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英雄,亂世梟雄。

英雄易逝,美人遲暮。




東方逸雲



琉璃國落塵公主綁架案始作俑者是誰?

三大家族殘忍滅族的驚天秘密是什麼?

白髮紫衣蒙面女意欲何為?

白衣劍客又是何人?

三救傾心的情緣是否得償所願?

……

一樁樁一件件離奇詭異的事情正在琉璃國暗流涌動着……

01 楔子

元和十年春,琉璃國四大家族前往西域拜見西域之王。去時四大家主健健康康,回來時卻成了缺胳膊斷腿的慕容家主、身負重傷的東方家主和痴獃的獨孤家族,南宮家主一去不返。

元和二十三年春,滔天大火從獨孤門燃起,熊熊火光照亮了整個琉璃都城。十萬守城將士集體滅火,大火仍整整燃燒了三日,三天後琉璃國北面的獨孤門化為灰燼,唯一逃過此劫的是外出遊玩的獨孤雁和隨她出遊的一干僕人。

02 緣起 — 畫舫遇襲

元和三十年春。

春天的琉璃國有什麼?

有楊柳如煙,有碧水似夢,有花雨紛飛,有燕啄雲泥。

璃丹江上碧波蕩漾,山青柳綠,微風輕拂,頗有人間仙境之感。

一艘畫舫在湖面悠悠划著,畫舫之上張燈結綵,頂漆黃漆,船柱雕龍畫鳳。船上女子輕衣羅衫,或彈琴撥箏,或輕歌曼舞。

一襲粉裝女子攜一黃裳女子立於船舷之上,少女皆冰肌玉骨,遠山眉黛,明眸善睞,天真浪漫。粉裝女子纖纖玉手遙指遠山與黃裳女子嬉笑宴宴。

粉裝女子為琉璃國公主璃月公主,黃裳女子是東方宮小姐琉璃國君義女東方落塵。

越是平靜的湖面越是暗流涌動。

兩位公主用過午膳,午時已過,剛要回船午休片刻。遠處的江面出現無數小船隻,如游魚一般迅速向畫舫靠近。不多時,畫舫已被團團圍住,無數黑衣人魚貫躍入畫舫,畫舫之上頓時陷入一片混亂,驚叫之聲,打鬥之聲,聲聲不絕於耳。

護衛長一聲令下:“保護公主!”

所有近處船隻上的護衛便和黑衣人打成一片,刀光劍影間,船舷之上的黑衣人和護衛被打落江中之後有的仍在彼此廝打着,先前鶯歌燕舞的歡樂場景瞬間墮入了修羅煉獄場。

最後這場打鬥以璃月公主輕傷受驚,落塵公主下落不明,無數護衛重傷身亡收場。

03  琉璃宮 — 龍顏大怒

琉璃宮中,璃月公主被太醫診斷為輕傷受驚,虛弱的躺在玉榻之上,琉璃王後於榻前緊握女兒雙手輕輕安撫着。太醫開了許多安神滋補之葯,葯爐房裡飄着裊裊青煙,許多宮女正在熬藥。

公主近身護衛長及所有生還的護衛已被打入天牢之中等候發落。

大殿之上,琉璃陛下怒視着跪地的御林軍統領:“三天了,朕的落塵公主還沒有下落,御林軍就這點能耐嗎?”

“回陛下,臣已經在琉璃國和四大家族除獨孤家都已經在所有可能的地方布下了天羅地網,只要挾持公主的人一出現並能一網打盡救出公主。”

“那如果綁架之人一直不出現呢?”

“這…..”

“三天了,落塵是死是活,一點消息都沒有,你讓我怎麼對得起故去的東方兄啊。”

“臣……”

“再給你三天時間,如果還不能救回人來,提頭來見。”

“臣遵旨。”

04 東方宮 — 愁雲慘淡

自琉璃國落塵公主東方家小姐東方落塵被人綁架之後,東方家上下眾人一片愁容。東方老夫人在後堂拜佛拜了三天,現在還在不斷祈禱,東方家現任家主東方羽歌與一眾護衛不眠不休在外尋找,東方家二公子東方逸雲自幼師從忘塵谷忘憂子也被飛鴿傳書尋人。

