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分手吧

“人生如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文文靜靜地看着窗外,一陣陣涼風吹過,她享受着,夏天少有的涼爽,陷入沉思,想着心裏的那個人。

一道閃電,一聲雷鳴,文文的思緒被拉回。電閃雷鳴,雨滴敲打着玻璃。文文試圖去瞧一眼窗戶是否關好,卻不敢下床,她害怕閃電,雷聲還有下雨的夜晚。

文文躲進了被窩,拿起手機,準備發消息給肖傑,卻又關掉手機,回想着肖傑和她已經很久不曾聯繫,他們之間多了一個她。

文文回憶着最近肖文對她愛搭不理,或是直接不回他消息。越想,她心越痛。她知道,肖傑再就不再是曾經愛她的肖傑,他早有了心儀的女生,怕文文接受不了分手,便意冷落她,等她提出分手。

文文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拿出手機,在與肖傑的對話框里寫出:一別兩寬,各自安好!我斷思量,你莫思量我。文文寫好一秒,一分……最後終於發出去了。心裏想着,肖肖肯定明天才會看到,此時,他已經睡了。

文文回想着曾經肖肖陪的日子,心裏有那麼一絲猶豫。特別提醒的聲音打斷了文文。打開手機一看,是肖肖,看着“從此是路人。我已經不值得你愛。我和你之間有她,回不到過去了,願你一切安好!”

文文看着這兩句話,眼淚汪汪,心裏知道,此時起,她和他真成了路人。

遇見,是一場意外

文文第一次記住肖傑,是在高一快期末考試時,文文是班裡的學霸,肖傑是班裡的中等生。高一時,他們的教室在四樓,屬於不高不矮的樓層。

天灰濛濛的,風呼呼地吹着,一架架紙飛機從天而降。

班裡幾個調皮的男生,也開始摺紙飛機。年級主任見現狀,便在喇叭里制止,貌似無人聽到,紙飛機還是滿天飛。

風越來越大,紙飛機越來越多,教室越來越吵。文文是一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人,也抬頭看了看窗外各種形式的飛機。,然後埋頭繼續看書。

老王突然走進教室,邊走邊說,同學們聽不清老王究竟說了什麼。

老王來到了窗邊,看見窗邊有幾個同學在觀看,肖傑就是其中一個。“啪啪啪”的聲音傳入文文的耳朵里,文文抬頭望去窗邊,三個被老王扇耳光的人正在窗邊接受老王的教育。

文文看着老王,想到進老王的班快一年了,同學們不管犯了錯還是考得不好,老王都不曾罵過我們,更不說動手了。在同學們心裏,老王就是一個文化內涵極高的大哥哥。老王名叫“王歌”,同學們都叫他“老王”或者“王哥”。文文百思不得其解。

“我沒有飛紙飛機,我只是在窗邊吹吹風。”肖傑委屈地說道。文文看着高高大大的,皮膚黝黑,眼睛大大的肖傑,心裏有一絲同情。

“你還不承認,我親眼所見,再多一言,我讓你滾出教室。”老王憤怒地說道。

看着怒氣衝天的老王,肖傑沒有多言。帶着滿腹的委屈,向座位走去。當肖傑在文文的斜後面那個座位坐下時。文文才明白,原來他坐在這裏。

文文看着肖傑左翻右翻都沒有找到紙,文文主動遞包紙給肖傑。肖傑接過紙,抽了一張,擦了一下眼淚。把紙遞給了文文,說了一句:“謝謝,我叫肖傑,你叫什麼名字?”

文文羞澀地答道:“不用謝,我叫田文文。”

相熟於日常

文文在班裡非常受歡迎,她溫柔,愛學習,樂於助人,不管是老師還是同學,都很喜歡她。

肖肖從那次以後,他開始注意到這個女孩。

“田文文,我這道題又不會了怎麼辦?”肖肖說。

“拿過來,我看看,興許我會。”文文微笑着說。

文文仔細一看,一道簡單的幾何題。理清思路,開始給肖肖講解。她認真的講着每一個步驟,擔心落下一個步驟,肖肖就聽不懂。肖肖卻,時而看看題,時而看看她,露出微笑。文文講完,問了一句:“懂了嗎?”

肖肖假裝看了一會兒,點點頭。文文說了一句:“原來你也不笨,加油。”肖肖微微一笑,說了一句:“文文,我騙你的,其實這道題我會做。”

文文轉過身準備繼續做作業時,對肖肖回眸一笑。

天有不測風雨,雨說下就下。

教室里的人漸漸走完了,只剩下文文和肖肖。文文看着窗外的雨,滿臉憂愁。掃視一遍教室,教室獨有肖肖還在。

“你怎麼不去吃飯。”文文問道。

“你不是也沒有去,你是為什麼呢?”肖肖反問。

文文回答:“我沒有帶傘,雨有點大,等雨停了再去。”

