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閨蜜逛吃,遇見原創的服飾店。

“你穿這個,即刻可出家。”閨蜜對她說。

“不不不,我只是個花痴。迷戀帥哥。”她擺手。

“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閨蜜眨眼。

她哭笑不得。自己的形象,竟然已至此。

和長輩吃飯,也是如此。慈父一般的目光,看着她,充滿關切:“太早明白一些事,也不是什麼好事。”

“謝謝您,我真的沒有想出家。”她真的迷戀帥哥。

遇到的人,總是這麼溫柔,這麼無私。自始至終,她只是一個小女孩,我行我素,驕縱任性。但是,他們卻總是包容她,關愛她,生怕她不快樂,擔心她太勞累。何德何能,受寵若驚。命運之神,總是對她太過寵愛。

慈父般的關愛,還是不放心。分享給她,一段許知遠採訪俞飛鴻的視頻,用心良苦。她認認真真看完,一邊看,一邊冷汗直下。沒有錯,較真與看透的結果,或許就是如此:成為一個眾人仰望的女神,卻曲高和寡,終生孤寂。

“看后極恐,你有像她的潛質。”慈父般的擔憂。多謝看重,誠惶誠恐。她自問,並沒有俞女神的天生麗質,以及驚鴻氣質。她只是一個相貌平平,資質普通的小女孩。無非是,從小驕縱任性,喜歡折騰,喜歡冒險,喜歡胡鬧。

她始終,無法達到俞女神的境界。俞女神看透人生人性,心如止水,風淡雲輕。而她,卻始終易燃易爆炸,喜怒哀樂,無所遁匿。對於世事,她始終天資欠佳,執迷不悟,怎麼可能超凡脫俗,絕塵而去。何況,她那麼迷戀帥哥。

沒錯,她只是一個貪戀俗世的人。愛吃,愛玩,愛熱鬧,真的舍不得看破紅塵,或者出家。還有太多事情,沒有去做,還有許多帥哥,沒有追到,還有太多戀愛,沒有去談。至始至終,她都真的放不下。至始至終,她都貪戀這些煙火氣。

想起讀書時,最喜歡逛超市。每次從圖書館出來,泡完一整天書齋,總喜歡去超市裡,接一接地氣。每當看到,琳琅滿目的商品,世俗的鍋碗瓢盆,柴米油鹽醬醋茶,一顆飄忽的心,就會慢慢落地,踏實起來,溫柔起來,彷彿重返人間。

沒錯,她喜歡老莊,喜歡禪宗,喜歡佛家,喜歡俊逸飄灑,圓融通達的智慧。但是,這些智慧,也不過是敷在傷口上的葯,讓她安心,睡上一個安穩覺。她並不想真正超脫,畢竟,人生難得走一遭,不玩個痛快,未免太可惜。

至始至終,她只是個花痴,迷戀世間的美好。萬千世界,奼紫嫣紅,每一天都會遇到新鮮的人,新鮮的事,新鮮的景。她是一個膚淺而幼稚的人,彷彿劉姥姥進大觀園,連聲驚呼,充滿驚奇,還怕來不及,又哪裡有姿態,去超脫紅塵。

世間太美好,我舍不得看破。她生性愚鈍,皮糙肉厚,做不了超凡脫俗的妙玉,也不是心氣孤高的黛玉,更不是率性爽直的湘雲。至始至終,只是個沒什麼出息,沒什麼見識,眼花繚亂,不合時宜的劉姥姥。只會呼呼傻笑,喊一聲:“老劉,老劉,食量大如牛。”

戀戀紅塵,執迷不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