆好同桌一個22分,一個15分,我居然最高。而且更加巧合的是,三個難兄難弟作文分數加起來正好是滿分60,一時傳為佳話。

那次的語文成績破天荒的不及格了一回,不管之前多差,從來都是3位數的。如今想來,彼時的不及格似乎在預示着一些什麼命數,諸如悲劇的前兆之類——第2次語文成績不及格發生在高考。

如此慘淡的成績直接導致總成績不理想,超過重點線僅僅30幾分。由於天性貪玩,實在受夠了那樣埋頭書本卻無心學業的生活,根本沒有放手一搏、大不了從頭再來的勇氣,保險起見之下勾選了一項提前批的軍校志願——生命中便多了這十餘年的軍營風景。

至於當初對軍校無知到何種程度,從入學前的一些想法便可窺見一二。那時得知報考的學校有地方委培生,即學校擔負培養軍校生任務的同時,也有地方上的學生一同上學——如此一來,既然我們和地方大學生一起,我們和他們又能有什麼差別呢?

too youngtoo simple太傻太天真,如今回想起來這段心路只有這般形容,而如此無知帶來的無畏,則給初入軍營的超級菜鳥上了終生難忘的軍校第一課。

報到當晚,全隊在壓被子,為疊出方正漂亮的“豆腐塊”打下基礎,這也據說是所有初穿軍裝者的第一節必修課。由於一路火車趕路換下的衣服一直沒洗,便打算先將衣服洗了再開工。在即將洗完的時候,一個“一毛二”區隊長推門而入,當時我蹲在地上雙手杵在臉盆里抬頭望去,看到一雙詫異帶着些銳利的眼睛看着我,我們就這樣一蹲一站相互“深情”對視久久無語。

由於當時還沒有軍銜的概念,以為此人與我同住一個宿舍,不免在心裏暗自不爽:都特么是同學,你老氣橫秋地裝什麼呢?半晌沉默,或許他震驚於一個毛頭小子如此不懂規矩,而我則開始納悶自己是否跟這哥們結過仇,不然何以如此犀利逼視?在這場無聲的較量中,最終他敗下陣來,終於忍不住爆發:看到首長不知道起立?!

類似於此,一頓劈頭蓋臉的訓斥不可避免,曾經想象的美好生活與現實的慘無人道之間帶來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更為嚴重的,則是初次離家的不適,被這巨大的失落成百上千倍放大,精神上極度折磨煎熬。

開學之後是為期一個月的軍訓,或許是出於給所有人一個下馬威的目的,最初的三四天時間,每天除了隊幹部的頻繁斥責,就是榨乾身體所有精力的極度疲憊,不在訓練場、食堂、宿舍,就是在這三個地方之間的路上,其他事情一概免談。

直到3號中午,隊幹部“法外開恩”可以給家裡打電話。只是,下樓后入眼每個電話前都攢動着數個光禿禿的腦袋,空着的則毫無疑問說明電話是壞的。自己焦急地跑來跑去,默默計算着慢慢流逝的有限時間,當最終手裡握起一個電話,聽到話筒里傳來的那一聲“喂”,幾天來所有的委屈、痛苦、思念、疲憊一齊湧上心頭,化作不可控制的淚水含在眼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