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I 閑扯劉備

上一章 I 第四卷 亢龍有悔:登峰造極的夢幻【二】登帝位建元章武

撰文 I 舒浸月


【三】伐東吳兵敗猇亭


夷陵之戰

章武二年,公元222年,劉備準備興兵伐吳。

《按三國演義》的說法劉備是為了報東吳殺關羽之仇,而劉備伐吳的動機《三國志》沒有明確的記載。但按照我的分析,為關羽報仇而興舉國之兵的可能性是極小的。

那麼他真正的動機是什麼呢?網絡上關於劉備伐吳的動機分析文章不少,所以我就不再啰嗦了。我自問,不會分析得更符合邏輯,更令人拜服。

關羽被殺,荊州丟失,剛剛步入巔峰的蜀漢帝國按照諸葛亮隆中對的規劃兩線作戰、統一全國的戰略夢想瞬間化為泡影,作為政治家的劉備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所以經過一年多時間的權衡及部署,劉備決定率部東征,由此揭開了夷陵之戰的序幕。

無論大家對劉備動作的動機作何分析,但我至少認為劉備當時是堅決的,義無反顧的,《三國志.先主傳》:

孫權遣書請和,先主盛怒不許。

孫權對劉備舉傾國之兵而來是有些害怕的,他知道,一旦戰事一起,曹魏一定會趁火打劫。劉備此刻成都有諸葛亮坐守,根本不懼曹魏來犯,那麼既然如此,曹魏一定會讓自己難受。權衡利弊,所以他決定再一次低下他高貴的頭,向劉備求和。

但是劉備沒有答應。

這一點我是理解劉備的。要有人殺了你兄弟,搶了你地盤,然後跟你說,我們倆不要計較了,做好哥們吧。我估計你多半也不會答應。

但劉備不答應當然不止於此目的,拿回荊州,恐怕才是根本所在,這樣才能重啟諸葛亮隆中對的戰略規劃,否則,一切都是夢幻。所以,孫權他必須打。為關羽報仇的借口,跟當初為龐統報仇如出一轍而已罷了。

《三國演義》中說趙雲勸劉備不要東征,劉備說:

“朕不為弟報仇,雖有萬里江山,何足為貴?”

我只能說,羅貫中先生真是欺負我讀書少。如果劉備是這種輕重不分的人,他怎麼會活到今天,也不堪為曹操評其為英雄了。而且東征是在關羽死後一年多才開始的,如果真為兄弟報仇,關羽一死,就急吼吼的去了,還等到今天。

劉備磨刀霍霍,遠在建業的孫權頓感幾分涼意,這哥們兒向來以“識虛實”見稱,自然是未雨綢繆。

早在221年劉備稱帝之際,孫權即自公安移屯江夏郡鄂縣,建立新都武昌,自己坐鎮指揮;派潘璋守巫縣到枝江地段,為前軍;派陸遜守三峽防區,自枝江到夷陵地段,為中軍;朱然、丁晟屯南郡,守江陵、孱陵一帶;沿長江排開三道防線應付劉備。

正在此時,劉備卻接到了噩耗,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西鄉侯張飛被他的部將張達、范強幹掉。

先主伐吳,飛當率兵萬人,自閬中會江州。 臨發,其帳下將張達、范強殺之,持其首,順流而奔孫權。

張飛的被殺,使劉備此次伐吳的戰將班子就顯得凋零,主將落到了吳班、馮習、張南幾個人身上。這幾個人說出來估計大家知道的也不多。在我看來,他們幾個在三國的武將譜上,估計也只能算是二流之末。但是劉備的情況是沒辦法,不得不用。

此時蜀漢將帥,關羽、張飛此時已死;馬超重病,不能領兵;黃忠已經七十多歲了,精力體力肯定不濟,只能隨軍聽調。堪大用者趙雲、魏延而已。

說道這個問題,又有很多人問,劉備為什麼不帶魏延和趙雲去東征呢,帶了他倆說不定不會輸呢,即使輸也不會那麼慘呢。

我要告訴你的是,劉備比你我聰明,他不帶肯定有他的理由。

有的人又說了,趙雲反對他東征,所以生氣不帶他。魏延這人諸葛亮說長有反骨,要防着他。我要說,你也是被羅貫中先生荼毒了。

我給你解解毒。

先說趙雲,子龍單兵作戰能力,在三國肯定是屈指可數的,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統計過,子龍作為領兵將領獨擋一面的戰爭也是屈指可數,幾乎沒有。為什麼?因為劉備和諸葛亮都知道,趙雲統帥的能力是比較弱的,堪為戰將,不堪為帥。

