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往前走着,我緊緊跟着

林珺又夢見黎曇了,他坐在一張藍色的長椅上,對着自己賊賊地笑着,林珺從未見過他那樣的笑,絕不亞於蒙娜麗莎笑窩裡的神秘。他拿着自己的手機,林珺想去看,黎曇偏不讓,左閃右閃,好像一個光明正大地偷看了別人隱私的賊,自己一個人竊喜,不願與人分享。

黎曇這個老男人!

20歲出頭的林珺喜歡三十老幾的老男人!

不過幸好,沒有別人知道,除了林珺自己。

林珺忘了自己什麼時候被黎曇吸引的,可能是公司年會上黎曇發言的時候,也可能是他無意間對着自己笑的時候……林珺決定關注他的時候,是因為一篇文章。公司每次招新后,都會給每個新人各個部門同事的聯繫方式,林珺就有意無意地翻看了黎曇的微博,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上面留下了各種文字,快樂的,悲傷的,無奈的……大到幾萬字,小到幾個字,林珺都很仔細地看,各式各樣的文章組合在一起,可以編一本發家致富史了。最近幾年的文字很少,大多都是幾年前的,最遠的要追溯到2003年,那時候自己還在上小學三年級呢,而那個時候黎曇已大學畢業了。林珺暗自好奇,想不到認真時沉默不語的黎曇有這麼多故事。他年少的時候,一定也是位多情的男子,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生感悟?最讓林珺印象深刻的是那片關於父子親情的文章,有他青春時的叛逆,有對父親的理解, 這種親情撥動着林珺的心弦,又讓她忍不住想要去了解更多。他的文字彷彿是一個個能量,看完不管之前心情多麼低落都會立即充滿鬥志,電量滿滿。

毫不猶豫地添加了關注,然後又稍微看了看別的同事的信息,把手機放在一邊。

似乎從那時候開始,林珺的眼睛就離不開黎曇了。她每次聽到公司里的人在茶水間談話時提及黎曇,耳朵就豎起來聽。如果是好話,就開心一整天;如果是不好的,林珺就皺着眉頭,然後置之不理。對她們的談話,她還是半信半疑。每天從各種人的口中聽到各種不同的黎曇版本,讓林珺對這個三十多歲依然單身的老男人愈發好奇。果然事業有成的男人總有些氣質非凡,誰說成功的男人後面一定有一位成功的女人的,黎曇就不是。他都這麼大了,為什麼還單身呢?被愛情傷害過嗎?還是根本就不懂愛?這些疑問讓林珺越來越想去靠近黎曇,雖然那是他的私事,與自己無關。

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林珺就養成了一個習慣,每天都要去黎曇的微博逛一圈,看看他寫的勵志文章,他總是能把問題分析得很透徹,怪不得老男人都那麼有魅力,是歲月讓他把好的東西都沉澱下來了。

黎曇是個神通廣大的人,善於交際。工作時要求嚴格,給人一種嚴峻不可靠近的感覺,私下里還是個和藹可親的人。他會對每個他遇見的人投以微笑,標準的笑露八齒。但是,工作上林珺是不敢招惹他的,私下里根本又不可能會有交集。只有在早晨比她早到公司,這樣就能彼此互道早安,然後互相微笑。黎曇的笑像一縷陽光,讓林珺覺得溫暖,又讓她倍感親切。在這個無比陌生的城市,黎曇第一個讓她有種家人的感覺。他工作時的冷峻面龐,讓林珺着迷。黎曇有個專門的辦公室,用透明的玻璃與她們的分隔開來,林珺一抬頭就能看到他。

偶有幾次,她凝視着黎曇的時候,黎曇無意間注意到了她,她立即縮了回去。好險,差點就被逮住了呢!林珺心想。黎曇看了她一會,又翻了翻她的資料,打量着她。

第二次被逮住,他在開會,好幾次都他都發現了,林珺卻毫無察覺,被迷得無法自拔,直到他投來疑問的眼神,林珺才像靈魂回來了似的抽動身子,使勁地搖了搖頭。

開完會,又是一個會。這次輪到新人組了。黎曇作為新項目的負責人,召集了所有新人,把這一期的項目明細說清楚了。作為新人,鍛煉了這麼久,該接手重任了。

“這是一次很好的機會來測試你們的能力,你們是新人,但是不能把自己看作新人就降低自己的要求,放任自己的錯誤。這次的項目我會全權負責,這不是一項測試,是實戰,所以你們各位神經都給我繃緊了。”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林珺明顯感覺到了他的視線落在了自己身上。

冤家路窄,這句話有魔力。

下班后,同事們有約的去赴約,沒有約的按點回家,辦公室頓時就剩林珺孤零零一個人了。回去也是冷清,不如在這邊看看文案,說不定會有什麼金點子呢。去閱讀室找了些書來看,時間很快就過去,肚子咕咕叫,打開手機一看,九點多了,急忙收拾收拾回家。按了電梯,伸起了懶腰,打起了哈欠。