東方宮內外只有行色匆匆的下人,相見都只苦笑搖頭。這位未出生就喪父的女子自幼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一失蹤便牽動着東方家上下千餘人的每一根神經,也牽動着琉璃國國君的神經。

除獨孤之外的兩大家族南宮家族和慕容家族也紛紛派人尋人,獨孤家族除了拜師無憂子的獨孤雁之外,其餘人已全部故去。

這場持續了三日的尋找還在繼續着……

05 忘憂谷 — 出谷尋親(出谷報仇)

東方逸雲接到飛鴿傳書之時,正在忘憂谷後山的一片桃林飲酒。

陽春時節,萬物復蘇,忘憂谷內,桃花盛開。

在枝頭成串成串地綻放,一朵挨着一朵,一朵緊靠着一朵。向上開着,向下開着,向左開着,向右開着,它們開成了一柱,它們開成了一樹。遠遠望去,好像谷中開滿了粉紅色的火炬。

白色的信鴿穿過層層盛放的桃花,輕巧的落於斜躺在桃枝上的少年肩頭,收齊撲棱的翅膀輕啄少年的肩頭。

少年拿過綁在鴿腿之上的信筒取出信件展開,雙目落到信紙之上豁然之身,懷中酒罈落到地面摔成碎片,剩餘酒夜流了一地,一陣風過,微風中沁入淡淡酒香,醉人心田。

少年利落的跳下枝頭,向著谷中一處小屋奔去,甚至用了輕功加快腳程。

急急破門而入的少年甚至沒看院中練雙刀的少女,只是朝着一個屋子喊道:“師傅師傅,我有急事要出谷。”喊得同時已進自己的屋子取了隨身的玉骨扇和一個包裹。

靜靜看着發生的一切,院中練雙刀的少女沒有表情的臉龐微微蹙起了眉頭。

等忘憂子走到院中的時候,已沒有了少年的身影。忘憂子立於院中看着晃動的門扉慢慢停下,轉身向屋裡走去。

“師傅,我也想出谷。”院中的少女終於出了聲。

“去哪裡?”

“回家看看。”

“早已化為灰燼,又何須執着。”

“我只是去看一眼。”

“罷了,記得回來。”

“謝謝師傅。”

少女也回屋收拾了包裹,帶上了雙刀,到院中的時候,忘憂子還在院里,遂少女向其跪下行了三個叩首之禮,道:“獨孤雁多謝師傅七年的收留教育之恩。”

忘憂子只擺了擺手道:“去吧。”

06 江湖遇險 —英雄救美

獨孤雁出谷不久就迷了路,在彎彎曲曲的小徑中前行着。忽然濃煙四起,瞬間五米之外目不能視,有團團黑影靠近,打鬥間被人從後面偷襲打暈了過去。

獨孤雁醒來之時,被十幾個蒙面黑衣人架着往東方宮背後的大山走去。

一聲馬嘯之後,一匹棗紅馬絕塵而來,馬上一個白衣少年,手持長劍,截住了黑衣人的去路,出聲道:“放了這位姑娘,放你們一條生路。”

黑衣人面面相覷,領頭的黑衣人說道:“我們與閣下來日無緣近日無仇,何故當我去路。”

“劫了這姑娘,便是有仇。”白衣少年答着。

“大哥,少和他廢話,殺了他,我們快走。”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其他黑衣人附和着。

“殺!”領頭大哥一發話,除了劫持獨孤雁的一人,其餘黑衣人都向白衣少年殺將而去。說時遲那時快,須臾之後,所有黑衣人都倒在血泊之中,獨孤雁甚至沒來得及看清少年是如何出劍的。

少年挑開血泊中的一人的衣襟,一個曼陀羅的圖騰赫然開在胸口,獨孤雁也看到了。

獨孤雁再次看向少年之時,少年正細細擦拭着帶血的長劍,隨後利落的放入劍鞘。

“姑娘,快走吧,荒山野嶺多虎豹財狼。”說完並絕塵而去。

“……”

白衣少年繼續西行着,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又遇見一群黑衣人,劫持着一個黃裳女子。這伙人一看就和前面劫持獨孤雁的那伙人是一夥的,只是人數更少,狀態更疲憊。