“我是有傘,現在人太多,我不喜歡擠,我等會兒再去。”肖肖說。

“我們一起去吧,現在人不多了,我們一起遮傘。”肖肖連忙說。

文文躲在肖肖的傘下,有一絲的不自在,有一點羞澀,還有一點尷尬。

“你有過男朋友,他為你遮過傘嗎?”肖肖問。

“沒有”。文文答道。

文文想到,曾經暗戀的他,已經離自己越來越遠,現在銷聲匿跡了。

“想什麼呢,到食堂了,走啦!”肖肖說。

文文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食堂。兩人打來飯菜,沉默地坐着吃飯。

兩人一起吃飯,一起學習,互相打趣,肖肖和文文逐漸熟悉起來。

“你說,我們還是同班同學嗎?沒了你,我好像就沒有了自控力。”肖肖說。

文文說:“不會的,我們班會是理科班,我們還會是同學。”

時間過得真快,高一結束了。

高二開學時,如他們所願,他們成了同班同學,還是同桌。

相愛是一種幸福

時間會拉近許多人的關係。比如文文和肖肖。

兩個月的暑假轉眼而逝。肖肖已不是曾經的學渣,現在是班上的學霸。文文也不賴。

開學那天,開班會開始選班級幹部,文文被推選為班長,肖肖成了副班長,一正一負給了他們相處的機會。

文文喜歡語文,當了語文課代表,肖肖喜歡數學,當了數學課代表,一文一數,成了班級里的傳奇。

老王很信任文文,便對班級里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放心的交給了她。文文早已習慣每件事都找肖肖商量,班級被他們管理得井井有條。

“那個,校運動會就要開始啦,你負責拉動人員,我負責寫廣播語。你負責男生,我負責女生。”文文說。

肖肖一句話不說,就答應了。

臨近中期考試,文文因爸媽吵架,心情不太好。睡不好覺,吃不下飯,複習不進去,滿腦子都想着爸媽真離婚了,我該何去何從?

中期考試如期而至,文文考試時心裏想着爸媽的事情,心不在焉的做着語文。鐺鐺鐺,交卷鈴聲響起時,文文才發現自己的作文才寫一半。

文文回到教室,趴在桌上大哭起來,她知道,她的語文最多及格,她的考試也註定了失敗。她想着爸媽還在冷戰,看到她這樣的成績,肯定又會開戰。越想,心越痛,越想哭。

肖肖回教室看到文文哭,心疼,卻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走到文文的身邊,遞給她紙,說了:“小淚人,不要哭了,哭起來看着好醜,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你身邊。”

肖肖越是安慰,文文越想哭,哭得越大聲,肖肖不知所措,默默地看着文文哭,抽了一張又一張紙給她。

大概是哭累了,文文睡着了,肖肖脫下外套為文文蓋上。肖肖知道文文還沒有吃飯,便寫下:我去買飯了。

肖肖回來時,文文已經在看數學了。他把一份快餐遞給了文文,笑着說:“快吃吧,吃完了才有力氣做數學,語文已經考結束了。”

文文看着了肖肖,心裏暖暖的,他好像是自己的一份依靠。吃着快餐,味道很美很美。

考數學時,文文放下了那些心事,認認真真的寫着。當提醒離考試結束還有二十分鐘時,她已經只剩最後一個大題。交卷時,她把平常不會做的最後一個小題也做了。

考完數學時,文文和肖肖相約去了操場,走了走,文文把自己的心事告訴了肖肖。

直到那一刻,文文才知道,肖肖,十歲時,他爸媽就離婚了,他歸他爸爸,爸爸在離婚不久,就重新娶了一個女士,六年時間,他沒有開口喊過“爸爸,媽媽”四個字。而他的親媽三年五載才會回來看一眼他,他就這樣孤獨着生活着。

文文聽到肖肖的經歷,心生同情。他一路走來,也不容易。

中期考試的成績下來了,文文語文剛好及格,排名為第五。肖肖考了第三。文文心想:“如果沒有肖肖的安慰,我應該會退到十名開外。”文文打從心裏感謝肖肖的陪伴。

高二上學期的時光,很快就結束了。

寒假的某個夜晚,文文和肖肖討論着自己的大學,理想,工作。一直聊到了凌晨,快要結束時,肖肖發出了內心的話語:文文,我喜歡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嗎?

文文發出:我也喜歡你,我願意。

兩人就這樣在一起了。他們在高中時期,都很低調,班上也只有關係好的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一年半的時光里,文文肖肖一起吃飯,一起熬夜,一起做題,一起散步,一起為高考奮戰。

高考很快就來到他們的身邊,都用正常的水平考上了重本院校。文文選擇了文學,肖肖選擇了數學專業,兩人開啟了異地戀的模式。

愛情的開始都是甜蜜的,幸福的。

多了一個她

文文上大學后,加了許多社團,生活很忙碌,便少了一些時間去陪肖肖。

肖肖,不願意加入社團,每天有很多的空閑時間,他早已習慣和文文你濃我濃的日子,怎麼受得了文文突然沒有那麼多的時間陪他。

每晚,文文都會在社團或者圖書館,待到九點半左右才回寢室收拾。回寢室后收拾好,大概十點半左右,才拿起手機回肖肖的消息。

肖肖心生怨恨,卻不知道怎麼開口告訴文文,他害怕文文某天就一聲不響地離開了自己。

時間越久,矛盾越多,肖肖感到孤獨的時間越多。

肖肖耐不住寂寞,他學會了和室友一起打通宵的遊戲,抽煙,嗜酒等。晚上通宵,白天逃課,是上了大學后,他常乾的事。

文文慢慢發現,肖傑貌似變了一個人。他曾經是一個奮發有為的小青年,現在他卻成了一個無所事事,滿身酒氣的成年人。文文知道,他的變化和自己有關係,她心裏非常愧疚。正因為這份愧疚,文文一次次原諒肖傑的行為。

