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享受風起的時光。——題記

        年幼的時候,我很不喜歡那些把人拘束在狹小空間里的交通工具,不僅是嫌棄裡頭氣味難聞,更討厭沒有清風相伴。像父親慢慢悠悠的自行車位置,小哥風馳電掣的摩托車後座,我就很是喜歡。不管是溫柔地拂過,還是凌厲地扑打,我的臉上、身旁總能感受到風的存在,裹挾而來的除了空氣里芬芳的味道,還有自由暢快的感覺。

         等到上學了,因為學不會自行車,漸漸地習慣了窩在公車裡頭的感覺。但是我不怎麼在坐車的時候低着頭看手機,反而喜愛把臉湊向小小的窗邊,感受微風的纏繞,陽光的溫柔,靜靜地看着方格子外的熱鬧:小城的樹木還是青翠的,搖曳的紫荊花是浪漫的,人們提着豆漿和油條在路旁寒暄。日子彷彿不慌不忙,偶爾品上一口手裡苦中帶甘的茶,緩緩地向前踱步。

         後來終於要養家糊口了,每天七點半的清晨,我匆匆忙忙趕上公交車,略微帶喘地坐在最後一排的座椅,感覺兩旁蓊鬱的樹木包圍成一個巨大的隧道,車子像是穿梭在這個城市的風裡,我無心裝載外面的風景,只是沉浸在即將面臨的紛繁雜事,看一眼站牌,踏着風一樣的步子走下車。好在,下班的時候總是能享受到片刻閑暇的時光,我不再花時間理會一閃而過的喧囂,只是靜靜地閉上眼睛,倚在窗邊,在風的撫慰中沉眠,在喇叭的提醒里歸家。

          在風裡,時光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生命在一點一滴地消耗,我們難以挽留,只有努力生存。

           其實, “風起,唯有努力生存”是法國詩人保爾·瓦雷里《海濱墓園》的詩句,可最開始我卻是從宮崎駿的《起風了》知道它的,看到的那一刻覺得很鍾情,無論是已經隨風而逝的佳人,還是仍然掙扎求生的凡人,都能有資格去享受風的溫柔,風的堅強,風裡的悲歡離合。雖然在很多時候這並不是享受,而是一種不願輕易向命運屈服的忍耐,但是那種脆弱卻堅韌的美感,卻會留在風裡,打動人心。

         看過三毛說下輩子想做一棵樹,非常沉默非常驕傲,從不依靠從不尋找。我很欣賞這一株挺拔美麗的樹,然而並不想效仿。反而希望若有下輩子,我能成為一陣清風,攜着露珠和花香,穿梭在城市的每一段時光里,給歡喜的人們帶來清爽,為苦惱的人心捎去的慰藉。如同前生,風向我吹來那一刻的模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