“這麼晚了還在公司,不回家,好認真啊!”身後傳來一個男聲,好諷刺。

林珺立馬回頭,“黎副總,我……”正打算解釋,電梯門開了,林珺不知道自己是該進還是不該進,想了想,還是進去了。黎曇緊跟其後,在電梯門關閉的那一刻,氣氛頓時尷尬起來。電梯每下降一樓,林珺的心都緊一下,再晚一點,末班車就走了。

“你最近心思不在工作上,上班發什麼呆?公司花錢雇你來是讓你做事的,不是讓你發獃的。我看過你的資料,我不知道人事部當初招你是出於什麼緣故,據我所知,我們公司一般來講只招收名校畢業生,但是不管怎樣,你來了就充分發揮你的價值。”電梯門開了,黎曇走了出去。

哇塞,這個老男人的嘴真是又毒又賤呀!哪裡是網上那個人們看到的知書達禮的模樣。林珺在心裏想着,那一刻,林珺對黎曇的好感度頓時清零。什麼破副總,老男人,活該沒人要!

林珺不知道,這句話說出口,等會她會悔得打嘴。

因為她成功錯過了末班車,這意味着今晚她可能會露宿街頭。

就在林珺急得焦頭爛額的時候,黎曇出現了。車緩緩停了下來,車窗也降了下來。“到哪?”

“陽光世紀。”林珺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樣,激動地回答。

“上車吧!”

“謝謝!”自己果真沒看走眼,黎曇還是那麼惹人愛,真後悔說了那樣的話,不過還好沒人聽到。

車上放着班得瑞的曲子,浮躁的心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林珺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這個點了,怎麼還堵車?你餓了吧,吃點東西,我車上有麵包,你吃吧!”

“奧,奧奧。”林珺根本沒在聽,想着心事,半天才反應過來,“不用了,回家我煮麵吃。”

“我不喜歡別人拒絕我。”車子在長隊后一點點移動,走走停停。黎曇順手拿到了麵包,塞給林珺。

“哦,謝謝。”真是霸道呀,怎麼能剝奪別人說不的權力呢?但是霸道的你我還是喜歡。

就是那一個舉動,讓黎曇在林珺心中的等級一下子從老男人變成了男神。這樣的黃金單身漢,應該很多人爭着搶着要才對,是因為他在排斥愛情,或者說他與愛情絕緣嗎?但是不可能呀,微博上寫過愛情,他在靜候緣分呢。

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時刻,就是和最愛的人一起堵車了。但現在卻是最尷尬的時候,倆人沒有講話,只有林珺吃麵包發出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在車裡越來越明顯。

“好吃嗎?”

“好吃。”

“那就都吃了吧,我不愛吃。”

“不吃了,會把你的車弄髒的。”

“沒事,我每個星期都會做保養。”

林珺的心要化了,不規律地跳動着。

“那個,你住哪?不順路的話,把我放到附近的地鐵站就可以了,二號線就能回去。”

“我都答應你送你回家了,半路把你放下來,我是那麼不負責任的人嗎?”

“謝謝。”

“不客氣。”

“副總,這次表現不好,會被裁掉對不對。”

“你也知道擔憂呀,我都不知道你們這幫二十多歲的女孩子腦子里每天都在想些啥,整天魂不守舍的,神遊天外。”

“在想喜歡的人啊!”

“哦,原來是思春。”

“不是,不是,才沒有。”

有時候事實勝於雄辯,無力的抵賴只會突顯猜測的真實性。

“公歸公,私歸私,上班的時候就不要想着別的了。”

“恩,不會了。”

道路暢通了,很快就到了林珺的住處。下車前,林珺把在心裏醞釀了很久的話說了出來:“黎副總,不管你對我有什麼誤解,明天開始,我一定好好工作,讓你看到一個不同的我。”

“期待你的表現,加油!”

林珺下了車,往裡走。黎曇一直看着她,直到看不了才發動車子回家。

那天以後的每一天,林珺都努力地證明自己,黎曇才知道這小丫頭辦事一點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迷糊。

雖然每天與黎曇忙着新項目,但也無法阻止林珺喜歡他。於是,她把能找到的黎曇的所有照片都打印了出來,整個照片牆貼滿了他的照片,她每天都要看一看,然後神經兮兮的笑個半天。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和你一起躲過雨的傘下。

好雨知時節,那天林珺沒帶傘,恰好下雨了。等了好一會,雨都沒有停,看到後面走過來的黎曇,林珺管不了那麼多,一頭衝進雨里,把包頂在頭上。也不顧黎曇在後面大喊自己的名字,身上都淋濕了。

撐開傘,黎曇追了過去。

“幹嘛見着我就跑到雨里來?身上都濕了。”

“我趕車。”想要逃離的林珺被黎曇緊緊地拽着手。“副總,請注意你的行為。”

