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福利國家”,人民往往首先想到歐美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據說那裡監獄里的囚犯生活都比咱大多數自由之身的平民百姓好。什麼一日三餐、葷素搭配、娛樂運動、起居有常、清心寡慾、身體康健······以至於犯了事判個一百多年、幾百年徒刑也無所謂。

其實,國家福利作為一種制度安排,在中國很早就出現了。從西周開始,就有行俠仗義、疏財濟貧、助孤扶殘、尊老愛幼的傳統和記載。中國古代的開倉放糧、賑濟災民也不鮮見於史書。《周禮·地官司徒》中的“保息”政策,可能是中國最早的社會福利政策。“以保息六養萬民:一曰慈幼,二曰養老,三曰振窮,四曰恤貧,五曰寬疾,六曰安富。”


不過在宋代之前,國家福利並未實現體系化,多為臨時性救濟,帶有備荒賑災性質。到了宋代,雖然國土面積不如漢唐,但宋朝經濟發達,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國民生產總值最高時佔全世界的百分之八十。雄厚的經濟基礎為宋代建立了一套覆蓋面極廣的福利救濟體系。救濟的對象涵蓋了孤寡老人、殘疾人、乞丐、棄嬰、孤兒、貧困人口等群體,提供的福利覆蓋了國民“生有所育、老有所養、病有所醫、死有所葬”等層面,可謂“從搖籃到墳墓”均有國家救濟。


宋代的“搖籃”福利可以分為補救性救濟與預防性救濟兩大類。預防性救濟是指國家在發現貧家婦女懷孕之後,給她們提供生活補貼,以免窮困人家因養不起孩子而溺嬰、棄嬰。南宋紹興八年(1138年),高宗下詔在全國推行“胎養助產令”,詔曰:“禁貧民不舉子,有不能育嬰者,給錢養之。”具體做法是,每一家貧困戶發錢4000文。南宋的州縣還設有“舉子倉”,即由地方政府向貧家產婦發放救濟糧,一般標準是“遇民戶生產,人給米一石”。舉子倉的倉本來自國家常平倉、官田收入及富人的捐贈。


補救性救濟則是指國家設立福利機構,收養、賑濟棄嬰與孤兒。北宋時,主要由綜合性福利機構如“福田院”負責收養京師汴梁的“老幼廢疾”。北宋政府在首都開封設了四家“福田院”,每家福田院都有幾百間住房,凡是逃荒入京的流民、赤貧破家的市民、無人奉養的老人,都有資格在裏面居住,不管住多長時間都免費。不光住免費,吃也免費,政府供應一日三餐。“廣惠倉”負責賑濟各州縣的“老幼貧乏不能自存者”。從哲宗朝開始,朝廷在全國施行“居養法”,各地設立“居養院”,收養無法自存之民,遇有被遺棄嬰兒、孤兒,也送入附近居養院養育。

南宋時,又發展出專門的兒童福利院,如“散收養遺棄小兒錢米所”、“嬰兒局”、“慈幼庄”、“慈幼局”“及幼局”等。名稱雖異,功能則差不多,效果很好。據元人的回憶,“宋京畿各郡門有慈幼局……故遇歲侵,貧家子女多入慈幼局。是以道無拋棄之子女。”


宋代不但有兒童福利院,還有敬老院。宋代收養貧困老人的福利機構也包括綜合性機構與專門的養老福利機構,“安老坊”“安懷坊”“安濟院”都是收養“老而無歸”的養老院,“福田院”“居養院”“養濟院”等綜合性福利機構也收養孤寡老人、流浪乞丐、殘疾人士、貧困人口等。

按宋人的界定,60歲以上為老人,可享有進入福利機構養老的權利,國家給他們的養濟標準一般為每人每日一升米,10文錢。對80歲以上的居養老人,政府還有額外補助,另給大米及柴錢。90歲以上老人每日有醬菜錢20文,夏天給布衣,冬季給棉衣。


