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參加#青春不一YOUNG#徵稿活動,本人承諾,文章內容為原創,且未在其他平台發表過。”



1、

大學剛入學一個月的時候,我差點兒去找導員換宿舍,為什麼呢?你看我們這個宿舍有一個正經人嗎?

李大為,按照年齡他排行老大,我的上鋪,熱衷於批發各種小商品,然後遊走於各個宿捨去販賣,賺取差價。是時間重要還是那點兒小錢重要?

趙有才,排行老二,我的對面下鋪,熱衷於參加各種社團活動,據說加入了十幾個社團,且同時兼着三四個社團的頭目。這不虛榮心作怪嘛!

胡游,排行老四,我的對面上鋪,人如其名,特別愛忽悠,竟然在校外組建了一個英語培訓營,自任教練,你說你一個大一新生你有那水平嗎?

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宿舍就我這麼一個靠譜的、踏實的、愛學習的、不翹課的好寶寶。為了不被他們染黑,我洋洋洒洒寫了一份上萬字的小報告,打算上交給敬愛的導員,以肅清邪氣、匡扶正氣。

如果上交成功,就沒有後面的故事了。事情就是這麼巧,在我懷揣着小報告,做賊心虛的前往教師樓的路上,竟然遇到了李大為和胡游。

“老三,去哪兒呀?”李大為正拎着一個布兜,沖我眉開眼笑的打招呼。

“嘿,這還用問,三哥他能有什麼事,不是在去自習室的路上就是在去圖書館的路上。”胡游在旁邊調戲道。

我很不情願他們喊我老三、三哥,就好像和我多麼熟似的,哼,以為我看不出來他們那點兒小心思,不就是為了多向我賣貨嘛,或者想拉我入夥參加英語訓練營。不過,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我也就附和着,隨便敷衍一句說沒事兒散步呢。

結果這倆貨竟然提出了一件讓我頗為心動的事:一起吃頓飯。

於是我們三個順路叫上了正在某個社團活動現場唾沫亂飛激情演講的老二趙有才。四個人湊齊了。

這是我們宿舍四兄弟第一次吃飯。推杯換盞,插科打諢,哭訴心事,笑談時事,暢談理想,指點江山,好不快哉。

2、

自那之後,兄弟幾個的感情突飛猛進。有了質的突破。什麼突破呢?就是我被胡游忽悠進入了他的英語訓練營,擔任後勤部部長。而趙有才和李大為,是早就加入了的。分別擔任宣傳部部長和財務部部長。儼然一個小的經濟運營體制,我們戲稱它為“創業烏托邦”。我也漸漸發現,這幾個兄弟,似乎還是有點能力的。

比如胡游,早在高中時就拿下了多個英語競賽的大獎,口語一流,還請來了幾個外教朋友來訓練營做助教。

比如趙有才,竟然不費吃灰之力就為我們這個英語訓練營招來了一百多號學員。

比如李大為,談笑之間就拉來了幾個贊助,解決了訓練營的培訓場地、伙食、隊服等問題。

倒是我,似乎除了整理文件、登記考勤、偶爾出幾個餿主意外,沒有什麼大的貢獻。唯有發揮細心的長處,查漏補缺,搞好後勤。

那一年,我們都賺到了一小筆可觀的收入。不用再向家裡要學費了。還能偶爾給家裡匯錢。十分有成就感。兄弟幾個都很開心,想着要大幹一場,把事業做到其他學校去。

但是問題也隨之出現了。期末考試,我的分數掉下來了十幾名。而那三隻,比我更慘,竟然還掛科了。灰頭土臉的從導員辦公室出來,幾個人都五味陳雜。

“胡游,咱們是不是走偏了?”我迷茫的問。

“胡游,我想了想,還是學習重要,萬一沒辦法畢業就太虧了。所以我退出訓練營。也不賣貨了。我要好好補課了。對不起。”李大為說。

“胡游,我,我也覺得大為說的有道理。”趙有才也附和道。

……那次掛科后,“創業烏托邦”分崩離析。我、李大為、趙有才,都懷着複雜的心情退出了英語訓練營。

而胡游,竟然做出了一個讓我們膛目結舌的行動:他向學校提出了休學兩年的申請,打算專心發展他的訓練營。兩年後,他會再重新回歸校園,繼續完成他的學業。

“我認真考慮過了,現在訓練營正是風生水起的時候,好不容易才聚集起各項資源。如果錯過這次創業的機會,我一定會遺憾,但是如果耽誤了學業,我也會後悔。所以,休學兩年是最好的解決辦法。”還是在那個熟悉的飯桌上,胡游笑着說道。“如果以後有機會,兄弟們再合作。”