黃裳女子一臉的倦色,嘴唇泛白甚至還破了皮,臉上有點點泥印,衣裳不整髮絲微亂,那模樣甚是楚楚可伶,顯然是一副慘遭蹂躪的景象。

白衣少年和中午遇到的那人對比一下,顯然這個更慘,看來不管一下都不行,誰讓他沈彧是自詡的熱血俠義之士,怎麼忍心看着別人受欺負,還是一個楚楚可伶的美人。當沈彧口中的美人日後在自己耳邊說著一個個離奇荒唐的故事的時候,沈彧不知道會不會後悔這一次的拔刀相助。

這一次,沈彧更直接,沒有和他們費任何話,打量完對方就直接擊出一劍,把最前面的黑衣人一劍斃命,繼續進攻,在黑衣人還沒來得及部署防禦策略的時候就將他們全部斬殺,也看到了那胸口盛開的曼陀羅圖騰。

落塵失了人的攙扶,酥軟的身體急急向地面倒去,在以為腦袋會被砸出一個坑的時候,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閉眼之前看到了一個略帶焦急的俊容,俊美無濤的臉龐帶着些許焦急卻更顯俊俏。

沈彧看着懷中的女子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一向只會救人不會負責照顧人,這下這女子一倒下來什麼話也沒說就暈倒在他懷裡,他這大俠也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07 醒於青樓

沈彧最終只好騎馬帶着女子去了琉璃國最大的青樓 —— 煙雨樓,看到樓主素秋,忙把懷裡的人扔進素秋懷裡。

看着懷中之人衣屢不堪的模樣素秋就是一陣嫌棄,大聲說道:“臭小子,你當我這是什麼地方,小乞丐也往我這裏送,這麼一個臟兮兮的傢伙,快仍出去。”

“我的好姐姐,她是我在路上救的一個苦命的孩子,你就行行好救救她吧。”說著還搖着素秋的手。

“我是上輩子欠的你嗎,你想救人還要我出力。”

沈彧只是搖着素秋的手一個勁叫着“好姐姐,好姐姐……”

叫的素秋煩了才叫沈彧把人抱到後院去,還命下人為其洗漱。

等落塵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日的下午了,在外面被人挾持的時候很少有睡覺的時間,睡了也只多是淺眠,神經一放鬆下來就睡得格外的沉。

落塵醒來的時候距她在畫舫之上被綁架已經半個月了,半個月間琉璃宮東方宮已經急成一團,東方老夫人更是憔悴了許多,感覺瞬間又蒼老了十歲。

落塵住的是煙雨樓的後院,前院用於接待客人,後院是素秋私人住所,沈彧偶爾會住。現在落塵住的正是沈彧的屋子,沈彧已在那日離去至今未歸。落塵正打量着屋裡的事物,一陣咕嚕咕嚕之聲傳來,原來是自己的肚子在叫。門外的侍女正送粥食過來,落塵終於吃到了被綁之後的第一頓飽飯。

吃過飯後落塵便向素秋告辭之後,往着東方宮的方向走去。

08 兄妹相遇 — 闔家團圓

走到半路的時候,落塵遇到了正在外面尋找自己的二哥東方逸雲。幾年不見的兄妹在大街之上抱做一團,落塵甚至落下了委屈的眼淚,外人面前這個要強的女子是不會哭的。相擁很久之後,東方逸雲才想起大家還在尋找落塵,遂差了身旁的護衛去向琉璃宮和東方宮報信。

東方老夫人看到失蹤多日的女兒瞬間哽咽了起來,抱着女兒不撒手,碰到了落塵還在痛的肋骨,小臉兒皺在了一起,眼淚花兒在眼眶中打轉倔強的不肯落下。

還是一旁的東方家主東方羽歌看到妹妹隱忍的表情,才讓老夫人鬆開了緊抱女兒的雙手,老夫人看到皺成一團的小臉兒又是好一陣心疼。

“娘,大哥。”落塵軟軟喚了聲才繼續道:“我已經回來了。”

