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江愚兒

一、魔教有罪


魔教玉衡與雪梨,居然是非黑白顛。

現任教主圓月明,策徒行兇罪惡極。

強搶民男且不說,縱毒江湖無收斂。

竟讓英雄來跳舞,敢把活人變成樹。

二,江湖兇險


礪劍山莊伊少澤,才中了舞蠱,又惹上了一笑丹。如今雖得回家去,大笑三天也難平。

鬼谷流沙林水楓,剛解了蠱毒,又遇上獨孤凌波。方今剛被擄將去,強做魔教準新郎。

青衣樓主沈安才,跳過天鵝舞,又跳一曲脫衣舞。現今還是不死心,戲我知北司晷使。

江湖底下無名輩,還沒露過頭,又中一道毒哆嗦。而今紮根懸崖邊,開枝散恭弘=叶 恭弘結梨果。

豆鋪老闆豆花哥,只賣得一碗,又買一壺老米酒。至今沒有納稅銀,做起了丐幫幫主。

知北小生江小玉,忝不知深淺,又闖了魔教窟窿。如今沒把魔教滅,徒惹了一身情傷。

知北后廚二掌勺,菜沒炒幾盤,又做了全職保姆。如今臨近伍貳零,急吼吼地要表白。

神水宮主郎玄珠,功沒有練成,又走火近了魔門。如今得幡然醒悟,急呼菱歌來幫忙。

飄雪小使落傾雪,接了閣主令,又應了菱歌傳喚。如今忙得額焦爛,還要分心平糾葛。

琅琊閣主冷世炎,高處不勝寒,又將腹黑胸中藏。管他江湖如何爭,我自談笑且風生。

知北樓里一老僧,勤懇把地掃,又遭青衣妮子笑。無敵鐵帚一揮灑,江湖風波自此平。

武俠江湖專題鏈接

琅琊令專題鏈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