“好。”

“加油。”

“加油。”

四隻手,緊握在一起。

3、

因為休學的緣故,胡游沒有理由再住在學校,他搬離了宿舍,直接住到了校外英語訓練營的簡易房裡。

李大為不再做小買賣了,一有空就泡在圖書館里補課。

趙有才退出了所有的社團。不苟言笑,沉默的像變了一個人。

我很不習慣這突然的變化。又無可奈何。一個人發獃的時候,我經常會想,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想也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趕緊把分數提上去。再也不要看到老師那張失望的臉。

胡遊離開后,宿舍兄弟也沒再聚過餐了。一切彷彿是塵封的前世記憶。

直到大二學期末,我、李大為、趙有才,補好了所有的課,還都衝進了班級前十名,氣氛才算是輕鬆了一些。

一個周末,我們打算去看望胡游。

但是卻沒有找到人。以前英語訓練營的簡易房,現在變成了一片工地。塵土飛揚,機器轟隆。

“胡游,你在哪兒呢?”李大為撥通了胡游的手機號。

“……”手機里是一片沉默。

“快說話呀。”趙有才催問。

“大哥,二哥,”手機里傳來胡游疲憊的聲音。“我在醫院。”

我們幾個心裏都咯噔一下,直接打車飛奔去了胡游所在的醫院。

原來,是以前贊助的廠家突然反悔,說是地皮轉讓給了別人,要求胡游立刻搬走。

畢竟廠家曾是免費贊助的,現在為了利益想收回也無可厚非。胡游答應了。但是場地需要立刻解決,不然會影響接下來的授課。然而輾轉了多個公益場所,均被拒絕。不得己,胡游決定自己租房子。

但是由於學員眾多,租房子需要的面積很大,面積大的房子租金會很貴。手頭的資金一時又不夠。一着急,胡游接了很多翻譯的私活,沒日沒夜的工作賺錢。

終於,錢還沒湊夠,他先累倒了。

4、

“這些你拿着,你看看夠不夠,不夠我幫你想辦法。”李大為從錢包里抽出一疊錢放桌上。

“剩下的翻譯稿在哪?我幫你翻譯!”雖然沒有太多錢,但是當初大一時在胡游的訓練營,我也是學到了不少東西的,再加上本來的底子和大二一年的積累,翻譯這點小活,我還是有信心做好的。

“辛苦三哥了。”胡游感激的一笑。我知道他不忍心,但是目前生病的他也沒辦法,更何況翻譯這些私單的截止日期也快到了。

趙有才也掏出一張銀行卡,“這裏面大部分還是大一時從你這賺的錢呢,密碼是咱們當初訓練營的座機號碼。”

胡游一言不發,眼淚卻簌簌的流了下來。

“嘿,男兒有淚不輕彈。”趙有才騰得跳出幾米遠,裝作被胡游嚇了一跳的樣子。

“只因未到傷心處。”李大為打趣道,“讓他哭吧,你沒看咱老四哭起來別有一番美感嗎?”

“噗,你還真別說,此情此景,讓我忍不住吟詩一首: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趙有才不愧曾是社團狂人,嘴皮子功夫沒得說,再加上他那惟妙惟肖的表情動作,看得我們前仰后合。

“去你的,你才林妹妹呢。”胡游破涕為笑。

5、

胡游和他的英語訓練營很快就又朝氣勃勃生龍活虎了。

後來,好幾個院校的學生記者團體慕名採訪他。

再後來,胡游還出了一本自己的自傳書。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大三上學期結束了。意味着大四很快就要來了。

