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惦念會成為黑夜,

把顏色塗成害羞的芬芳。

也許記憶會變得安靜,

把過去畫成童話的溫婉。


在淡淡的微風中留下詩意,

寫滿一個個跳動的文字,

依着檯燈作詩,看天。

臨着窗子聽水滴的婉轉。


如果我的樣子成了逆光,

月亮也找不出那時的理想。

端着臉,指着雲層,看着山的那邊,

鳥兒飛過的路線,

一路的鳴叫,呼喚。

熟睡的人們做自己的夢,

清醒的男兒想着故鄉。

如果我能有一雙翅膀,

再高的山,再長的河流,

也要勇敢。


如果北國里不會孤單,

遍地的繁花,湛藍的天空。

像極了杯中的世界,

一飲便是酣暢,舒爽。

如果朋友都在,

圍成一個不散的圈。

對着大雁吶喊着不離不棄,

傍着歲月的骨架漁歌唱晚。

到那時,我多麼希望,

歲月給一個長鏡頭,也給一個特寫,

打在每一個笑靨如花的臉上,

也打在每一個活力四射的背影上。


也希望命運,

給一恭弘=叶 恭弘小舟,

載着如花般的少男少女,

俯仰於天地,笑傲於晴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