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下午,我力邀兒子一起去野外摘野菜,剛開始兒子一直不太願意,但是經不起我的遊說,最後兒子才不情不願地出發了。

不過說真的,那天的天氣異常非常悶熱,雖然太陽躲躲閃閃地藏在厚厚的雲層里若隱若現,但氣溫還是非常高,還沒有走多遠的路,我們的額頭就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目的地——我們已經採摘過多次蕨菜的小水溝邊。

蕨菜真多啊,到處都是像在顯擺一樣的蕨菜,它們都高高地聳立着,似乎在炫耀着它們的長勢良好。

可是因為天氣悶熱,孩子始終沒有多少採摘的熱情,一直嘟囔着:“媽媽,天氣這麼熱,人都會太陽烤乾。”

我回答:“有那麼誇張啊,烤成人干?現在又不是夏天,最多也就是30度左右吧。”

話是這麼說,可是在這無遮無攔的地里曬着雲層里的太陽,那滋味還真是不好受,不一會兒,汗滴就開始肆意橫流了——滿臉都爬滿了細細的汗水形成的小溪流,而且口乾無比,感覺喉嚨都快要冒煙了,渴得難受。

兒子早就不再摘蕨菜了,一直就叫着:“媽媽,夠了,回家吧。太熱了,媽媽,別太貪心。

”我耐心地說:“好不容易到周末才可以摘一次野菜,而且這裏的蕨菜還這麼便宜,你不知道上午的野菜有多難摘,它們都躲在荊棘叢中呢,媽媽的手都被荊棘刺了好幾個地方。天氣是很熱,我也口渴,你就忍忍吧,回家我們就可以喝水了。”

在我的勸說下,兒子才懶洋洋地摘着觸手可及的蕨菜。

摘完了水溝旁邊的野菜,我讓孩子在這邊等,我跨過小木橋去摘,可是孩子說他要過去,於是我們就一起過橋去摘野菜。

小橋邊就有很多蕨菜,可是正當我彎腰要採摘的時候,兒子大聲叫道:“媽媽,毛毛蟲,長着刺兒的毛毛蟲。”

一聽到毛毛蟲,我馬上就縮回手:“毛毛蟲,在哪裡?你可別嚇唬我啊。”“真的,媽媽,就在那裡,有2條毛毛蟲呢,它們是黑色的,身上還有白色的刺。”

我這人膽子小,叫兒子來就是壯膽的,可是他卻告訴我毛毛蟲近在咫尺!

我看着那可惡、令人毛骨悚然的毛毛蟲,真想放棄那一小片的蕨菜,可是兒子卻自告奮勇地說:“媽媽,你走開,我來摘。”“真的,你敢去?”

兒子馬上就走了過去,看着眼前大無畏的兒子,我趕緊用一根樹枝把長着毛毛蟲的蘆葦壓到另一邊去,而自己卻滿心充滿了害怕。

等兒子摘完了所有的蕨菜,我才捂着撲撲亂跳的胸口長長地喘了一口氣:“兒子,你真勇敢,要是我一個人來,我一定不要那些蕨菜了,我都快嚇死了。”

我們繼續摘野菜,不知道是剛才的表揚起作用了,還是那天我告訴孩子關於野菜的功效的緣故,兒子居然主動說他留在那邊摘小根蒜,我去另一邊的岸邊摘蕨菜。

後來等我回到對岸的時候,孩子還非常興奮地叫着:“媽媽,媽媽,這裡有很漂亮的魚腥草,要嗎?”我笑道:“如果嫩的話,當然要了,魚腥草可以治療咳嗽呢,你最近不是一直都有點兒咳嗽嗎?”