文文肖肖之間的矛盾越尖銳。肖傑懷疑文文是因嫌棄他一身壞習慣,不願意和他在一起。趁着周末,他來到文文學校,看見文文正和一個男生在圖書館有說有笑的。肖肖心裏充滿了憤怒,從心底里感到文文真的移情別戀了。

電話響了起來,文文看是肖肖,便接了。電話那頭傳來:你在幹嘛呢?我們一起吃個飯吧,好久沒有和你一起吃飯了。

文文聽出肖肖的聲音有點低沉,回應到:“可以,我忙完了就來你們學校找你,陪你吃飯。”

肖肖在角落裡,直到那個男孩子離開了,他才出現在文文的眼前,說為了給她一個驚喜,心裏卻滿滿的都是憤怒。

文文看到肖肖,知道肖肖看到了那一幕,也吃醋了。便解釋了一番。

文文殊不知越解釋,他越接受不了。他們開始第一次爭吵。

“文文,你為什麼每天都那麼晚才回我,我已經在慢慢改變自己,做回高中時的自己。你就不能等等嗎?”肖傑無辜地說道。

“我心裏只有你一個人,我每天是在社團或者圖書館,我們在一起兩年了,不容易,我知道,我不會拋棄你的。”文文答。

一秒,兩秒……兩人終究還是和好了,肖傑把文文送到寢室樓下。兩人甜言蜜語了一會兒,肖傑才離開。

文文望着肖傑的背影,心裏默念到:“真是小笨蛋,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離開你的,放心吧!”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在不久后,文文和肖肖再一次吵架。

肖肖把文文的時間和空間都拽的緊緊的,無數次懷疑文文不再愛他。文文很鬱悶,自己那麼愛他,一次次告訴他,他是我的唯一,卻還是不相信她。

有一天晚上,文文受不了肖傑的無理取鬧,索性和肖傑大吵了一架。不管怎麼吵,怎麼鬧,兩人都不曾說過“分手”二字。

肖肖看着曾經溫柔體貼的文文,居然和自己吵架。他感到心灰意冷,覺得文文不再愛他。他開始瘋狂的打遊戲,抽煙,喝酒,頹廢的生活再一次開始。

在遊戲世界里,在這個特殊的時期,一個名叫唐晞的女孩子出現了。

唐晞,是肖傑的同班同學,她愛慕肖傑很久了,從朋友那裡得知,肖傑喜歡遊戲,便和朋友學會了遊戲,用朋友的號和肖傑一起打遊戲。

通過聊天,知道肖傑最近心情不好和文文鬧矛盾,便一次次找機會陪肖傑,安慰他。

肖肖看着平安夜和聖誕節臨近,回想起高中的平安夜,聖誕節,文文都會為自己準備蘋果和糖糖,還會陪着自己。肖傑想找回曾經那些回憶,便要求文文,陪他過平安夜,聖誕節,文文卻因社團的事拒絕了他。

肖傑聽后心裏很失落,文文曾經不是這樣的,他心裏蹦出了一個想法:文文,肯定有喜歡的人了,她是為了陪他而拒絕我。

文文像以往一樣,為肖傑買了蘋果,糖果,還寫了一封情書一併給肖傑郵寄了過去。

在平安夜的晚上,肖肖接到了唐晞的電話,她約他出去,送給肖肖一個大大的蘋果。兩人在學校的操場走了走,唐晞向他表明了心意,還給他說了許多自己的過去。肖傑對唐晞產生了一絲憐憫。

文文對這些完全不知情。聖誕節過了,文文忙完了,去了肖肖的學校,意外的發現肖肖和一個女孩在一起。文文沒有多想,她從內心相信肖肖不會拋棄她。

兩人一起吃了一頓飯,都很沉默,不願意說話。

文文問:“肖肖,和你在一起的那個女孩是誰,你同學么?”

肖傑低着頭回答:“嗯嗯。”

吃完飯,肖傑把文文送到了車站,他們之間少了一份依依不舍之情。

有一天,文文才發現,肖肖不再找自己聊天了,便主動找他。肖肖直到很晚才回她,他們聊了許久。

肖肖發出了:文文,對不起,我最近挺忙的,沒有時間陪你。

文文聽到這一切,心裏很高興,肖肖終於和自己一樣,是大忙人了。

直到有一天,文文在朋友圈看到了肖肖的花式秀恩愛。才明白那些話語,不過是謊言。

才明白,那個女孩不是肖傑的同學,而是他新女朋友。

時過境遷,他們之間多了一個她,就註定回不去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