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HR們去面試新人時,我常會問到一個案例,不論面試者怎麼回答,我都會站在他的反方,與他辯論。有一回,有個女孩面試完好久之後還在糾結,愣是追着我問:那你說,到底應該怎麼辦?!

這個糾結的案例是真實的。好多年前,有位老人到銀行存了五萬的定期存款,他年齡大了,怕自己記不住密碼,於是設置了到期憑“存單”而不是憑“密碼”支取的方式。

在存錢時,他叮嚀辦理業務的櫃員:如果以後有人拿着我的存單和身份證來取錢,說我病了要用錢,你們千萬不能給他。那一定是我的兩個不肖子偷的!

誰知不久之後,真的來了兩個男人,帶齊了老人的存單和三人的身份證、戶口本,聲稱父親重病住院,急需救命錢,讓銀行趕緊把錢給他們提前取出來。

正好當班櫃員還記得此事,不願幫他們取錢,可是打老人電話又沒人接。兩個男人便在銀行大鬧起來,說銀行違規,要向上級部門投訴。如果父親出了什麼意外,他們不會放過銀行。一時圍觀者眾。

那時人民銀行的《儲蓄管理條例》確實規定:“未到期的定期儲蓄存款,儲戶提前支取的,必須持存單和存款人的身份證明辦理;代儲戶支取的,代支取人還必須持其身份證明。”也就是說,他們拿來的資料是符合代理支取的規定的。

我的問題是,如果你是那位櫃員,該怎麼辦?

答案自然地分為兩派。

一派認為根據法律規定,應該讓他們把錢取走。至於老人之前的囑咐,沒有書面寫下來,銀行也沒有承諾,口說無憑,老人與銀行沒有形成合同關係。要是櫃員換了人或者不記得,這錢肯定也就取了。再說,如果老人真的急病等錢用,不給取,不是好心辦了壞事嗎?

另一派認為,老人存錢時講了這個條件,銀行既然接受了這筆存款,也就是接受了這個條件,形成了合同關係,應該替老人保管好他的存款。至於老人是否真得了急病要用錢,可以讓他們提供醫院的證明。

我給第二派加了一個條件,說兩個兒子是帶了律師來的。然後,有些人就改變了觀點,認為這種事情還是要相信專業人士。

追問我的那個女孩一直在兩派之間變來變去,最後變得很沮喪。

在所有人中,有個男生的答案與眾不同。他說:我是一個職場新人,經驗不足,雖然覺得不應該給他們取錢,但我確實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種棘手的事,所以,我會申請上級支援。他們來了律師,我想銀行也會有自己的律師,讓銀行的律師跟他說比較好。我盡量把他們引離營業廳,不要影響到其他客戶。

我給他點了個大大的贊。

其他人都在給不給取錢這個實體問題上糾纏,而這個男生從處理流程上回答了我。他坦承自己力有不逮,往上提交,同時,他想到了力所能及的事,維護秩序。我的問題並沒有標準答案,但他的答案很好。

在面試時,在接手一項工作時,新人們常常急於表現自己,想讓面試官或者領導看到自己有想法,有能力,可以被信任。以前,我在所謂的面試乾貨里也看到過類似的指引,什麼不管你懂不懂,只要讓面試官覺得你很懂就行了。簡直是誤人子弟。

我們不去說那些特別優秀的人,也排除掉二代們。大部分新人,憑着在學校學到的理論知識和平時社會實踐中懂得的一些零碎的處世經驗,再加上新工培訓的填鴨式訓練,是不足以應對複雜的場面的,甚至連有些簡單的事情也未必能處理好。因為許多工作場景未曾進入過他們的視界,沒有經驗的指導,他們只能按部就班,一旦變化,就不知該如何評估風險、把握分寸。這是很正常的事。

對於新人來說,不斷地學習、調適和提高自己的能力是主業。先學會獨立處理簡單的問題,再逐步加深介入複雜項目的程度,一步一步穩穩地走。積累到一定的階段,回頭來看,會發現自己成長了許多。再遇上新的挑戰,自然會舉一反三,對情勢作出分析判斷,給出應對方案。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卻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事,需要時間與耐心。至於成長的水準如何,就各憑悟性和運氣了。

我常看到一些新人,急着挑職位,急着與同學比收入,急着懷才不遇,卻不急着謙卑與總結。

我想說,這世上佼佼者寥寥,大部分剛出道的新人只擁有普通的智商、情商和普通的能力,還沒有足夠的見識與處事經驗讓你形成自己獨有的競爭力,隨時可被替換。新人能讓別人記住的,是你的人品和工作態度,是你是否進行了有價值的思考,是你能力的提升速度。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好吧,現在說真的,如果你是那位當班櫃員,那筆錢應不應該給他們取出來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