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大漢開國皇帝,漢太祖高皇帝劉邦就是一個大寫的傳奇。

和劉邦相比,他的長子齊悼惠王劉肥雖然有些子憑父貴,但也因父親年輕時的不走心,導致了一生的尷尬。

那麼,劉肥作為漢初第一大封國齊國的國君,到底經歷了些什麼?讓他從名字就感覺很悲催?

在悅史君看來,也許,他的無奈,早蓋過了尊貴的王爵。


身份尷尬,父母意外的結晶

公元前221年,隨着秦國大將王賁攻滅齊國,俘虜齊王田建,秦王贏政完成統一六國的夙願,自稱“始皇帝”,建立秦朝,也就是後世的秦始皇。

就在同一年,劉肥出生在了沛郡豐邑(今徐州豐縣),他的父親是沛縣泗水亭長劉邦,而母親曹氏,則身份有點尷尬,按史書記載“其母外婦也”,也就是劉邦的情婦。

由於劉邦和曹氏的非正常關係,雖然劉肥是劉邦的長子,但劉邦並不走心。


悅史君就舉一個例子,劉肥小時候比較胖,結果父親劉邦就給他取名“肥”,這是有多任性?!

幾年後,劉邦娶了沛縣大戶人家呂公的女兒呂雉,並在公元前210年生下了兒子劉盈。

劉盈雖然是劉肥的弟弟,而且比他小11歲,但劉盈卻是劉邦的嫡長子,因此也受到劉邦的更多重視。


父親反秦,起起落落成皇子

秦朝末年,由於秦始皇晚年窮兵黷武、大興土木,導致老百姓的生活很悲慘。

秦二世贏胡亥即位后,非但沒有改善這種惡劣的局面,反而貪圖享受,更加橫征暴斂,結果各地出現反秦暴動,很多人選擇逃亡山林。

公元前209年,劉肥的父親劉邦鼓動沛縣老百姓殺了阻止起事反秦的縣令,隨後被沛縣文吏蕭何、曹參等人推舉為沛公,開始了反秦鬥爭。

年僅13歲的劉肥,生活也徹底被打亂,只能跟着南征北戰的父親,過着膽戰心驚的日子。


公元前207年,劉邦所部在秦朝首都咸陽附近的藍田大破秦軍,秦王子嬰向劉邦投降,獻出傳國玉璽,秦朝滅亡。

隨後,劉邦在躲過鴻門宴一劫后,被西楚霸王項羽分封為漢王。

此時,劉肥也隨着父親身份的高升,變成了一位王子。

然而,漢王劉邦並不滿意項羽的安排,於公元前206年重返關中,平定三秦,公元前205年揮師東出,與項羽爭天下。


公元前202年,經過四年殘酷的楚漢戰爭,劉邦最終在垓下攻滅楚軍,項羽烏江自剄而死。

同年二月,劉邦在山東定陶汜水(今山東曹縣北)舉行登基大典,定國號為漢,是為漢太祖高皇帝。

劉邦即皇帝位后,王后呂雉改稱皇后,王太子劉盈稱皇太子。20歲的劉肥也成為皇子。


漢初分封,父皇重視第一王

公元前201年,劉邦有感於秦朝沒有分封皇室子弟,決定吸取其滅亡的教訓,將21歲的庶長子劉肥封為齊王,建立齊國,定都臨淄,統轄七十三城。

齊國是漢初第一大封國,劉邦的規定是“諸民能齊言者皆予齊王”,也就是說,只要能講齊國話的老百姓,都屬於齊王劉肥,由此可見齊國的疆域遼闊,人口眾多。


那麼,為什麼一直沒有存在感的劉肥,突然會被父親劉邦如此重視呢?

