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目錄


第五十章  他的手掌好溫暖

“嗯?”羅驍憑藉自己的記憶來到亞索的住所,奇怪的是那扇門是敞開着的,莫非亞索醒了?

他走進屋內,空無一人,靜悄悄的只能聽見羅驍自己的腳步聲,他猜的沒錯,亞索的確醒了,原本封閉着的棺材此刻也沒了棺蓋。

他的視線四下尋找,除了發現不知何時被扔在牆角的棺蓋以及牆壁上被鑿出的大坑外,什麼也沒有發現。

亞索不知所蹤,而自己放在石桌上的玉佩也不見蹤影,羅驍很清楚的記得他將玉佩留在了石桌上。

此刻玉佩不見,定是被亞索收了起來,那他現在不在這裏又會去哪呢?

羅驍的腦海中突然有了答案,對,他一定是去找婉卿了!

找到了羽皇的曲鎮過得也並不安生,他的心裏是忐忑的,一方面慶幸自己可以這麼快找到羅驍,且他並沒有抵觸情緒,這也證明了羽族的未來是有希望的。

而另一方面,他又惴惴不安等待着羅驍的消息,奇怪的是他居然沒有辦法飛翔,羽皇的翅膀難道也被封印?之前羽神卻並沒有提及這一點啊。

最重要的是,在羽皇還沒有足夠能力帶領羽族子民時,這件事則需要他完全保密,保不齊哪裡正有着一雙眼盯着他們,若羅驍的生命受到威脅,他將闖下大禍啊!

曲鎮這樣想着已經來到了家門口,自己這些日子一直奔波於羽皇的事情,幾乎沒太着家,心中對許柔及女兒早就有所抱歉,今天終於有空可以陪陪她們娘倆了。

他掏出鑰匙打開了門,許柔正坐在餐桌旁,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而女兒的房間則是緊緊關着門,難不成兩人吵架了?

“我回來了!”曲鎮試探性的說了句話。

許柔也發現了丈夫回家,立刻收起了自己的擔憂,她不想把女兒可能會受到傷害的事告訴曲鎮,她早已想好了自己解決。

許柔站起身子,換上笑臉走向曲鎮要接過他脫下的大衣,“回來啦,累了吧?還想吃點什麼,我再去給你熱熱菜。”

“不用不用,我跟客戶吃過了。”曲鎮朝着婉卿房間努了努嘴,“女兒怎麼了?”

“不知道啊,之前她去倒垃圾,回來就悶悶不樂的,問她也不回答,只說剛剛見了一個朋友……”許柔照實說了,因為她也不知道女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不然你去看看?跟她聊聊天。”

曲鎮點了點頭,“好,那我去看看,你也別擔心,一會等我出來跟你說。”拍了拍許柔的肩,示意她放寬心,便走向了婉卿房間。

“叩叩——”曲鎮輕輕敲擊着房門,“婉卿,是爸爸,願意跟我聊聊嗎?”

聽到是父親的聲音,婉卿不願帶着這種心情跟他聊天,卻又覺得若是拒絕又會不夠禮貌,索性還是下床開了門。

曲鎮坐在婉卿卧室的椅子上,婉卿與他相對盤腿坐在床上,依舊打不起精神。

“婉卿啊,這段時間爸爸不在,你有沒有想我啊?”兩人之間還是曲鎮先開了口。

聽到曲鎮的話,婉卿舒展了眉頭,笑了笑,“有吧……”

“啊?居然還是不確定的語氣……”曲鎮扁着嘴的樣子一下子就逗笑了婉卿。

可她的表情又嚴肅起來,“爸,我只跟你說,你可別告訴媽媽,不然她又要大驚小怪了。”

“OK!”曲鎮手指從嘴唇滑過,作出一個封住嘴巴的動作。

婉卿歪着腦袋沉思了一會,“嗯……爸爸,您相信這世上有除了我們人類的另一種人形種族的存在嗎?”

婉卿的話使得曲鎮心下一驚,後背不禁冒出冷汗,他可從不記得自己在婉卿面前暴露過什麼啊。

雖然心中忐忑不安,嘴上還是硬着頭皮,試探性地問道“也許有吧,怎麼了?”

“那你知道……血族嗎?”婉卿微眯着眼睛聲音不自覺的壓低,“會吸食人血的族類。”

曲鎮在這時倒吸了一口涼氣,是血族!他的腦海中不禁浮現出血族前任公爵亞瑟滿臉是血,露出鋒利牙齒,腳下是早已沒有了氣息的羽人的畫面。

他們也算是邪族,可千百年來並沒有被大眾所熟知,電視節目中的吸血鬼形象也是以訛傳訛,真正見到血族的還在少數,這也與之前血族的濫殺有關,看到他們真實面貌的也都被吸幹了血,這種駭人聽聞的事,政府也是斷然不會報道的,久而久之也就消失於大眾的視野。

可是婉卿又是怎麼知道的呢?莫非是看電影看多了?

“婉卿啊,你說的是不是吸血鬼,電視上那種?”曲鎮發出疑惑。

“應該跟那種很像吧……爸爸我說了你可別害怕,也別說出去。”婉卿下意識的向窗邊看道,窗帘依舊掛在那裡,沒有絲毫異樣,“我認識一個血族的人,好像還是他們那裡的公爵,反正就是很厲害的人……”

“什麼!”曲鎮不禁驚呼出來。

“噓!別激動!”婉卿立刻不斷擺手,試圖控制曲鎮的情緒,沒想到這件事連爸爸也是無法控制自己的驚訝。

可婉卿不知道的是,曲鎮並不是因為知道這世界上真的有血族的存在而震驚,而是擔憂着女兒的安危,莫不是血族一行知道了婉卿是我的女兒便想對她做些什麼?

