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沙漫漫,希特勒的城堡已經遙遙可見。

無際的沙漠上,數萬魔教勇士浩浩蕩盪,他們背背大刀,雄赳赳氣昂昂,目瞪欲裂。他們不時的望向天空,天空中一條金龍蜿蜒盤旋。他們隨着金龍方向前行。

金龍上騎着一位白髮飄垂的公子,乃是我們魔教的美男子優羅。與金龍齊飛的,還有青白兩隻飛虎。飛虎上坐的是我們魔教兩大支柱,周子安、沅抒左右二使。

我和園月教主在其後。教主的座騎是火神不死鳥。教主躊躇滿志,雖然面臨生死決戰,但仍淡定自若,談笑風生,一路和我探討養生之道。

此次攻打希特勒,乃是由我魔教倡導,聯合鬼谷和江湖各門派,勢必要剷除這個反人類的納粹頭子。

我雙手疊在腦後,仰躺在不死鳥的爪子里,向下瞥了一眼,我們已經到了希特勒城堡上空。

城堡金碧輝煌,周圍黑壓壓無數兵馬整齊排列,他們已經嚴陣以待了。看來這註定將是一場殘酷的廝殺。我又遙望其他各派人馬,還好他們已從不同方向到來。

忽然,不死鳥一哆嗦,好像是打了個噴嚏,爪子一松,我掉了下去。

立時,大地和希特勒的兵馬向我撞來,我聽到了不死鳥呀的一聲叫。這該死的鳥,居然一不小心把我丟了下去。

我想這回完了,掉到敵人軍中,不摔死,也得被亂刃分屍。怎麼辦?我急中生智,吹響口哨,哨聲尖銳,劃破長空,立刻就見希勒特的兵馬混亂起來,他們仰頭望天,紛紛大喊,快趴下!一一快趴下!一一有炸彈!炸彈!……

頃刻間,希特勒的兵馬亂成了一鍋粥,有的士兵扔掉兵器就地趴倒,有的士兵抱着頭鼠竄。我正下方一個騎着馬的將官,更是屁滾尿流,抱着腦袋朝下就滾,一隻腳還掛在馬鐙子里。

我正好落在馬上,抓住韁繩,雙腿一夾馬腹,馬箭一樣竄出去。那個將官被馬拖得哇哇大叫,忽然抽出腰間佩刀,一下子砍斷了自己的腿。

希特勒的兵馬反應過來,十幾匹戰馬瘋狂向我追來。

我狠打着馬屁股,馬沒命狂奔。跑着跑着,見前面有一個女子,伸手攔馬。我以為她是哪支隊伍落下的女子,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要把她拉上馬,但卻沒有拉動,反而被她拉了下去。

我說,你這麼沉!

她摑了我一巴掌。

我說,先不要說了,快上馬,逃命要緊。

她卻一把抓住我衣領,臉若冰霜,目如刀鋒。我立時慌了,感到不妙,這是敵不是友。

我說,你是什麼人?

她說,你大概忘了吧,我提醒你一下,蛋黃派掌門米西一一那是我的父親,我叫米月。

我不由得仔細打量了眼前這個女子,她唇紅膚白,潔如梅雪。我心裏呀異,米西那個死胖子,居然還有這麼漂亮的女兒。

我說,你想干什麼?

米月說,我要為我爸爸報仇,你太惡毒了,竟然把他變成了梨樹,年年開花,年年結果,結的果子我都不敢吃!你還我爸爸!

說著,米月抽出寶劍就要宰我。

原來米西中了我的哆嗦病毒,已經變成了梨樹。

我忙說,等等、等等,你不能殺我。我正在研製哆嗦病毒的解藥,很快就要成功了,你要殺了我,你爸爸可就再也不能重新做人了。

米月定定地看着我,咬了咬嘴唇,說,好,我就信你一回!