“我送你。”

“不用了,我還來得及,請黎副總不要為難我。”

“我順路,要去拜訪一位客戶,你不用心虛。”

“我為什麼要心虛,我只是不想人家誤會。”

“我們這樣在雨里僵持着別人才會誤會。”

“我不麻煩黎副總了。”

“好,你走吧!”黎曇拿出手機,“喂,人事部嗎?你們當初是怎麼招人的?我們部門的一位新人,我在考慮要不要裁掉。”

“我答應,惡劣行徑,小人行為。”

兩人撐着一把傘,上車去陽光世紀。

林珺回想着今天的事情,午間刷微博的時候,又被逮了個正着,而那時候她看的正是黎曇的微博,還傻樂着,以至於沒有發現一旁的黎曇。黎曇一把搶過手機,暴露了的林珺惱羞成怒,但怎麼也搶不到。放下手機的黎曇只留下兩個字,“無聊”。

林珺努力編造借口,萬一等會兒黎曇問起來,也好找個理由應付。

黎曇沒有提及那件事,除了剛上車,他給林珺一大袋麵包時說了句“吃點麵包墊墊飢”,就再也沒有發話了。閑着沒事,又找不到合適的話題,只能掏出手機看看,也不知道在看什麼,漫無目的。

“又在看我微博了?我回去關注一下你。”

“你寫的文字充滿正能量,又很勵志,看完讓人精神抖擻。”

“是嗎?謝謝你的誇獎。”

“我說的是真的,而且你又是我們副總,深入了解自己的領導也方便我們以後工作。”

“繼續編。”

“是真的,你可千萬不要誤解,你知道這份工作是我好不容易才爭取來的,不能因為你的疏忽就讓我丟了工作。”

“你的資歷按慣例並不可能被我們公司錄取。”

“我是自己努力來的,千真萬確。”

“好的,我信你。”

林珺是邊走邊跳回住處的,對着照片抽風,又唱又跳的。

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夢到黎曇對着自己笑。

她知道自己是真的愛上他了,在劫難逃,而且她從沒想過要逃。

回到家的黎曇打開微博,找到了林珺,霸氣的微博名林郡主,這讓黎曇哈哈大笑。想也沒想就加了關注,又看了看她的言論,有意思的二十多歲的小女孩。

公司的新項目一到,全公司的人都緊張起來,每個人都投入到這個新項目上,畢竟表現突出,很有可能被提拔,表現不好,結果可想而知。每個人都卯足了勁,為了自己的工作任勞任怨。

林珺也開始奔波在各個部門之間,掌握好各項資料,做好公司的宣傳工作。黎曇很是驚訝,認真工作起來的林珺倒是一點也不含糊,報表、策劃一樣一樣都做到最好,想找茬都找不到。

黎曇每天準時上班,到點下班。好幾天都沒有在路上望到林珺了,公交站台也沒有。當他意識到自己在關心林珺時,狠狠地批評了自己的錯誤,然後就回家了。回到家,沖了個澡,老總突然打來電話,說到客戶加了一個新的要求,需要即使更正,他就趕去公司拿資料。遠遠看見林珺坐在辦公桌前,一絲不苟地翻着書,還有攤在桌上的各種各樣的文件。

“不下班,還在忙?”

“還有一些數據整理好,明天再跟銷售部的探討一下,就差不多了。”

“那我等你好了,順路。”黎曇輕輕一笑。

“你別站我旁邊,我會壓力很大的。”

“你這麼說我更加會站你旁邊了,你以後面對的可是一群人,領導、同事、合作者,現在早點練練膽總是好的。”

“這理由太牽強,你站在我身旁我總覺得心裏毛毛的,到時候又挑刺。”

“別人能夠挑到刺就說明有漏洞,有漏洞就得改,懂嗎?”

“你把我思路全都弄亂了,怎麼整理啊?”林珺撓着頭,心煩意亂。

“這麼容易就被擾亂思路,還怎麼和對手競爭?”

“不要老是打壓我。”

“我以為你臉皮夠厚,心夠強大,怎麼,這就怕了?”

看了他一眼,眼裡充滿了不服氣的意味,然後林珺就一心一意看數據。

黎曇轉過身,忍不住偷笑,去辦公室拿資料,找到了就出來。跑到林珺那看了看她整理的東西,分析得挺好,但還不夠透徹。黎曇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林珺的缺陷,然後給出了自己的見解,林珺深表認同。

“謝謝你,現在一切都搞定了,我可以輕鬆一陣子了。”

黎曇不由得想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她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完成呢,迎接她的還有更大的挑戰呢。但是這樣的她讓黎曇想起了20歲出頭的自己,活力滿滿,精力滿滿,為了完成一個目標全力以赴,那是多麼的滿足。30多歲的自己,工作門路一清二楚,一點點升職,一點點加薪,才有了現在的地位。面對着這樣一個初來乍到的小姑娘,黎曇不禁想要對她伸出援手。

“走吧!”