“歡迎回家。”說著羽歌輕輕拍了一下妹妹的肩頭。

“進屋再說吧。”二哥逸雲發話了。

“進屋,進屋。”東方老夫人似恍然大悟般說著,還拉着女兒走在了最前面。

末了還讓大夫給落塵把脈看診。

琉璃宮中璃月公主早已恢復了精氣神,也在為落塵被綁架兒着急着。東方宮護衛的傳送的口信一到,懸了幾日的心終於落了下來,擺了駕就往東方宮趕去。璃月公主和落塵公主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不是親姐妹感情卻比親姐妹還親。落塵比璃月大幾個月,所以處處照顧璃月,這讓她們之間的情誼更深厚許多。被襲那日也是落塵保護了她受了重擊才會被綁架的,每每想到的時候,璃月都要傷感很久。

璃月公主到東方宮的時候,大夫正在為落塵公主把脈中。等到大夫交代好一切,半月不見的兩姐妹才得以一訴擔憂害怕之苦。

09 聖旨謝恩

琉璃宮和東方宮都沉浸在落塵公主東方小姐歸來的喜悅之中,東方小姐長達半個月綁架流亡生涯就這樣被一個不留名的劍客終結了。琉璃國君想要重謝劍客,無奈尋找無門,遂下了聖旨:

天承運

皇帝詔曰  凡有劍客信息者賞黃金千兩,找到劍客者賞黃金萬兩。

                                       欽此  元和三十年 己巳日

遂大街小巷張滿了官文,坊間小巷裡皆有議論之聲。比當初尋找公主時的氣氛還盛。

煙雨樓里的素秋也在客人的議論聲中知曉此事,遂命侍女上街揭官文。素秋看到官文之上那與沈彧八九分神似的人像。便拿着官文急急向後院跑去,推門進入沈彧的屋子,想要質問一下這個小子什麼時候又去救了個勞什子公主,卻不料看到床上之人正在熟睡。

此時沈彧正在補眠中,昨日又救了一次獨孤雁,自己也受了些傷,雖說是輕傷,但是對於多年不受傷的他來說,心情的鬱悶比身體的傷更嚴重,所以跑到忘憂谷對面的崖下,在瀑布中揮劍亂舞了半日,導致現在頭疼腦熱心口發堵中。看到素秋拿着一張紙搖着自己在面前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就頭更暈眼更花了就又睡過去了。

素秋看着面前又睡着人,兩道柳恭弘=叶 恭弘眉深深的蹙起。幾欲離開之際觸到了一片滾燙,仔細摸了摸沈彧的腦門,灼熱的溫度把她又燙了一下。看着睡夢中仍皺眉不安的沈彧,命侍女拿了冷毛巾冰敷,素秋才又去前院招呼客人去。

等沈彧醒來之時,夜幕已經降臨,轉身看到桌上的官文,才知道原來自己那日所救的女子竟是琉璃國公主,此時他還不知道落塵的另一個身份——東方宮小姐,沈彧平素行俠仗義,卻不結交江湖中人,也不關心朝廷之事。

看着紙官文上形似自己的人,不禁苦惱道,這以後出門莫不是還得戴個面具了,自己怕是再也不能當個無名英雄了。想着想着腦袋又痛了。便從後院小門走到小巷裡去了,看着那十里一張的官文,沈彧徹底暴怒了。決定和琉璃國君攤牌:這是酬謝還是通緝哪?!我的人生自由呢。

趁着月黑風高,沈彧一路輕功避過了巡邏的護衛,飛到了琉璃國君的宮殿。

正在拿着奏章批閱的國君看到來人一驚,但再看來人相貌的時又是一喜。

“少俠好功夫,出入皇宮居然不驚動朕的守衛。”

“那是他們太弱了。”

“那你要不要來宮裡。”

“朕給你最大的官。”

“昏君!”說完自己也愣了一下,觸怒了龍顏自己怕是回不去了吧,素秋啊,以後要照顧好你自己啊。

沈彧正在心裏告別的時候,國君卻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第一個說朕是昏君的,何以見得。”

沈彧瞥了瞥手中的官文,怒扔到奏章上面,“就憑這個。沒有把自己的女兒保護好,別人救了之後卻又向通緝犯一樣向全天下昭告,你有想過他的感受嗎?!”