原來,當時皇室子弟很少,皇太子劉盈才10歲,其他皇子年齡更小,劉肥作為成年皇子,自然會被劉邦青眼相看。

劉肥被封王后,劉邦任命平陽侯曹參擔任齊國相國,輔佐劉肥治理齊國。


惠帝禮讓,呂后不忿設鴻門宴

公元前195年,62歲的劉邦在長樂宮駕崩,皇太子劉盈隨後繼位,是為漢惠帝。

漢惠帝劉盈當時只有16歲,朝政大權掌握在母親皇太后呂雉手中,還有相國蕭何輔弼,他只需要拱手而治。

公元前193年,齊王劉肥進京朝見弟弟漢惠帝,之後,漢惠帝在呂後宮中,設宴邀請劉肥一起飲酒。

漢惠帝覺得劉肥是自己的大哥,就按照家人的禮節,讓他坐在上首。

可這麼一個小細節卻讓呂后大為光火,她認為劉肥沒有盡到人臣之禮,決定設計殺了劉肥。


隨後,呂后命人倒了兩杯毒酒,擺在劉肥的面前,並讓劉肥起身用此酒來為她祝酒。

蒙在鼓裡的劉肥沒有任何戒備之心,便拿起酒杯,準備起身敬酒。

此時,漢惠帝也起身拿起剩下的另一杯酒,準備與劉肥一同向呂雉祝酒。

呂后一看漢惠帝也拿起了毒酒,害怕把自己的兒子也毒死,情急之下,趕忙起身打翻了漢惠帝手中的酒杯。

劉肥雖然不明白呂後為什麼突然來這麼一出,但他對此產生了懷疑,也不敢再喝這杯酒,很快便假裝喝醉離開了。


獻城呂后,認妹為母終平安

出宮后,齊王劉肥多番打聽,才知道皇太后呂雉給他的是毒酒。

劉肥感到非常害怕,覺得這次很難從長安脫身了,吃不下睡不着,整天非常憂慮。

隨同劉肥一起來到長安的齊國內史勛得知此事後,想出一條脫身之計,獻給劉肥:

太后獨有孝惠與魯元公主。今王有七十餘城,而公主乃食數城。王誠以一郡上太后,為公主湯沐邑,太后必喜,王必無憂。

內史勛可謂是分析專家,一語道破了呂雉的痛點:呂后一生只有漢惠帝和魯元公主劉氏兩個孩子,劉肥的封國統轄七十三城,魯元公主的食邑卻只有個位數,這顯然對比太明顯了。

因此,內史勛建議劉肥把其中一個郡的封地獻給呂后,作為魯元公主的湯沐邑,那麼呂后一高興,劉肥自然就沒事了。


劉肥一聽,還真是這麼個道理。為了保命,他馬上按照內史勛的建議,把城陽郡獻給呂后,請求呂后將該地作為魯元公主的湯沐邑,並尊魯元公主為王太后。

劉肥這個低姿態,可謂是卑微到塵埃:

呂后的兒子漢惠帝,是他的弟弟還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呂后的女兒魯元公主,是他的妹妹,現在卻成了他的母親(悅史君注:王太后即國王的母親)?!

果然,呂后一聽就喜出望外,很爽快地答應了劉肥的請求,並親自來到劉肥的府邸,設宴表示謝意,這頓酒總算讓劉肥安心了。

後來,呂后沒有提劉肥之前不敬皇帝的過失,放他回了齊國。

但僥倖逃生的劉肥也記住了教訓,之後在齊國也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再出什麼意外。

公元前189年十月,33歲的劉肥去世,謚號“悼惠”,是為齊悼惠王。


悅史君點評:劉肥的一生,還真是膽戰心驚:由於父母的不正常關係,作為長子卻不被重視;後來有了繼母和弟弟,在家裡的日子就更難過了;父親劉邦起兵反秦,再加上後來的楚漢之爭,7年顛沛流離,也算九死一生;西漢開國后,作為成年皇子被父皇重視,成為第一大封國齊國的國王,卻在父皇死後,被繼母忌恨,不僅差點在“鴻門宴”上小命不保,最後還得又是獻城又是認妹為母,才得以保命。

33歲其實正是壯年,劉肥卻離開了,帶着多少無奈和鬱悶;而他的痛根,其實就在他父親劉邦,坑兒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