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商業炒作甚於意義本身的日子。

然而,趨之若鶩者扶搖直上只增不減。並不是不懂被消費的商業陰謀,也不是為了靠近和體驗“大多數”這個組織的向心力,只是生活多煩憂,多平淡,所以藉著一個可以抒發心境的日子,哀訴軟肋找尋鎧甲。

情感豐富的人們看起來總是如此脆弱,包括我在內。陰晴雨雪、環境變遷、光陰逝去、節奏變換、色彩魚貫……善感的理由點點滴滴,無窮無盡。

“520”,不可免俗地想到“愛”,想到“情愛”。


咖啡廳里,電台里播着《月亮代表我的心》。

29歲的R小姐低垂雙眼淡淡地說,沒有可愛之人,跟誰說“520”呢?30歲的G小姐兩眼放光笑道,跟我說啊,快快快,發個表白的520紅包給我,現在就是驗證友誼小船翻不翻的機會!大家忍不住笑出聲來。

此時,R和G同時把艷羡目光射向了我。耐不住她倆的灼灼目光,我感覺此時臉上應有指甲花般的紅暈散開了。“幹嘛,你倆要跟我表白嗎?”

“你最幸福了,老公天天接送上下班,孩子又可愛乖巧。”“哼,就是就是,玩這麼好,怎麼不把幸福傳點給我們。晚上有什麼浪漫活動?”

我撇撇嘴,順帶翻了個白眼,“沙縣小吃唄,要不要,帶你倆一起啊!”大家又開始笑得前仰后合。

一群女人在一起就是這樣,嘰嘰喳喳,從嚮往的或者擁有的小幸福為開場話題。隨着話題慢慢深入,氣氛越來越低沉。你會發現,很多斑駁中透着驚人的光亮,而很多表面幸福卻暗藏着密密麻麻的蟲洞。

R和G都是大齡,未婚。她倆一直要我寫篇關於“大齡剩女”的雞湯給她倆療療傷。而我卻不痛不癢地扔下了一句“如果當時不是迷迷糊糊跌跌撞撞,估計我現在也是你們中的一員”。

其實,我更想說的是,結不結婚,都一樣難逃煩惱。“520”這樣的日子,意義不在於鋪天蓋地尋愛的紅包、禮物和飯局,而更在於你內心對於“愛”的準確定位和執着追尋。

我還想說,且不要用“剩女”二字來定義自己,因為你不是因為別人挑剩,而是自己執着堅守於精神契合而選擇了暫時單身。這是一種對自己負責任,對他人負責任,對社會負責任的成熟而高尚的選擇。


我曾經從很小的時候就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比如,我喜歡的人必須什麼樣、有什麼樣的性格、能夠對我多好;我要當班幹部、要在各種比賽中拿獎、要讓老師和同學喜歡我;我要考進離家遠的大學,逃離父母的嚴格管束;我要選擇什麼樣的工作、要嫁哪裡的男人;我要大概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生孩子……這一切,都在我清晰的意識中成為指導我前行的航燈。而我,也在這些沒有太大難度的問題前選擇了這一切。

與其說這些問題是導航燈,更不如說,是尚未歷經世事不懂深層需求的自己對於世俗給予指引的照搬和妥協。

這樣一來,即便大方向沒有走錯,但細節和內里總是要在事中才能被知曉是否與內心需求相吻合。

我是大學畢業一年多就和相識半年多的先生步入婚姻的,再半年多有了一個孩子。沒有完全成熟地意識到前方道路會發生什麼,也沒有評估自己是否可以承受與自己內心不匹配的因素的代價。我在迷迷糊糊之中,成了他人妻,他人媳,他人母。

