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企業的壽命普遍比國外的企業短?大部分的中國商人都缺乏創新意識,不懂得舉一反三,認為一時的成功就是永遠的經驗。不論時代的交替和技術的更新,都一味將成功的經驗不斷克隆複製,沒有加入創新的因素,終究會被時代淘汰。

● 舉一個栗子!

從前東歐一座城市。在城東和城西各修築了一條新馬路。猶太人在西邊,中國人在東邊。各開了一家修車店,他們的價格都很公道,服務非常好,兩家店的生意都很紅火。

不久,另一個猶太人在西邊發現人們來修車時,常常要費時等待。他就在修車店旁邊開個了個餐館,專營猶太美食。不久就生意鵲起。不少人即使不修車也願意光顧這家餐館。

而在城東,另一个中國人看修車生意好做,就在街對面克隆了一家新店。為了招徠顧客,他按照對面老店的價目表,九折收費。兩家店的關係有些緊張,但大家的日子還能過。

又過了一陣子,另一些猶太人看城西的人流越來越多,就漸漸開起了超市,建起了住宅,教室,學校,西邊慢慢形成了一個繁榮的新興社區,房地產業開始增值。

而在東邊,更多中國人來開修車店,價格戰變得白熱化,每家店都偷偷在客人面前詆毀其它同行。為了控製成本,店主們不惜剋扣修車師傅的工資,甚至在修車時以次充好,偷工減料。

於是,高水平的技師流失到西邊猶太人的修車店,不在乎價格在乎質量的客人也不來了。

慢慢地,修車業出現了產業分開:高價車,新車都到城西維修保養,儘管那邊修車的平均價是城東的3倍;而二手車,廉價車都到城東,儘管他們的服務令人不太滿意,但畢竟收費低廉。

於是猶太人的修車店,盆滿缽滿;而城東的中國人,雖然很辛勞,卻僅混了個溫飽。

最先在城東開店的那个中國人,下定決心,決心貸一筆款,把自己的店搬到城西去。他假裝顧客,到猶太人的店裡去考察,發現猶太人用賺來的錢,買斷了幾項專利,修車的效率提高了5倍,質量也提高了3倍。

而此時,城西因為成了商業旺區,房價和房租都上漲了120%。中國人發現,如果在猶太人的店鋪旁邊再開個店,憑他現在的資金和技術,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對此,中國人百思不得其解:論聰明和點子,他不輸給猶太人;論勤奮,他幹活不比猶太人少,甚至把猶太人用來念聖經,守安息日的時間,全部用於工作;除了看電視,他根本沒什麼娛樂。他把自己的失敗,歸咎於那些後來的中國人身上,都要把前面的螃蟹拉下來,結果,誰也逃不出困境。

除了缺乏創意意識之外,大部分的中國商人都以當下的經濟利益作為最重要的指標,而忽略了長遠的經濟效益。如果不做長遠的商業規劃,眼前的經濟利益很容易就會隨着資源的枯竭、市場的競爭、時代的變遷而逐漸下滑,最終導致企業的破產。

● 再舉一個栗子!

假設在一個地方發現了金礦,來了一個人投資建了一個礦場,雇一百個工人為他淘金,每年獲利1000萬,礦主把其中的50%作為工人工資發下去,每個工人每年收入5萬,他們拿一萬來租房子,剩下的四萬可以結婚,生孩子,成家立業,礦主手裡還有五百萬,可以做投資。

因為工人手裡有錢,要安家落戶,所以,房子出現需求。於是礦主用手裡的錢蓋房子,租給工人,或者賣給工人。工人要吃要喝,所以,開飯店,把工人手裡的錢再賺回來。開飯館又要雇別的工人,於是工人的妻子有了就業機會,也有了收入。一個家庭的消費需求就更大了。

這樣,幾年之後,在這個地方出現了100個家庭。孩子要讀書,有了教育的需求,於是有人來辦學校,工人要約會,要消費,要做別的東西,於是有了電影院,有了商店,這樣,50年過去以後,當這個地方的礦快被挖光了的時候,這裏已經成了一個10萬人左右的繁榮城市,礦主也成為這個城市的首富和最受尊敬的人。

● 第二種情況:

假設同樣發現了金礦,同樣有人來投資開採,同樣雇100工人,同樣每年獲利1000萬,但是礦主把其中10%作為工資發下去,每個工人一年1萬。這些錢只夠他們勉強填飽肚子,沒有錢租房子,沒有錢討老婆,只能住窩棚。

礦主一年賺了900萬,但是看一看滿眼都是窮人,在本地再投資什麼都不會有需求。於是,他把錢轉到國外,因為在本地根本就不安全,他蓋幾個豪華別墅,雇幾個工人當保鏢,工人沒有前途,除了拚命工作糊口,根本沒有別的需求。50年下去以後,這個地方除了豪華別墅,依然沒有別的產業。等到礦挖完了,礦主帶着巨款走了,工人也要流亡了。

很顯然,第一種情況是理想狀態,需要我們中國商人們的“遠見”,可惜的是中國商人有“遠見”者可能屈指可數,所以形不成什麼大氣候;第二種情況很不幸地更接近了我們的現實生活,也說明這些年大多數暴富了的富豪群體的“短視”。

想要得到長遠的經濟效益,不僅要跟上時代的步伐,不斷加入創新因素,進而豐富刺激消費者的慾望,學會從一個成功的案例中舉一反三,根據自身的狀況做適當的調整。

而且還要有長遠的企業規劃,不要只顧眼前的經濟效益,還要兼顧社會效益,與廣大普通中小投資人長期分享和共贏,從而促進社會的繁榮和經濟的發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