就這樣我們母子倆一人一邊摘野菜——兒子摘着魚腥草與小根蒜,而我摘蕨菜。

等我們摘完各自眼前的野菜匯合的時候,兒子又吵吵着要回家,這時候我正式做他的思想工作:“你說你這樣摘野菜就會被烤成肉乾,那麼那些在田裡勞動的叔叔阿姨們呢?他們天天都要面朝黃土背朝天地幹活呢,大夏天也不例外,那他們還能活命嗎?我們這樣摘野菜,充其量也就是玩兒,和大自然做一次親密的接觸罷了。媽媽答應你,再摘一個地方,然後就回家,好嗎?”

懂事的孩子沒有再抱怨,繼續前行。很快我們都摘了一大袋子了,這時候我問孩子是否想摘點映山紅,孩子說隨便,然後我們就順着馬路一直往前走。


這就是蕨菜

不遠處有一大叢的映山紅,可是那裡荊棘叢生的,我不想讓孩子去冒險,於是我們繼續尋找。

這時候我們發現了“刺嫩芽”,而且到處都是。這時候我才想起來,上周掃墓時候我就發現這一節的馬路兩邊長了很多的刺嫩芽,可是上次我沒有戴手套,而老公又不肯配合,面對着渾身長滿比針還尖銳的刺嫩芽,我只好望“芽”興嘆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刺嫩芽’

它的刺夠尖銳、夠嚇人吧?它的每片恭弘=叶 恭弘子上下兩面都長着這樣的刺兒呢,霍霍!


今天雖然戴着手套,可是面對渾身長刺的刺嫩芽,我還是小心翼翼地下手。

先觀察刺嫩芽的長勢,再判斷我該從那裡下手,看準了,一用力“啪”一聲,一根鮮嫩無比的刺嫩芽就到手了。

隨着而來的是一陣清新而又清香的味道讓我陶醉,讓我開始懷疑自己又回到了孩童時代,回到和哥哥、姐姐和父親一道採摘刺嫩芽的那些像畫面一樣美好的童年。

那時候的我多麼開心與快樂啊,每次採摘野菜的日子,就是屬於我們孩子的瘋狂的日子!

眼前我的孩子也漸漸進入狀態了,畢竟是孩子,一有興奮點,就把疲勞、口渴都拋到了九霄雲外,他一直興奮地喊着:“媽媽,刺嫩芽!”一段時間后就簡短為“刺嫩芽,刺嫩芽!”到最後的“這裏沒有刺嫩芽”來忽悠我。

一路上我們就這樣嘻嘻哈哈地摘了很多的刺嫩芽,兒子還告訴我回家后應該把刺給剪掉,這樣才好吃,否則會刺人的。

剪掉刺,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有想過,但我想我會去嘗試的。

越走越遠,而孩子也越來越興奮,尤其是他看到馬路旁邊的斜坡上有一棵小杉樹苗的時候,孩子更是興奮得大聲喊叫:“媽媽,樹苗,我要種樹。”

我笑着答應:“好,等下媽媽就把這樹苗挖回家,還你上次欠下的樹苗。”上次孩子挖了一棵松樹苗,後來被他自己丟掉了,我答應給他挖過一棵的,這下好了,我可以實現自己的諾言了。

我想我們該回家了,因為孩子一直說我“犯下了什麼星球的貪得無厭罪,該受到什麼懲罰。”唯一的遺憾是我們還沒有摘到滿意的映山紅,於是我們又去尋找映山紅。

走啊走啊,一路找尋,一路說笑,我們總算摘到了一大把的或開得嬌艷無比的或含苞待放的映山紅,這下孩子又開始嚷嚷着回家了。


(這就是映山紅)

我們心滿意足了地往回走了——野菜有一大袋子了,不,是兩袋子,孩子一袋,我一袋,這裏面有蕨菜、魚腥草、小根蒜、刺嫩芽,還有幾根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菜,最令孩子開心的是我們還挖到了3棵小樹苗!

對了,還有我們手上開得熱熱鬧鬧的映山紅。

這就是我們母子倆野外大掃蕩的全過程。很有成就感,因為這次掃蕩不僅成果豐碩,而且品種齊全,哈哈哈,開心,真的好開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