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奇葩大會》某期節目中來過一位选手,上台前他放話說:馬老師,你要對我負責。

他稱自己兩年前曾參加《奇葩說》的錄製,但在海選時慘遭淘汰。

當他有機會再次站在主持人馬東面前,他選擇了“訴苦”:你永遠不知道,沒有錄製《奇葩說》,我的生活過得有多苦。”

他強調自己是個追求生活品質的窮人。被拒絕後,他只能去廉價健身房,忍受着洗浴間的不幹凈和中年男子的不講究。

連旅行也只能選窮游,擱置節操,兩男兩女擠一張大床。

“剛開始被拒絕時也覺得還好。但節目一播出居然那麼火,導致我每看一期心裏就有一把怒火。”

最後在總結時,馬東直言:我感覺你在要挾我。

連最後投給他一票的何炅也說:你表現得好像馬老師今天不收下你,就真的辜負了你這兩年。”

被拒絕,本就意味着自己還達不到對方的要求,倒逼他人為自己的困境“負責”,用自己“付出了努力”討價還價,比求而不得還要丟臉。


前幾天有個新聞,江蘇鎮江某大學有位年輕男子,為了挽回女友,在女生宿舍樓下用擴音器喊話,聲稱自己為了找到女友,已經五天沒有吃飯。

女孩忍無可忍,下樓果斷拒絕複合,他卻依然不肯放棄,又在樓下長跪一個多小時,最後失魂落魄地離開。

與其說他是在挽回愛情,不如說他拒絕接受感情的失敗,想用輿論脅迫女友妥協。

這樣一出自導自演的苦情戲,暴露了深情表面下難以隱藏的自私。

別人順其心意,他就文明有禮;別人違逆拒絕,他便感覺難以忍受。


人被拒絕,都會感到挫敗,但應對挫敗的態度,往往決定了事情的走向。

黃渤在星空演講時,曾以“誰會拒絕一個幽默的人”為主題,提到過一個朋友。

那朋友曾跟他在同一個地方駐唱,一晚需要唱四首歌。

朋友唱功平平。第一首歌完,觀眾不停喝倒彩,讓他趕緊下來。

朋友也真就下了台,然後不緊不慢地說:我下來了,再給大家唱一首《喜歡我的人都好運》

台下的觀眾都笑,氣氛也活躍了起來,接下來的三首歌順利唱完。

這件事在黃渤心裏印象非常深刻,以至於多年後還在演講上拿來分享。

面對一屋子人的質疑,朋友既沒有垂頭喪氣,也沒有暴跳如雷,反而以小幽默化解危機。

眾目睽睽下,被拒絕自然尷尬,能克服已經很不容易。

還能一展幽默,博人一笑,這種豁達,叫人不得不佩服。

馬雲在達沃斯演講里曾說:“我們需要學會習慣被拒絕。我在找工作時被拒絕了三十多次。去肯德基應聘,24個人手下23個,我是唯一一個被拒絕的。去考警察,5個人招4個,我又是唯一一個被拒絕的。後來我申請哈佛,被拒絕了10次。”

誰都不想被拒絕,因為這容易給自己帶來心理負擔,讓人產生自我懷疑。但實際上,這些我們害怕的,也恰恰是我們所缺失的。

因為在這世上,實在沒有誰能整日小心翼翼,保護着你的玻璃心。

去試試挫敗也好,去試試怎樣手足無措也好,所有這些,都要去試試才知道下次碰到,該如何應對。

而真正的高情商是,即使被否定,也選擇敬個禮再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