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卡鹽湖美得不像話

青海這座城市跟它的名字一樣,美得不像話。

昨天到達青海湖的時候已經八點多了,大概是海拔太高,身體有些不適應,整個人覺得很乏,耳鳴,甚至頭暈。但是心很靜,很喜歡這種感覺。

住在黑馬河附近109國道的邊上,離青海湖很近。放下旅行包,和妹妹一起去了湖邊,這時天色已經很暗,太陽的光只剩下餘暉,整個世界都被黑暗包裹。我們悄悄的走在湖邊,聽着水聲,有絲絲的涼意。




9點多的青海湖

我轉過身問妹妹,旅行於你的意義是什麼。她說,看風景,長見識,更多的是讓心靈放鬆。我笑笑,她越長跟我越像,骨子里總有些許不安分的因子在裏面。

太晚的緣故,我們在湖邊只待了片刻,回去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路上只有我們的說話聲和幾聲犬吠,整個草原很寂靜。

忽然在我們身後出現一條不知是狗是狼的動物,一直跟隨着我們。我回頭看它,它也看着我,看起來很溫順,像極了我以前養的那隻藏獒,我看到妹妹有些慌亂。

握握她的手悄聲告訴她,不要說話,不要跑,慢慢走。而它一直跟隨着我們,我回頭看它的時候,它會停下來,我不確定它到底是狼還是狗,那一刻只能強裝鎮定。

忽然想起狼好像怕光,悄悄打開手電,它在離我們不遠處,看了看我們從側面跑開了。

我看到妹妹鬆了一口氣,打趣她說,是不是嚇壞了。她笑笑說,還好有你,如果我一個人會被嚇瘋的。


路上總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像極了人生,當時並沒有覺得害怕,回想起來忽然感覺有些腿軟,又想起路上遇見羊的屍骨。

對於這種經歷我覺得很刺激,這次旅行並沒有很順利,來的時候火車上起火,到處都是濃煙。幸虧找到了源頭,不然不知道後來結果會是怎樣,那時候,很多人很慌亂。而我好像忘記應該慌亂,看着人群,腦子忽然浮現出孩子,父母,丈夫的樣子。

關於死亡,我曾經那麼熱烈想要死去。而現在我珍惜生活,只想好好的活着,跟愛的人永久的在一起。




妹妹說,姐你背的那個巨大旅行包,讓你看起來風塵僕僕。

對於旅行包我總是有着執念,出行,我習慣背一個巨大的旅行包。記得年少的時候,我有一個黑色的旅行包,我帶着它去過很多城市,後來它消失,找尋不見。我念念不忘它好多年。

這個旅行包,是老公送給我,他永遠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他說,這個送給你,我知道你的夢想,希望有一天你帶着它可以行走世界。這大概是我收到他唯一的一個禮物。

物件有時候也代表着某種夢想,代表着我們對某些事情的執念。

就像我喜歡的旅行包,其實我喜歡的這種行走在路上的感覺。




傍晚的湖邊

早晨出發去下一個景點。有人告訴我說,出門招手就可以搭到順風車。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們擋了很多次車都沒有遇見載我們的人。我與妹妹決定徒步去附近的鎮子黑馬河鎮,再做打算。

12公里不算遠也不算近。出門就是這樣要任性一點才能玩的更好。

我們沿着青海湖邊前行,青海湖與我想象的差別太大。它的美無法用詞語來形容,天和水連接在一起,讓人分不清哪裡是水,哪裡是天。它大讓人震撼,一眼望不到頭。


青海湖




妹妹

走的太久,累了只能坐在湖邊休息,好久沒有走過這麼久的路,感覺身體有些無法支撐。再次回到公路邊期望可以遇見順風車。

路邊的草原上牧羊人已經趕着牛羊出來了。成群結隊的牛羊散落在草原上很美。




在公路上的牛群




羊群

忽然發現路上的風景也很美,放慢了腳步,倆個人在公路上奔跑,或者席地而坐拍照,或者過去跟牧羊人打招呼。走起路反而沒有那般累了。




師傅

在路邊遇見幾名師傅,他們很熱情的邀請我們過去,為了我們倒了茶水,遞上了水果。對他們表示感謝。

跟他們一起交談,聽師傅談起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說起關於持戒的一些事情。他們着急趕路,我們只能說再見,然後離開。繼續徒步前行。

遠處的山上還有積雪,天空飄着雲彩,但是感受到強烈的陽光,曬在皮膚上有灼燒感。


這一刻感覺,身體負重的。但是心靈是釋放的。這種走在路上的漂泊感很美好。


太累了,其他的明天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