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我和小夥伴一到縣城就馬上去我高中時候常去的那家螺螄粉店吃螺螄粉。

準備回到縣城的時候我發了一條朋友圈,一個以前玩得還算可以的朋友叫我去找她。吃完粉后,同行的小夥伴去取錢,我過去找那個朋友。

我以為我們可以有說不完的話,我以為就算我們沒話說我也不會覺得尷尬的,沒想只是我以為。她在玩手機,我氣氛好像有點尷尬。原來朋友圈的點贊和評論只是說說而已我卻當真了啊?原來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變得那麼生分了啊?原來時間真的可以把很多事情沖淡啊?

和那個朋友聊了幾句后,我看到了高一時候同宿舍的一個同學,因為我們已經有兩三年沒見了,所以我不敢確定是不是她,後來我還是沒忍住跟她打了聲招呼。真的是她!她在等她的小夥伴買奶茶。我和她寒暄了幾句,感覺氣氛有點尷尬。她可能也覺得尷尬吧,她的小夥伴買完奶茶的時候她就走了。

她走的時候,和我一同回來的小夥伴已經取好錢了,我跟那個朋友說我也要走了。她頭也沒抬應了一聲,“好。”其實我並不是急着回家,我是害怕尷尬。

我以前就和朋友說過,把我放在尷尬的處境,還不如讓我去搬磚,對着人會尷尬,總不至於對着磚頭也尷尬吧?

以前我不喜歡參加同學聚會,因為我不懂讀書的時候本來就不是很熟為什麼畢業了以後還想要維持那個脆弱的關係呢?

大一上學期開學的時候,同鄉的師兄組織了老鄉會。我本來不想去的,後來想想師兄邀請的,不去是不是顯得自己太不合群了?後來我去了三次,每次去師兄都叫不出我的名字,總以為我是第一次去。在路上看見他們的時候,我跟他們打招呼他們總是一臉茫然,我猜他們一定不記得我是他們的老鄉、是他們的師妹了。

前幾天他們又組織了一次老鄉會,我沒去。從前三次參加老鄉會總結的經驗來看,老鄉會其實就是一群沒有事的人待在一起吃吃喝喝,吃飽喝足散了就散了,管你叫什麼名字,反正大家都有一個相同的名字——老鄉,管你長什麼樣,如果你質問我為什麼見了那麼多次還是記不住你,我說老鄉太多我記性太差也無可厚非不是嗎?

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參加沒有意義的聚會,去見一些可能一輩子就只見一兩次面的人,還不如邀幾個玩得比較好的朋友喝到不醉不歸,醒來后他罵你心機、灌醉他,你嫌他酒量差,但下次他還是一如既往地讓你陪他喝酒、陪他談天論地聊人生。

有一些人,在你的說說和朋友圈評論活躍得就像你們關係很要好一樣,可是見了面卻以後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話。

有一些人,就算忙到找不着北,從來不評論不點贊你的說說和朋友圈,見了面以後你們還以從早上聊到天黑,從來不會尷尬,從來不會冷場,就算對方只靜靜坐在你的對面什麼也不說,你也會覺得很美好,什麼都沒變。

希望你不管身處何方,不要再去為那些不堪一擊的友情傷心難過了。你要知道真正的友情是不會被時間沖淡的,你現在能做的是珍惜眼前人,不必擔心,在的會一直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