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炸雞腿的小王告訴趙秋娥最近勝利街小學這條道上有動靜。

一條小學門口的街能有什麼動靜?圈兒外的看不出門道,趙秋娥確是立馬懂了。她在這方天地守了二十年,勝利街小學的門衛張大爺見了她都要尊稱一聲大姐。從一開始第一個入駐勝利街的小攤販,到後來帶領着一眾攤販和沿街住戶和城管有組織有紀律的談判。

這二十年她從一個三十五歲的普通中年婦女,熬成勝利街小吃界的權威。

勝利街是條街,確切的說,是個長長的死衚衕,死衚衕的頂端,是勝利街小學。街口最多夠一輛小轎車進來,多了就不行了。老城區家屬院眾多,勝利街遺世獨立一樣幾十年處在這鬧市區巋然不動。

這些攤販承包了勝利街上幾乎所有人的早飯,午飯,晚飯,夜宵。賣什麼的都有,三步一個燒烤攤,五步一個老婆餅攤,賣粥的一家三口分了頭中尾三個推車。但是賣煎餅果子的,放眼整個勝利街,只有趙秋娥這一家。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小吃的地方更有江湖,有江湖就要有規矩。這規矩大半都是趙秋娥訂的,你想在勝利街立足,你就要守規矩。

攤位都是固定的,不管你來多早,你都不能搶了人家的位置。還有這賣同樣小吃的不能在一起,兩家燒烤攤中間一定要加進去個賣蒸饃饃的。

不準搶生意,更不準鬥毆找茬,收攤了要收拾乾淨衛生,要是敢用地溝油敢坑騙街坊學生,趁早點帶着東西麻溜滾出勝利街。

勝利街還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但凡有點眼力勁的,都不會賣煎餅果子。畢竟那是趙秋娥的天下,你敢跟龍頭搶飯碗?要不是當年她趙秋娥有勇有謀跟着城管鬥了九九八十一天,保了這一方天地成了城市示範小吃街,他們這些無名小卒攤販們早就被抄家底了。

有動靜,說的就是新來的。一般有新人來,不會驚動龍頭趙秋娥,臨近的攤販自然就會教他規矩。只是這新人,是賣的煎餅果子。

嚴格的說,他不算勝利街的新人,因為他沒進勝利街,他在勝利街的出街口,按照城市規劃來算他屬於紅光街,但是明擺着他看上的是勝利街的客流量。

天空還沒破曉,四點的城市依舊在睡夢之中。但是勝利街的攤販們已經在做出街前的最後準備了。

趙秋娥決定親自去會會這個敢在她眼皮子底下賣煎餅果子的人。

兒子從睡夢中驚醒,媽,你有話好好跟人家說別起衝突,勝利街上的人雖說都聽您的,但是傳出去以多欺少終究不好聽。

趙秋蛾笑了笑,你媽出來混的時候你還是個光着屁股滿街跑的小鬼頭呢,放心,你媽有分寸。

今天的勝利街,空氣流動的都頗為費力。已經是五點了,黑夜卻異常的依舊瀰漫在這小小衚衕的上空。但是攤位已經齊了,就連老胡家貪睡的媳婦兒今天都來的格外早。

那些不在年輕的大爺大媽們難掩激動,彷彿又回到了十年前跟着龍頭趙秋娥決戰城管的崢嶸歲月。那些年輕的麻辣燙花甲奶茶後輩們更是激動萬分,有生之年還能再看到龍頭出山,她終於不是活在傳說里,活在笑容可掬的軀殼裡,龍要現身了。日後就算離開了這勝利街,也能和別人說,我當年創業的時候,是和龍頭一起戰鬥過的。

趙秋娥等到了賣煎餅果子的人,推車並沒有什麼特別,熟悉的工具,熟悉的招牌,價格表那裡寫着趙秋娥閉着眼睛都能說出所有的搭配和價錢。

攤主是個約莫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人,趙秋娥總覺得自己在哪裡見過他。罷了,這二十年自己見過的人太多了,不去想了。

還沒等趙秋娥開口,對方先說話了“這位一定是勝利街大當家趙秋娥了,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真如傳說中一般特別。”

趙秋娥察覺到對方不是個善茬,但終究他的攤在紅光街,離進他們勝利街還有半步路的距離。要好好構思一下語言。

對方似乎並不介意趙秋娥走神沒回答他。“我們來比試一下,兩個人一起做煎餅果子,切好了送給路人吃,誰做的好吃算誰贏。我要是贏了,你答應我個條件,我要是輸了,我立馬走,此生都不踏入勝利街方圓十里半步。”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沒有聽錯?這個狂妄的老頭要挑戰趙秋娥的煎餅果子?誰不知道這是勝利街的鎮街之寶多少人為之瘋狂上班上學遲到?這二十年,又有多少人千里迢迢湧入勝利街只為拜師學藝?

