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海陽

魘城【目錄】    上一章 巨吼獸

魘城  第十四章

“她傷得太重……只能先這樣了,如果運氣好她會慢慢自己癒合,否則……”

“迦夜怎麼樣?”

一名老者不耐煩地打斷身邊人的講述,被打斷的人趕緊住口,躬身回答老者的問題。

“身體不能用了,我到時被撕成好幾塊散落在地上,他魂魄也元氣大傷,估計要休養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再給他找一具身體,然後送他回去,別讓他在這裏呆太久。”

“是!”

“還有,你暫時不要去極光谷,耶羅最近有些反常,別讓他看出些什麼。”

“我知道!”

老者揮手遣下答話的年輕人,拿出象鼻面具戴在臉上,轉身走向遠處一個巨大的冰制洞穴。

洞穴深處有一行人早已匍匐在地等待多時,為首的正是樓蘭國祭司魈和圖雲客棧老闆凌轅。老者並不看腳下趴伏遍地的一群人,而是將目光轉向眾人身後的一具屍身上。

那屍身是一個少女,穿着鮮紅的嫁裙,雖然經過長途勞頓,身上衣物也有些污穢破損,少女的臉頰卻難得的栩栩如生,彷彿只是在小憩。

“就是這個女孩?”

“是的!”

魈額頭觸地,摒着氣息小心翼翼地回答。

“我發現她死後元神凝而不散,想起您說過有一種回魂的方法,可以趁元神消散之前讓死人重新開口說話。她身上有着樓蘭國最大的秘密,為了這個秘密國主不惜跟她結為夫妻,誰知女孩性子剛烈,竟然跳塔死了,國主擔心這個秘密恐怕要隨着女孩的死……”

“莫涇想讓我幫他問出這個秘密?”

“是!這個秘密對國主至關重要,而且對我們的約定也是大有好處。”

老者沉默了一會說:“沒這麼容易……需要個跟她命理相合的同齡女孩做媒介。”

“有……”

一旁的凌轅忙伸手指向背後兩個捆綁結實的女孩說:“祭司說命理難合所以備了三個,不過路上死了一個。”

老者收回目光看着腳前的魈說:“屍體和女孩留下,你們幾個先回去,如果有進展我會找人通知莫涇。”

“是!”

魈有些不甘,又有些惶恐地小聲說:“國主還有個問題請問您……”

老者不出聲,魈便抖着膽繼續說道:“前些日子看到個能說會走的死屍,國主擔心和絕境有關係……”

“沒關係!”老者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

“那就好!”魈暗自惴惴,卻聽見老者的腳步聲已經漸漸遠去了。

“給你們两天時間離開絕境,如果到時候還沒走出去,就別再出去了……”

魈和凌轅等人趴在地上面面相覷,直到老者的聲音徹底消失才紛紛跳起,一言不發地跑了出去。

老者伸手招來一頭雪象,乘着雪象穿過一片茂密的冰凌叢林,叢林的面積很大,冰凌也很粗壯,彷彿一根根巨藤交錯在周圍和頭頂,在陽光下閃着炫目的光華。

這片冰凌叢林是老者的得意之作,若不是熟悉的人帶領,外人在裏面一定會被炫彩奪目的冰凌反光所迷惑,結果不是在裏面迷路繞不出來,就是硬闖導致冰凌連鎖塌落被深埋其中。

再繞過幾座冰原互相擠壓形成的山脈后,前方倏然出現一個凹陷的巨大山谷。山谷中有許多巨冰製成的房屋,由於地勢十分的開闊,因此那些房屋或大或小雖然形狀不同,放在一起卻不顯得擁擠,遠遠看去倒像是個錯落有致的小城。

老者將雪象放在谷外,徒步走進山谷,因為整個山谷本就是個緩圓型,所以在緩圓的最底部自然形成了小城的主街道,站在街道上向四周看,稍遠一點的房子幾乎都建在頭頂之上,越到遠處,建的越高,形成了一種很奇特雄偉的景觀。

老者自然無暇顧及這些,而是加快步伐走到最中心一座圓頂房子前,透過半透明的冰壁可以隱約看到屋子中站了七八個身穿長袍戴着金色象鼻面具的人。

老者推門進去,本來還在竊竊私語的幾個人立即閉上了嘴巴,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看向剛進來的老者。

人群正中站着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並沒有戴面具,潔凈白皙的臉上還帶着一絲怒氣。

“舜天老師!”年輕人對着老者微微頷首。

“我聽到些傳言,最近大家都在議論絕境里闖進了生人世界的人,這些年一直是老師守護絕境入口,請問老師這些傳言……是怎麼回事?”