“你不用等我的,我找到了回家最便利的路線了,非常快。”

“我這麼幫你,賞個光吧,我們增加同事間的了解,有利於合作,員工守則上說的。”

“走吧。”盛情難卻,林珺還是鬆了口。

“我們去哪一家?”黎曇裝作很不經意地問,心底早就開始期待林珺的回答。

“不是說送我回家的嗎?上了賊船了。”

一眼掃到了一家料理店,車子就停了過去。“你現在有一個逃脫的機會,是走是留隨便你。”

黎曇擺了這樣一個選擇,答案很明顯,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林珺只能投降。

他們在料理店飽餐了一頓,聊了很多,興趣呀,愛好呀,突然就覺得對方是自己一直要找的志同道合的人。

說到工作上的事,黎曇突然想起來自己家裡有幾本書,適合林珺參考,而且對於其他的書,林珺也展示出和自己一樣的志趣。

吃完飯,黎曇還特地帶着林珺去家裡挑了幾本書,林珺拿了幾本特別想看的書就回去了。隨着他們越來越近,林珺夢見黎曇的次數越來越多,她很喜歡他,工作認真的他,嚴肅時的他,溫暖的他……他好像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遠,是和自己一樣普普通通的人。

閱讀了很多書,也和黎曇交流了很多,林珺感覺自己知識增長了,閱歷也豐富了,她好像突然之間添了一副羽翼,可以飛得高高的,行動自如。

時間如同白駒過隙,很快到了重要的日子,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公司的品牌得到了認可。

會議過後,黎曇走到林珺身邊,拉了一下她的髮帶,讓她紮起的頭髮自然散下來。在林珺一臉茫然時,黎曇就走開了,林珺更加摸不着頭腦。難道頭髮放下來更好看?

林珺總是感覺黎曇與自己的距離忽遠忽近的,她真的猜不透。她跑到辦公室,藉著公事問他,他居然拒絕回答。中午喝水的時候,本不想理他的,他來了一句:“如果黑色的肩帶露出來的話,太性感,會對男同事產生誘惑。”林珺突然語塞,臉紅心跳,就離開了。

晚上公司有慶功宴,這個大項目被一舉拿下,員工功不可沒,老總決定讓各部門的人都到齊,大肆慶祝一番,表現優秀的應該給予獎勵。大家喝得群魔亂舞,林珺覺得自己與這樣的世界格格不入,就說了一聲回家了。作為副總的黎曇無法脫身,只能在宴會上煎熬。散場的一幫人你哭我笑,三三兩兩都被送了回去,黎曇去了林珺的住處,看到她的燈熄滅了,又掉頭回去。他每天晚上都要來這看看,幾乎成了習慣。

第二天早上,銷售部的男同事三五成群,有人說:“昨天沒約到就算了,今天早點約,那會兒走得那麼近,每天都來交流,我看她對你有意思,這麼好的機會可別錯過了。”

“我在企劃部有認識的人,我馬上幫你問問,了解一下情況。”

“你晚上就直接在大門口堵,你的郡主一定會從大門走。”

“這個好。”

“人家要是不同意……”那個男生有些擔憂。

“想太多。”

一想到這件事,黎曇就坐立不安,他都搞不明白自己這是為什麼。他看準了手錶,一到點,立馬跑到林珺那,拉起她的手就走,也不管同事們灼熱的目光。

“去哪?”

“下班,跟我走,有件事跟你說。”

林珺乖乖跟着,到了一樓,黎曇沒有走之前的路。

“為什麼不走前門?”

“人多。”

等到林珺平安坐到車上,黎曇才放鬆了許多。打開錢包,掏出一千塊,“這是你這個月的獎金,收下吧。”

“你說的就是這個事?”

“你不覺得這件事上我也有功勞嗎?所以,要不要請我吃飯?”

“這麼多,夠嗎?”林珺把錢拿在手裡,甩了甩。

“吃火鍋去,絕對夠。”

一邊吃,一邊講了很多別的事情,包括工作上要注意的事情,技巧之類的東西,還有最近在看的書。他們又說到一塊去了,那本《傲慢與偏見》是從黎曇那拿的,林珺每天晚上都看一點,慢慢地也快看完了。他們說到了裏面不用人物的性格,以及人物不同的婚姻結局,對於書中人物存在的問題大抒己見。慢慢地,林珺對黎曇油然而生一種敬意,大概這就是對知識的崇拜吧。

他們的樣子很可笑,一邊吃着火鍋,嘴被辣得通紅,卻還是不願放下手中的食物。他們的談話在這裏顯得格格不入,很少有人會在火鍋店邊吃火鍋被辣得“嘶嘶”叫還要一個勁地講話的,要是換在咖啡館,這一切就變得高大上了。不過,這種新式風格他們蠻喜歡的。

結賬時,黎曇還是主動付了錢,林珺急着要給,被黎曇推辭了。“我怕你錢不夠,你先聚着,下次請我吃個大餐。”

“還要請?作為副總,不是有很多應酬的嗎?”

