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br>

小說目錄

上一章 奇怪的合作人


“媽媽!”

“媽媽!”

今天是周末啊,能不能讓我多睡會兒?大驚小怪!

“安安,什麼事啊?”我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媽媽,太爺爺說要給你相親!”

“什麼?”我一個激靈坐起身來。

“對啊,其實是昨天說的,說是今天會邀請商界群雄過來參加相親大會,還說是給我們選個爸爸,給媽媽你找個老公。”安安竟然還有點興奮,這個小叛徒。

“那你為什麼昨天不告訴我?”哼,要是昨天知道,我今天肯定能偷偷溜掉,抬頭看一眼掛鐘,天哪,火燒眉毛了!

“是太爺爺不讓說,他說要給你個驚喜。”

“小寶貝兒啊,不是驚嚇就不錯了,還驚喜。”正想數落數落小安安,不早給我通風報信,忽然聽到門外的腳步聲。

“蘋蘋啊,你快點起來吧,家裡有客人。”是媽媽!

“媽媽,”我忽然感覺到被這個世界騙了,“你怎麼也聯合他們騙我?”

不滿地撇撇嘴,動起身來。

“蘋蘋,不是媽媽騙你啊,是我們大家都想讓你快樂得生活,這麼久以來,媽媽還沒看到你開心地笑過,媽媽可不想我的寶貝女兒變成這樣,乖,快起來。”媽媽抱抱我,我用眼睛瞪着安安,結果小樣兒卻朝我做了個鬼臉。

我知道媽媽是為了我好,可是我這輩子只能等着楚江秋回來,但是今天就當逢場作戲好了。

“好了,媽媽,我知道了,一會兒就下去。”

果然,媽媽心滿意足地下了樓,就知道媽媽是他們的說客。

等我收拾完畢,下樓去,樓下已經大變了樣。

舊舊的沙發不見了,赭紅的雕花地毯也不知所蹤,彷彿一下子走進一個人才招聘市場,而這個招聘市場招的不是人才,而是老公。熙熙攘攘,人頭攢動,大概南華所有的青年才俊都來了吧,不,還有個外人,原來擺放花瓶的地方變成了吧台,吧台背面坐着一個人——秦風,他怎麼也來了?

呵,管這個干什麼,逢場作戲嘛,哪管得了這麼多,看着這些人,哪一個不是為了凡芸的勢力而來?這些西裝革履的衣冠禽獸們!默默丟了個白眼。

“蘋蘋!”是史方甫!我還沒下樓梯,結果被他這麼一叫嚇得邁錯了步子,就要跌下樓去,本想着算了,就當我倒霉吧,結果卻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阿甫?”是他抱住了我。

“蘋蘋,你怎麼這麼不聽話?不是早就告訴你,如果你需要我會隨時出現在你面前嗎?怎麼這會兒又相起親來?”他似有責怪之意。

“啊,這個,哈哈···”我正想找個理由告訴他不是我,結果被人搶了去。

“小甫啊,你可來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媽媽,是你通知的?

“阿姨,這麼重大的場合我怎麼可能不來呢?”史方甫眼中帶笑地盯着我。

“你們聊,我去喝杯水。”我悻悻地走開了。

“蘋蘋!”這個聲音是···楚江秋,我的心猛地一震。

轉身一看,是秦風。也許他察覺了我的異樣,意味深長的看着我,嘴角噙着一絲邪惡。

“蘋蘋,我知道我很有魅力,可是···如果你不介意,我們可以單獨聊聊,我可是很希望能和你獨處的,或者再來個一夜情什麼的,那就更好了。”聽到他的話,我的臉瞬間紅得如血一般。

“誰···誰看你了?你這個跟屁蟲!”我有些不好意思,只得以惡言回饋。

正當他想說什麼的時候,爺爺的聲音在大廳響起。

“各位南華的年輕人,大家好!”下面立時掌聲雷動,爺爺站在二樓走廊上,拿着話筒,示意大家安靜,繼續說道,“今天邀請各位前來,不為談生意,不為敘舊,只為我的兒媳柳白蘋小姐相得一位佳胥,以續姻緣。大家都知道,我的孫兒楚江秋因故離世,至今下落未明,前日,我做了個夢,小秋託夢給我說:‘爺爺,孫兒不孝,此生唯一遺憾就是拋下了蘋蘋,請您給蘋蘋另擇佳胥,讓她好好活下去。’

“所以,我才安排了今天的相親大會,讓蘋蘋結識各位青年才俊,就算不能找到如意之人,也可以成為朋友,豈不是好事?大家應該都認得蘋蘋,她現在是我們凡芸的總裁,能力就不用我多說了,這相貌更不消提,蘋蘋,你要來說兩句嗎?”

