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感同身受,也沒有人能,取捨自如,這是我們,這是感情。




她知道,這世界荊棘遍布,這世界雜草叢生,這世界曾讓人半世潦倒,這世界也給過人片刻溫情。

後來,你決定等我了,我不會回來了。

NO.1你的笑容,傾頹破敗,收張自如。

你有沒有見過那種,深深淺淺的笑容,傾頹破財,收張自如。

現在的c先生,就是這樣笑着,在雙目對視的第39秒前,他一直笑着。

39秒之後,他開始張嘴說話,他辛苦糾結的變換了幾次口型,最後脫口而出的還是特別俗套的那一句,“好久不見”。

我沒有笑,我說“好久不見”,然後把那個禮物盒放到桌子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上面,除了,c先生。

包廂里陰暗得不成樣子,可即便是這樣,我仍舊能感受到他與現場極其不符的氣場,難過得像要與世隔絕一樣。

導致我產生了一種神奇的錯覺——剛剛望向門口的那一眼……

好像等了很多年。




NO.2渡劫飛升,有始有終

這句話是3年前,c先生對她說的,上一次她跟我聊起這句話的時候,是高中畢業。

那天在樓下看到紅着眼睛的她,哭兮兮的樣子像只難過得耷拉起耳朵的小兔子,她說,c先生提前走了。

雖然我是個文化人,但是也沒能忍住脫口而出的那句粗口。

“WTF?”

然後,下一秒,直奔主題,“f回來了?”

見了鬼的俗套劇情,青梅竹馬的老梗,c先生一口一句“最重要的朋友”,聽得我很窩火,在我理智的罵他“失心瘋”的時候,她過來掛了我的電話。

下一秒的直覺反應沒忍住,開口吼她,“你有病是不是?”

她抽噎着,肩膀一抖一抖,“別……你別罵我……我受不了……”

媽勒戈壁,不罵他我受得了?

那天的收場,冷靜了一下,陪她坐到深夜,她還能文縐縐的安撫我快要溢出來的暴躁情緒,儘管我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愛一個人就像渡劫,渡劫飛升,才能有始有終。雖然我還不懂什麼是愛啊哈哈……”

……

傻。




NO.3籌碼太小,滿盤皆輸

結束在第3年,好像就是那種傳說中的神奇轉折,在大學報道前幾天還興緻勃勃的跟我講“異地戀作戰計劃”的她,突然先提了分手。

對,不是在普通場合,就是在大家嗨歌嗨到四仰八叉的時候,深情唱着《如果你也聽說》的人無端被搶了話筒一臉懵逼,而她拿着話筒大吼起來“c先生!單身快樂!”,在場的人都覺得她可能喝醉了,但是也沒有人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歌還在放,她繼續吼着,“單身快樂!”

差不多5分鐘后,現場就已經完全亂套了,所有人都終止了狂歡的想法,開始研究怎麼把喝醉的人弄回家,除了故事的主人公——c先生。

他睡得特別沉,在被她吼醒的時候也只是悠悠地睜開眼瞥了一眼現場,然後姿勢都沒有變,繼續沉睡。

最後被送回家的他,也安靜的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第三天早上,我接到他的電話,他的口氣出奇的鎮定。

“那天晚上,她說了什麼?”

NO.4念念不忘,來日方長

女主人公是個宿命論者,她反反覆復跟我強調,她信命。

她沒有跟我細講之後c先生找她的事情,c先生也用他常年保持的冷靜和理智,切斷了一切發生後續劇情的機會。

在外人看來,這兩個人相處起來仍然自然得不像話,不再以男女朋友自稱,卻維持着以往一般的交流接觸。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變了什麼,她的生活重心,變成了自己,不會為了見c先生一面,推掉朋友的邀約;不會為了給他準備生日禮物而翹課;不會費心思去認真研究他喜歡的倉央嘉措;當然也不會,等他——在任何他需要她的時候,等他。

他們真正交流的“結束”是在什麼時候誰也不知道,包括她對c先生的稱呼,也從小名轉變為全名。

還有,她不再喝加了雙份糖的摩卡。

關於加了雙糖的摩卡,這是一件關於讓c先生難堪的故事。

在她去上大學前的最後一次聚會,她把那杯雙糖的摩卡扔到了垃圾桶里,當著眾人的面。

隨着聚會的進行,c先生的臉色越來越差,等到聚會結束,正準備上車的她突然被c先生拉住。

他的眉頭依然沒有舒展開,一字一句,沉沉地問道,“我哪裡做得不對?”

