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如果你想讓我推薦一本好看的非專業書目,我肯定會推薦你看《白夜行》。可能是因為讀書太少的緣故,反正我認為這本書是我從去年以來看過的最好看、最有意思的書,我反反覆復看了三遍才控制住自己沒有去看第四遍。

沒有任何懸念,從《解憂雜貨店》開始,我就成了東野圭吾的粉絲。他強大而縝密的邏輯思維,千變萬化的複雜線索,滿足了我作為懸疑偵探迷的全部要求。

《解憂雜貨店》走的是溫情路線,而《白夜行》更多的是無望和悲愴。全書沒有一句在寫愛情,但讀完卻讓人難受到窒息。

很多人都說討厭雪穗,說她絕情,是蛇蠍美人,完全視亮司的付出於不顧,把他狠狠地遺留在黑暗的通風管中,讓他一個人遊走在社會的底層。而自己卻虛偽的收起所有的傷疤,優雅地享受着上流社會的榮華富貴。

這種討厭不無道理,畢竟雪穗似乎比亮司過得好,至少比他過得體面,但也僅僅是體面。

一個在十二歲就開始對親情絕望,對世界失去信任的人,我想雪穗早就被剝奪了愛別人的權利。她死活都不會想到自己會被母親出賣,死活都不會想到自己會被亮司的父親侵犯。

然而,這一切都真實地發生了,就發生在了她的身上。性侵對於一個女孩有多麼大的殺傷力,我想這幾天台灣美女作家林奕含的自殺足以說明。

這是雪穗一生揮之不去的噩夢,儘管桐原亮司用剪刀殺死了正在侵犯雪穗的父親,但創傷不會就此消失,那些已經發生了的瞬間都是無數個深夜裡讓她絕望到扭曲的陰影。東野圭吾說,雪穗的眼中夾雜着卑劣和下流,像野貓一樣,時刻保持警惕。

可是這卑劣和下流,不正是這個社會給她的嗎?她時刻保持警惕,是她對這個社會徹底絕望的象徵。

如果,性侵后還可以通過心理疏導過上新的生活,那母親為了生存把自己推出去的背叛將是雪穗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永遠疼痛、永遠血淋淋。

我們總要跟自己和解,否則無法繼續活下去,所以雪穗選擇了隱藏所有的傷疤,帶上面具,麻木的走在了無法擺脫的黑夜中,如果誰想來揭開她的傷疤,她都會不擇手段的讓你消失,不管你是誰,因為傷疤太深,太疼。

02

童年的慘遇,早已徹底剝奪了雪穗愛的權利,信任也被曾經的傷害徹底抹掉。所以,桐原亮司的愛,雪穗感受的到,但她沒有回應的能力。所以,桐原亮司對雪穗的愛,註定是無望的愛。

有人說:以桐原亮司和雪穗的智商,如果想要離開,開始新的生活,並不是不可以。是可以,但是他們無法面對自己,也無法面對彼此,更無法面對千瘡百孔的心靈,碰在一起的疼痛。

他們都知道:從亮司用剪刀刺死父親,從雪穗幫助母親自殺,他們註定不可能在一起,不管這世道怎麼輪迴,不管他們有多少理由,弒父殺母都是要受到道德審判的。

這一切的一切,都註定他們無法坦然的走在一起,更無法走在陽光下。

他們在黑夜中掙扎,因為那一絲愛情的溫暖,讓黑夜變成了白夜,所以,雪穗說:我的世界沒有白天,只有白夜。

她對夏美說:我呢,從來沒有生活在太陽底下。我的天空里沒有太陽,總是黑暗,但並不暗,因為有東西代替了太陽。雖然沒有太陽那麼明亮,但對於我來說已經足夠。憑藉著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變成白天。

我想雪穗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是輕鬆的,她知道自己雖然在黑暗中,但並不孤單。因為亮司一直在陪着她。雖然,她無法回應,但卻滿心感激。

有人說,雪穗不愛亮司,亮司為了她甘願墮落,幫她清除障礙,清除流言蜚語,再剷除情敵,甚至是殺死養母,放棄了自己的學業,最後也放棄了自己的靈魂,只為能夠成為她黑暗中的太陽,讓她不再感到孤單和絕望。

而雪穗呢,我想她愛亮司,如果不愛,她為什麼要費盡心思從高宮那裡盜取機密幫助亮司經營店鋪,為什麼要送標有亮司名字縮寫的雜物袋,為什麼在故事結束的時候要回到兩人最初相遇的地方,開帶有兩人名字縮寫的商店?

最後,這場跨越十九年的追逐,還是畫上了句號。警察從年輕追到年老,可也沒有驗證他的猜想,因為亮司死了,死在了他的雪穗的面前,死在了他心愛的剪刀上。

東野圭吾說,那是一把改變他命運的剪刀。他用這把剪刀見過美好的生活,也曾見過他和雪穗的未來:兩個孩子手拉手走在陽光下,可是,當他拿着這把剪刀刺向自己的父親時,一切都變了,剪刀一開一合,美好變成了罪惡。

亮司死在了自己的剪刀上,為愛,為贖罪。他想要雪穗從此不再有後顧之憂,想用自己的死把雪穗推出黑暗,讓她走在有陽光的地方,即使再也無法守護她。

他選擇死在自己的剪刀上,終究還是要贖自己的弒父之罪,解脫自己,自己這麼多年來承受的煎熬。

亮司死了,不能再守護雪穗了,儘管雪穗聲稱自己不認識他,儘管她連頭都沒有回,但她幽靈般的背影早已出賣了她:表現得有多冷漠,內心就有多崩潰。

雖然,這份無望的愛情中被迫夾雜了很多東西,但愛很純粹、很乾凈,沒有雜質,儘管世道艱難,我依然願意盡我所能來愛你,守護你。

我想這世間最美的愛情應該就是我愛你,儘管我知道很難,但我依然愛你,心甘情願地守護你,哪怕我們都在黑暗中行走,我也願意燃燒自己,做你白夜中的太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