老者沉吟一下,眼光順着大廳環視了一圈才緩緩說道:

“沒有的事!”

“什麼?”

“我說……這些都是謠言而已! 耶羅族長不必相信!”

“可是……”

老者伸手打斷耶羅的追問。

“沒什麼可是!自從二十三年前我奉前族長之命看守絕境入口至今,還沒有一個絕境世界的人能夠突破我設的界障進入到生人世界,當然更不會有外面世界的人闖進來,因此族長大可不必理會那些謠言,我們與神族的盟約也絕不會被打破。”

“沒有就好,我只是想提醒舜天老師,我們與生人世界已經相安無事了幾千年,不要因為我們的疏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舜天謹記!”

老者的態度突然轉變,恭謹得幾乎無可挑剔,這讓耶羅有些錯愕。不過似乎已經沒有了談下去的必要,耶羅揮手遣散了議事廳里的眾人,獨自回到住所。

“幹嘛垂頭喪氣的?”

一陣香風飄過,說話的是個三十左右的女人,個子很高,皮膚也很白,高挺的鼻樑和深陷的眼窩很有西域人的相貌特徵。

“今天我把他找來詢問關於生人的事,可他竟然矢口否認,我又沒證據,最後反而弄得我無話可說!”

耶羅的氣還沒消,說話也有些生硬,惹得女人咯咯一陣笑。

女人把手放在耶羅的臉上輕輕撫摸着,語氣中帶着憐惜。

“你還是太急了,落在舜天的眼裡就是冒失,不過他這樣想也好,你先別管了,就讓他認為你已經信了他的話,剩下的事交給我!”

耶羅厭惡地把頭扭開,漲紅着臉退到距女人三步之外。

“跟你說過多少次?我不是孩子了,不許你再觸碰我身上的任何部位!尤其不許摸我的臉!”

“好好好……我們耶羅是大人了,不可以再像小時候那樣對他了……我知道了……”

女人嬌笑着連連保證,耶羅又等了一會才猶豫着坐回座位上,看到他的窘樣,女人笑得更開心了。

“你說……剩下的事交給你……你打算怎麼做?”

耶羅其實不怎麼關心她接下來要做什麼,只是她放肆的笑聲響在耳邊讓他很心煩,只想找個話題讓她結束這討厭的笑聲。

女人果然止住了笑,停了停說道:“我也沒想好呢,畢竟這些的事情都只是聽說的,我們還沒有親眼見到。剛才我跟了舜天一會,發現他並沒有折返回去,而是繞了一圈后往界崖的方向去了。從這裏到界崖怎麼也得幾天功夫才能回來,我就趁這幾天的時間偷偷去冰原附近看看再說,沒準會有些發現。”


這是一個被紅色浸透的世界,硝煙四起、血水橫流,斷臂殘肢隨處可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都充斥着戰爭與摧毀。

交戰雙方廝殺得極其慘烈,人群如同蝗蟲般集結,嘶吼着,怒罵著,擁擠着,彷彿洶湧的黑色大潮,在鮮血染紅的平原上彼此衝撞,穿刺,拼殺,潮水過後留下一地屍骸。

迦夜就站在整個戰場的中心,可激斗正酣的人們對他視若無睹,無數揮舞着刀斧的士兵從他的身邊經過,投入到戰場里,瘋狂一樣地屠戮着別人,或被別人屠戮。

血水已經積了一尺多深,在人們的踩踏中沸騰着,冒着熱氣,散發刺鼻的腥臭氣味。不時有還沒死透的士兵從血水中蘇醒,搖晃着暗紅色塗滿鮮血的身體懵然四顧,又被經過身邊的敵人或同伴順手削掉了腦袋。

迦夜被眼前的景象震撼,拚命想逃離卻無能為力,他很清楚這次又是陷入了夢境,可這觸目驚心的場景如此真實,讓他在夢中也一樣難以承受。

迦夜醒來時被困在一個巨大的冰塊中,前方不遠有一面平整的圓台,一個帶着象鼻面具的人正在檯子前專心致志地縫合一具屍體。屍體看上去有些慘,已經斷成了幾塊,上面還留有利齒撕咬的痕迹。

“那個屍體……不就是我?”

下一章 縫合

(未完待續)

簡書連載風雲錄

你有好的連載作品,盡可以發布過來哦!

連載小說目錄大集,總有一款適合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