沈彧說完似還不解氣,胸膛不斷起伏着。

“我不過是想要報答他。”

“不需要!如果一定要報答的話。”

“怎樣?”陛下一臉誠懇道。

“把它撤了。”

陛下變換了許多表情,最後應允了。

這一鬧劇就這樣收場了。

10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

當琉璃宮和東方宮都沉浸在落塵公主東方小姐歸來的喜悅中,琉璃國南側的南宮殿里卻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勢之大似乎要把南山也一併燒了去,大片的火光映紅了璃丹江,把黑夜燒得像白晝。

這場大火與七年前(元和二十三年春)那一場大火何其相似,那一場大火把四大家族裡的獨孤家族除獨孤雁之外全部滅掉,那如今的南宮家族除了嫁給慕容恪的南宮宛兒可還有人能倖免,在滔天的大火未滅之前,誰也不得而知。

在火光照亮璃丹江的時候,琉璃國君就派了十萬守城將士去滅火,但是看着那比七年還大的火光,又派了十萬將士幫忙,只剩十萬大軍還駐守琉璃宮。

琉璃國的大軍除了琉璃宮三十萬的守城將士,其他的百萬雄師都守衛在琉璃國的各個邊境之上。遠水解不了近渴。

慕容莊裡的一干人等早已隨慕容恪救援去了,南宮宛兒也在其中,畢竟那是她娘家啊。只剩缺胳膊斷腿的老慕容莊主留守南宮庄。

東方宮由東方家主東方羽歌帶人救援,東方逸雲和東方落塵留在東方宮,以防不測,畢竟如此驚心大火,任哪裡也經不住它燒啊。

眾人抵達南宮殿的時候,大火已經燃得很盛,守城將士將大桶大桶的水潑向火中,火舌竄出水面繼續燃燒着,二十多萬人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熊熊大火在自己面前燃燒卻無能為力。

有士兵把南山的土挖來倒入燃燒的火中,火勢稍微小了一些,眾人見此法可行,並都相繼去挖土,沒有工具的就用長槍、長劍挖土。等把南山挖空了一角的時候,火勢終於小了,可是昔日的南宮殿也掩在了層層黃土之下。

看着眼前的一幕,南宮宛兒終是堅持不了暈倒了,倒在了離他最近的東方羽歌懷裡。等慕容恪發現的時候,東方羽歌已經把南宮宛兒放到了南宮宛兒來時乘坐的馬車裡。

據統計,南宮殿中的人無一人生還。二十幾萬人努力的結果也只是堪堪將火勢控制住燃燒的時間短些,卻沒能挽救任何生命。

眾將士都已精疲力竭的往琉璃宮回,慕容恪帶着昏迷的南宮宛兒向慕容庄走去。

東方羽歌也帥眾護衛回東方宮。

11 事情遠還沒有結束

當眾人疲憊的往各家趕去的途中。

慕容莊裡迎來了一群陌生的客人——白髮紫衣蒙面女和一群黑衣人。

慕容老莊主看着不速之客不客氣的說道:“送客。”

白髮紫衣蒙面女發出驚悚的笑聲,笑夠了就用嘶啞的聲音說道:“慕容老兒,你就這般不待見我了嗎?”

“我又不認識你。”

“不認識!睜開你的狗眼看看吧!”說著白髮紫衣蒙面女取下了遮面的面紗。

老慕容莊主拄着拐杖的手抖了三斗,拐杖落地之時人也跌坐地上,仰望上方那個二十年來未曾改變容貌之人,顫顫巍巍的說道:“洛竺,怎麼是你?”眼裡不可置信的意味明顯至極。

“怎麼是我?就是我,我要你們這群狼心狗肺的東西都死於熊熊大火之中,永遠不得轉世。”說完向空中撒了一把白色的粉末,粉末瞬間燃燒,火勢蔓延到周圍一切可燃的物品之上。

“這麼說來……,七年前獨孤門的大火……是你放的,前幾天……南宮殿的大火……也是……你放的。現在…….我慕容庄的大火……也是你….”老慕容莊主斷斷續續說著。

“還不算笨,不過只用大火焚燒還是太便宜你們了,我還得讓你們也嘗嘗其他的滋味。”話音剛落,就把慕容老莊主帶到了前院之中,平時修鍊的場地橫七豎八的擺放着屍體,不,不算屍體,因為那些人還有氣息,只是周身都被刺了許多窟窿,有血不斷冒出,個個痛苦至極。

老慕容看着眼前的一幕想起了二十年前類似的一幕,口中喃喃自語道:“報應啊……報應啊……”.

