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長長的身影,把我拖進了黃昏

一棵石榴樹,迎風而立,

每一次的搖曳,都像極了母親的手

枝頭的果實,尚未成年,

就迫不及待地望向我,

那一刻,固若金湯的城門,

輕輕一推,就訇然洞開。

思鄉的潮水,突然脫韁,淹沒天地

我的記憶都禁錮,老家那座小院兒里

大鵝曾追着我,一圈一圈地跑

樹底下的躺椅,靜靜地停泊

那是一條令人嚮往的船,

母親的臂彎,是最溫柔的枕

趁着夜晚的風,童年的夢楊帆起航

滿天的星辰,綻放花朵

最後結出豐盈的果實,掛滿心頭

我在記憶的河流里墜落

卻不知回頭

盛夏的果實,既是催人淚下的酒,

也是起死回生的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