“我不喜歡應酬,偶爾去去,幾個大老爺們喝得爛醉的,一個個在那不清醒地撒酒瘋,胡言亂語,樣子太壯觀。”

“真有意思呢,我也不太喜歡,可是又很想融入,總是離群會被排擠吧!”

“你這麼說和當初的我還真像,我當初也是拚命地想和他們打好關係,融入到他們中去,但是時間久了,你會發現,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如果是合作夥伴,他們看中的是你的誠意和公司實力;是同事的話,酒肉朋友,不要也罷。”

林珺覺得自己上了一節課,心中的顧慮一掃而光。

時光靜靜地走,不知不覺已是深秋,晚上一陣涼意。

每個月,林珺都會從黎曇那領到一筆獎金。美其名曰“獎金”,不如說是黎曇個人給她的,一個小女孩在這個大城市拼搏,怪不容易的,不免讓人憐惜。

月末,工資卡上多了一筆錢,而且從同事們平日的談話中也有所聞,公司一般會把獎金直接發到賬戶上,並不會讓那個個人代為轉交,所以,那些錢是黎曇多給自己的,林珺也猜到了。難道是為了試探自己嗎?無論如何,要還回去。

午間休息,黎曇走過來,鄭重其事地跟她說:“以後別坐公交了吧,反正我們順路,我帶你一程。”

林珺想拒絕,但也推辭不得。恰好,她今天有事要找他,錢還在自己這呢。

“今天發工資了,獎金也一併到賬了,這是你多給的,還給你。”車上,林珺爽快地交出了那些錢。

“我第一次見你這麼奇怪的人,給你錢你就拿着,還回來幹嘛?”

“可這不是我的,我不該要。”

“這是我給的,我看你表現那還不錯,給你的獎金。你明天可以去問問,每一次接任務我都會給獎金的。不信你明天去問問,不過人家應該是不會說的,是我私下給的獎勵。”

“你不是在試探我啊!我還以為這是實習期老闆試探員工是否誠實的手段呢!”

“傻不傻啊你?”黎曇說話的時候帶着寵溺的味道,讓林珺的心都要化了。

“那我就當做是你要收買我為你效力好了。”林珺笑得甜甜的。

錢沒還得回去,自己只能先存着。林珺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左思右想,都想不到更好的辦法。這錢就像燙手的山芋,扔又扔不得,拿又拿不得。最後想到一招,換個形式送出去。中午還聽同事們說副總要過生日了呢,買個禮物就好了。

第二天早早下了班,立馬去商場。商品玲琅滿目,可是一個個都好貴,超出自己的承受範圍。逛了幾圈,突然黎曇電話打過來。

“在哪呢?下班沒?不是說好一起走的嗎?”

“我逛街呢!”

“逛街?銷售部的同事?”

“奧,對。”想着編什麼理由,正好就這麼順水推舟矇混過去了。

“哦,你們好好玩。”放下手機,黎曇一陣失落。銷售部的那傢伙效率太高了,一個沒注意,林珺就被追走了。

黎曇的生日不知不覺地到了,林珺拿出精心準備的禮物送給他。黎曇一陣竊喜,打開一看,一條圍巾。林珺給他圍上,順便誇讚一句:“還挺好看的。”

黎曇照例把她送回家,林珺解開安全帶,手搭在門把上,打算下車。

“不請我上去坐坐?”

“哦,來吧!”

開門的時候,林珺想起她滿牆的照片,突然有點心虛。

“進來吧!我家有點小。”

“挺溫馨的,嗯?這一牆誰的照片?”

“別看。”林珺很緊張地擋住他,但他已經看見了。

“你為什麼貼滿我的照片?”

“我喜……”她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黎曇想起了他的“舊傷”,痛楚就在心裏翻滾。他不敢再觸碰愛情,怕自己愛得太滿,也擔心自己愛得不夠。總之,他不敢嘗試了。每一次,他一想起過去的那一段,就會壞了情緒,像一個長滿刺的仙人掌,脾氣也變得很差。

“別說了,你不要以為你喜歡我我就會喜歡你,你為的是錢吧,現在的女孩為了錢可以欺騙感情。但是你覺得我這麼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配嗎?”黎曇想起了他的初戀,那個因為自己沒錢選擇離開的人,心裏很氣憤,撂完話就回去了。

林珺一個人不知所措,蹲下來哭了很久。

晚上黎曇回到家想了很久,也許林珺不是那樣的人呢,自己不能以一概全。第二天一大早,黎曇就在外面等,倚在車門上。林珺看到他,也裝作沒看見,獨自離開。黎曇看到了她哭紅了的眼睛,追在後面喊她的名字。見她不回頭,加快了步伐,然後拉起她的手一把抱住她。

