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喀琉斯、奧德修斯一起參加特洛伊戰爭

阿喀琉斯、奧德修斯兩人都是古希臘神話中的著名人物,漢譯名字兩個人都帶有一個“斯”,其實用“撕”可能更合適。因為他們就是一對“撕逼”,他們代表兩種對立的特質,阿克琉斯是力量的象徵,而奧德修斯則為智慧的代表。

古希臘著名游吟詩人荷馬寫的《伊利亞特》《奧德賽》就是關於他們兩人的故事。


阿克琉斯

一、阿克琉斯——武力的化身

傳說阿克琉斯是海洋女神忒提斯(Thetis)和英雄珀琉斯(Peleus)之子,忒提斯(Thetis)在他出生不久,就把他浸泡在冥河水裡。由於母親倒提着他的腳踵,因此阿克琉斯除了腳踵,全身其他部位都是銅皮鐵骨、刀槍不入。

有人可能會問,為什麼忒提斯(Thetis)要把兒子經受冥河冰冷之水的浸泡之苦,幸福輕鬆快樂成長不好嗎?在不了解神話背景的情況下,不同的人可能會有不同的答案:為了兒子成為勇士、為了兒子不受傷、為了兒子……

對於一個母親來說,護犢子的心都是想通的,可能有非常多的為兒子好的理由,但是最核心的信心是希望兒子能平安生活。但是,在特洛伊戰爭爆發之前,忒提斯(Thetis)就得知對他兒子的語言:他將因勇敢而名垂青史,然而年紀輕輕就會凋謝在戰場上。

也正是因為這個預言,忒提斯(Thetis)以一顆慈母的心讓冥河水沖洗出一個不易被武器所傷的不死之身,但是命運似乎連神都無法改變。儘管這位的可憐的母親,已經卑微到把阿克琉斯托養到斯庫羅斯島的王宮裡,並且當成女孩子來撫養,以逃避未來的參戰。

本文的另一主角奧德修斯登場,如果說阿克琉斯是武力之化身,那麼奧德修斯就是智慧之化身,他最終用計在斯庫羅斯島的王宮找出了阿克琉斯。因此,神諭的重要條件阿克琉斯參戰實現了,希臘聯軍擊敗特洛伊人有了希望。

特洛伊戰場是阿克琉斯的舞台,他不僅展現出力量的極致之美,而且現實出一旦力量和某種程度的野性和殺戮結合,就會引發出極其可怕的流血犧牲、死亡恐怖。

阿克琉斯因密友帕特羅克勒斯死於赫克托耳之手,他狂暴投入對特洛伊人的報復,一邊全力追殺赫克托耳,一邊收割特洛伊人的性命。在東躲西藏的赫克托耳不得不面對阿克琉斯的時候,這位特洛伊人眼中唯一具有宙斯般品質的人被一槍刺中脖子而喪命。

嗜血的快感、報復的愉悅並不能掩飾暴虐的場景,馳騁在疆場的阿克琉斯很快就如預言中所講死於戰場。因為特洛伊人用弓箭射中他唯一的身體弱點——腳踵。

阿克琉斯的故事告訴我們,武力若離開智慧的掌控,是會很危險的。衝動是魔鬼,衝動是魔鬼,衝動是魔鬼……阿克琉斯這位俊美的勇士就這樣過早的離開他的舞台。


奧德修斯雕像

二、奧德修斯——智慧的化身

雅典娜女神稱奧德修斯“在凡人中最善謀略、最善辭令”。奧德修斯也的確實表現出一種機敏而圓滑的智慧,他能迅速評估當前形勢、對未來做出準確判斷,即便是深陷險境也能堅守最終的目標。

就如上面所講,他的智慧成功讓阿克琉斯上了特洛伊戰場。但是,無論是勇敢也好,還是智慧也罷,會遇到一個困境。勇猛的人可能因為勇氣而受人仰慕,但也可能因為蠻力而受人輕視;聰明的人可能因為智慧而成名,也可能因為言語的欺騙性而遭人防備。

拿特洛伊戰場的“木馬屠城”事件舉例,奧德修斯給特洛伊人下的“木馬計”,難道不覺得撒謊的可恥性嗎?這麼聰明的人,不會不明白道德的約束性。那麼,為何他會去撒謊?在奧德修斯看來,結局可以證明手段的是否正當性。也就是說,奧德修斯如果將道德的顧慮放在希臘聯軍的利益之上,那麼就會把聯軍放置在危險的境地。

一個人究竟是不是騙子、撒謊者最終是要靠結果來判斷。我們偉大的至聖先師孔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用白話講就是:人如果不講信用,那麼就不知道他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了。確實,在生活中,我們最恨的人就是不講誠信、不守承諾的人。

但是,誠信在孔子眼裡也不是絕對的剛性和僵化的。如一次孔子帶着弟子過蒲邑去衛國,受到蒲邑人的阻撓。為了解困,孔子被迫與蒲邑人訂立盟約,答應不去衛國。然後,孔子出了蒲邑就直接去了衛國。學生子貢,那是相當的迷茫啊,忍不住問孔老師。孔子回復說,被要挾下的盟約,就是神靈也看不下去,這種約定是無奈的變通,而不是失信。

過蒲,會公叔氏以蒲畔,蒲人止孔子。弟子有公良孺者,以私車五乘從孔子。其為人長賢,有勇力,謂曰:“吾昔從夫子遇難於匡,今又遇難於此,命也已。吾與夫子再罹難,寧斗而死。”斗甚疾。蒲人懼,謂孔子曰:“茍毋適衛,吾齣子。”與之盟,出孔子東門。孔子遂適衛。子貢曰:“盟可負邪?”孔子曰:“要盟也,神不聽。”

我們回到奧德修斯的話題上來。道德矛盾一直是智慧的一個硬傷,不同的人對奧德修斯有不同的理解,荷馬把奧德修斯看成是一個善於脫離困境的天才,但丁則在他的著作里把奧修斯投入第八層地獄(專門讓撒謊者受苦的地方)。


特洛伊木馬

阿克琉斯、奧德修斯反映出武力和計謀的兩種人的氣質性格。但僅僅以武力或者計謀來看,它們本身不具有戰略性。所謂的戰略,要把當前一系列複雜的因素並且呈現不斷變化的狀態,轉化為對自身有利的條件。

戰略很多時候都具有“第一性原理”的味道,也就是要始終牢記主要目標,但又要超越那個目標回到現實,通過各種複雜的手段去克服征途中的障礙,以達到最終接觸到主要目標。

那麼看,奧德修斯更具戰略眼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