在他說著的時候,他的身上也被刺了各種窟窿,鮮血也在不斷的溢出,慕容庄的四周已經燃起了熊熊大火,將前院團團圍住。

慕容恪在快到家裡的時候,看到了燃燒着的慕容庄,腦子轟的一下全懵了。才失去一個南宮殿,慕容庄又慘遭毒手,到底是誰這麼喪心病狂。

在重重火舌的包圍之下,飛躍到了還沒有燃起的前院修鍊場中,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老父親被一個白髮紫衣女人不斷的用劍插着身體。

顧不得其他,大呵一聲向白髮紫衣女撲去,白髮紫衣女未料到有人襲擊,肩頭的一塊紫衣被慕容恪挑破。

看着和白髮紫衣打鬥的慕容恪,慕容老莊主大喊:“恪兒,快離開!不要報仇。”

火勢漸漸向中間蔓延,白髮紫衣女向黑衣人道:“撤退!”

說著率先向著火牆外飛掠出去,慕容恪只一心想要殺了那白髮紫衣女也向火牆外飛去。奈何外衫還是被火舌舔破,在脫下外衫的功夫,白髮紫衣女已消失在視線里。

南宮宛兒醒來的時候,看到的又是熊熊燃燒的大火,以為南宮殿里的大火還未撲滅,問僕人道:“這都第幾天了呀,怎麼還燒着。”

“夫人,這裡是慕容庄。”

“慕容庄?”南宮宛兒又一次暈了過去。這一次慕容恪的視線剛從消失的白髮紫衣女方向轉回來,看到又暈過去的夫人,只得快步過去接住。

與他一同想要接住南宮宛兒的還有半路看到火光趕來的東方羽歌。兩人目光對視之下暗流涌動。

看着熊熊燃燒的大火,沒有人有力氣再去滅火,慕容附近沒有大山也挖不到土,只能任其肆意燃燒。最後慕容庄也消失在熊熊燃燒的大火之中,慕容恪、南宮宛兒等人暫時入住東方宮。因為沒有其他去處了。

琉璃國君看着接連燃燒了十天的大火,一點脾氣都沒有了。堂堂琉璃國的四大家族,最後只剩東方宮,其他都被大火消滅。這在琉璃國的坊間流傳,流傳有各種版本,想象力之豐富令人咋舌。

12 二十年前的真相

元和十年春,琉璃國四大家族前往西域……

東方宮裡,東方老夫人正根據慕容恪最後看到的一幕回憶着東方老宮主從西域回來之後斷斷續續說與她聽的事情,二十年來她一直吃齋念佛也是想要向上蒼懺悔那些罪孽。

東方宮後山的洞穴中,燈火通明,白髮紫衣女遣散了教中的一眾教徒。諾大的幽冥教只剩白髮紫衣女一人。白髮紫衣女進入幽冥教最裏面的洞窟,拿出一個漆黑的牌位,上面寫着六個大字:吾父西域之王。

元和十年春,琉璃國四大家族獨孤,慕容,南宮,東方前往西域拜見西域之王。在拜見的途中,獨孤,慕容,南宮三大家族的家主均被西域公主洛竺的美貌所傾倒,都覬覦洛竺的美貌。

那時的獨孤、南宮都是三十左右歲的俊秀公子哥,慕容和東方稍大一些,其中東方最大,其他三人皆以大哥相稱。

東方是所有人里最英俊的,最有魅力的。卻也是唯一一個對洛竺公主不敢興趣的。因為東方已經有一個比洛竺還漂亮且溫柔賢惠的夫人,而且育有兩個兒子,夫人肚子里還懷了一個。

而洛竺公主卻獨獨情傾於東方。

有一日,獨孤,慕容,南宮三人在行宮商量着如何奪得美人心,說道激動之處,言辭不免粗鄙。恰被來找東方的洛竺公主撞破。

洛竺公主惱羞成怒轉身就跑,卻和正在回來的東方撞在一起。頓時委屈四溢哭將了出來。哭聲引來了巡邏的士兵,士兵報告給了西域之王,西域之王趕到的時候,自己的寶貝公主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等西域之王從洛竺公主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怒氣大盛。東方四人遭到了西域國的嚴厲排擠,並勒令其滾出西域之地,永世不得來往,包括其子子孫孫。

