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俠世界

第一章 陸沁風的計謀

成化年間,明憲宗耽於逸樂,遂使宦官得勢。其中汪直最為意氣風發,建西廠,所領緹騎人數眾多,勢力遠蓋東廠及錦衣衛。興大獄,謀害朝臣,一時間朝野紛亂,人人自危。

而自洪武年間興起的倭患,在這一年並未消停。

榕城的夕陽很美,火燒雲絢麗得耀眼。

舒十一一邊喝酒,一邊望着落日下墜的方向。酒已經喝到第三壇酒,援軍連一根馬鬃毛都沒見着。

城牆外的倭寇隨時都有可能吹響攻城的號角,若不是忌憚被滾燙的開水燙熟的危險,只怕榕城早幾日就被攻破了。

倭寇刀刃鋒利,能劈開普通士兵的竹甲,又個個武藝不弱。舒十一帶了一群缺乏訓練的士卒,實在難以抵擋來勢洶湧的倭寇。這些年都在種地的士兵,跟普通百姓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落日沉入地平線的時候,榕城城外來了一個人。一身緇衣,頭戴斗笠,手握一柄三尺長劍。倭寇營前的守衛架起長刀,“什麼人?”

只聽噌的一聲,守衛應聲而倒,緇衣人手中的長劍在火把的照耀下寒光閃閃,“有刺客!!”

倭寇營帳頓時火光四起,儘是腳步聲與刀刃離鞘的聲音。

“拿下!”有人下令。

刀與劍的碰撞,乒乒乓乓……夾雜着衣服被劃破滋啦聲,倭寇的屍體一具一具地增加。

舒十一站在城牆上,大手一揮,“開城門,殺倭寇!”雖是武力不強,但人多勢眾,加上倭寇被緇衣人挫了銳氣。經一番廝殺,終於殺得倭寇四處逃散。緇衣人的到來,助舒十一解榕城的圍困。

舒十一也不管別人答不答應,拽起緇衣人的手,“喝慶功酒去!”

“朝政不穩起倭患,這幾年每當朝廷發生了點風吹草動,我等遠疆的守將就要吃苦頭。”舒十一把酒罈子抱在胸前,一陣感慨。

緇衣人望瞭望角落的酒罈子,不由得有些咂舌。他喝酒一點也不豪爽,用了一隻小碗,倒上酒一口一口地啜。並不答話。

“在下榕城守將舒十一,你武功那麼好,叫你什麼呢?”

“是哪個門派的人?”緊接着,舒十一灌了一口酒,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緇衣人。緇衣人已經摘下了斗笠,他的臉實在生得太標緻,長發束在後背,刻意遮掩的胸脯還是有些許明顯。她是女人!

“魔教聖……陸沁風。”她把酒罈搬過來抱在胸前,眼帘輕輕垂了下去。

旋即一臉肅穆,正色道:“你可知道,方才的倭寇只是區區的一小股勢力,我自長樂過來,打探到倭寇欲大舉進攻榕城的消息。只怕此刻的長樂已經遭了殃,既然頭陣人馬都抵達了榕城,大隊人馬不日也要打將過來了,那時候,你這泥兵泥將,不用踩,馬蹄子跺跺地,就給你震碎嘍。”

黑魆魆的夜,空蕩蕩的長街,賣酒的老漢蹲在石階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煙。舒十一的眉毛緊緊地蹙在一塊兒,心想,若援兵不到,榕城鐵定是守不住了。

陸沁風像是看穿了舒十一的心事,冷笑道:“朝廷是指望不上了,若你棄城而逃,到也可以活命。”

舒十一略微吃驚,“援軍會來的!”他又灌了一口酒。

“嘿嘿,榕城被倭寇頭陣人馬圍困五日,你派去的人可有一丁半點的消息,援軍?哪有什麼援軍。若我不來,你早就成了十個八個窟窿的屍體躺在城下了。”

舒十一聽她說得在理,一臉頹然,放下酒罈,難道真的要棄城而逃?

“在下倒是有一計,你附耳過來。”

第二章 茜羽的溫柔

自從中原武林九大門派結盟以來,江湖上表面上免了大的紛爭,暗地里的較勁卻越演越烈。今天長生教砸了知北樓的廚房,明日礪劍山莊又捅了魔教的后花園……

唯有琅琊閣發布琅琊令時,九大門派才稍顯和睦。

風雪樓,“洪福齊天”酒館。施茜羽把一條鯉魚煮了又蒸,蒸了又炸,裹了麵粉,敷上一層辣椒醬,撒了蒜蓉、薑絲、蔥花,終於可以裝盤。

“這是什麼勞什子紅燒魚?”一個大漢把盤子連同魚摔在地上,怒氣沖沖,掀起袖子就要衝進廚房。旁邊一個人拉住了他,“安兄莫動怒。”說著撿起地上的魚肉舔了一口,“味道極好的啊,哎,可惜了!”