這時候,追殺我的那十幾匹馬忽然繞開跑了,原來後面像潮水一樣捲來一對人馬。

那隊人馬,看衣着,是鬼谷派的。難道他們是來救我的?不過看他們那玩命跑的勁頭,又不像。我剛要拉住一個人問,卻被他們撞倒,無數只腳踏過我的身體。眼前一片漆黑,我被踩進沙子里,埋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才看見一線天空。一個人扒開了我身上的沙子,我正躺在一個深坑裡,身邊站着一個女神,汗流雪頰,沙粘青裙。原來是米月。

米月踢了踢我,說,死了嗎?

我趕忙閉上眼睛,屏住呼吸,我期待她給我來個人工呼吸式的搶救。

米月卻一腳把我踢飛起來,撞在沙坑壁上,轟然一聲,沙坑塌陷,將我們埋住。

隨着,頭頂上轟隆隆的,像有無數軍馬跑過。

沙子緊緊將我們裹住,壓力從四面八方傳來,越來越大,將我的身體和米月的身體往一塊兒擠。米月雙手努力的撐住我胸前,不讓我的身體靠近她。

我於心不忍,想幫她一塊撐,雙手按在了她的胸上,她卻罵我臭流氓。原來我的兩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可是這時,流沙灌滿了我們倆身體之間的空隙,我想把手縮回來都不能了。你說尷不尷尬!

忽然,我們腳下一軟,下面的沙子塌陷下去,隨着流沙,我們跌到了一個隧道內。

隧道有一人多高,兩臂多寬,頂上嵌着藍幽幽的發光石。

我說,這是什麼地方?

米月說,可能是暗道。對,是通往希特勒城堡的暗道。

米月說著,眼睛里露出興奮的光芒。

我說,太好了,你在這裏等着,我回去通報我們的教主。

米月又一把抓我的衣領,說,你不老實點,不要想跑,跟我一起去暗殺希特勒。

我慌了,說,別鬧,你去暗殺希特勒?你一個女孩子一一希特勒可是天下第一大魔頭!

米月冷靜的說,我想這條暗道,一定是通往希特勒寢室的,我要趁他不注意,偷襲他。

我更慌了,我說,你偷襲他?他的暗流涌動掌天下無敵,這一輩子竟偷襲別人了。

米月一仰下巴,說,人最擅長的,往往也是他最薄弱的。

我看他自以為是的樣子,更覺心虛。我說,還是不要了,咱們還是通知大隊人馬,一起行動……

米月鄙夷的忘了我一眼,說,少廢話,跟我來。

沒辦法,我只好跟着她走。

走着走着,米月忽然停下來,羞澀地看了我一眼,垂下頭,兩片紅暈飛上臉頰。她說,這次去暗殺希特勒,恐怕有去無回。

我說,是呀,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要去了,這種事本來就不應該是你們女孩子做的。

米月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說,你是什麼意思?

米月說,我……我還沒有過男朋友!

米月說著,臉更紅了,雙手揪着衣襟,身子不住地扭着。

我說,我也沒有過女朋友。

米月說,咱倆就在一起吧!

我說,好吧,恭敬不如從命。

我就去抱她,卻抱了個空。

米月說,你嘀咕什麼呢?

我一驚,見米月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前面去了,正冷着臉看着我。

我抽了一下鼻子,說,這裏面有異味,有迷幻葯!

我從懷中掏出一顆紅色的藥丸,遞到米月面前,說,把它吃下去!

米月狐疑的看着我,說,你先吃。

我說,我是神醫,百毒不侵。

米月一把掐住我的下巴,將藥丸塞進我的嘴裏。藥丸順着我的喉嚨滾到肚中,火辣辣的,如燃起一團火。我立刻渾身燥熱起來,眼前的米月彷彿變成了一池清涼的潭水,讓我想不顧一切的跳進去。

我熱的實在受不了了,開始扒衣服,米月一腳踹在我的肚子上,我嗓子一辣,肚中的食物和葯全都吐了出來。

米月說,我就知道你不懷好意!

忽然,我們聽到有動靜,米月忙拉着我隱蔽在暗影里。

只聽一個男人的聲音說,你怎麼看我?

一個女人的聲音回答說,雖敗猶榮!

