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隔着一條河的寬度

是魚兒自由的長度

遠方是一個巨大的網

撕開一個口子

沒有夜的影子

是樹上倒掛着小鳥的鳴叫

抑或,落地瓷的聲音

在碎裂時

人們高呼豐收的喜悅

天氣如此好

心情里沒有因為拒絕

我咀嚼着青草的味道

回答你,收割麥子

再把孩子的作業

重複朗讀一遍

或許,我己經變老了

就像站在村口的老槐樹

脫落的皮丟了一地

我很想把它重新沾上樹榦

歸還夢裡的模樣

於是我赤着雙腳,就這樣

獃獃地站着

看着一頭牛在吃草的樣子

彷彿它是在啃食我童年的記憶

——我小時候

就是一個放牛的野孩子

請你告訴我傻的理由

於2017年5月2日上人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