“羅賢弟,你這……”安寺勁見羅憂大庭廣眾之下竟如此愛惜糧食,頓時怒氣消了大半。

“風雪樓的菜肴天下聞名,兩位若嫌棄味道不好,請自行離去罷!”施茜羽手持鍋鏟,邊說邊指指點點,鍋鏟在羅憂的鼻子上方點來點去,羅憂嚇得大氣也不敢出,生怕鼻子一下給她鏟了去。

施茜羽的火爆脾氣是出了名的,安寺勁與羅憂眼見惹她不起,付了帳,悻悻而去。

施茜雨也有溫柔的時候,十六歲那年,她喜歡過一個人,一個劍客。每當想起他的時候,她就會變得無比的溫柔。只是,幾乎沒有人能見到她那個樣子。因為她想他的時候,總是在一個人的時候,躲起來,偷偷地想。

“茜羽,這次琅琊令發布的任務,就拜託給你了。”沈三少把封信往桌上一方,“杭州的西施笑①,我還沒有吃夠。”說罷揚了揚袖子,徑直去了。

施茜羽端詳着琅琊令:榕城告急,各門各派整齊人手,速速前往榕城,助榕城守將擊退倭寇。




圖片來源——俠世界

第三章 鬼谷的劍客

楊柳岸,風微盪,一艘大船在江波上緩緩行駛。

林楓手裡捧了一本《入海棠》。背靠桅杆。

“執卷上雲舟,盪水浮蘭棹。海闊天高任我囂,莫唱黃鐘調。” ②讀到這句,他不由地嘴角上揚,如果蘇小樓也在此間,他定會跳出來拍手叫好。

他望瞭望岸邊的楊柳,又吟道:“昨夜又聞楊柳曲,淚沾羅帕枕闌珊。不如未睹舊時歡。”③

舊時歡,哎,他一口氣未嘆得舒坦。白玉“啊”的一聲哈欠,伸了個長長的懶腰,“我說林楓啊,你這書獃子的酸味兒是越來越濃了。”

“白玉師兄哪裡懂得什麼叫睹物思人,‘見字如面’,嘿嘿。”獨孤玲兒用衣袖掩面,偷偷地笑道。

“不如我們殺上光明頂,將張小仙先給制住了,把冽妹子接到流沙閣,也省的林楓師兄整天不是低吟就是淺唱的,我瞧見也跟着愁起來。”紅玉在船尾撫琴,噌的一聲,將“宮”調撥得鏗鏘激昂。

墨十八將黑子落定,深深呼了一口氣,“紅玉師妹,你的十方琴不要動不動就露出殺氣,以後誰敢娶你進家門那,學學素素,什麼叫溫婉可人。”

顧十九捋了捋虯須,江湖人稱“美虯神醫”顧十九。“多謝素素師妹。”向斟茶的素素微微點頭。“十八說得對,紅玉師妹的琴音雖妙,可我和十八對弈正酣,也無暇分心細品。你還是先歇歇吧。”

紅玉罷手,攜了琴,朝林楓一干人吐了吐舌頭,拉了獨孤玲兒的手,“玲兒,懶得理這幾個臭討厭的,我教你‘陽關三疊’第四聲。”一邊說著女兒家的閨房話,朝船艙里去了。

江波平靜,大船行駛得愈發快起來,掌舵的鹿逐兩眼望向濤濤江水,榕城就在江水的盡頭。

第四章 伊澤的槍法

艷陽高照,密林重重。

礪劍山莊的曹大貴一臉不悅,勞什子倭寇,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曹大貴最近迷上賭牌九,正欲參与“武林賭王大賽”,準備大賭特賭一番。沒想到琅琊令從天而降,不得不攜了伊澤趕往榕城。

伊澤跟在曹大貴的後面,臉上的神色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在想如果曹大貴再賭下去,別說礪劍山莊了,連自己手裡的鎖子黃金槍也要給他賭輸掉。因為他從來沒見曹大貴有賭贏過。

伊澤不由得攥緊了手裡的長槍,如果沒了這槍,如何使出凌冽的二十四路“暴雨梨花”槍法。他忽然有些感謝倭寇的到來,雖然他知道這樣的念頭是不對的。我一定得多殺幾個倭寇,來祭祭我的長槍,伊澤如是想。




圖片來源——俠世界

第五章 明月的面紗

曹大貴跟伊澤正急着趕路,因沒錢買馬,一路的輕功沒少施展。還好他二人均是武功內力都不弱。但路途遙遠,施展了一陣輕功,不得不步行里許。

忽然,一陣馬嘶聲傳來,說時遲那時快,騎馬的人雖勒住韁繩,奈何馬的前蹄已經踢了出去。

曹大貴經方才一番急奔,實在無力閃避,硬生生給馬蹄子掀了個四腳朝天。

伊澤見狀,挺槍上前,一記“追星趕月”點了過去,馬背上的人腰一扭,讓了開去。伊澤的二十四路暴露梨花槍講究刺、戳、點、掃、挑,格、拔、架、擋、淌。攻防皆備,進退自如。卻連那人的一片衣角也未撈到。

