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1.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村長立即清點人數,發現全村二百多戶人家,誰也沒死。

村長回家罵他爸:“你那嘴是屁眼子么,誰死了?”

第二天一早,村長他爹上弔死了。

村裡人都說,老頭心眼兒窄,經不起兒子窩囊,一時想不開,就倆腿兒一蹬,佐證自己的話去了。

故事2.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牌樓底下的石基里,突然滲出血來。村長慌了神兒,趕緊進村清點人數。

我了個乖乖,全村的女的,都死了,地里幹活的,家裡伺候牲口的,躺在炕上打盹兒,都各自死在各自崗位上,大腿下躺着黑褐色的血。

男人們說,村長到了女神仙的x里,壞了村裡娘們的陰基。

村長他爹說:“不讓你拆,你不信,這回好,全村爺們,都硬着jb鋤大地吧!”

故事3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他它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拆遷隊返程的路上,拉着隊員的卡車失靈,從山上掉了下去,車毀人亡,無一生還。

村長他爹哭着說:“瞧見沒有,你就不信。”

村長痛心疾首:“不該請他們喝酒。喝車不開酒,開酒不喝車啊!”

故事4.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村長清點人數,發現村裡的小孩兒都死了。河裡抓魚的,田間曬暖的,手裡還攥着蛐蛐和螞蚱。

男人們去鬧:“狗日的村長,還我家娃!”

村長頂着村委會的大鐵門,朝外面來鬧的村民說:“喊個卵子喊,不就是孩子么,回家上炕再要一個,怎麼著,傢伙都不好用了是不是!。”

村民們互相看了看,很快就散了,彷彿誰在鬧,誰的玩意兒就不靈了。

故事5.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第二天一早,村長死在屋裡,村民們都來惦念。

村長他爹咧着嘴樂:“讓他不信我,讓他不信我!”

警察很快到了,村長他爹被帶走,可下午又被送了回來。老頭瘋了,逢人便說:“讓他不信我,非給他一下子才知道誰是爹!我能生得,我就殺得,讓他不信我!”

故事6.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路修好了,鎮領導下來視察,都說村長在新農村建設上,有主意,有魄力,下月到鎮政府上任,主管拆遷。

領導走了,村長樂了三天三宿沒籠嘴。

第四天,村長死了。

村長他爹在新修的村路上,給兒子燒紙,嘴裏還念叨:“你不死,我就得死,守護這個牌樓,是咱們家族的使命啊!”

故事7.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突然,一條龍從地下鑽了出來,眨巴眼睛看着楞在原地的人們。

“你們有什麼願望?”

村長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我想調到鎮政府工作。”

神龍嗖的一聲飛走了,第二天村長接到上級通知,到鎮政府辦公室任職,即刻啟程。

村長他爹聽了事情原委,抄起扁擔就打:“你真有出息,為什麼不說去市裡工作,傻逼孩子!”

“爹,我錯了,我應該說想去中央工作呢!”

話音剛落,一顆子彈穿膛而過。

村民都說,村長想造反。

故事8.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村長清點人數,發現六十歲的老人都死了。他定做了一批棺材,入殮了包括他爹在內的所有老人。

村民們封了路,在整潔憑證的板油馬路上大擺三天酒席,村長舉着酒杯給大家道喜:“這樣一來,咱們村的老齡化就解決了!”

故事9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村長進村清點人數,全村的人都死了。只有他一個人孤零零的活着。

拆遷隊的人勸他:“別太難過了,知道這些村民都如同你的親人,可人死不能復生。”

村長搖了搖頭:“不是那事兒,這樣一來,我不成光桿司令了么?組織上還能安排我么?”

故事10.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村長連續幾天清點人數,發現一個人都沒有死。他說:“爹,咋沒死人呢?”

“沒死就沒死唄,你還惦記讓誰死么?”他爹瞪眼。

村長不解:“那你當時怎麼說要死人呢?”

“我那天喝多了,說胡話,行了吧!”

路修好了,村長還是每天戰戰兢兢,夜不能寐。最終抑鬱成疾,跳河死了。他臨死還覺得,村裡死了一個人,一定死了一個人。他知道,他爹不會騙他的。

故事結束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不信,雇了個拆遷隊,咣咣噹噹的就把牌樓拆了。

村長說:“爹,我知道你心疼這牌樓,我把它遷到村西頭兒,您老就當支持兒子工作,您別生氣了,爹。”

村長他爹嘆了口氣,說“好吧,你可千萬要好好乾這個一村之長,多為老百姓幹事兒!”

“放心吧爹,我不會忘了人民群眾的!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喊上我媽咱仨斗地主!”

村長他媽不耐煩了,用手敲了敲牌桌:“快點兒啊,我等的花兒都謝了!”

“三代一!”

“要不起。”

pass。

故事番外

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個村,村口有個古牌樓,用料講究,花紋精緻,高高大大,很有些樣子。

村長想把它拆了,給村裡修條路。

他爹說:“不能拆,拆了是要死人的。”

村長信了,那就不拆了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