她笑了笑,淡淡的開口。

“我不喜歡,喝摩卡。”

一個字不多,一個字不少,讓c先生愣在原地,在他長久的震驚中,我聽到她壓抑了許久,讓人感到心疼的聲音。

“f喜歡摩卡,我不是她。”

原來這樣對你簡單說一句“我不是她”,真的有夠簡單。




NO.5等不起

我本來想着把故事寫得更詳細一點,但是,仔細想想,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後來分隔兩地的大學生活,就是現狀的最好描寫。

c先生一直是抱着莫名自信的那個人,在離她不遠的那個大學里,他那樣自信,這個女孩,會回來找他,她還是喜歡着他。

可是,她再也沒有約過c先生,她的朋友圈裡出現更多陌生的面孔,她不再發那些帶着淡淡憂傷的文字,而是用一張張照片,展示着她的新生活。

我想,c先生的恐慌,就是從朋友圈慢慢增長起來的,他第一次主動找到我,問我要她新換的電話,那是第一次,我從他的聲音中聽到了情緒波動。

劇情沒有什麼神轉折,他打了電話,她接了電話,不痛不癢的聊着天。她聊天的口氣,像極了老朋友一樣,讓他心口堵了半天,什麼也說不出來。

那天晚上和她的對話。

“你現在不喜歡他了?”

“喜歡吧,只是不期望了。”

“我還是會喜歡每一個有一瞬間像他的人,但是再也不會對他抱有期待。”

不抱有期待的意思就是,我等不起你了,也不想給你等我的機會,我們之前,沒有等待沒有未來,只有回憶。

我們之間,空了。




NO.5分崩離析

奔潰這個現象是時間和風暴共同作用的產物,就好比一座斷橋,常年的風雨,橋上的裂縫逐漸被侵蝕拓寬,而你最後看到的,只是它崩塌的一瞬間。

以前她總是愛說一句話,“他愛生活”,而主要問題早就在這句話里明確表現。

一個男人,他愛自己,愛朋友,愛學業,他愛它們的程度,都比你多。

他習慣了等待,所以看不見你們的未來,或者說……他沒有想過有你的未來。

死心真的是一瞬間的事情,失望積累夠了,人真的會走,並且很少有人願意回頭。

那個暑假,c先生的生日,他邀請了我和她一起去,那個女孩在包間門口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沒有進去,那個小小的禮物盒,她遞給了我。

c先生的一派作風,他笑得那麼難看,卻還是沒有出去看一眼,隔着那扇門,他把小盒子打開,然後在大家訝異的目光中沉默。

你看,說什麼不喜歡呢?小王子的玫瑰花她都記得……

那是剛開始,女生和男生剛在一起的時候的對話,“你有什麼都可以喜歡的東西,以後你生日我可以送你啊哈哈……”

男生看她傻傻的樣子,忍不住挑起嘴角,“我喜歡看《小王子》,你就給我捎本書就可以了。”

“就一本書啊,多沒有新意啊……有沒有挑戰難度大一點的?”

“猴麵包樹?B216?得了,你就弄朵玫瑰花給我吧。”

……

現在那朵永遠不會凋謝的小小玫瑰花在玻璃罩里,在他面前,彷彿只要女孩回頭,就能散發出勃勃生機。




突然放棄的原因啊?

也簡單,女孩這樣說的,三個人的晚飯後,想要一起送j回家,c先生就是那個時候轉過頭的。

他忘記了她回家的路很長,他忽視了她對j笨拙的熱情和討好,他沒有注意到當他買來三杯摩卡熱情推到j面前時女孩愣愣的表情,他沒有拉住女孩,說一句我們送j然後一起回家,他甚至不知道,女孩在回家的路上難過得像個傻逼。

致命一擊是c先生的最後一句話。

“你走吧,送到這裏就好。”

這次,在KTV外面的她也在心裏,默默的呢喃了一句。

這次,我走了,你不用送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