“魔教乾坤大挪移,敢問閣下可是明月教主?”曹大貴早已站了起來,觀戰多時,見對方騰挪閃躲間姿勢雅緻。在當今江湖上不用兵刃就能避開伊澤暴雨梨花的人,並不多,而這人又是女子的話,她一定是魔教現任教主明月姑娘。

“哈哈……伊澤的槍法有進步了,曹大貴你還是老樣子,一副衰樣。”明月豪爽的笑聲,所謂巾幗不讓鬚眉,也不過爾爾。

明月摘下面紗,一張絕美的面容,英氣勃勃的神情,着實讓很多男人也自愧不如。

第六章 庄九夫人的秘密

“很多人都有個疑問,庄九夫人為何要叫庄九夫人。是她的丈夫姓庄,她是九夫人?還是他的丈夫叫庄九?”

“除卻庄九夫人外,江湖上並沒有一個叫庄九或者庄姓的有名高手。”

江愚兒往桌子上一拍,啪的一聲,把桌上的酒碗也給震碎成幾塊,“放你娘的狗臭屁,你他奶奶的叫什麼?”他跨過去一手一個揪起方才高聲談論的兩個食客。那兩人被他如小雞般拎起來,嚇得不輕。支支吾吾道:“小的,小的叫阿貓。”又指了指旁邊的人,“他叫小河馬。”

“哈哈哈,你豈說說你為何叫阿貓他叫小河馬。”

“這……”那人囁囁嚅嚅,不知道該如何說。

“哼,庄九夫人也是你這等小貨色嚼得起舌根子的,下次再讓老子看見,舌頭都給你拔下來!”說完將那兩人往門外一扔,兩人摔在黃泥上,爬起來飛也似地去了。

“榕城大敵在前,江師兄倒是很會消遣,找樂子那。”旁邊的和尚打趣到。

“去去去,閻浮你個禿驢,樣樣都比老子精通,還有臉笑話我。”

“江師兄你這就不對了,我是和尚,你也是和尚,更何況你罵了我,罵了天下所有的和尚都不打緊,可你連自己也罵進去,這一點,小弟說什麼也及你不上的了。”

“得得得,老子說不過你。先吃飽喝足了,再將倭寇殺個精光光,讓他奶奶的知道知北樓的厲害。”

“江師兄的大慈悲伏魔拳,確實厲害,到上陣殺敵的時候,你可要照拂着小弟。”閻浮撕下一個大雞腿,遞到江愚兒的碗里。

“哈哈哈,小和尚挺會做人。”

一旁的店小二換上新酒碗,躲得遠遠的,最近幾日榕城陸陸續續來的武林人士,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個個都不好惹。

摔碗砸桌子的事情沒少發生,不過他們倒也爽快,給錢的時候,倒是只多不少,但普通人誰也不願意被這些江湖人牽扯進他們的恩恩怨怨里去。

第七章 別來無恙

舒十一躲在屋子里,不敢出去。外面殺聲震天。

集結九大門派抵禦倭寇的入侵,是陸沁風的計策,至於琅琊令她是怎麼發出去的,他並不知道。

在舒十一還不是舒十一的時候,他有一柄凌冽長風。在鬼谷跟隨林楓學了快劍,自悟“絞風”劍法,能與暴雨梨花槍的伊澤鬥成平手。躋身武林一流高手,是鬼谷最強劍客之一。

那個時候,他叫蘇小樓。他錯殺了一個人,是他一輩子的悔恨。於是他遠赴沿海,機緣巧合之下當了榕城的守將。但他過得並不開心。

甚至在倭寇入侵的時候有臨陣退縮的念頭。

一個人最有血性的時候,一定是你身後站滿了朋友。

門忽然開了。

林楓與白玉攜了鬼谷眾人湧進屋子里,鬼谷眾人抱拳,“別來無恙!”

他們的臉上寫滿了一種久別重逢的喜悅之情,因為他們找到了失散許久的家人。

林楓將一柄長劍遞到舒十一面前,“還記得快劍二十二式嗎?”

“記得!”舒十一接過長劍,一滴熾熱的眼淚落在劍鞘上。

他,已經很久沒有哭過了。


故事還未完。群雄大戰倭寇,誰將登場?誰將會犧牲呢?敬請期待——真正的劍客終篇!!


①河豚做的美食,滋味無比鮮美,但毒性強烈。——周浩暉《西施笑》

②選自蘇冽“入海棠”第三輯5

③選自蘇冽“入海棠”第二輯2

《入海棠》


武俠江湖

琅琊令之風雲突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