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孩子之前,我和盧先生是非常愛看電影的人。我們基本上每個星期,都會去看電影。有了孩子到了國內,這個七年,我們就一起看過兩次電影。

上周日,我被邀請去參加《當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超前觀影活動。我趕快多申請一張票,第一次出席活動帶家屬哦。

我們一起去看了這個片子,我是個淚點低的人,哭的稀里嘩啦。不得不在電影院里,就帶着墨鏡,有點丟人。


這部片子講的是一個12歲,有點自閉,蒼白,弱小的少年康納的故事。

康納父母離異,他和生了絕症的母親在一起生活。母親看起來是一個樂觀的人,但是她的健康狀況卻一天比一天弱了下去。

自從母親重新開始化療之後,他每天晚上12:07分,都會做同一個噩夢,讓他驚恐萬分。一直到有一天晚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樹怪蜀黍,要給他講三個故事,來交換他的噩夢。

於是,故事就從這裏開始。


樹怪給康納講了三個故事,每個故事都是有自己的意義的,但是每個結局都不是康納所希望的。


第一個故事講的是真偽。

心懷叵測的女巫后媽被王子帶領的人民鎮壓,王子成了一代明君,深受人民擁戴。這是被記載下來的歷史,然而在這個故事中,王子卻是為了誣陷女巫,而親手殺死自己心愛的姑娘的壞人。

從小到大,我們認為世界分成兩種:好人和壞人。好人值得信任,壞人永被唾棄;我們總是憑着自己的認知去分辨好壞善惡。事實上,這個世界上,並沒有根本絕對的好壞善惡,一切皆有可能。

有時候,我會有種恍然:其實,每個人都是一個沒有臉,中立的個體,看心情,看情況,帶上各種不同的面具。

每個人都可能善,也可能惡,這是人性。在人際關係最重要的前提是,不要在沒有仔細調查之前,就確立自己的立場,因為這隻能是偏見。

這個故事的更深刻的一層含義是,當我們把善惡投射到自己的時候。因為在很多很多的時候,我們所有的怪異行為的發源中心,都是因為自己無法接受自己,於是驚慌,恐懼,掩飾,害人害己。

對別人有偏見,我們會失去世界,對自己有偏見,我們會毀滅自己。


第二故事講的是信念。

真誠愛主的牧師通過彌撒,驅趕城中那個脾氣暴戾,行為古怪的製藥師。在他的觀念中,製藥師拒絕融合的行為和社會有悖。

在社會中,人們本來就不喜歡異類,尤其是被自己信任的牧師呵斥的異類,沒有人想要了解製藥師善良的內心。

後來,有一天牧師心愛的女兒生病了,牧師沒有任何辦法,他去乞求被他驅趕的製藥師,希望得到醫治。他願意拿一切來交換,包括他的信念。

在社會群體里,一個人能站立起來,那是因為有一口氣的信念。信念是無形的,只不過是牙關咬緊和鬆開一線的關係。可一旦吐出信念,人就犹如泄了氣的皮球,軟了下去。

信念本身的確沒有價值和意義,問題是沒有信念,這個人就失掉了價值和意義,變成了一個軟皮球,隨便別人捏來捏去。

製藥師,拒絕醫治牧師的女兒。事實上,我想,病入膏肓,也許製藥師也已經無能為力。

道貌岸然的牧師失掉了女兒,失掉了信念,失掉了他一切珍貴的東西。


第三故事講的是存在。

在人群中,總有人是不存在的。他並不是不存在的,而是對別人來說,他是不存在的,透明的隱形人。

對於一個人而言,每個人都渴望通過別人的反應,而確認自己的存在。世界上最可怕的情緒,不是憎恨或者被憎恨,而是當我們覺得沒有人需要我,沒有人看到我,我是多餘的。可是到底應該如何刷出自己的存在?

