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廈門回來一個星期了,慢吞吞的自己終於開始整理這次為期4天的短途旅行。

01

廈門,這個我心心念念了四年的城市。

從感情的開始,約定兩個人一起去這個文藝的城市,到感情的結束,我獨自一人降落在高崎機場

關掉手機,斷絕和外界的一切聯繫,就做一個旁觀者。

我從不把自己當作一個遊客,拿着地圖,圈出要去的景點,安排好每天的行程。

我總是隨心走,迷路了就問問路人,然後繼續漫無目的地行走。

這對我來說,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到廈門的第一夜,我的酒店訂的是思明區的金帝酒店,從機場到酒店出租車30-40元之間,雖然沒有很貴,但總覺得廈門出租車計價器跳的比山東快,總有種五秒跳兩塊錢的錯覺。

兩個多小時的飛機讓我昏昏欲睡,果斷在酒店裡睡了兩個小時,醒來已經是傍晚了。

因為肚子餓,想在路邊隨便找一個店吃,就這樣沿着馬路一直向前走,在500米內發現了一家人氣爆棚的沙茶麵店鋪,憑藉自己多年的生活經驗,人多的地方一定好吃!


點單的時候出奇的尷尬,因為聽不懂閩南語,默默地來了句“麻煩你說普通話”(尷尬癌都要犯了)。

然後發現,這個肉多的真是不要錢啊!

沙茶麵是可以自己選擇添加食物的,因為溝通不暢怕麻煩別人所以我只加了瘦肉。

素麵8元,加肉2元,但是我覺得這個肉多的真是不止兩元了!


自帶尋找美食技能的自己果然沒有找錯。

後來和本地的小夥伴談起這家店,他說這是廈門排名第二好吃的沙茶麵!

