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壇風雲起  何時荔枝香

魏標這次寫個人小結,心裏特別堵,工作五年多來,他心裏從未這樣堵過。

想想進入江東鄉中后耳聞目睹的諸多事情,他心裏,有一種濃濃的失落感。

太濃太濃了,濃得他迷糊不已……

分快慢班、分房送禮、鄒校長、姚兵等優秀教師被排擠、運動會貓膩、強訂報紙強裝電話機、賣黃鱔買米、柏樹風波、教研室視導、文憑作假、醉酒追生、翻修廁所、擇校生問題、學陶、預訂試卷、訂校服、胡祥去世……

樁樁件件,湧上心頭,他真想一個人跑到海邊,痛痛快快喝幾杯酒,然後賦幾篇詩文,訴說心中塊壘。

不,這決不是他理想的鄉村教育,決不是中國鄉村教育發展的方向。

魏標知道,除了他知道的,江中校園裡,還有不少陽光下的罪惡,他不知道,絕大多數師生不知道。

製造諸多陽光下的罪惡,難道不是權力的魔杖造成的嗎?

權力的魔杖呀,你冷酷無情,你威風八面,你黑白顛倒,你造孽蒼生!

何時,權力由志士仁人執柄,澤被我等呀。

魏標只是江東鄉中的一名普通教員,他的思維,局限在江東鄉文教界的範圍內。

在他看來,江東文教界,尤其是江東鄉中,籠罩在灰暗之中……

悠悠蒼天,曷此其極!

魏標心裏,為江東鄉中未來的前途,認真思考着。

如今姚兵一提醒,魏標打了個激棱,回到了現實中。

他把心裏的苦惱,一古腦兒地說與姚兵聽,說面對個人小結,感到難以下筆。總結什麼呢,校園裡負面的東西太多了,嚴重摧殘了廣大師生的身心。他的心在滴血,在呼號!

姚兵道:“烏雲遮不住太陽,正義之劍遲早會斬斷以權謀私貪官手足的!魏標,你要有信心,一定要有信心啊!對了,要有耐心,足夠的耐心!”

魏標望着姚兵,微微點了點頭,“我太年輕了,社會經驗不足,鬥爭經驗更不足。姚老師,你說得對,對付貪官,我們要有信心,要有耐心!”

姚兵催促道:“快寫吧,別磨蹭了!”

魏標聽了,只得硬着頭皮寫。

不一會兒,個人小結寫好了。姚兵一看,頓時傻了眼!

原來呀,魏標這次的個人小結,只有三句話。

哪三句話?

第一句:我擁護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關心時事。

第二句:工作認真負責,完成領導安排的教學任務。

第三句:我決心在以後的教學工作中,繼續努力,更上一層樓。

接下來是署名和日期:

魏標

1993年1月8日

姚兵說道:“人家寫個人小結,像齊惠、袁秀秀、樊能等人,洋洋洒洒,好幾百字呢。你辛苦了一年,就這幾句話總結了?太少了吧。”

魏標手拿鋼筆套,在飯桌上輕敲了幾下,苦笑一聲,“姚老師,我現在心灰意懶,不想在江中呆下去了。如果有機會,我想到其它學校工作。”

姚兵聽了,十分吃驚:“我說魏標,你這是何苦呢。我在江中工作多年,雖說有發脾氣的時候,但大多時候,是逆來順受的。面對官僚式幹部,委曲求全,是保全自己最佳的辦法。我雖懂此理,但性子太直,有時做不到。”

魏標大聲道:“你做不到,我更做不到!我實在無法忍受江中窒息的環境了。這裡是六親不認的名利場,我,我受夠了!”

姚兵問道:“魏標,你心裏肯定有很不開心的事,說出來吧。”

魏標道:“領導安排工作不合理,讓我教二個班的語文,也就罷了。不培養我入黨,我認了。評優不考慮我,我也認了。我實在無法忍受這樣的事,袁秀秀憑什麼可以報考省教育學院中文本科脫產入學考試?而我不能報考!”

姚兵道:“憑什麼?還不是憑關係嘛。袁秀秀父母是經商的,很有錢,能孝敬領導。而你魏標有錢嗎?領導得不到你半點好處,憑什麼讓你報考省教育學院中文本科脫產考試?我不是和你一樣,是大專學歷嗎?我以前要求報考省教育學校數學本科入學考試,領導沒有同意!”

說罷,姚兵胸脯一起一伏,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

魏標沉默了,他感到無話可說了。

會議室里,高校長端坐在黑面桌子後面,表情嚴肅。

教職工們像往常一樣,東一堆西一堆地坐着,盡量向後面靠攏。

高校長說道:“你們坐那麼后干什麼?怕我吃了你們?都往前挪一下!”

一些教職工抓住凳底,向前慢慢移動了一會,停了下來。

高校長讓韓明講一下期末考試監考情況,考試結束后,閱卷工作怎樣進行,等等。

韓明講完后,高校長說道:“下面,我公布一下收費問題。一是擇校生的收費,到目前為止,我校已有擇校生三十多名。根據先前規定,收一個擇校生,學校收一百元,八十元歸學校,二十元歸班主任。學校收取的八十元里,五十元拿出來分給主科老師,另外三十元用來學校設施建設。現在班主任里,吳健、姚兵、王敏沒有到會計處領取擇校生回扣費。主科教師里,韓明、方衛萍、吳健、姚兵、王敏、魏標、陸林等人,沒有領取擇校生回扣費。這些同志,散會後,速到會計處領取!”

魏標霍地立起身來,大聲道:“我不要這回扣費,也不要其它的回扣費,拿了這錢,玷污了人民教師的清名!”

此言一出,四座皆驚!

眾人用吃驚的目光望着魏標,心想你這樣做,不是捅了馬蜂窩了嗎?要知道,在江東鄉中這塊地盤上,高校長一向說一不二,他要你往東走,你就不能往西走!

否則,後果嚴重!!!

高校長勃然大怒,站起身來,吼道:“魏標,你年紀輕輕,竟然在集體會議上頂撞領導,拒絕執行領導命令,太不像話了!我,我下學期要調你到小學去工作!”

魏標一拳擂在桌子上,怒目圓睜,大聲道:“高進,隨你把我調到哪兒,哪怕調到天涯海角,我也不會拿學生的回扣費。你這規定,明顯違反了教育法規,我要到教育局舉報你!”

下一章

上一章

《摧殘》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