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圖片來自互聯網)


孟子(圖片來自互聯網)

在現在的觀念的中,都是將孔子和孟子相提並論的,即使是在學校裏面,也還是這樣講:孔子是聖人,孟子是亞聖。但是實際上,在中國的兩千多年的歷史中,孔子的地位和孟子是不一樣的。

孔子在世的時候,都已經是名滿天下的聖人了。最初孔子是以道德起家的。所謂儒,在孔子以前都有了,最早的意思,只是指婚喪嫁娶的司儀之類的官職,就是管理禮節的。到孔子時候,以前的那種具有古風的禮儀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只有魯國,作為最早的具有天子儀仗的諸侯國,還保留有較濃於的古禮。這就給孔子的成長提供了條件,也給孔子的人生設定了道路。

由於性格原因,孔子很小時候就很喜歡演繹禮節,在小孩子們過家家的時候,喜歡裝扮成司儀,主持婚禮或者葬禮。

所以他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執掌禮儀的人。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也就是因為孔子的好學,到四十歲的時候,對於古禮掌握的非常好了,沒有什麼不明白的了。

所以孔子的一生,都圍繞着一個禮字。子入太廟每事問,問的都是禮;整部論語,都是圍繞禮的,不講禮的人,不可能是仁德的,仁是內容,禮是仁的形式;春秋,更是把不符合禮的那些事件記下來,作為反面教材,所以一字寓褒貶,有了春秋筆法。即便是解說周易,也是從天道講道人文的禮節。

孔子的周遊列國,原因就是季氏的無禮之舉。季氏作為大夫,飛揚跋扈,竟然在家中演繹只有天子才能欣賞的八佾之舞,所以孔子說:“是可忍孰不可忍”憤然離開了魯國,周遊天下。

周遊天下一圈,自己的學說得不到重用,最後回到魯國開始著述,目的也是要將古禮流傳下來。所以儒家經典有三禮。

孔子臨終前,做了一個夢,但是夢中沒有見到周公,醒來之後十分感慨的說:“甚矣吾衰也,久矣不復夢見周公。”

周公是誰?周公是周禮的制定者,周公定鼎洛陽,然後制定了天下的禮儀,所要恢復的,就是周公之禮。


周公(圖片來自互聯網)

所以孔子的夢,就是一種周禮的復興之夢。從這樣一個角度上來說,孔子也是一個保守主義者,或者是一個守舊派,作為一個衰落王朝的耆老,心中仍然懷着對即將離去的王朝的熱愛,是在衰落之世對王朝的一種效忠。這種精神雖然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但是是所有的封建帝王所喜歡的,因為他的精神是對統治者有利的,即便是自己的王朝走向了衰落,但是孔子的精神可以鼓勵讀書人效忠。

這也就是為什麼後來中國歷史上有了很多的忠君愛國,甘願為王朝的衰落而自殺的文人志士,尤其是孔孟之道大行其道的宋代,南宋滅亡之後,數十萬的讀書人蹈海自殺,為統治者獻身。

讀書人只知道讀四書五經的明朝,滅亡之時,大批的讀書人開始組織軍隊對抗清朝。依然只知道都四書五經的清朝滅亡的時候,大批的保守派在觀望,即便是作為大師級別的王國維,也會跳湖自殺。辜鴻銘還會在二十年代還留着小辮子。

所以五四時期,打到孔家店,是有原因的。所以孔子的地位就有了這樣的變遷,在太平盛世,孔子的地位就高;在亂世,孔子的地位就變低。因為孔子的禮,是要維持一種井然的秩序,在太平盛世,秩序很重要;在亂世,打破舊秩序就是一種潮流,這時候尊崇孔子就有點不合時宜。

五四時期的打倒孔家店,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批林批孔,但是到了現在,又國學熱了,根本的原因就在這裏。

但是孔子本人並不是一個古板的小老頭,還是很風趣很有人情味的。罵起人來有不留情面:“是可忍孰不可忍”;“朽木不可雕也”。喜歡一個人也可以把他捧到天上去:“賢哉回也,….”有時候也會說說大話:“殺雞焉用牛刀。”有時候也會自嘲一下,別人說他像喪家之犬,他還笑笑說對方說得好。

但是孔子的價值,並不在與他核心堅持的禮上,在於他的精神,追求人格完美的精神,致力於建立一種讓人世間和睦相處的精神,一種對知識精益求精的精神。在於他的無私的培養人才,在於他對於理想信念的執着。所以在當時,及他身後,他的人格魅力是恆遠的。

正如小悅說的,“真正的大學問,在於彰明人類本身所固有的光明的德行,在於達到最完善的境界。”但是創新精神在孔子身上就顯得不足了,孔子講究“述而不作”,並不創立新的學說,不尋求變革,只是想恢復以往的和諧的秩序。

創新精神在孟子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