我聽出來了,這是希特勒和他情人愛娃的聲音。

希特勒說,可嘆我數十年的經營,毀於一旦。

艾娃說,不,勝敗乃兵家常事。好在你還活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之後便沒了聲音。我很好奇,探頭看過去,只見希特勒正抓住愛娃的手,深情地望着艾娃,說,愛娃,你真好,那些人都背叛了我,只有你對我最忠心。你跟着我後悔嗎?

艾娃說,不後悔。

說著,愛娃將臉貼在了希特勒的胸上。

我頓時心中火起,這是干什麼這是?撒狗糧哇!

我忽然跳出來,憤怒地說,住口!

我又對愛娃說,你這麼漂亮的女人,為什麼那麼多的好男人不愛,偏偏愛這個喪失人性的殺人狂魔!

希特勒和愛娃吃了一驚。艾娃說,你是誰?

我……我彈了一下衣襟,朗聲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魔教有一位神醫雪梨公子?

啊!艾娃吃了一驚,臉色煞白,向後倒退幾步,雙臂交叉抱住了胸脯。

希特勒擋在了愛娃身前,說,你要殺就殺我吧,是男人就不要傷害女人。

我冷冷一笑,說,殺了你,沒那麼便宜!我要將你交給我們教主,交給天下人審判。

希特勒咆哮起來,說,不,我不會去見圓月的,沒人能審判我,我沒有錯,我做的是偉大的事情,我是要凈化人類種族。

我說,你放屁!人類是上帝造的,要你凈化?你算什麼東西!

我還要說,沒想到希特勒已經暗運功力,忽然一掌拍過來。他的掌力猛勁,裹着風沙,一下子將我的眼睛迷住。

他的暗流涌動掌果然厲害,我想躲依然來不及了,只覺一股強勁的氣流透入了胸口,滯住了我的呼吸。

忽聽米月一聲喊,閃開!

我被推開,和米月一起摔在地上。

希特勒的一掌打在的米月的肩膀上,米月吐出一口血來。鮮紅的血絲掛在她蒼白的臉上,我的心不由一顫。

我說,你太傻了,為什麼要救我?一一噢,我明白了,你是愛我的!肯為對方犧牲,這才是真的愛。我終於找到真愛了……

呸,米月啐了我一臉,說,我是為了我爸爸!

希特勒嘿嘿冷笑,把手指捏得噼啪作響,說,你們這些劣等人,都該死!你們死了,這個世界就美好了!

米月說,讓這個世界骯髒的,從來都不是所謂劣等人,而是那些說別人事劣等人的人。眾生平等,鮮花有鮮花的美,小草有小草的用,沒有草,草原就會變成沙漠,鮮花也不能生存。你的失敗是必然的。

希特勒說,不,不是!你胡說!你胡說!……

希特勒一邊吼着,一邊踢我。

我哭了。我說,她說的,你踢我幹嘛?

希特勒不管這些,他將我拎起來,瘋了似的一拳一拳打在我臉上。

忽然,我的鼻子一熱,血涌了出來,我的頭腦轟的一聲響,眼前一陣發黑。我說,我跟你拼了!

我也揮拳向希特勒打去,希特勒掐住我的脖子,將我死死按在地上,我感到喘不上氣來,頭一陣眩暈,眼一陣冒金星。我恐慌起來,求救的看向米月。

米月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拔出寶劍想救我,可是寶劍卻拿不起來,她又倒在了地上。她受的傷太重了。

終於,我的大腦一團漆黑,身體失去了約束,我的靈魂飄出身體,飄到隧道頂部。

藍幽幽的發光石,將我的靈魂照得通明,我看見希特勒從我身體上站了起來,整個整衣服,指着我們說,劣等民族的人!

說罷,希特勒拉着艾娃的手,跨過我的身體,走了。

米月爬到我身邊,推了推我,說,你死了嗎?

我的身體沒有反應,她又推我,又摸我的胸口,又摸我的脈搏,然後惶急地說,你醒醒!你醒醒!你不能死呀!你死了我爸爸怎麼辦呀?……

她的頭髮披散,一縷頭髮垂過臉頰,垂到我的脖子上,我沒有感覺。他推我,我也沒有感覺。

她哭了,大顆的眼淚滴到我的唇上,我有了感覺,那眼淚燙燙的,苦苦的。

武俠江湖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