“額……這事是挺讓我驚訝的。”曲鎮儘力裝出一副僅僅是因為知道這個物種真實存在而驚訝的樣子,“那女兒你能告訴我你們是怎樣認識的嗎?”

“啊……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就是莫名來到我房間了……啊其實也不重要啦,就是想找個人傾訴一下!”婉卿思量再三還是將亞索吸了自己的血的事瞞下來,剛剛爸爸反應就夠大了,再說這件事,他又該擔心了。

婉卿這樣想着將曲鎮推出了屋內,“沒事咯,記住我們的約定哦!”她也同樣在嘴唇邊作出一個禁聲的動作。

而曲鎮卻也偷偷在心中盤算着什麼時候好好查查此事,到底血族想要做什麼?

從咖啡廳出來后的沈藝君突然覺得渾身發冷,一個人抱着胳膊走在馬路上,不想回家,卻又不知道去哪裡。

臨出門前她拒絕了周靜想要送她的想法,她需要一個人好好想想。

周靜的意思已經表達的非常明確,她現在很有錢想要彌補她不在的那十年對藝君造成的傷害,所以要接她到美國讀書,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藝君其實是拒絕的,她遭受的童年陰影豈是用錢可以買的回來的?這樣輕鬆就答應她豈不是太貶低了自己?

可她又想到自己那略顯寒酸的家,現在的社會,高考根本不是窮學生的出路,到處需要用錢,到處需要靠關係,而她,一樣都沒有。

她想到自己從小到大的夢想是做一名出色的律師,可靠自己的努力,又是何等艱難,但若是有了更好的師資條件,是不是這一切都會不一樣?是不是自己的人生將就此改寫?

此刻的她腦海中猛然浮現了婉卿的身影,她點了點頭,還是去找婉卿聊聊吧!

到處都找不到亞索的羅驍來到了婉卿家,不像亞索的躊躇,他直接敲了門。

開門的是許柔,“啊,是小羅啊,來找婉卿的吧,快進來快進來!”

“謝謝阿姨,這些天不見,您又年輕了!”一上來羅驍就給了許柔一個糖衣炮彈,笑的許柔合不攏嘴,“婉卿啊,小羅來了!”

“小羅你去找她吧,她在房間里呢!”

“好的阿姨,您就別忙了,我去找她!”

聽到羅驍來了的婉卿以自己最快的宿舍梳了頭髮,換了身衣服,還沒來得及答應就聽見了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便再次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等待着開門。

路過客廳時,羅驍瞥見了沙发上的曲鎮,表情僵硬了一秒,點點頭笑了笑,而曲鎮也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更大幅度的點着頭,都快像鞠了個大躬了。

“你來啦?”婉卿提前一步開了門,站在門口衝著羅驍打着招呼,那表情怎麼看都像害了羞的小媳婦。

羅驍也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髮,“那個……不然我們下去走走?”

婉卿心中一陣竊喜,一起下去散步啊!可表面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微微點頭,“好,反正我剛吃完飯,正要去消化消化。”這話說的她自己都有些心虛,還偷偷看了一眼許柔有沒有聽到,防止她拆穿自己。

婉卿與羅驍肩並肩的走着,偶爾還會碰到彼此的胳膊,身體上的碰觸再加上今晚皎潔的明月,使得兩人的心都不聽話的“撲通撲通”跳着。

“咳,今天天氣不錯啊。”羅驍沉浸在這種氣氛中,竟瞬間就忘記了自己前來的真實目的。

“是啊,不是很冷。”哈氣從婉卿的嘴中呼出,她自己都覺得說出的話尷尬,她現在明明冷的想跺腳。

“這幾天過得怎樣?”羅驍再次問道。

“還不錯啊,你呢,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吧。”婉卿別過臉看着羅驍,因為距離很近的緣故,羅驍顯得更高,婉卿只能仰着頭看他。

瘦削卻立體的面龐,難得的單眼皮大眼睛,笑起來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怎麼看都有點小帥啊,婉卿不禁多看了兩眼,一秒化作花痴狀。

就是這多看的兩眼,正好對上羅驍的目光,四目相對,婉卿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此時的羅驍也頭腦發熱,若不是這黑夜,自己肯定能被看出臉紅了吧,他注意到婉卿的手握在一起,是冷了吧?

不知哪裡來的勇氣,他竟握住了婉卿的手,果不其然,她的手冰涼,卻好小巧,握住的一刻,自己還有一種沒來由的悸動。

而被握住手的婉卿更是慌了神兒,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羅驍的手比想象中還要大,還要溫暖,將自己的手完全包在手心中,好踏實好心安。

他們彼此望着對方,在這月色的襯托下,眼中的對方顯得更加有魅力。

殊不知不遠處早已有人默默看到了這一切,藝君狠狠的咬着牙,自己最好的朋友跟自己最喜歡的人。

曲婉卿,你不是有了林洛天嗎?為什麼還要來跟我搶羅驍,你不是看不出我喜歡他吧!

為什麼?為什麼上帝對我如此不公,你們,你們都給我等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