這卻是一個無法複製,人人糾結的問題。人生的問題不是一道有正確答案的算術題。影片中,康納在怪物的鼓勵下,激起了心中的怒火,暴打了長期對自己欺凌的男生。

隱形人不再是隱形人,他用暴力的手段打破了隱形人的面具,他如願以償的變成了人們的焦點,然而他卻更加孤獨。


三個看似沒有任何關聯的故事講完了,康納需要講的是他自己的故事。

他拒絕,他掙扎,他拚命逃避,他不敢面對母親的離去。

敏感的少年,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認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是自己沒有抓牢母親的手,才造成了母親的遠去。他做所有能做的錯事,他問劇中出現的每個人:“你不要懲罰我嗎?”他從心中自己定義了自己,母親離世是對他的懲罰,如果他能夠得到懲罰,也許母親就不會離世。

這個說出來,讓外人見笑的理由,卻是他心中隱藏最深的秘密。

他拚命的衝著怪物喊,我召喚你來,是為了救我的母親!然而怪物回應他,我來是為了拯救你!

我覺得《當怪物來敲門》,表面上是講的是,柔軟的少年如何直面親人離世的恐懼,事實上,我認為這部片子還有更深刻的含義。這部片子是在講,如何治癒我們每個人自帶的各種各樣原生家庭的傷害?

我們每個人生活在不同的家庭中,隨着成長,我們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也許你的父母太嚴厲,也許你的父母太驕橫,也許你的父母太泛濫,也許你的父母太保守……每個人因為父母的個性,要求,以及自己的家庭氣氛,無法避免的留下成長記憶。

在我們成年之後,這些家庭給我們的記憶,那些會讓我們疼的部分,我們統稱為“原生家庭”的傷害。

家庭就是,在相親相愛的表象下面,相愛相殺。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原生家庭傷害的人,是不存在的。人生最重要的意義,絕對不是去指責和抱怨原生家庭的傷害,而是如何自我治癒,改變自己。

我們總在說,原生家庭傷害的破壞性絕大無比,那是因為原生家庭的傷害已經被封印在過去里。我們沒有辦法讓時光重來,返回當時的情景,糾正傷害。

所以治癒原生家庭的傷害,無論起因是什麼,第一步都是要打破禁錮自己的枷鎖,從過去中逃出來。找到自己,並了解自己。

我們以為自己是最親近的人,因為總是和自己在一起,事實上,我們會習慣性的忽略自己。我們總覺得,自己還行,可以撐下去,其實那個自己早就遍體鱗傷,瀕臨奄奄一息。

找到自己,忍着巨痛把自己的舊傷翻出來,重新切開,挑出裏面在持續化膿的刺,只有這些血淋淋,讓我們驚恐的可以到暈眩的行動,才可以治癒自己。

治癒並不僅僅是溫情脈脈的懷舊色彩,治癒往往是比恐怖片更血腥的開顱手術。可是當一個人能治癒了自己,就沒有什麼可以不被戰勝。


治癒自己是這麼一個艱難而曲折的道路,所以樹怪才從真偽,信仰,存在,這幾角度出發,最後在掙扎,威脅,逼迫和恐懼中,幫助康納找到自己。這一路走來,真的不是繁花滿地。

這是一部很有心理素養的片子,非常適合父母和大一點孩子一起去看。因為從片子裏面,我們可以衍射出非常多深刻的人生話題。

做了父母的人都知道,現在的孩子,想和他們說道理,太不容易。

父母子女是人生在世,最初也是最重要的關係。

可有時候,我們挨得太近,靠的太近,我們茫茫然的把對方當成了自己,我們已經習慣躲避那些會刺到心的問題。

所以,如果有一個既成話題,深入下來,就變得比較容易。

人最大的恐懼其實是面對無法預測,卻必然發生的未來。我們不得以,必須放下一些不想放棄的東西,去直面對恐懼。

在人生中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自己,擁抱自己,正視自己。


《當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