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轉.jpg

姬無塵身體一顫,看向風逐雲,他看見她的睫毛微微顫動,含着淚水的眼睛看着他。

他心生憐愛,輕輕地擁她入懷。他說道:“都是我的錯!”

他知道她其實一直以來修行不輟的原因在於她想救她的父親,她的父王被困於“幽冥煉獄鏡”中日夜遭受煉獄陰火焚燒之苦,他卻因為中間涉及到他的父親,迴避,想繞開這個話題。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方丈大師、那些師兄們,他從小在他們的愛護下長大,就算是自己的父親所為,也得去查明事情真相,方是對他們的交代。

他對風逐雲道:“既如此,我們一出綠塔,就和獸帝聯繫,就只要他救出你的父親即可!”
至於究竟是誰殺了方丈大師——我的舅舅,誰滅了天門寺,我們再一一查明。

風逐雲莞爾一笑,她從未如此開心過,道:“如此就多謝了!”

兩個人一起出了綠塔,姬無塵突然想起當初被風逐雲打傷昏倒在大殿的雲重表兄。他說:“我們竟然忘記了,你的雲重表兄還暈倒在大殿之中。”

風逐雲陡然想起,一個激靈,她記得自己當時為了取信戒靈,將元力受到抑制的雲重給打至吐血昏迷在大殿之中。

剛才的一番打鬥,那大殿不知道有沒有受九曲紅沙陣的影響。

姬無塵風逐雲心中着急,冰火幻意龍等四位靈獸正在外等候,見他們出來,剛剛要迎上前來,卻見兩個人神色張皇地往大殿處奔去。

在天陣中雲重和姬無塵互相扶持走到大殿,雲重對他來說是危難之際互相扶持的患難之交;而風逐雲記掛着他是她世上除了父王之外的唯一血親。兩個人都不想他出事。

當時她知道自己下手頗重,但是她知道控制好分寸,斷不會傷了雲重的性命。

他們往大殿處看去,剛才的打鬥已經是屋倒梁塌,到處是塌陷的磚頭和房梁,風逐雲心頭一涼,衝到大廳處,已經是被瓦礫和沙石給掩埋,雲重估計已經被掩埋在這堆斷壁殘垣之下。

她呼喊了幾聲:“雲重表哥,雲重表哥……”她不顧手指頭流血,翻着這些破碎的瓦礫,姬無塵也心中大急,也在陪着翻找。

風逐雲的手不停地顫抖,道:“都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如果我不打傷他,他不會被害死!”

姬無塵心中也覺得不安,不過他看見風逐雲如此,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撫着她的肩膀道:“不會的,不至於,我想我們那麼大動靜,雲重兄肯定會醒來的。”

冰火幻意龍隨着過來,道:“你們這種找法,啥時候能找到,看我的!”

姬無塵猶豫道:“若用元力翻找,怕會傷着下面的人!”他怕冰火幻意龍元力過於剛猛,會傷了雲重。

冰火幻意龍道:“只要知道具體的位置即可!”

說著冰火幻意龍將一片元力籠罩在這片瓦礫之中,眾人只見眼前的瓦礫堆如同透明了一般,可以清楚地看見下面的情景。

冰火幻意龍說道:“你們看,你們要找的人是不是這個人?”雲重出現的時候,姬無塵元力受到抑制,無法召喚他出來,他並不認識雲重。

姬無塵定睛一看,只見在那牆角之處,一個端坐的身影,在身影上有個閃爍不定的光圈,這光圈上方正壓着一個巨大的屋樑。

想是宮殿坍塌之時,雲重已經蘇醒,他躲避瓦礫躲至牆角之處,結果此時大梁倒下正對他的方向,他那時已經可以使用元力抵禦大梁,奈何傷勢過重,元力形成的防禦搖搖欲墜,和壓下的大梁和隨着崩塌覆蓋上來的瓦礫呈僵持之勢。不過時日久了,估計還是支持不住。看那元力光圈,隨時可能崩塌。

風逐雲一眼看見,心中焦急,使出元力將上面的瓦礫磚石一級一級挪開,最後出現在面前的正是死死壓在上面的沉重屋樑,屋樑搖搖欲墜,下壓着的正是死死撐住的雲重。

此時他衣裳破爛,臉色灰敗,口角溢出鮮血。

他抬頭看見姬無塵風逐雲兩位,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剛才他已聽見風逐雲的喊聲,奈何自己實在被壓製得無法呼救。

姬無塵道:“雲重兄,堅持住,我來救你!”

