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昔底德像

修昔底德何許人也?此名字,知道的人如雷貫耳,不知道的人曰“什麼鬼”。

如果有鬼的話,他到真成了鬼神啦。我還是先來點人物的知識貼士吧。此人是古代雅典人,大約生活在公元前460年至公元前395年之間,正值雅典啟蒙時代。他曾經是一個將軍,在與斯巴達的戰鬥中兵敗安菲波利斯,因此被流放20年。

苦不苦,這20年?因人而異吧,對於修昔底德來說,我們至少知道他在某個興趣方面是“爽了一把”。他說“我有充足的時間去觀察各種事務”,併為此寫出著名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好吧,現在大多數知道他的人,當中的大多數只記得他是歷史學家。

切,不就是一個歷史學家嗎?聰明如我,我為什麼要記住他?這話“切”的有道理,有問題有解釋才好。我來回答為何“聰明如你,為何還要了解他”?


雅典、斯巴達主導下的伯羅奔尼撒戰爭

一、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的大國,而現存的大國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衝突變得不可避免。

這話起源於修昔底德對伯羅奔尼撒戰爭的最著名言論:“使得戰爭無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壯大的力量,還有這種力量在斯巴達造成的恐慌。”

1、大家都想好好作伴

修昔底德陷阱的道理,我們可以用雅典和斯巴達來進行說明。背景是隨着雅典領導的希臘聯軍在抵抗博士的入侵中取得勝利,波斯對希臘半島的危險被消除。因為,這場大戰讓雅典發展出霸權,戰後與其合作的一些小城邦變成可控制的聯盟。

這時候,希臘半島還存在一個由斯巴達主導的聯盟,勢頭沒雅典強,但也不容小覷。雅典和斯巴達都意識到保持雙方和平的重要性,甚至為此他們專門簽訂了《三十年和約》。

2、想歸想,做歸做

希臘半島並存着兩大集團,缺乏一個絕對的權威,往往讓大家心裏都沒安全感。有了《三十年和約》的制約,但是擋不住雅典、斯巴達邁向戰場的步伐。

為何?聯盟的複雜性。老大想好好相處,人家小弟是不是願意這麼做呢。對於一門心思想獲得好處的小弟來說,加入聯盟就是希望能給城邦帶來點好處,無論是經濟上的,還是政治、軍事上的。

兩位老大的心情是複雜的,對於實力稍強的城邦來說更要難受一點,因為入盟是一把雙刃劍,既要被寄予很大責任和期望,又不能從聯盟里得到多的好處。除了共同的敵人之外,聯盟成員幾乎沒有其他共同的利益。

閑話簡單說,既然是兩個獨立的聯盟,老大克制了,小弟們難免出於有上面罩着,跟對方起點小衝突。被挨打了小弟,去找老大討個說法,老大怎麼辦?尷尬了,幫小弟就難免去干涉,會與對方容易產生糾紛;不幫小弟,小弟就會在絕望中另尋新的老大。

就這樣,這兩位希臘半島大哥從最初的克制交涉,到後來發生一點小衝突,再到擴大衝突……就好像一個吸毒的人,剛開始吸食只要一點點就可以,後來要產生原有的刺激就要加大劑量。

3、勝利后的膨脹是可怕的墮落

一切都因幾個小城邦而起,它們之間的敵對行為和複雜糾葛將雅典和斯巴達推上對峙的前沿,老大站在隊伍前面是慣例啊。雅典當時的領導人伯利克里為維護和平採取一些克制的做法,但是卻因此讓自己小弟的利益受到斯巴達的侵害,導致內部的反抗。

恰巧雅典又發生瘟疫,吃了點小甜頭的斯巴達藉機想讓雅典放棄統治。伯利克里採取強硬的措施應對斯巴達,但是他還想在軍事鬥爭和克制接觸中找到一個結合點。可是,公元429年伯利克里被瘟疫奪取性命。雅典鷹派佔了上風,對斯巴達採取強大的軍事戰略。

初期,雅典取得一系列勝利,逼得斯巴達願意求和。但是,雅典人因勝利而自我膨脹……雙方不斷升級的戰爭,最後沒有贏家。在兩大聯盟接連不斷的戰爭報復中,古希臘的整體受到極大損耗,並因此而衰落。後來,外敵馬其頓利用機會征服希臘。

修昔底德陷阱的重要意義在於,揭示出不安全感是永恆的存在。因為沒有善意為前提,必定有一方會有防禦的舉動,那麼也必將引發對方的不安全感。對方因不安全感就會採取行動,從而導致更高一級別的敵對措施出現。就此循環,直到發生衝突……

國與國如此,團體與團體也如此,甚至人與人之間都會有這種不安全感。信任和善念是如此的重要,因為它們是消除不安全感的美德。


古雅典的遺迹

二、修昔底德筆下的雅典語言變化

1、語言即是正義

雅典式民主要求所有重大決策必須要經過公眾的充分討論,尤其是戰略問題不得有隱晦,必須光明正大的表達出來。因此,城內充斥着各種對立的演講,其內容自相矛盾,但也激烈這人們用心去學習和培養自己的辯論能力。

對於雅典的決策者來說,運營雅典的政治經濟生活,不僅在於要採取正確的行動,還有具備讓人信服的能力。

語言和行動一樣,能分析現實並展示如何重塑現實,是用理論的推演去改變現實的唯一路徑。當語言沒有先導性,而變得與現在的生活一致時,它們就變得毫無價值,僅僅淪為口號。

語言需要從現實中取材,然後用演繹的力量勾畫未來,這樣才顯得具有可信性,而且有可行性。我們唯一要做的是在語言描繪的藍圖下,根據形勢的發展讓現實符合設想。

但是,所謂的藍圖不是一成不變的,因為戰略的推理面對現實的複雜時,需要作出一定的修正。無論是國家,還是個人,語言或者書面語言(定計劃)都應該要注意這一點。

2、語言的腐蝕危害

雅典語言後來變質了,辯論也成了發泄的語言。正直公民間本來如實表達理性觀點的態度,由於議會裡敵對氣氛的影響,日益助長不真誠甚至欺詐的行徑。

在修昔底德的文字里,克基拉暴動就是這樣一個例子。這次暴動導致雅典民主派與政治寡頭間的血腥內戰。修昔底德既描寫出社會秩序因內鬥而崩潰,也描寫出語言的腐蝕性日益嚴重。

尤其在雅典內戰的時期,戰亂往往讓魯莽被表述為勇敢,謹慎被稱呼為膽怯,而克制被叫成懦弱,暴力可以被形容為自衛。同時,支持極端行為的人會被信任,反對者則遭到懷疑和敵視。

語言是與行動一體的。行動失去了約束,語言就沒有什麼理性可言了。若如此,生活必將是一種混亂。


戰爭充滿血腥味

聰明如你,為何還要了解“修昔底德”?因為你有必要了解修昔底德陷阱,你也有必要了解語言的重要性,它們對你在人生中保持理性和獨立的思考,有着很大的借鑒作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