我拿到了一等獎學金。

李大為和趙有才,也如願以償的邁進了班級前三名。算是狠狠的出了一口當年掛科被奚落被嘲笑的氣。

而與此同時,就業的危機感也來了。

“截至9月1日,有351萬高校畢業生實現就業,儘管比去年同期增加54萬,但仍有144萬的應屆高校畢業生未能如期就業……”新聞里到處都是這樣的報道。

“不用擔心,咱可是班級前三名呢,怕什麼!”李大為和趙有才互相為對方壯膽。但是從他們的眼神里,我依然看到了一絲猶疑。

畢竟我們只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沒有什麼門路。一切都要靠自己。

寫論文,投簡歷,四處面試,我們在眾多機遇中挑選着,也被眾多機遇挑選着。

倒是有點羡慕胡遊了,雖然他沒有畢業證,但是人家有自己的事業呀,不用像大白菜一樣被人挑來挑去。

6、

大三下半年,很多人都提前出去實習了。幾經波折,我最終被一家翻譯公司錄取,月入幾千元。日子忙碌而平凡。

李大為戀愛了,為了儘快賺錢買房,他開了一家實體專賣店,卻發現網絡購物已經在興起,實體店面並沒有預期的收益。

趙有才做了一名婚慶司儀,還算是他喜歡和擅長的工作。

胡游註冊了自己的培訓公司,有房有車,把父母也接到了身邊享清福。聽說還被某投資機構看中,正在洽談。

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正在擠地鐵的我,接到了胡游的電話,“晚上有空嗎?老地方,咱們兄弟幾個一起吃頓飯。”

四兄弟再次聚集在了一起。這是我們工作后第一次聚會。

推杯換盞,插科打諢,談笑風生。

“兄弟們,我要去上學了!”胡游舉起酒杯,眼睛閃亮如星耀。

輪到我們幾個驚訝了。

“你沒病吧?你好好的做你的老闆多好,上學有什麼用?”趙有才咕咚咕咚喝了一瓶啤酒,“反正我是沒覺得我現在的職業和學歷有多大關係。”

“為了諾言。”胡游輕輕一笑,“我父母都是农民,沒什麼文化,他們很希望我學業有成。我答應過他們,要拿下大學學歷的。”

“那你的公司怎麼辦?”我覺得胡游的腦子像是被驢踢了。

“所以,才來找兄弟們幫忙呀!”胡遊樂開了花。

我們瞬間懂了,合著他在這等着我們呢。

“你小子算盤打得夠精,學業事業兩不誤啊!”趙有才笑罵道。但看得出,他很是開心。

“先說待遇,哥哥我很貴的!”李大為翹着二郎腿,一副坐地起價的樣子。

“我可舍不得我現在的工作,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呢!”我矯情道。

7、

“小弟的公司剛剛起步,還望大哥們口下留情啊。”胡游哈哈大笑。

“錢不多,不過,”胡游從身後的包里拿出幾份合同,“給大哥們每人15%的股份怎麼樣?”

天啊,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啊。

我、李大為、趙有才,都驚得膛目結舌。

“不不不,你這也太嚇人了,你辛苦打下來的天下,我們怎麼能占這個便宜。”李大為收起了剛才的玩世不恭,瞬間嚴肅起來。顯然是沒想到胡游會這麼大方。

“當年如果沒有哥哥們的幫助,就沒有我胡游的今天。”胡游坦然道,“而且公司也確實需要信得過的人來打理。還望哥哥們幫我。”

胡游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好。好兄弟。什麼也不說了。都在酒里了。”趙有才也站起來,一飲而盡。

“都在酒里了。”李大為嘆了一口氣,也一飲而盡。

然後那三個人齊刷刷得向我看過來。

“嗨!”一句話說不出來,咕嘟咕嘟,我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早知道如此,當初還不如一鼓作氣陪胡游共同創業呢,也許現在心裏能坦然一些。是胡游講義氣。是我們幾個做哥哥的沒魄力呀。但是當時也確實各有難處。而這些難處,是否能看得開看得透,是否能巧妙的化解,需要的卻是閱歷、經歷。就比如現在,都經歷了就業的種種磨礪,經歷了社會的洗禮,才明白,學歷,分數,並沒有當年想象的那樣重要。真才實學、機遇、眼界、魄力、信任、協作,反而更重要。

“以後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要共同面對。”我伸出手。

“共同面對。”

四隻手,在歷經兩年歲月洗禮后,再次緊握在一起。

或許,晚了兩年。

也或許,恰是時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