四人如夢一般從西域王都離開,獨孤三人悶於心中之氣就如燎原之火層層上竄,三人一合計瞞着東方又回到西域王都,王都之人個個如過街老鼠般唾棄他們,三人心中的火氣更甚,遂開始殺人泄憤。

殺戮一開始,一方不倒下就不會結束。

最後的結果便是西域都城伏屍百萬,流血漂櫓,最後點燃了火燭,把沒有殺死的人生生燒死。

東方發現異常趕到的時候,西域王都已是血海中的一片火城,找到懸挂在城牆之上的洛竺公主的時候,二話不說將其救起,卻遭到了洛竺公主的毒手,撒了一把卸去功力的藥粉,拿起身旁的長劍就向東方刺去,東方堪堪避着,卻仍是受傷頗重,還有一劍差半寸就徑直從心口穿過。控制住洛竺公主的東方向四周望去,尋找自己的同伴

此時的三人,獨孤看着瘋狂燃燒的火海,全身哆哆嗦嗦似癲癇發作,慕容已經斷了一隻胳膊和一條腿,只能一跳一跳的蹦着,南宮已經倒在血泊之中,東方試過鼻息,已然斷氣了。

重傷的東方就這樣帶着瘋瘋癲癲的獨孤,情緒失控的洛竺公主,和缺胳膊少腿的慕容奮力在火海中殺出一條血路。

最後他們是被趕回來的隨從救回的。回去的途中,洛竺公主消失在一個小湖邊。

東方回東方宮之後,斷斷續續向妻子訴說了所發生的一切,並吩咐妻子誕下孩子之後吃齋念佛為西域之王和無數枉死的西域子民懺悔,就與世長辭了。

獨孤瘋瘋癲癲大半年之後也離開人世。

只剩慕容還缺胳膊斷腿的蹦噠着,不過顯然活得大不如從前了。

一場由慾念引發的滅族殺戮事件就這樣產生了。之後發生的三起大火也得到了解釋,西域之王滅族后,洛竺公主前前後後用了二十年的是把獨孤、南宮、慕容三大家族也滅族。

倖存的獨孤雁、南宮宛兒、慕容恪聽着東方老夫人娓娓道來的一切,唏噓不已。

13 獨孤雁報仇的那些事

獨孤雁出得忘憂谷第一次被黑衣人劫持,被沈彧所救。

第二次在鬧市之中路過,又被黑衣人挾持,還是被沈彧所救。

當沈彧第三次救了獨孤雁的時候,兩人之間有了第一次對話。

獨孤雁:“你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救我。”

沈彧:“誰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危險。”

獨孤雁:“……”說的好友道理,獨孤雁竟然無言以對。

沈彧;“不想讓我再救你,你就保護好你自己。”沈彧說完也不看獨孤雁的表情,跨上駿馬飛奔而去。

獨留獨孤雁看着揚起滾滾灰塵在風中凌亂。

14 感情的一些小事

人間自是有情痴,此事不關風與月

沈彧&獨孤雁

獨孤雁:“當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救了你三次的時候,你很難不喜歡他的。”

東方逸雲:“但你也不可以愛他啊。”

獨孤雁:“心跳加快的節奏,我也控制不了。”

東方逸雲:“……”好吧,你贏了。

沈彧&東方落塵

沈彧:“公主殿下,東方小姐,請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東方落塵:“那等我把話說完。”

沈彧:“說完走人。”

小腦袋重重的點了一下。

東方落塵:“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隻山楂走着雪地里,走着走着……你猜怎麼著?”

沈彧:“……”面無表情。

東方洛塵:“它變成了冰糖葫蘆。你說好不好笑。”說著便自己笑做一團,全然沒有公主的威嚴,小姐的修養。

又一日。

沈彧:“公主殿下,東方小姐,請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東方落塵:“那等我把話說完。”

沈彧:“那說完走人。”

小腦袋重重的點了兩下。

東方落塵:“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隻山楂走着雪地里,走着走着……你猜怎麼著?”

