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等一個人

​​服務員,一杯卡布奇諾,謝謝。

好的,稍等!

不記得是第幾次到這個咖啡廳,只記得好像要等什麼人,而等誰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潛意識里總會有個聲音告訴我,該去這間咖啡廳喝杯咖啡,這間等一個人咖啡。

其實,一直很好奇這兒的老闆為什麼把咖啡廳叫這個名字,雖然來了很多次,卻一直沒見過老闆本人,不過也是,老闆么,總是忙的,不像我無所事事。不管怎樣,我想這其中肯定有個故事,而這故事肯定是個愛情故事。

先生,你的咖啡。

噢,謝謝!

服務員打斷了我的思緒,我也並沒有在意,只是在想着某些事情,好像是必須要理清的什麼事情,好像很重要,但卻一直都想不起來。

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你好像來我們咖啡廳很多次,是在等什麼人嗎?

噢,你是說我嗎?我來很多次了?

對啊!我的記性還不差,我記得你來我們咖啡廳很多次呢?而且每次都是坐在這個位置,每次都是只點卡布奇諾,所以我才記得這麼清楚。

服務員微笑着回答我的問題,好像很有耐心。

我慌神了,內心叩問自己,我真來很多次了嗎?我沒有印象了,我緊張的看了下服務員,敷衍的說:“是啊,我等人呢”。

服務員微笑着離開,說了句慢用,便走了。畢竟別人也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陪我這個不知道來這裏幹嘛的奇怪客人一起聊天。

無意識的玩着手機,看着街道邊來來往往的行人,彷彿時間都靜止了,各種各樣的故事都是在這樣的街道邊發生的吧!相互告別的情人、帶着孩子嬉鬧的女人、因為瑣事而爭吵的夫妻、相互調侃的好兄弟。總有些故事屬於他們,而我呢?好像沒有屬於我的故事,至少目前沒有,因為我什麼都不記得。

我可以坐這邊嗎?


你等到了嗎?

啊… …

噢,可以啊!這邊沒人坐。我想知道,你.你認識我嗎?

她微微一笑說:“我認識你,而你不一定認識我”。

我怔怔一愣,心裏打怯道,難道她就是我要等的人嗎?

是嗎?你認識我,抱歉,我沒什麼印象,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其實,不光是你認識我,好像這邊咖啡廳的人都認識我,而我卻什麼都想不起來。

嗯,是啊!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不一定是壞事,而想起來,說不定只有痛苦不是嗎?有時候忘卻不一定是壞事,所以沒必要在意到底能不能想起過去的事情,開心就好,活在當下。

謝謝你這麼開導我,其實,不是我要想起來,而是心裏有個聲音告訴我,好像有什麼事情沒完成,在這間咖啡廳里,所以就會想着一直來這邊點一杯咖啡,等一個人。

其實你真的沒必要這樣的,也沒必要再等了,因為你等的人不會回來了,只是你自己一直放不下自己內心的許諾,很多時候不是別人不放過自己,而是我們自己不肯原諒自己,哪怕是犯過的一點點錯誤。既然曾經你犯下的錯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但過去了這麼久,為什麼你還不肯放下自己呢?

也許吧!你說的很對。估計是自己不願意放過自己,糾結在那個原點不肯離開,以為什麼都會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也許很天真很單純,但回過頭來看看,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是註定的,但就算是這樣,還是不願意離開那個原點,就想着也許什麼時候我等的人就會來到這個地方,和我說一聲,讓你等了這麼久,我回來了。

理解你,這也許就是人的執拗之處吧!人人都有一個心結,始終解不開,然後就會一直深陷其中​,不過呢?也許放過自己也不一定是壞事啊!就好比,小樹依偎着大樹成長,小樹長大了,大樹老了,也就離開了!

謝謝你,這位陌生而熟悉的朋友。我知道,人人都有執拗,最重要的是打開執拗,也許到那個時候就知道,原本最執拗的地方,其實就是自己的心。

而我的執拗就是一杯咖啡,等一個人,等那個原本該來的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