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jpg

等獸帝消失在天際,姬無塵捉住風逐雲的手道:“我想好好看看你!”兩人看着彼此,不停地笑,似乎怎麼也看不厭對方,風逐雲靠在姬無塵懷裡,姬無塵絮絮叨叨把之後的情景告訴風逐雲。

風逐雲聽到此處,心中也隨之跌宕起伏。

她不知自己的死亡會給姬無塵帶來如此大的衝擊。

她關心地問道:“你單獨用了幾次五行乾坤戒,會不會對你有什麼影響?”

姬無塵搖頭道:“我看還好,不過是寥寥幾次,當不至於。”

他們倆絮絮叨叨,就苦了在一旁的眾獸。

冰火幻意龍道:“你們倆卿卿我我,就不需要我們在這裏討人嫌了吧!”

風逐雲面上一紅道:“龍前輩就愛取笑人!”

旁邊的鳳玄小娃娃,在旁邊一邊蹦着一邊拿小手在臉上比劃:“羞羞,爹爹親姐姐娘親!”

風逐雲作勢去揪他耳朵,又羞又惱道:“你給我站住,小心我揍你屁股!”

鳳玄小娃娃一陣風地跑着,回過頭來,還用小手撓着小臉道:“羞羞!”小丹在他的頭上盤旋,也啾啾叫着,似乎也在應和鳳玄的話。

姬無塵寵溺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似乎從來沒有這麼滿足過。

旁邊調息的七尾玄狐自獸帝來到,就被其威壓壓制,一直未曾作聲,這會道:“既然我們已經得到了玄黃土靈珠,是不是該趁此地並無外人,將它吸收了。”

姬無塵和風逐雲深以為然。

姬無塵和風逐雲拿着玄黃土靈珠來到了綠塔之中。

既然戒靈已消散,這次沒有任何阻礙,姬無塵和風逐雲將瑩黃色的玄黃土靈珠順利地放進了“太極”二字下寫着“土”字的凹槽中。

這“玄黃土靈珠”一進入凹槽之中,如上次一般,五行乾坤戒的太極圖案立時亮了起來,遠遠地黃色的光芒傾瀉而下。隨之,這太極圖案開始緩緩地旋轉,上次轉動的五分之一個圓圈也開始繼續轉動了,轉動了五分之二處不再旋轉。

這如大地般凝重的黃色光芒落到他們兩個人身上,姬無塵感到經脈顯得更加凝實和厚重,像砌磚牆的泥土一般,一點一滴地在打造着經脈的基石,不同於上次水般的溫暖逸動疏通經脈,這次是在夯實着經脈承載的基礎。

細薄的經脈如何能承受住澎湃的元力衝擊,可是如果這經脈厚重凝實,那麼它能承載的元力就更加充沛。

黃色的光芒散落在姬無塵和風逐雲的經脈中,一點一滴,姬無塵和風逐雲的經脈就如鍍了一層鱗片一般,被一點點地凝實、修葺着。這些黃色的光點數以千計地一點點散落,然後不知疲倦的工作着,在這過程中,姬無塵和風逐雲只覺得經脈變得更加堅韌,不像以前那麼脆弱。

在經脈的修補中,識海中的姬無塵又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他彷彿覺得自己站在天門寺的山腳下,天門寺高聳入雲,他在山腳顯得那麼渺小。不過他並未氣餒,他知道要達到心中的目標,就得腳踏實地,夯實好基礎。

他開始修砌起台階來,將青石鋪於腳下,用工具慢慢打磨,整理成台階的形狀,再一層又一層,慢慢地堆砌起來,天門寺如此遙遠,又似乎近在眼前,但姬無塵知道所做的不過是努力做好眼前的而已。他心中有一個信念,即當一層又一層台階壘好之時,他將獲得內心最追求嚮往的目標。

而風逐雲見到的是青陵山脈形成的過程,那是開闢鴻蒙之際,萬物未生,天地間一片混沌,只有一年四季不停歇的風盤旋其中。忽然有一天,這風中帶着沙粒,一點點地盤旋在青陵山脈上空,然後停落在這山脈的底層。那些細小的沙土微粒,就那麼一點一滴地將青陵山脈的地基打好,一層一層,數百萬年那些細小的沙粒一點點,將那宏偉的山脈堆積出來,堆積出那庇佑她逃出皇宮,遇見無限包容自己的他的地方。

