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阿皓依舊早早起床,做好早餐,然後俯身吻了似醒非醒的我,就匆匆忙忙去加班了。

他走後,再無睡意,我慵懶地靠在床頭,百無聊賴地翻看着桌邊的一本雜誌。

窗外的太陽一點點地升起來,透過百恭弘=叶 恭弘窗,在床上落下斑駁的影子。十月的風,絲絲清涼,卻拂不去我心裏的煩悶。

我放下書,光着腳在地板上走來走去,空氣里瀰漫著讓人窒息的壓抑,煩躁。我打開電視,把聲音開到最大,想讓外界的喧囂蓋過心底的零亂。

“卡軒娜公司高總的公子和岳鑫集團趙總的千金喜結連理,這場商業聯姻……”電視機里傳來的報道,讓我的心咯噔一下,於是駐足在電視機前,屏息凝視。我看到了阿皓的父親,那麼他的旁邊就應該是趙總了。難道他就是岳鑫集團的趙岳,就是二十多年前拋棄我和媽媽的那個薄情寡義的男人?電視機里的他衣冠楚楚,正襟危坐,對我來說是那麼地陌生。那Lola 是誰?難道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想到這裏,心口一陣劇痛,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上。我手扶住沙發的靠背,緩緩地坐下。

腦子里一片混沌,許多認知要刷新,許多關係要清洗……阿皓沒有在現場,他肯定不會同意的。對,一定是這樣,這隻是父輩的決定,不是阿皓的意願。我不停地安慰着自己,額頭上不斷地沁出細小的汗珠。

“就想這樣牽你的手……”手機鈴聲打斷了我的紛亂的思緒。我忘了一眼,是阿皓打來的。我整理好縱橫交錯的情緒,按了接聽鍵。

“安安,在幹嘛呢?”阿皓的語氣像是在試探。

“我在看書呢!”我故作鎮定地說道。

“哦”我聽到他在那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安安,無論你聽到什麼,或者看到什麼,都一定要相信我。”

“那當然了,傻瓜,我不信你,還能信誰呢?”是的,如果這世界上,我連阿皓都不信任的話,我就真的沒人可信了。

“那就好。”我彷彿看到了他舒心的笑容。

掛完電話,我看到可可的短信:安安,我已經回國了,後天去武漢投奔你。後面一連串微笑的表情。

看到可可的消息,心裏得到了安慰。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確實需要一個知心好友陪在身邊,給我勇氣和力量。

我回了可可的信息后,意識到還沒有吃早餐。我津津有味地吃着阿皓做的煎餃和煎蛋,不得不承認,阿皓的手藝越來越精湛了。煎餃焦而不膩,煎蛋鮮嫩可口。能每天吃到他做的早餐,是多大的幸福!是多少女孩子求之不得的事情啊!我一邊咀嚼,一邊暗暗想着,心裏的幸福都滿溢出來。

這次無論如何我都要守護住阿皓,只有他才能成就我全世界的幸福。想到這裏,突然就有了滿滿的動力。

我把碗筷放到水池裡,正準備開洗,突然有人從後面懷抱住了我。那麼溫柔,那麼熟悉的感覺,還有淡淡的清涼的味道。阿皓回來了!

我扭過頭,他的吻正好落在我的額頭上,整顆心都被浸潤得甜甜的。

“你怎麼回來了?”我燦爛地笑着。

“還不是擔心你,你個小懶貓。都中午了,才吃早餐。”他用下巴抵着我的腦袋,一股電流瞬時在我的心裏蔓延。

“我來洗!”阿皓一把奪過我手裡的碗筷,我倚在門邊,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心裏覺得很安穩。

原來幸福一直都很簡單:跟喜歡的人,一起吃飯,一起洗碗,一起看電視,一起做所有喜歡做的事情。

“安安,你梳洗打扮一下,我們一會兒去歡樂谷。”

“什麼?去歡樂谷,真的嗎?”我頓時歡呼雀躍起來。

“嗯”他回過頭,看着我,臉上是一抹按不住的光芒。

“可是你下午不用去工作嗎?”想到目前阿皓公司面臨的狀況,突然就像蔫了的花草,頓時變得有氣無力。

“陪伴你,就是我全部的工作。快去準備吧!”阿皓洗完碗筷,朝着我走了過來,寵溺地摸了摸我的頭髮。

準備好一切,我們就快樂地出發了。好久沒有來歡樂谷了,最後一次來這裏,還是上大學的時候。一切彷彿如昨,卻已漸漸遠離。當我再次站在門前,同一個地方,卻是兩種心情。

檢完票,阿皓就拉着我朝一個方向奔去,我順着方向望去,是旋轉木馬!沒想到時隔多年,阿皓還記得我最愛玩的項目。這世上恐怕也只有他願意一直陪我玩這種單調無聊的項目了,不知不覺間欲有淚奪眶而出。

“這次你坐在前面,好不好?”我拉着他的胳膊,撒嬌道。

“好,都依你。”阿皓抱我上去后,就走向前面的木馬。

我望着他的背影,高大而帥氣,那麼遠卻又這麼近。難道我跟他之間的關係就像這一場永無止境地追逐?他始終都在我不遠的前方光芒四射,而我只能就這樣看着他,卻觸摸不到。只有下了旋轉木馬,我們才能結束這一場追逐。想着想着,悲涼開始在心底蔓延。

旋轉木馬慢慢地停了下來,阿皓走過來抱我下去,我還是如此地貪戀他的懷抱,賴着不肯下來。多想老了的時候,他還可以跟我一起坐旋轉木馬。

不想這些了,以後的事情誰說得准呢?我要好好珍惜現在的每分每秒,瘋狂地去享受擁有他的時光。

接下來,我們手牽着手,跑去玩過山車,這個項目,是我們兩個都喜歡的。

阿皓緊緊地攢着我的手,我們迎着風,瘋狂地喊叫着。

“安安,我愛你!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阿皓第一次這麼瘋狂地向我表白。我的眼淚就不爭氣地流了下來。只是速度太快,風太大,眼淚瞬時被甩開,沒有了蹤跡,阿皓不會看到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