我們從趙雲在蜀漢的爵位等級來看就知道,他的等級一直都是比較低的。這不是他不受重視或者更有甚者說他是個女扮男裝的雌將軍,而是在戰功面前,他確實只混到了這個等級。

再說魏延,這個人不管有沒有反骨,劉備是降得住他的。但是這時候,他在守漢中。漢中什麼地方我想大家是知道的,益州的門戶。此時魏延在蜀漢算是首屈一指的領兵統帥,他不去守,誰能去守。

所以,劉備,沒得選擇,只能帶吳班、馮習這幫二三流將軍。

很顯然,孫權的這一次求和,我認為也不過是一次試探罷了,如果劉備同意求和,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如果不同意,那就來吧,我等着你。

劉備不答應求和,孫權也二話不說,擺開架勢接招,但是很遺憾,結果很糟糕:

吳將陸議、李異、劉阿等屯巫、秭歸;將軍吳班、馮習自巫攻破異等,軍次秭歸,武陵五溪蠻夷遣使請兵。

陸議三人首當其沖就敗給了吳班和馮習。孫權沒有料到劉備準備得如此充分,劉備當然也沒料到孫權的水師如此不堪一擊。吳班等率水師乘順流之勢,其鋒銳不可當,陸議等人一戰而敗。

東吳水師既潰,立刻軍心動搖,劉備軍遂長驅而入,勢如破竹,東吳防線土崩瓦解。

章武二年春正月,劉備兵屯秭歸,建立大本營,命蜀漢軍隊前部追亡逐北,兵鋒直逼夷陵。

所謂好運來了天老爺都幫你。正當劉備春風得意之際,東吳蕭牆禍生,武陵郡五溪蠻叛吳歸漢,遣使朝見,請劉備發兵相助,劉備真是大喜過望,認為此次東征必定會一鼓作氣拿下荊州。

此刻內外夾擊之狀已經形成,劉備命令大軍長驅直入,大有席捲荊州之勢。交鋒近半年來,陸遜所部失巫縣、走秭歸,節節敗退,被窮追猛打,一路逐出三峽。眼見頹勢已成,只有招架之功,並無還手之力。東吳的固陵郡基本易主,潘璋這個太守也成了光桿司令。

但是,此時東吳的戰略部署卻十分令人費解,不是布置兵力拚死抵抗,而是向東進行了大踏步的後退,一直退到了七百裡外的宜都郡首府夷陵。

當我看到此時作為東吳領軍統帥的陸遜做出如此戰略撤退,我相當詫異。但從後來夷陵之戰的結果來看,我認為陸遜的這次退卻是有原因和目的,簡單點說就是個陰謀,而劉備並未識破這個陰謀。

陸遜的撤退應該是經過了向孫權報告和批準的,否則在並非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就放棄七百里的國土,那罪過是不得了的;同時,”為人粗猛”,”好立功業”的潘璋也不會輕易跟他一起撤退。

此時,黃權對當前的戰事作了深刻的分析,他認為蜀漢軍隊的推進還是有許多隱憂的,他向劉備進諫:

權諫曰:“吳人悍戰,又水軍順流,進易退難,臣請為先驅以嘗寇,陛下宜為後鎮。”

已經被前面一路高歌猛進的勝利沖昏了頭腦的劉備,根本不聽黃權的建議。反而讓黃權作為鎮北將軍,統領江北的部隊,前出至臨沮(今湖北遠安以北)、當陽之間,目的是防止曹魏的軍隊由北面襲擊,從而也威脅孫權的側面。

同時令吳班、陳式率水軍自秭歸順江而下,為水軍先鋒,攻取夷陵。命令張南率軍為陸路先鋒,沿長江南岸,翻山越嶺,進攻夷道(今湖北枝城)。

東吳安東將軍孫桓率軍迎擊張南軍,被張南於夷道以北將其擊破,孫桓退入夷道城,張南揮軍順勢包圍夷道城。劉備旋即率其餘將領進至猇亭。

至此,劉備水陸部隊終於到達了陸遜為他選擇好的作戰地點,登陸建營。

此時,劉備在巫峽建平起到夷陵設下七百里連營,與陸遜所率大軍從章武三年一月僵持到五月。這半年時間,陸遜只守不攻,劉備寸土未進,士氣十分低落。

當然陸遜選擇此地作戰有不得不戰和有信心而戰兩方面因素。

我們從陸遜給孫權上疏陳說夷陵得失之厲害來說明他不得不戰,《三國志.陸遜傳》:

遜上疏曰:夷陵要害,國之關限,雖為易得,亦復易失。失之非徒損一郡之地,荊州可憂。今日爭之,當令必諧。

什麼意思呢?陸遜說夷陵是軍事要害之地,是東吳的重要的關隘,雖然說奪取比較容易,但也容易丟失。失去夷陵的後果並非只是損失一郡的土地,這會導致荊州從此坐卧不安,如芒在背。現在劉備與東吳兵集此地,雙方互相爭奪,我們是必須要取得成功的。