姬無塵覺察自身,發覺自己的“避世”還有“鏡映”的功能,除了別人的招式打到他的身上,自動減至七成之外,居然還有三成是回擊別人的。

他雖然不喜爭鬥,可是如果在戰鬥中能有這種功能,他還是非常欣喜的。下山一年有餘,他也不再是那天真的小和尚了。

之前進入九曲紅沙陣他就知道自己能複製的不僅僅是招式,而且也有陣法。他預感到隨着他經歷過的招式和陣法,他能夠製造出新的招式出來,這是一種特殊的技能。

而另一邊的風逐雲感受到自己的“怒海潮生”也有所升級。“怒海潮生”元力可以像波濤一樣一浪接一浪,一次比一次洶湧,破壞力巨大。雖然她在合意期,只要她使出“怒海潮生”,越級挑戰“立元”期的修行之人也是可以的。可是正因為破壞力巨大,所以當她使出“怒海潮生”之時,自己的經脈也是受損嚴重。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敢使用。

這次對付戒靈,是因為戒靈太過強大,不近距離使出這“怒海潮生”,戒靈不會受傷。風逐雲發覺經過玄黃土靈珠的黃光照射之後,她的經脈凝實而堅韌,能使用“怒海潮生”的次數能達到兩次,不過一旦使用之後,她的元力會空虛,這段時間如果遭遇敵人的攻擊就會很危險了。

而她的另一個異能就是“春雨”了,她可以用元力來醫治傷勢。之前她以為春雨醫療傷勢比較慢,所以視為雞肋。可這次她發覺原來“春雨”可以在關鍵時刻護住心脈,而且此時春雨的療傷速度在風逐雲這次“死而復生”中似乎完全被激發出來了,速度提升了三成左右。

在這溫暖氤氳的暖黃色光芒下,他們倆元力交匯,對方的元力流動和自己既相同又不同,和以前又有所不同,此時此刻,他們的神思空明,內心澄凈,在這種元力交匯中,水、土元素交融扶持下,他們進行着身體的淬鍊。上次是水元素的淬鍊,而這次是土元素的淬鍊。立元期身體淬鍊的越純,則以後能達到的修鍊程度就越高。

這次他們的淬鍊時間比上次更加長,差不多一個月時間他們倆不吃不喝,沉浸其中。

到最後他們內視自身,發覺自己的經脈給鍍上了一層細膩的鱗片,堅韌有力,而經脈中流淌着的是黃色和藍色的元力洪流,涇渭分明,呈現出奇異的兩種顏色。

他們收功之後,相視而笑,風逐雲笑對姬無塵道:“無塵哥哥,五元素湊齊的時候,是不是我們的經脈內的元力就是五彩色了!”

姬無塵一笑,道:“估計是吧!”

忽然“太極”圖案發出光芒,姬無塵和風逐雲注目看去,原是一句提示:今爾等得到二元素,元素之間相互作用,所以綠塔時空流速與外界相異,塔中十日,外界一日。

風逐雲激動地道:“那豈不是我們在綠塔中修行十年,外界才過一年!”

她暗自欣喜,她心心念念救自己的父王,可是她總覺得等自己能打敗姬子都的時候,她的父親熬不到那個時候。

她對姬無塵道:“無塵哥哥,我想讓獸帝幫我把父王救出來,可以嗎?”

她眼中含淚道:“我知道姬子都是你的父親,可是我的父王在受苦,我想救他!我們……不殺你的父親,只要救我父王出來如何?”

上一章:【連載】靈戒追魂 第七十三章 人情
下一章:【連載】靈戒追魂 第七十五章 雲重醒轉
目錄: http://www.jianshu.com/p/fa0f40a56896

友情推薦:簡書連載風雲錄 http://www.jianshu.com/p/aaf6d3d979e2
作者:一鳴 【連載】《西遊前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