沈彧:“……”面無表情。

東方洛塵:“它變成了冰糖葫蘆。你說好不好笑。”說著便自己笑做一團,全然沒有公主的威嚴,小姐的修養。

再一日。

沈彧:“不要說話。”

東方落塵:“一句。”說著豎起一根指頭楚楚可憐。

沈彧點了一下頭。

東方落塵:“叫我一句落塵。”

沈彧:“……”石化中。

東方羽歌 & 南宮宛兒

東方羽歌和南宮宛兒可算青梅竹馬,奈何南宮宛兒和慕容恪有婚約,最後只得嫁於慕容恪。

東方羽歌:“宛兒。”

南宮宛兒:“羽歌。我已經有軒兒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東方羽歌:“只要你過得好,就好。”

南宮宛兒:“璃月公主一向喜歡你,你就應了這門親事吧。”

東方羽歌:“宛兒,我的心裏只有你。”

南宮宛兒:“璃月公主的心裏有你。”

15 俠客情歸何處

悠悠歲月,千載人間,浮雲飄蕩着聚了又散,散了又聚,柔弱卻執拗地搖曳在塵世的上空。

“素秋,我們離開琉璃國吧。”

“去哪裡?”

“浪跡天涯。”

“你欠我的銀子還沒還呢,還有黃金萬兩。你還想去哪裡?”(黃金說的是懸賞令里的黃金)

“一輩子還很長,有的是時間還。”

“一輩子再長,你也沒錢還啊。”

“那拿我自己抵怎麼樣。”

“我怕獨孤的雙刀,還有琉璃國的公主,東方家的小姐。”

“哈哈哈……哈哈哈……母夜叉還怕這個……”

“駕!”說著狠狠踢了一下前面的馬屁股,駿馬撒開蹄子狂奔而出。

“駕!”自己的馬匹也飛將出去。

兩騎紅塵,白馬紅衣,棗馬白衣,向夕陽西下的遠方疾馳而去。

16 小記

琉璃國

主要人物:琉璃國君、王后、璃月公主

琉璃四大家族:

東方:東方宮

慕容:慕容庄

南宮:南宮殿

獨孤:獨孤門

東方宮:東方家族,位於琉璃國東面,雄踞琉璃最佳位置,背靠琉璃峰,前臨璃丹江,富庶繁榮甚比琉璃國都琉璃宮。

東方羽歌:現任東方家主,15歲喪父,繼任東方家主之位。

東方逸雲:東方二公子,一柄檀香扇,一扇扇過,扇香四溢,沁人心脾,自小拜師忘塵谷無憂子。

東方落塵:東方家唯一的小姐,未出生喪父。后被琉璃國君收為義女封號落塵公主,從小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東方老夫人:東方羽歌三兄妹之母。

慕容庄:慕容家族,位於琉璃國西側,與東方宮遙遙相對。

慕容恪:現任慕容家主,與南宮宛兒為姻親。

慕容玄軒:慕容恪與南宮宛兒之子。

慕容老莊主:前任慕容家主,慕容恪之父。

南宮殿:南宮家族,位於琉璃國南面,背靠一座大山,名南山。

南宮玉兒:南宮家主,南宮宛兒的姐姐,唯一的女家主。因為南宮家族已無男丁。

南宮宛兒:嫁於慕容恪,育有一子慕容玄軒。

獨孤門:獨孤家族,位於琉璃國北面,與南宮殿遙遙相望。元和二十三年春付之一炬。

獨孤雁:獨孤家唯一倖存的血脈。彎刀冰美人。兩把彎刀自指尖劃過,劃出優美的弧線,傾瀉一地鮮血。獨孤,這個名字生來就註定了,需要孤獨求索一生,在獨孤雁23年的生涯里詮釋得很好,沒有人可以信任,除了自己,但是有一個人卻輕易打破了她的心牆卻不住進心裏。

忘憂谷:忘憂子的避世之所,收有東方逸雲、獨孤雁兩名徒弟。

煙雨樓:琉璃國最大的青樓名,樓主素秋、劍客沈彧居於後院。

幽冥教:西域流派;教主:白髮紫衣蒙面女(洛竺公主);圖騰:曼陀羅。

沈彧:江湖劍客,佩劍辟邪曾是吳六劍吳大帝所有。救過獨孤雁(3次)、東方落塵等……

載:吳大皇帝有寶劍六。一曰:白虹,二曰:紫電,三曰:辟邪,四曰:流星,五曰:青冥,六曰:百里。

《一元寫作訓練營》 顧輕塵一10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