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柯樂

九點多吃完了畢業散夥飯。

全班37個人,36個女生,1個男生,最後只來了22個女生。男生是因為感覺在女生堆里吃飯不好意思,剩下沒來的是覺得大學三年關係不近,玩得好的也就那麼幾個沒必要。

22個人坐了兩桌,一桌以班長為首,另一桌我坐的那桌。吃飯的時候班長那桌各種拍,我們這桌不管誰直接下筷子,玩的好的吃吃吃。我們這邊吃得酣暢淋漓,班長那邊聊起來了。後來團支書說讓班長致詞為了這三年,幾個班幹部依次說了說。氣氛才漸漸起來,兩桌漸漸玩起遊戲,接歌……

即便平時關係一般,真的玩起來也是挺熱鬧的。來回有專車接送,我們一起唱了《朋友》《小幸運》《北京東路的日子》《當》,唱得司機大叔都忍不住大吼一聲……我唱得差點哽咽,平時覺得自己是一個挺不會傷情的人。大蝦說散夥飯吃得不是飯,是感覺。我想吃得是那種正式散夥的儀式感吧!

說起散夥,我發現很多人分手都是隔着手機分手,連一場正式的道別都沒有。

玩貼吧時,看過太多軍人和擁軍妹子分手的事情。很多人也是隔着手機、網絡提出了分手。正正經經的道別是挺難的,但現在覺得真心要吃個散夥飯再離開是最好的。

就像現在人結婚一定要辦婚禮,辦酒席一樣,希望認識的所有人知道自己結婚,有了歸屬。這是結婚的儀式感。就連很多人離婚也有離婚散夥飯。

小亮是一名軍人,小雨是一名在校讀書的大一學生。小亮和小雨是通過微信公眾號牽線而認識彼此,後來漸漸走到了一起。

軍人的身份讓兩人無法每時每刻收到對方回復的消息。最初小雨也是特別理解小亮的用手機的不易,很懂事的不跟他抱怨,抱怨他沒法陪伴她。但是之後小雨看着同一個班級、寢室的女生有了對象,對象對她的種種的好,都讓小雨心生羡慕。

談了六個月的戀愛隨後有了爭吵,小雨句句戳小亮的痛處,哪裡痛就戳哪裡。

“你沒辦法陪伴我,我交了個假男票,聊天總是我提話題,聊天都不會……”

“……”最初知道軍人沒法陪伴跟你說了,你說不介意,部隊生活都是那般……小亮把所有的話兌着口水自己咽了下去,他知道他說再多的話在她眼裡都會成為借口。

“跟你談戀愛好累……我們分手吧!”

小雨在手機那頭提出分手,小亮再三挽留,並且提出休假去找她。小雨拒絕,並把他所有的聯繫方式刪除。小亮就這樣人在部隊里,和小雨分了手。

他們之前中間見過對方兩次,以前所有的甜蜜在她眼中成了狗屁。一年了,小亮仍舊對小雨念念不忘。她在他眼裡一直是個好姑娘,那些回憶撕扯着他不讓他忘記。他在想她有沒有後悔和他分開,現在又過得怎麼樣。

小亮因為失戀的事整天怏怏不樂,戰友們看着也着急。有個戰友提出,讓小亮去休假找小雨吃個散夥飯想必就沒那麼糾結了。

小亮聽了戰友的建議,找了小雨寢室室友將小雨騙了出來。小雨見到是他,明白自己被騙整個人情緒看起來都不好。

“咱們都分了,就別再纏着我好嘛!我也有了男朋友。 ”小雨未等小亮說話,抱着胳膊不耐煩道。

“……”小亮不說話仔細看一年多未見的小雨,會化妝了,穿的衣服也很好看。有了新男朋友,看她這樣他一定對她很好。

“你!”

“我沒有想要和好的意思,看你過得不錯就好。我今天是要把之前分手沒有吃的散夥飯補回來,這樣才算真正的結束!”小亮在小雨迫不及待要破口大罵時把她的話堵了回去。

小雨點頭,也沒再說什麼。全程一直是小亮說,祝她生活愉快,一切順利……

臨別前,小雨在轉身的那刻她又轉了回來,抱了下小亮在他耳邊說,謝謝你。

小亮看着小雨轉身越走越遠,直至消失在他的視線里。

有了這次道別,小亮從失戀的事情中走了出來。戰友們也都覺得分手吃個散夥飯很是有必要。

正式的道別才算真正的結束,願每個人從中能懂的一些道理。


謝謝看完我這些不夠成熟文字的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