婚後,毫不隱瞞地說,我曾經過得很苦悶:婆婆當家作主,對已婚的我們視如孩童,包辦了一切,讓我毫無自由可言;先生除了平日上班,回家后基本就是玩遊戲,我曾經無法理解他為何不跟手機里的遊戲軟件結婚;遇到重大抉擇的時候,我自己也沒有主心骨,可是發現卻沒有更明智的決定出現;孩子的事情讓自己措手不及,我很迷惑如何在不影響事業和追求的前提下承擔起一個優秀母親的職責……這一切惡狠狠地教育着我——生活沒有救世主,從來都要靠自己。


而如果自己還不夠能幹強大的時候,就很容易心生抱怨。然而,抱怨除了讓他人看到你的可笑和無知之外,別無意義。所以,在糾結無解的時候,經常很羡慕那些逐漸自知明朗的單身姑娘,哪怕已不再年少也是極為美好的。至少,在選擇面前,你還擁有很大的自由空間。

也許,你們要說,哪有什麼自由。年紀大了,可選擇性越來越小,而世俗的目光越來越沉重。可是親愛的,你們已經慢慢把自我活出來了,有什麼比得上自我越來越明晰,生活越過越精彩來得重要呢?即便找不到心靈契合的the one,最差的狀態無非就是越來越堅定而自由地過着原本就屬於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反過來回頭想,即使我已婚,一樣可以讓自己逐漸明晰和強大起來啊,不是嗎?我怎麼能夠跟隨世俗,以為婚姻就是女人的依靠呢?

於是,我開始和婆婆的強勢作鬥爭,嘗試着改變和帶動先生积極上進成熟獨立。方式從一開始的簡單直接到後來的柔軟巧妙,終於,我用我的覺醒帶動全家,努力將一團泥淖揉成了輪廓清晰的城堡。在這努力的過程中,我愈發看見了自己,看見了我之所以會匹配今天這一切的優勢和劣勢。

我看到了我婚姻中的優點,也看到了我的幸運之處。先生儘管沒有多麼橫溢的才華,可是踏實善良勤勞肯干;儘管沒有足夠撩人的趣味和技巧,可是願意聽取我的意見努力改進;儘管還是不夠成熟,可是已大有改觀,脫離“媽寶”行列。婆婆也慢慢配合我的行程安排,盡心儘力照顧孩子。而孩子天性純真,我想只需要我們的逐步完善及合理指引,他便可以健康快樂地成長。


然而,如果換一種方式去經營,面對不良的秩序投降妥協埋怨喪氣,結局可能會完全不一樣。離婚嗎?離婚是一種生活方式的改變,卻並不是自我救贖的唯一道路。(當然,如果盡了最大努力確定抓不到想要的幸福,不必委曲求全,該離就離。)

只是,如果自我還處於混亂,無法將生活的牽引繩緊抓於自己手中,平衡地駕馭驅使其向前的話,單身、結婚抑或離婚的狀態不是關鍵。關鍵的是,ta需要自我覺醒,找到確切的幸福並不倦追趕。

曾經我認為,生活的真相是妥協。如今,我越來越堅定地認為“生活的真相是自我救贖與成長”。所以,對於“如果當初沒有那麼快結婚,等到像現在一樣真正知曉自己需要什麼並且有能力追求這份需求的時候再結婚會不會更好?”這個問題,我的答案也許是“會”,但更傾向於——殊途同歸。

好不好,與自己的關係終究大過與他人。

所以無論你是怎樣的狀態,請記得不要停下欣賞美、追求美的步伐。就像,儘管你還單身,但你勇敢而篤定,面對父母和社會的催逼,不改自我對真愛的追尋,這就是美。就像,儘管我已婚,但我依然對美好的人和事物怦然心動,依然嚮往一定程度的自由,不放棄對自我的修鍊、提升,以身作則教育孩子,這就是美。就像,儘管離婚,但笑對過往,總結經驗教訓,感恩重生,奔向陽光,這就是美。

自我救贖與成長,是一輩子的事。“520”對我來說,曾經是一個需要激情,需要愛人肯定的禮物、與愛人共進晚餐的日子,如今演變為一個心中盛滿熱情,感恩生活而更积極主動熱愛生活的日子。

親愛的你們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