“對不起,你是真心的吧,我昨天不該說那樣的話。”

“請黎副總注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不要和我這樣的人混在一起。”

“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狹隘了,你不要推開我好嗎?昨天我回去想了又想,這些天我和你的相處,我更加確定了我的內心,我們都是真心對待彼此,我決定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你不要掙扎了好嗎?我愛你!”黎曇抱緊林珺,林珺也不再掙脫,輕輕地抽泣。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該那樣說話讓你傷心,原諒我,我們在一起吧。”

林珺不知為何心軟了,點點頭就答應了。

他們的甜蜜時光開啟了,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飯,一起去逛街,好像彼此都找到了依靠。

他們去幸福路閑逛,雙手緊緊握住,像偶像劇中的男女主角一樣出現在愛轉角。黎曇深情地望着林珺,輕輕地說著:“我們要幸福。”林珺努力地點點頭,“一定。”

很多次,黎曇都提出來讓林珺搬過去,林珺拒絕了,她還沒準備好公開他們的關係。沒關係,黎曇每天都去等她。

他們每個星期都會去海購一番,然後回去海吃海喝。林珺全然忘了黎曇的年齡,黎曇宛若也忘記了自己的年齡,兩個人就像年輕情侶一樣,穿梭在大街小巷。人生中能夠遇到一位願意為你放下身段的人,足夠了。

他們去看愛情電影,在浪漫的橋段處偷偷地接吻;他們去逛夜市,你一口我一口,一口一個幸福;他們去最高的地方,俯瞰這個城市,然後大聲地對對方說“我愛你”。

這讓林珺覺得不真實,但如果這是夢,她也不願醒來。

他們走在路上,隔離了鬧市,燈火把一切照得透亮,;火樹銀花,燈光把一切都襯得繁華。

“你愛我嗎?”黎曇問。

“愛啊,感受不出來嗎?”林珺大聲說。

“那下次換你吻我嘍!”

“好啊!”林珺像小雞啄米一樣在黎曇唇上親了一下,“好啦!”

“沒有誠意,再來一次。”黎曇嘟噥着嘴,讓林珺覺得好笑。

“下次補給你。”

黎曇跟着林珺到家門口,又跟着她進了屋。

“我安全到家了,你回去吧!”

“再待一會我就走。”

“好的。”

“我愛你,林珺。”

“我知道,我也愛你。”

“那我回去了。”

林珺從背後抱住了黎曇,“別走了,留下吧。”她把頭靠在黎曇背上,“以前我偷偷喜歡你的時候,每次我看着你的背影,我都很想從背後抱住你,我真沒想到有一天可以真的這樣。”

“我不喜歡從背後抱一個人,這就像單戀,就算你用盡全力,對方也不見得會給你回應。”黎曇轉過身,緊緊抱住她,“這樣兩個人都能感受到對方滿滿的愛意。”

林珺踮起腳,主動吻了他,兩個人很久都沒有鬆開,像久別重逢的愛人。

黎曇自覺地睡了沙發,林珺一夜無眠,早上才睡着。雖然這種幸福真真實實地在自己身邊,但她又害怕,如果自己的愛情不被認可,她要怎麼辦?如果別人對她指指點點,他們的愛情又要怎麼繼續?

一大早黎曇就醒了,刷了牙,洗了臉,買好了早點,去看了看林珺,她還在睡夢中,口水都流了出來。如果能這樣一直看着她,也覺得幸福。她皺着眉頭,不知道夢裡正經歷着什麼。黎曇俯上身,吻了吻她的唇,林珺就醒了。

童話里王子吻醒了公主,是因為公主根本就沒睡着吧!

“睡美人,起來吃早飯。”黎曇聲音溫和。

“黎曇,我答應你,我搬過去和你一起住。”她像個做了噩夢的孩子,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親人。

“嗯,好,我聯繫搬家公司。”

就在那一天,公司來了新員工,洪若澄,黎曇的初戀,一起走了十年的初戀,黎曇對上她眼眸的時候,心裏還有感覺。有愛,也有恨。但是,他沒有將這一切告訴林珺,他的心很亂。

他沒有讓林珺搬過去,說自己接了一個新任務,很忙。他並非很忙,而是很煩。他遇到了兩個他最愛的女人,不知如何取捨。他原以為自己早就忘記了若澄,但是看了她一眼,回憶就在翻滾。

