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參加#青春不一YOUNG#徵稿活動,本人承諾,文章內容為原創,且未在其他平台發表過。

01

叮鈴鈴……

鬧鐘將我從睡夢當中叫醒了,我實在想摁了它接着睡,但是,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來了一張清純的臉龐,我立馬從床上跳了起來,去洗漱了。

洗漱完后,我打開衣櫥,看着衣櫥里的衣服,不禁皺起了眉頭,雖然我平時不太在意穿着,也認為只要穿的舒服就可以了,可是,今天這個日子卻不一樣,我還是不得不穿的正式一些。

我挑了件衣服,便急匆匆地出門了,現在8:30,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2個小時,這2個小時應該還是可以趕得上的。

下了樓以後,我攔了一輛出租,坐在出租車上后,我的心裏其實有些着急,又有些期待,這麼多年不見了,不知道這一次再見又是什麼樣的一種情形。

“帥哥,到了!”

我還在自己的思緒當中,忽然車停了,出租車師傅叫了我一聲。

“啊?到了?”我回過神,看了眼外邊,的確是到了。

付了錢以後,我便下了車,這種地方我很少來,對裡邊的情形有些不安。

我走了進來,這裏琳琅滿目的商品,讓人的眼睛都有些炫目,我走進了一家,導購立馬就迎了上來。

“帥哥,要看衣服嗎?”導購甜美地笑着問我。

我點了點頭,家中衣櫥里十分羞澀,實在是沒有適合今天這個場合的衣服。

在導購的推薦下我選擇了一款西裝,穿在身上的確是有些不同,看着鏡中的自己,一時間我都有些不大認識自己了。

一問價錢就讓我有些打退堂鼓了,可是,今天的這個場合對我來說太過重要了,我絕對不能在今天丟臉的!

於是,我忍痛刷卡,買下了這套西裝,足足花掉了我將近兩千塊,我實在是有些心疼,可是,一想到那張在我的夢中無數次出現的臉龐,我就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02

菜味樓。

雖然這裏並非我們這裏最高檔的地方,但是,卻也是我們這裏首屈一指的酒樓。

在今天這樣的場合下,每個人似乎都想是憋了一股勁兒,想要證明什麼似的。

當我進入包間的時候,包間里已經坐了有十來個人了,一個個看到我都是一種久違的笑容。

“你小子可算是來了,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張鵬走了過來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說。

沒錯,今天我是過來參加同學聚會的,五年了,我基本上都沒有參加過,但是,今天我來了,只因為今年她會來。

我看了眼張鵬,這小子在大學的時候黑瘦黑瘦的,有點土裡土氣的,沒想到現在居然變的如此時髦了,還真是參加了工作以後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而且,在這之前我聽說過他,據說在一家外企工作,現在已經是主管級別了,在我們這幫同學里算是混的好的。

“張鵬,還不讓老康過來坐,站着做什麼?”說話的這個人帶着黑框眼鏡,身材有些發福,我在腦海中搜索了一番,也沒有他的印象。

“怎麼,老康?你不認識他了么?”張鵬說到:“也難怪,周晨這小子大學的時候跟個瘦猴似的,誰知道五年過去了,卻活脫脫地成了一個胖子!”

我的確有些詫異,完全沒想到眼前這個發福的男人就是我們大學時期的班長周晨,那時的周晨的確挺瘦的,是那種讓女生都羡慕的瘦,可是,現在卻胖成這樣了。

我在張鵬的引領下坐了下來,我四處張望,尋找着那道讓我午夜夢回時都無法忘懷的面容,可是,搜索了一番過後,還是沒有找到我想找到的身影。

張鵬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問我:“你是在找安悅吧?”

我尷尬地掩飾自己的眼神,搖頭解釋道:“沒,沒有,就是跟同學好久不見了,有些陌生了。”

張鵬擺了擺手:“別裝了,你當初那麼喜歡安悅,這誰不知道啊?”

別戳破謊言后,我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張鵬接着說:“人安悅現在可是今非昔比了,都把咱這一幫老同學給忘記了,今天也未必會來的!”

我直接打斷了他:“她不是那樣的人!”

03

我與安悅認識是在踏入大學校門的那一刻,那一天,安悅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背着一個小挎包,十分艱難地去報到。

我作為一個男孩子,自然不能坐視不理,就幫忙,幫她拖着行李箱,就這樣一邊走一邊閑聊着。

我們發現我們兩家其實離的不遠,而且,我們居然還有不少的共同愛好。

就這樣熟悉下,漸漸地,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在別人的眼中我們就是一對情侶,而不負所望的,我們也最終走到了一切。

大學里的愛情是那麼的單純,純粹,沒有社會上的物質和虛榮。

我們互相鼓勵着朝着彼此的夢想努力,希望畢業以後,我們都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事業。

似乎畢業就分手就像是一道魔咒,她說要離開這座城市去追尋她的夢,我不願意離開這片土地,於是,我們就這樣散了。

分開了以後,我曾多次想要給她打電話,和她複合,可是,驕傲的性子讓我始終沒有打這個電話。

當我決定打電話聯繫她的時候,卻發現她的電話換了,QQ也換了,以前的聯繫方式都聯繫不上了。

原來所有的不舍只是我自己,而安悅從始至終都沒想過複合,也不給我複合的機會。

04

參加同學聚會,只是因為聽說安悅這一次會來參加同學聚會,我抱着最後一絲希望想要再爭取一次。

可是,來到了聚會才發現,安悅始終沒有來,我一直都不敢走,我擔心我走了以後安悅來了,我見不到她。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酒桌上的同學也一個個都微醺地倒了下去,我看着身旁的張鵬,張鵬喝的有點多,臉頰紅彤彤的。

張鵬坐直了身子,拍着我的肩膀:“老康,你小子知道嗎?大學那會兒我就特羡慕你,我就想憑什麼安悅會喜歡你!”

張鵬打了個酒嗝兒,接着說:“可是,你小子卻身在福中不知福,居然讓安悅走了!”

“我當時有憤怒也有高興,憤怒的是你居然讓安悅傷心了,高興的是我有機會了。”

“可是,這一切都是我的一廂情願,安悅,壓根就不喜歡我,只是我的自作多情,她走了,離開了這座城市,誰也沒有她的消息了。”

張鵬的酒氣熏的我的腦袋有些暈,我的眼前彷彿又浮現出了那一天,安悅離開的時候的場景。

“你真的不和我一塊兒去嗎?”安悅問我。

我說:“我已經熟悉了這裏,我不想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

安悅轉過身去,似乎她的眼角有晶瑩的東西落下,只是那一刻的我在賭氣,沒有在意,我的心裏在問自己,為什麼一定要離開這裏,不能留下來么!

05

我始終還是沒有等到安悅,她也始終沒有來,之前關於她的種種流言始終都是流言。

走在霓虹燈下的街道上,影子被拖的長長的。

有些事錯過了就再也不會來,有些人錯過了就可能從人生中消失不見。

我曾愛過的女孩,這些年過去了,你去了哪裡?過的還好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