同時,陸遜指出,劉備這個人,一輩子打仗都是勝少敗多,而且此次用兵,他本可以水陸並進夾擊我們,但是他並沒有這麼做,而是讓水軍登陸,且紮下七百里連營,行軍布陣跟以前沒什麼變化,所以他這個人沒什麼花頭,我一定能搞定他:

尋備前後行軍,多敗少成。推此論之,不足為戚。臣初嫌之,水陸俱進,今反舍船就步,處處結營,察其布置,必無他變。伏願至尊高枕,不以為念也。

我覺得陸遜這個人是深諳我太祖澤東同志那句“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的話的。

時間到了章武三年六月,陸遜準備向劉備發起反擊,在戰前動員會上,他面對並不是十分甘心服從他的一幫功臣宿將,說出了他的戰術策略:

遜案劍曰:”劉備天下知名,曹操所憚,今在境界,此強對也。諸君並荷國恩,當相輯睦,共剪此虜,上報所受,而不相順,非所謂也。仆雖書生,受命主上。國家所以屈諸君使相承望者,以仆有尺寸可稱,能忍辱負重故也。各在其事,豈復得辭!軍令有常,不可犯矣。

在面對孫權時,他說,劉備不可懼,這是在向上級描述戰略,使上級能夠信心百倍的支持自己的決定;而在戰前面對下屬時,他說劉備天下聞名,連曹操都忌憚他,我們要達成戰敗他的目標,必須團結一心,奮力向前。

面對等得已經不耐煩的劉備,陸遜籌謀妥當,最終亮出了他的鋒刃,向劉備發起了攻擊。方式,火攻。

劉備的七百里連營化為灰燼,陸遜一舉成功,迅即命令全軍猛攻。劉備兵敗如山倒,馮習、張南、蠻王沙摩柯相繼被殺;劉寧、杜路等兵敗投降;黃權被吳軍切斷退路,投降曹魏;至此,劉備的主力部隊已全部戰敗。

遜曰:“吾已曉破之之術。”乃敕各持一把茅,以火攻拔之。一爾勢成,通率諸軍同時俱攻,斬張南、馮習及胡王沙靡柯等首,破其四十餘營。

倉皇之下,劉備率部眾退到馬鞍山(今湖北長陽南),讓部隊沿山環列,進行固守。陸遜揮軍四面圍攻,雙方又大戰一天一夜,蜀軍死傷一萬多人,數萬人投降東吳軍。劉備軍遂徹底瓦解。

劉備見大勢已去,於夜間突圍而逃,從猇亭退到秭歸,收集殘兵敗將,由步道向魚復縣逃去。陸遜的部將緊隨其後,緊追不舍:

吳遣將軍李異、劉阿等踵躡先主軍。

促使劉備順利逃走的不是《三國演義》中所寫諸葛亮入川時在魚腹浦設下的八陣圖,而是靠驛站里的人員自發的將敗退兵卒扔下的鎧甲、鐃鈸堆放在隘口,燒起熊熊大火將追兵的道路阻斷,劉備藉此才得以逃入白帝城。

備因夜遁,驛人自擔燒鐃鎧斷後,僅得入白帝城。

蜀軍船隻軍器、水軍步兵的物資,一下子全都丟失殆盡,兵卒屍體隨水漂流,擁塞江面而下,真是慘不忍睹。

其舟船器械,水步軍資,一時略盡,屍骸漂流,塞江而下。

面對一敗塗地的慘景,兵敗入白帝城的劉備,這時候非但沒有反省自己失敗的原因,而是將失敗歸咎為天意使然。

“吾乃為遜所折辱,豈非天邪!”

劉備這個時候的表現,令我看到了一個人窮途末路的悲愴,看到了劉備骨子里隱藏很深的自卑,我當然也看到了他的落幕,凄涼而心有不甘。

夷陵猇亭,劉備扔下了與他初始相隨的謀臣部將,也扔下了他的夢想,只想靜靜的度過他餘下的生命。

我想正是基於此,他才會改魚復為永安。但願,永遠安定。

劉備自二十四歲領兵討黃巾起,直到今天,無一日不是在漂泊動蕩中夾縫求生。從幽州到徐州,從冀州到荊州,最後是益州,輾轉流離於天下,才在西南一隅找到個了落腳點。此次東征,他本想為自己的夢想狠狠的走一步。為了這個夢想,他不聽勸告,不聽諫言,一意孤行,最終落到了今天這步田地。

他已經太累了,再也跑不動了。

此刻,他只想永安。


下一章預告 I 第四卷 亢龍有悔:登峰造極的夢幻【四】永安宮悵然逝去

本書目錄 I 閑扯劉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