想了很久,他還是跟林珺坦白了。約在了咖啡館,一個充滿了文藝氣息的地方。他圍了她送給他的圍巾,早就在咖啡店等着,點了一杯咖啡,卻一口也沒喝。

從這幾天他對自己不冷不熱的態度中,林珺已經感受到有些不同了,她只是裝作若無其事而已。

“你來了?”他的語氣好像恢復了認識他之前的感覺,淡淡的,遠遠的。

林珺坐了下來,他才進入正題:“林珺,我考慮了很久,我自己告訴你是不是比你從別人口中聽來的要好些。公司新來的同事,若澄,我的初戀,我以為我忘掉她的,但是沒有。我和她一起走過了十年,那段歲月是我們最快樂的日子,我們一起工作,一起做很多那時候年輕人會做的幼稚的小事,但是我們敗給了金錢,她離開我了。後來,我聽說她結婚了,再後來,她有小孩了,我知道我們再沒可能了,連當孩子乾爹的資格都沒有。她現在回來了,那些關於她的回憶我還沒有過濾掉。前陣子她找我,說很懷念以前那段過往,她的孩子是別的女人的,她對婚姻很失望,我心疼她,可我也覺得我對不起你,我不能在和你在一起腦子里還惦記着別的女人。我們分開吧,我想冷靜一下。”

林珺腦子里想起四個字,好聚好散。

那麼,我們好聚好散。

她聽着,眼淚一點點往下掉,黎曇一陣心疼,只能一遍遍地說著“對不起”。林珺好想坦然地笑着說“沒事”,但是真的好難。

回去哭了一夜,她多希望他打來電話,說自己後悔了,但是他沒有;第二天她以為他會像書桓一樣,打開門他就在門外,但是他沒有;她走到樓下,滿心期望他還會在外面倚着車門等自己上班,但是他沒有。

這才是自己的生活,振作起來,林珺。她對自己說。

那麼,將悲憤化作一股向上的能量吧!

可是,無論多麼努力,都抵不過凌晨兩點半的空虛。

她找過他,她想過,他那麼高傲的男人,怎麼會為自己的失誤低頭,乾脆自己去找他。

門開的時候,她一把抱住黎曇,哭着說自己還想他,他卻鬆開她看向另一個女人。她轉身離開,找一個地方聲嘶力竭。她記得呢,他摟着自己說:“這個世界上相遇的方式有三種:一種是你向我走一步,一種是我向你走一步,還有一種就是我們彼此都向前一步。我們一個住在最南邊,一個住在最北邊,卻在另外的城市相遇,是彼此都向對方走近了一步,才會有我們今天的相遇。”她記得呢,她不想變成第二個莉迪亞,她問他和自己在一起是一時興起嗎,他說會對自己一直好的。怎麼到後來,都變了呢?

他去找過她,在她家外面等了一夜,卻在一大早就走了。他還沒想好怎麼面對,還沒理好自己的心。他似乎意識到了自己對她的在乎,又沒有信心能給她一個很好的未來。

這一次,林珺真的放棄了。想一想,似乎自己沒有那麼喜歡他,似乎那一切是場夢。沒遇到他之前,自己不是過得很好嗎?所以,就算沒有他照顧自己,自己不照樣可以好好的嗎?

她擦乾了眼淚。

冬天到了,林珺接到了學長的電話,他剛知道林珺在上海工作,正好自己在上海讀研,想約了見一面。林珺當然會去,她才不是會被愛情打倒的弱者。

下班后,林珺給他打了電話,然後直接打的過去。

黎曇看到她急急忙忙的,不放心,就跟着去看看。她和一位和她年齡相仿的男生會面,笑着去了一家店,他們在一樓的窗口有說有笑,男生還時不時的幫她擦嘴,很照顧她的樣子。這才是你的歸宿吧,黎曇心想。可是心裏還是好痛,醋意好重,嫉妒得無處發泄。

一直看着他們吃完飯,然後互相道別,各自回家。林珺一個人望着天,不知道在想着什麼,兩手插在口袋,一步一步慢慢向前。大聲唱歌,旁若無人。寂寞的時候,就要大聲唱歌,才會把孤獨趕跑。難過的時候,更要唱歌,才會把煩惱拋開,撥開雲霧,風輕雲淡。

“跟我走。”突然被一隻大手抓住,又被塞進車裡。“系好安全帶。”

車子啟動,開得飛快。

“你慢點,慢點。”林珺在車裡大叫。

到了黎曇家,車子才停下,黎曇又拉着林珺進了屋。

“黎副總,請注意你的行為,我們已經沒有關係了。”

“我心酸,特別特別酸。我們和好吧!”

“黎曇,你搞清楚狀況好嗎?一句分開就分開,和好就和好?我們不是小孩子,今天鬧,明天又玩到一塊去。我們都是大人,而且我們的年齡根本不會允許我們在一起。你也為我想想好嗎,我不是阿貓阿狗,招之即來,揮之即去,我有自己的尊嚴,你就當為我好,別這樣對我。我應該有自己的生活,那裡也許不會有你的位置。”越到後面,語速越慢。

“我們結婚吧!明天就去領證。”黎曇抓着林珺的肩膀。

“婚姻不是兒戲,你自重。”林珺想離開。

“我愛你。”他輕輕地牽住林珺的手。

“可你愛的不止有我,你也愛你的初戀呀!”

