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吃完飯,手機就叮咚個不停,聽到“紅包來了“幾個字,不覺間已經熱血沸騰,摩拳擦掌,想把周圍的事情都拋開,甩開胳膊就搶紅包啊,該出手時就出手,風風火火搶一晚,精神緊張,手指靈活,只要網速給力,基本能搶到幾分,一晚上,搶了9塊9毛9,發出去了99塊,一看,這都是啥呀,瞎忙活了一晚上呢。

疑問一:搶紅包是從什麼時候火遍中國人生活在的地球?

帶着這個問題,我冥思,半夜裡不打算睡覺了,要把這個問題想透徹,可是瞌睡蟲爬到了我的眼睛里,我怎麼也睜不開,丟開手機,從巨大的信息網裡落到被子里,我呼呼大睡,夢裡也許有周公告訴我的答案。

最早啟用紅包功能的當屬某信了,2014年1月27日應用一出,迅速在我輩之間傳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2015年8月20日,七夕全天某信紅包收發總量達14.27億次,突破2015除夕10億的峰值,這個数字是不是很瘋狂。

這還不算,很多支付平台都相繼開發了類似功能,從最初的設想”討紅包“變成了”發紅包“、”搶紅包“,樂不此疲。

同事間建個討論組,”想讓我送個文件,發個紅包先。“

”什麼,升值了啊,表示一下,紅包趕緊的。“

朋友間組個群,”晚上無聊,氣氛搞起來。“

家人之間開始以紅包溝通日常的聯繫,紅包慢慢成為我們的日常生活。

疑問二:搶紅包為什麼有巨大的樂趣?

前幾天,剛聚會回來,印象最深的莫過於聚會現場的歡樂氣氛,還有紅包環節,大家交談間,開始摸手機,如果不拿手機,好像就吃不了一頓飯,與其說是搶紅包有癮,不如說玩手機有癮。放眼看全場,無不低頭,手指靈活的在手機屏幕上滑來滑去,點來點去。

有的手機還有可愛的娃娃音”紅包來了。“
”你們怎麼手那麼快,不能多發幾份嗎?我都沒有搶到?”

然後手機屏幕放在那裡不動了,眼睛離不開手機紅包頁面。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太多,我有時候會想,為什麼搶紅包會有那麼大的樂趣,為什麼人們都喜歡搶紅包呢?難得可以從中得到某種歡樂嗎?我就是這樣成為搶紅包一族,並且再也無法自拔,只要有紅包圖出現的地方,我都忍不住去點一點,哪怕有的是惡作劇的假圖。

我從中獲得了什麼快樂呢?我想仔細的收集一下,可是沒有,可能是搶的那刻的歡騰,也可能是搶紅包那刻的心理滿足,也可能是發紅包的自在,“爺有的就是錢,難道還有比紅包很簡單暴力的嗎?”

疑問三:搶紅包,可以溝通情感嗎?

茶餘飯後,我們坐在沙发上,我時常想和家人一起聊聊,最近都有什麼想法和感悟,孩子爬上膝上,我們可以圍着孩子暢想一下新年的願景,我想。

可是,我們都會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機,瞄一眼,看一下,點一下,孩子本來和我們玩的好好的,突然發現新奇的東西,他也想玩一下,看一下,摸一下,啃一下,我們會不會訓斥他,“玩具那麼多,玩玩具去,看繪本去?”

也許你們不會,可是有時我們會,這個時候,孩子就會不開心,表現的很明顯,來表達他的不滿,於是將孩子拉入搶紅包的陣營,“來,寶貝,紅包來了,搶一個。”

大家其樂融融,搶一晚上紅包,孩子快樂了,大人也開心了。

間或的孩子還在群里說兩句奶聲奶氣的話,大家都覺得溝通良好,而且順暢。

忽然發現,孩子不愛看繪本了,喜歡上了看移動的圖畫,動畫片成了最愛,手機遊戲成了首選,回家,打開門的一瞬,孩子可愛的面龐出現在我的眼前,孩子的第一句話不是“媽媽,你回來了。”而是,“媽媽,我想玩個遊戲。”

搶紅包改變了我們之間的相處方式。

疑問還有很多,等我想清楚了再繼續,因為紅包又來了,前方高能,除夕在即,為了搶到大紅包,我打算從今天開始冬眠,時間設定好,醒了剛剛好,紅包來了,快起來了,朋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