吃過晚飯,沿着路走回酒店時,一路的豪車停在路邊,看的自己都覺得懷疑人生。

如果你精力足夠,去曾厝垵感受一下人文氣息,沿着環島路騎騎車,天氣好,說不定還可以眺望台灣。

而我,全都在睡覺中度過了。

02

第二天一早去了頂澳仔貓街


這是緊鄰廈門大學西門的頂澳仔,我是因為網上推薦去看的,但是看后發現,好像沒有說的那麼值得看,只有入口有些特色。

進入街巷后,就像每個城市都有的塗鴉街一樣,這條街的主題就是貓咪了,三分鐘不到就走到了盡頭,巷裡就是居民區,所以街邊都會有水果和小吃的店鋪。


走出貓街,步行就到了南普陀寺

南普陀寺在市民的心中地位應該是很重要的,進入寺廟是要脫帽的,正對寺廟是領香的地方,可以免費領取。


南普陀寺的佛像是我見過最美的,金光閃閃,一看就是很用心的維護。

紛至沓來的香客跨過木質門檻,懷着最虔誠的心,叩首,祈福。

我不知道應該祈禱些什麼,默默地爬到了頂端,本想俯瞰整個城市,無奈樹木太過茂盛,遮擋了觀景視線。


南普陀寺隔壁是禪院,應該是和尚學習的地方,我們無法進入。

聽着虔誠的信徒吟唱着佛經,我愣愣地在門口望去,整個心都安靜許多,思緒也變得清楚了些。


從南普陀寺離開后,就去了據說最適合談戀愛的廈門大學

廈門大學由於遊客眾多影響日常的教學,把開放日集中到了周末,每個人都要從正門排隊刷身份證進入。

上弦場,芙蓉湖,情人谷,芙蓉隧道……每一景點特有的名字都透露着甜蜜與溫柔。

這裏就是《一起來看流星雨》拍攝取景的操場,背後的禮堂據說就是艾利斯頓商學院的取景。


坐着台階上看着操場上奔跑的人,遠望過去,鬱郁蔥蔥的樹木環繞整個操場。

突然又想回到學校了,補上自己丟掉的那份校園最美的愛戀。

我喜歡那個長長的芙蓉隧道,塗鴉滿牆的夢想,表達心意的感慨。


每一幅畫都體現了一個專業的經歷,每一幅畫都彰顯了一個年級的無奈,是忙碌,是猶豫,又或是畢業前的離別。


我喜歡那個讓人炫目的夜空外牆,可是人來人往太多人駐足,我只能把它收入眼中。

中午的午餐在國際郵輪碼頭的餐廳匆匆解決,真的是又貴又難吃,很不建議在裏面吃。

03

東渡碼頭到鼓浪嶼的輪渡有二十分鐘,鋼琴碼頭只需要五分鐘,但隨着遊客越來越多,鋼琴碼頭就轉為市民專用碼頭了。

但是如果晚上想要返回廈門,就可以從鋼琴碼頭出發了,只需五分鐘呢~

如果人不多,你可以登上游輪的二層,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輪船劃過帶起一層又一層的波浪。


目送看似不遠的小島,路過白鷺的繁衍基地,眺望一側的跨海大橋,一切都讓人那麼激動又小心翼翼。

鼓浪嶼是個獨立的島嶼,只有水路可通,踏上它的第一步,有種遠離世俗的錯覺。

沿着蜿蜒的街巷,看着飛檐翹角的傳統廟宇,閩南風格的院落平房,小巧玲瓏的日本屋舍、19世紀歐陸風格的原國家領事館、江南古典風格的菽庄花園,好似突然穿越回了原來的年代。


縱橫交錯的街巷我是一定會迷路的,可是樂趣就在於此。

穿梭在不知道是哪的街巷,去每一家小店看看,順便蓋個章,值得一提的是,鼓浪嶼的每一家店都有屬於它們自己的印章。

我總是喜歡做這些看似無聊又浪費時間的事情。


太多的文藝小店在我住的家庭賓館附近,去買一盒蘇小糖,坐在桂蓮喝一杯花茶,聽着來來往往的人說說自己的故事,調侃家鄉與這的不同,去三生有信寫一封無法寄出的信件。


慢慢悠悠的走來走去,也許就會有新的不一樣的發現。

不知走了多少一樣的路,終於就走累了。

這裏家家戶戶都喜歡喝茶,島上認識的王大叔,口頭禪就是來我家喝茶吧。

像無頭蒼蠅的自己根本找不到哪條街哪條巷,但總是能聽到傳出的悠揚琴聲,廈門音樂世家多,看起來真不是蓋得。

最後還是王大叔親自把走丟的我找到,帶去喝茶。


五六個人坐在庭院里,圍在一起喝茶聊天,說說自己的煩心事,暢談一下理想人生,順便聽別人吹吹小牛,微微一笑也不戳破。

軟軟喏喏的閩南語我也並不能全部聽懂,但是就是喜歡這種與世隔絕的錯覺。

晚上十點鼓浪嶼,熱鬧的場景就都褪去了,路過的清吧會邀請你去喝一杯雞尾酒,如果你長得美,五折就可以,所以是可以看臉吃飯的!

我本來並沒有想要進去,後來裏面傳出了《童話鎮》的旋律,鬼使神差的我邁開了步伐,坐下來,安安靜靜的聽駐場歌手唱完那首熟悉的歌。

走出清吧,安靜的夜早已徹底褪去了白日的聒噪。


鼓浪嶼的景點是可以100元購買通票的,如果你只是想去喜歡的地方,就沒有必要買通票了,但是我很建議去日光岩

回到賓館,定好鬧鐘,想在離開之前去看一眼鼓浪嶼的日出。

查好明天的日出是5點28分,定好4點半的鬧鐘,安心睡去。

04

一早醒來就開心的尋找前往日光岩的路,豈料到了以後發現是5點半開門,這樣日出還怎麼看?