“我只愛你。”黎曇很冷靜,沒有強調語氣,像是聲嘶力竭后的無力。

“你說這些有什麼用呢,我不會再愛你了。”

“我不信。”黎曇抱緊她,吻向她的唇。

林珺用盡全力掙開了,“你別這樣了,你自始至終就沒愛過我,對不對?你愛的是我身上你初戀的影子,對不對?你愛的是那個會讓你回憶起年少自己的青春的我,但哪一個都不是真實的我,對不對?”

“不對。”黎曇伸出手,輕拂她臉上的眼淚。他的心很痛,痛得說不出多餘的話。他只能緊緊抱住他,才能緩解自己害怕失去她的痛。

“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你愛的只是我的美貌,花開會謝,我也會老的。這所有的一切外在都不能長久擁有,只有真情永存。你想過你愛我什麼嗎,容貌,內心,還是我只是防止你孤獨寂寞的一時的慰藉?”

黎曇什麼也沒說,只是緊緊地抱着她,他害怕她溜走了,他不能沒有她。他低聲呢喃,不斷地說著“我愛你”。

“別碰我,你把我惹急了,我渾身的汗毛都會豎起來,變成最尖利的武器,刺痛你。”

“那就刺痛我吧,反正我已經遍體鱗傷了。”黎曇把臉靠近,鼻子貼着鼻子,落下一個深深的吻,原本的氣憤在感受到林珺的抽泣后變成了溫柔。

這個吻多麼具有迷惑力,林珺沉淪了,心軟了,複合了,又愛了。

“你還愛你的初戀嗎?”

“這些天,我深深思考過,我愛的不過是那個純真回憶里的她,不是現在的她。”他這樣回答,林珺就沒有再問出她的疑問,至於原因對自己來說也沒那麼重要了。

他們很默契,林珺沒有追問,黎曇也沒有。愛情就是彼此對彼此放心,不再糾纏於一個不必要的答案。

他們像往日一樣,分享生活中每一份幸福。林珺也搬去和黎曇一起住了,他們養花弄草,小日子風生水起。

黎曇跟林珺求婚,林珺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他們去見雙方的父母,卻遭到了極大的反對。男方家長覺得女方太小,不成熟;女方家長覺得男方年齡大,不適合。這段婚姻就因為雙方父母的反對被閑置。

林珺什麼也不說,回公司辭職,又第一時間被退了回來。公司有規定,必須由部門副總簽字才能通過。

林珺還是每天都和黎曇笑臉相迎,他們住在一起,林珺給他最好的愛,也許,不久后她就要離開他了,去哪裡,還不知道。現在在他身邊的每一天,她都珍惜,好不保留自己的愛。也許,後來的某一天會後悔這樣的選擇。也許,自己不該離開。

辭職信到黎曇手上的時候,黎曇自己都感到震驚。每天對着自己笑的林珺要偷偷離開自己,這是多麼可笑,什麼狗屁愛情。愛情可以戰勝一切,屁話,家人的兩句話不還是勸退了。

黎曇假裝很平靜,到家看到依舊對自己喜滋滋的林珺,莫名地窩火。

“你還要偽裝多久?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

“我,對不起。”

“對不起?你總說對不起,對不起有什麼用?林珺,我真後悔愛上你。”

“那就不要愛好了,我們分開吧。”

“分開?當初是你先愛上我的,現在又說分開,你不覺得這樣很殘忍嗎?”黎曇放開林珺,留下一個孤獨的身影。

“長痛不如短痛,這樣對我們彼此都好。”

走了一半的黎曇停了下來,“不就是移情別戀了嘛,好啊,你走啊!你以為我會難過,那就高估你自己了,我反而輕鬆了,外面跟你年紀一般大的年輕女孩多了去了,我隨便扔把錢,她們哪個不投懷送抱,比和你在一起耗費時光好多了。”

晚上,黎曇輕輕環住林珺的腰,湊在她耳邊小聲地說:“別走,好嗎?我舍不得你的。”

“嗯。”林珺點了點頭,淚水順着她的臉頰落到了枕頭上。

她還是離開了。

她媽電話打來,下了最後通碟,不允許她和一個與自己年齡相差太大的人在一起。在家人和愛人之間,她選擇了前者。

她說,如果有緣,會再見的。

但是會不會緣份在他們遇見的時候就已經用盡了呢?

她讓他不要去找她,他很聽話,沒去打擾她。

這世界這麼大,如果兩個人失散了,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的幾率還真的很小,他們沒有偶遇過。

是因為沒有人試圖去找過彼此,如果用心,總能找到的。就好像我們丟了東西,翻天覆地也會找出來,更何況是人,喊兩聲就出來了。

你躲起來了,你不找我,那如果我去找你呢?

緣份是存在的,也是人創造的。

那麼,我來創造吧!黎曇對自己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