現在來看看宋人醫療方面的福利。宋代收養、治療孤苦貧困病人的專門機構主要是“安濟坊”。北宋崇寧年間,朝廷下詔全國各路遍置安濟坊,頒發“安濟法”,要求凡戶數達到千戶以上的城寨,均要設立安濟坊,凡境內有病卧無依之人,均可送入安濟坊收治。安濟坊“宜以病人輕重而異室處之,以防漸染。又作廚舍,以為湯藥飲食人宿舍。”即實行病人隔離制,並提供湯藥、伙食。此外,另有專門收治患病旅客的機構“安樂廬”。政府還要求旅店如發現病人,不得將其趕走,而應就近請大夫治療,然後報告官府,報銷醫藥費。


宋代還設有“藥局”“施藥局”,類似於今日的平價門診部,藥局只“收本錢不取息”。有時候,藥局也向貧困人家免費發放藥物。宋人吳自牧記述道,南宋時,“民有疾病,州府置施藥局於戒子橋西,委官監督,依方修制丸散咀,來者診視,詳其病源,給葯醫治,朝家(朝廷)撥錢一十萬貫下局。”

最後來看看“墳墓”即“死”的福利。宋代之前,歷代也有設義冢助葬貧民、流民之舉,但制度化的福利性公墓體系則是在宋代才形成的,此即“漏澤園”制度。漏澤園先是設於京師汴梁,北宋真宗年間,朝廷在“京畿近郊佛寺買地,以瘞死之無主者。後來的整個南宋時期,各地普遍都設立了這種福利性公墓。


至於季節性、臨時性、賑災性的例行救濟,比如“雪降則有雪寒錢,久雨久晴則又有賑恤錢米”,也是“每歲常例”。大概可以說,宋代在制度設置上已經有了幾分“福利國家”的氣象。

那麼宋代政府維持這麼一個龐大福利體系的經費從哪裡來呢?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挺讓人感嘆。大致而言,宋代官辦福利的費用,除了部分來自賦稅之外,還有幾個來源:“內藏錢”,即皇室經費(在古代,皇室的經費與政府的財政是分開的,原則上皇室不能隨意向政府伸手要錢);公田的收入;常平倉的利息錢米;國營商業機構的收入,如官設貨棧的租金收入。宋代有着相當發達的“國企”,“國企”紅利用於國民福利,天經地義。另外南宋時

國家也極力鼓勵民間互助來提供涵蓋面更廣闊的社會福利事業,也有一些官員自掏腰包辦福利。如“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范仲淹創辦的范氏義莊,通過范仲淹等族人捐獻的公田收取的田租,為全族人提供每日白米一升、冬衣一匹、嫁娶喪葬補助、基礎教育的學費、升學考試的路費等服務。范氏義莊延續了五個朝代,從1049到1949年整整900年,受到歷代多位皇帝的表彰,成為古代鄉里慈善的楷模。


明朝的開國皇帝朱元璋是最底層的农民出生,從小受苦,知道窮人沒飯吃、沒房住的滋味。所以他做了皇帝之後,要求手底下的官員,一定要讓全國所有沒飯吃的人都能填飽肚子,所有沒房住的人都能住上自己的房子。

洪武七年農曆八月,朱元璋給南京的官員下了一道聖旨,讓他們找一塊空閑土地,蓋260間瓦房,供沒有住房的南京人居住。一個月後,他又給上海(當時叫華亭縣)的官員下了一道聖旨,讓他們對宋朝留下來的居養院進行翻修,修好后讓沒有住房的上海人居住。


這兩道旨意下發之後,南京和上海的地方官很快地執行了,朱元璋很高興,認為試點成功,在當年年底,又給中央的官員下了一道旨意:“令天下郡縣訪窮民,無告者,月給以衣食,無依者,給以屋舍。”意思是沒飯吃的,國家給飯食;沒衣服穿的,國家給衣服;沒房子住的,國家給房子。

全國各地都得這麼做。地方官府沒有那樣的財力,於是都來找朱元璋解釋訴苦。朱元璋自然知道救濟需要金錢糧食的支持,不過他還是說:你們在我手底下當官,就應該體會我的心情。我是皇帝,我怎麼願意讓我的老百姓沒飯吃、沒房住,不能得到國家的庇護呢?

朱元璋的要求有點高了,不過他的理想是好的。中國古代那麼多皇帝,他是第一個逼着官員在全國範圍內給窮人蓋房的皇帝,也是中國幾千年歷史上唯一的一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