不自量力。這是所有人對陌生男人的評價。

趙秋娥笑了,點頭表示同意。轉身走向自己的攤位,朝陽撒進勝利街,追逐着趙素娥的腳步。那天的人們,看到了龍頭從萬丈光芒中款款走來,一步一步盡顯天威。

利索的用大勺舀起一平勺面稀灑向平板圓爐,這一步一定要快准狠,絕不能拖泥帶水把麵漿滴的到處都是,面少了餅破,面多了餅厚,只有恰到好處的用量,才能有一個完美的開頭。

接下來最關鍵的一步,打上雞蛋抹勻,根據客官要求加入蔥花香菜和生菜恭弘=叶 恭弘。整個過程要指如疾風勢如閃電,配菜更是要憑藉多年手感和察言觀色的能力做出精確判斷,差一分一厘都不行。年輕的小姑娘怕口氣,蔥花是不能有的,上班族需要香菜提提神,老年人你少放一段蔥花他都覺得你做的餅不值這個價。

起鍋更是看水平,這決定了煎餅果子的賣相和完整程度。對半摺疊,塗上秘制豆醬,加上火腿或者雞柳,當然你有錢全加進去也行。最後再放上兩塊麻恭弘=叶 恭弘脆皮,卷好中間來一刀裝帶完工。

為了節約成本和時間,沒做那麼多。把一個煎餅果子切成多份分給路人和勝利街的代表們。

吃完的那一刻,男人們沉默了,女人們流淚了。趙秋娥也嘗了一口,入墜深淵。她明白自己輸了。

如果趙秋娥的手藝是爐火純青,那陌生男人就是登峰造極。如果趙秋娥是站在泰山之巔俯瞰眾生,那他就是站在喜馬拉雅俯瞰眾山。趙秋娥輸的心服口服。

她趙秋娥是個講規矩的人,也是個輸的起的人。走到陌生男人面前低頭認輸。問他有什麼要求。

“秋娥,你真的不記得我了?我是建業啊。”二十年前我們一起跟着果子村王師傅一起學做煎餅果子。那時候你文文靜靜的,跟丈夫離婚了,一個人拉扯個孩子。我想娶你,你卻說你只想嫁給煎餅果子之王,要嫁給這個世界上做煎餅果子最好吃的人。

離開了師傅,我去了天津,山東,去了所有煎餅果子最富盛名的地方學藝,我用了整整十年,然後我挑戰了所有高手。我還去了印度學做飛餅去東南亞學水果餅,我在不斷改進煎餅果子的配方和搭配比例。我還拿到了國際權威的煎餅果子認證鑒定。秋娥,我做到了最強。

秋娥我知道你喜歡周星馳,喜歡大話西遊,我學了那首only you好多年了,我唱給你聽啊。

只有你能照亮黑暗帶來光明

只有你,只有你讓我如此心動

佔據我整個心扉

只有你能令我改變

不可否認,你是生命賜予我的光

你無可替代

“別唱了死相,害不害騷啊!”趙秋娥又喜又羞。

你當年那句話,還算數嗎?

趙秋娥淚流滿面。

我那句話,算數。

從此,勝利街多了一家煎餅果子攤,老闆娘還是趙秋娥。

建業一戰成名,很多人離開勝利街去追尋更大的舞台時,都會請教建業如何才能做出絕味煎餅果子。

沒有什麼秘籍,跑江湖的人都要身懷絕技用美食征戰四方,而你與眾不同的地方是你的心態與執念。我做煎餅果子,初心是為了你大媽。

建業順手摟過數錢的秋娥,別看了,今天的煎餅果子早就賣完了。我們收攤去把你之前看上的裙子買了,那個包你是不是也喜歡,一起買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