同行觀看日出的人大多轉移陣地去了沙灘看日出,我還是想站在高處俯瞰一下整個鼓浪嶼,於是決定等它開門。


應該是六點之前的景點都半價,60元的門票30就可以了,開門以後就開始往上爬,結果五分鐘就到山頂了。

準確些的數據:日光岩海拔92.7米,為鼓浪嶼最高峰

不算高的山頂,但是景色真的很美,美的不想讓人離開。


清晨的鼓浪嶼,沒有一個路人,慵懶的氣氛瀰漫整個島嶼,看陽光從雲縫裡探出頭來,透出金色的微光,照亮整個天空,整座小島如出生的嬰兒一樣,360度一覽無餘。


路過早市帶了早飯就回賓館補覺。

從昨晚開始,王大叔就一直碎碎念說我體質太差,走點路就累,想盡一切不許我睡覺,於是繼續打擾我睡覺。

“你怎麼又睡了,你逛完了嗎?”

“我去看日出了,我不睡好我沒精神。”

“別睡了,去給我買沈家腸粉當早飯。”

想了一下,這是網上評價很高的一家腸粉,我也想買吃,於是起床去找。

結果發現這家排隊拍了一條街啊!!!

乖乖排隊的時候,王大叔默默從窗口側面買了兩份!!

果然是當地人臉熟好說話。



用這種混臉熟的技能,真的是各種方便的混吃混喝。

拐彎處買到一份海蠣煎,這是我在這吃到的最好吃的食物,沒有之一!!!

海蠣煎的大叔驕傲的推薦了他的美食被多少報紙傳播,甚是自豪,我喜歡這種陌生之間的熱情,淡淡的交情里有着強烈的溝通。


中午乘輪渡離開鼓浪嶼,回到廈門,去廈門最老的街道——中山路吃午飯。

因為金磚會議的召開,中山路應該是要重新翻修,腳手架處處都是,艱難的找到一家老店,吃過以後,就開始找大家都推薦的八婆婆燒仙草,結果竟然停電了。

以為會是一個熱鬧景象的街道就這樣路過了。

05

坐了兩個小時左右的車前往東山島,聽說這裡是《左耳》的拍攝地。


我還記得大學因為失戀看完《左耳》時痛哭流涕,結果還是一個人來到了這裏。

東山的景色比廈門的真的美太多太多。


廈門是人煙中的文藝,是在鬧市中尋找安靜,而東山是真的安靜,路上並沒有太多遊客,僅有的人也都是本地人。

我不知道怎樣形容這樣乾淨的海,這樣靚麗的景。

望着這樣一望無際的海水,天與水交接的這樣微妙,瓦藍瓦藍的海景,古巷低調的美如夾縫般深入我的皮膚。


我突然覺得自己無比渺小,所謂的仕途不順,感情坎坷,都不過是過眼雲煙。

我突然明白為什麼弘一法師突然棄世出家,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要辭職在路上。

在山河湖水的美景里,在來去匆匆的人群中,去看任何想去看的風景,即使是一個人。


傍晚入住的是東山的溫莎大酒店,環境很好,但總覺得會有很多小蟲子,也許整個福建都是這樣子吧,北方的我可能並不太習慣。

但是這個酒店還是值得推薦的。

06

晚上躺在床上默默又刷了一遍《左耳》。


第二天果斷睡過頭了,急急忙忙的收拾行李,去了風動石景區,據說這是孫悟空拍攝出生的石頭。

景區裏面有一個關帝廟,外觀裝飾極其精美,據說這是一個很有靈性的廟宇,很多當地的企業家每年都會捐很多香火錢。


心心念念地求了一個姻緣簽,也算解了自己的執念。

記得網上常說,沒有白讀的書,也沒有白愛的人,更沒有白走的路,所有的經歷都會成就現在的自己。

希望能成為更好的自己。

期待下一站的旅行與你一起分享。

(圖片來自二貓及在廈門相遇的小夥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