爺爺看到我,朝我招手,示意我過去。

“不用了,爺爺,您說吧。”我勉強一笑,秦風在我旁邊一臉地嘲諷。

“那好,大家盡量多和蘋蘋交流,如若你們二人滿意,我是舉雙手贊成。那我這個老頭子就不跟你們摻和了,謝謝大家!請隨意!”接下來又是掌聲,還有吹口哨的聲音,大家見爺爺走了,紛紛過來向我示好。

只是大家聽說我已經和楚江秋結了婚,還有了兩個孩子,就只稍加問候,並不過多涉及男女私情,尤其是有些人本來就很年輕,對我這個已經三十歲的女人應該沒什麼興趣吧。

不過,也有想來個姐弟戀的,但是一聽說我是個商場女強人,就又縮了回去。尤其是零星百貨的二公子趙星宇,表面上一副和善樣子,怕是想要借這場大會認識更多的商界巨頭,扭轉公司頹勢吧,看他一直在挨個兒地找人要名片,點頭哈腰,哈巴狗兒似的,樣子有些好笑。

這場相親大會,我看還不如叫亮相大會,把我的所有隱私都放在聚光燈下,擺在公眾面前,哎,我還真是命苦啊,楚江秋,你真的給爺爺託夢了嗎?

史方甫依然在和媽媽說話,也許媽媽能看上的只有他了,而我,誰也看不上,楚江秋,你在哪?為什麼你不給我託夢呢?

好吵,我只得躲進洗手間,等着宴席散去。

“一個人躲在這裏,想什麼?”一個低沉的聲音朝我這個方向響起。

“咦,這裡是女廁!”我鄙視地看着來人。

“不過,女廁里只有你一個人,我難道不能來嗎?”

“秦風,你這個變態!”我要逃出去,結果被他攔在門內。

“你讓開!”

“我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我還沒說完,就被他拉了出去,推上了車。

“喂,我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地仔細看他,上次不算。

他真的不是楚江秋,因為他們不同,完全不同,想到這裏,心中有點小小的失落。

不知車子開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何時睡着了,竟然頭還靠在秦風的肩膀上,睜開朦朧睡眼,窗外已經是晚霞漫天,殘陽如血。

“還沒到?”

“馬上就到。”他沖我一笑,竟讓我有些恍惚。

我們來到一處莊園,到處是盛放的向日葵,燦爛如陽,雖已是傍晚,但是這向日葵的花海不就是太陽嗎?

他拉着我走下車,“怎麼樣?”

“哇!好美!”我欣喜若狂,奔跑着,跑進向日葵的春天。

“蘋蘋!”我轉過頭來看向他,“你知道嗎?你笑起來很美。”

“說什麼呢?”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訕笑,不過,我好像很久沒笑過了。

我不去看他,只轉身去看那燦爛的千陽,但是我卻感覺到他在慢慢靠近,正要逃離,卻又被他拉住,他從背後抱着我,我感覺到他的心跳得很快,總覺得似曾相識,他的氣息很熟悉。

“蘋蘋!你嫁給我吧!”

“不可以!”

“為什麼?因為楚江秋?”

“你不是有未婚妻嗎?”

“其實,實話告訴你吧,那不是我的未婚妻,只是我妹妹。”

“怎麼可能?明明她親口說是你的未婚妻?”

“其實吧···我是父親的義子,我對雲兒只是兄妹之情,我也知道她對我好,可是我還是欺騙不了自己,但是自從我見到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要找的女人。”他說是義子?我的心裏泛起了漣漪,那他會不會是?啊!

“你跟你義父是怎麼認識的?”

“很小的時候。怎麼了?”原來不是嗎?

“沒事,就是問問。”我的心涼了大截。

難道我的直覺錯了嗎?

下一章 真的是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