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決賽第二場,一場本該萬眾期待的西區巔峰之戰,卻在一次又一次的口水戰之後,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似乎沒有人再願意去關注比賽本身。馬刺將如何在卡哇伊缺陣一場的情況下進行針對性的調整?在第一場險勝之後,勇士是否能夠想出更好的應對馬刺雙塔的辦法?對於這些問題,無論媒體和球迷,都失去了興趣,所有人都更想知道,那次踮腳——導致卡哇伊傷退的那個動作,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賽前,一向沉穩睿智的波波老爺子,竟然以“過失殺人”為比喻,在記者面前,憤怒地譴責那次惡行,這也無疑使得網絡上的口舌之爭更加的激烈。

就球迷而言,沒有人不希望看到兩支實力球隊在保證健康的前提下,進行更為公平的對決。從帕楚里亞那次行為的結果來看,他使得對方的核心球員不得不養傷休戰,他破環了比賽的觀賞性,他將一場本可能勢均力敵的精彩局面推向了一邊倒的邊緣。果不其然,第二場比賽以勇士大勝30餘分結束,一切的過程也顯得那麼的無趣。

而扎扎的那次行為,究竟是不是故意的呢?綜合很多球迷、解說員、媒體工作者的觀點來看,那次踮腳已經被定了性,那絕對是“故意”的!球迷們也越發竭盡全力的“辱罵”扎扎,質疑他作為球員的職業性,即使有些許球迷舉出鮑文等老一輩球員的“球場惡行”加以反駁,但在如潮水般的輿論面前,扎扎和勇士全隊已經成為全民公敵。

這場聲勢浩蕩的口水戰,使得本就因為明星球員KD加盟而遭很多球迷粉轉黑、路轉黑的金州勇士隊,承受了巨大的輿論壓力。這或許也是波波的目的之一,比賽如同戰爭,人心向背往往同樣可以成為取勝之鑰。


在嘈雜的輿論聲中,我們球迷是否冷靜地考慮過這樣的問題,扎扎的行為可以說確實是故意的,但這個“意”究竟是哪個“意”,他是想通過踮腳使得卡哇伊受傷,還是想要卡哇伊更加困難的處理球。如果是後者,站在道德制高點繼續“審判”這位球員是否真的合理呢?

聯盟里不單單都是彬彬有禮的“君子”,還有很多作風兇狠的球員,他們往往讓球迷們有愛有恨。托尼·阿倫也好,貝弗利也好,對於其球隊的支持者而言,他們往往通過自己兇猛积極的防守,調動起全隊的氛圍;對於對方球隊,他們的防守卻有可能造成核心球員的傷病,使人揪心,即便號稱鐵打的大威少,也在貝弗利的防守下,唯一的一次賽季報銷。還有一些以博古特、德拉維托瓦為代表的澳洲球員,他們防守同樣兇狠,小動作不斷,那他們都應該被禁賽警告,嚴禁再為嗎?

且不說即使處罰,又能有多麼實際的效果,那所謂的兇狠,從本質上說,並不源自傷害球員的惡念,那是他們比賽的方式。他們一路這麼成長過來,被灌以兇狠防守的理念,盡全力的使得對方球員難受,為母隊獲得更多的取勝機會。如果,全然地否定他們,真的合適嗎?

當然,不可否認,勇士通過這樣有些“不恥”的行為在這個系列賽里獲利,但更不可否認的是,傷病同樣是比賽的一部分。勇士的前兩場勝利,同樣是他們爭取來的勝利。沒有人不希望兩支強隊在全員健康的情況下全力廝殺,但比賽並不是紙上談兵,其中有太多的意外,有太多人為不可控的因素。

如果我們非要爭吵於勝利的“含金量”,那隻會陷入無盡的漩渦。15年的勇士贏了沒有歐文、勒夫的騎士,16年的騎士則贏了沒有博古特、格林被禁賽的勇士,如若要爭吵,恐怕雙方的球迷永遠也不會服誰。但勝利就是勝利,冠軍就是冠軍,沒有配不配得上的假設,勝利是一步一步拼出來的,冠軍屬於實力和運氣綜合佔優的一方,或許會有遺憾,“冠軍”之名,“勝利之實”卻不應該被質疑。

總之,這樣那樣的口水戰,傷害的終究還是比賽自身,別忘了,言語,有時才是最為鋒利的武器,更能傷害人心。

第三場,卡哇伊將會回來,西部真正的較量會正式拉開帷幕。至少從此開始,我們應該讓焦點重新回到比賽中來,讓那無休止的和比賽無關的輿論閉嘴,不再影響比賽的精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