姬無塵將雲重頭頂的那塊大梁用元力牽引到一旁,大梁砸到旁邊的瓦礫上,發出沉重的聲音,濺起一大片塵土。

大梁被牽引到一旁,雲重方鬆了一口氣,元力圈也隨之渙散。姬無塵將一枚丹藥遞到雲重口邊道:“元通丸”,這是綠塔里的丹藥,對內外傷有奇效。雲重看了一眼丹藥,聞到一股清香,二話不說,閉上眼開始調息。

過了片刻,雲重方睜眼看向姬無塵和風逐雲。風逐雲臉色羞慚,雲重問道:“戒靈是否解決了?”

姬無塵點頭道:“確是解決了!”

風逐雲面有愧色,對雲重訥訥說不出話來,雲重擺手道:“我適才聽到你說的話了。我知你是為了取信於戒靈,非存心加害於我!”

他對風逐雲一笑道:“你當明白,若說你欠我,不如說是我虧欠於你,所以我永遠不會責怪於你!”

風逐雲只感到心中溫暖之極,內心又慚又愧!姬無塵以為雲重所說的虧欠是他沒有照料好這個唯一倖存的表妹——豐國的公主,道:“雲兄言重了!”

見雲重無恙,風逐雲放下心來。這時她暗暗拉了一下姬無塵的手,姬無塵知道她的意思。見周圍都是自己人,姬無塵手捏天火凝晶,傳出一絲念頭,糾纏其中。這時候眼前出現一片幻影,正是獸帝的身影,只見他身形晃動,像是在雲端飛翔,又似在躲避什麼人,不過好在還算悠閑,他閑閑地道:“姬小子,你這會想好讓我做什麼啦?”

姬無塵點頭道:“我們想好了,我們希望您能幫我救出拘禁在姬子都法寶‘幽冥煉獄鏡’中的豐國國君玄光帝。”

獸帝道:“那好,你知道那面‘幽冥煉獄鏡’在何處么?”

風逐雲鄭重地將自己腦海中的影像發到天火凝晶上,獸帝點頭道:“既然如此,等我擺脫這些個人,我就走一遭!”

說話時,遠處聽見巨大的聲波呼嘯之聲,一個巨大的身影穿梭而來,獸帝連忙收起幻影:“我不與你們多說了,且引開這個人再說!”

風逐雲欣喜地拉了拉姬無塵的手,姬無塵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

雲重臉色凝重地看着眼前的情景:“這是?”

姬無塵和風逐雲方憶起他從來沒有見過獸帝,就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和他分說了一遍。

雲重才點頭道:“既然這樣,那其實滿門抄斬雲家的不是玄光帝和姬子都兩人,而單單是洛子都啦!”

風逐雲嗔怪道:“我的父王那麼愛我母后,怎麼可能對付雲家!”

雲重臉色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麼,他忽然抬頭道:“既然如此,我得回豐國調查一下情況,追溯一下給我們發布這刺殺你們任務的來源,還有了解一下洛子都的情況,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姬無塵點頭道:“確實該如此,豐國我們不如你熟悉,你回去打探一下消息也好!”

雲重鄭重地將兩塊玉珏遞到風逐雲和姬無塵手中,道:“這沒有獸帝的天火凝晶神奇,只能傳遞聲音,但聊勝於無,有什麼消息,咱們可以通過這通話。”

姬無塵點頭道:“那這樣,我們出了這無底沉沙,回到邊城,你通過傳送陣回到豐國,有什麼消息可以聯繫我們!”

上一章:【連載】靈戒追魂 第七十四章 五行之二
目錄: http://www.jianshu.com/p/fa0f40a56896

友情推薦:簡書連載風雲錄 http://www.jianshu.com/p/aaf6d3d979e2
作者:一鳴 【連載】《西遊前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