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人妻逆襲記--目錄頁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電視里在重播《花千骨》,霍建華扮演的白子畫微微皺着眉頭思索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楊明。楊明認真說話或者不笑的時候,眉頭也總是微微皺着,就連睡着時也如此。他在想什麼呢?

懷孕第8周,我的肚子開始變大。我什麼東西都吃不下,總想嘔吐。一連两天,我除了喝水不吐之外,幾乎吃什麼吐什麼,直吐得我四肢酸軟,渾身無力。我變得更加愛睡起來。午休時,剛一躺下,閉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再一睜眼天就黑了。

第三天下午我做了個噩夢,夢裡面有楊明,我在楊明後面追,卻怎麼也追不上,我難過得醒了過來,一摸臉上濕濕的,我居然在夢裡面哭了,可是夢裡我還夢到什麼就記不清了。

我看看窗外,已經是傍晚了。我已經連續三天都沒怎麼吃東西了。這時,我忽然很想去吃楊明曾帶我去過的一家衚衕里的小店的披薩。一想到那家店的披薩,我的口水就禁不住直往外冒。我很想跟楊明再去吃一次。

不行,我決定不再等下去。我要打給楊明。我拿出手機,找到楊明的號碼撥打了過去。

一聲、兩聲、三聲……

一直到最後,楊明的電話依然無法接通。我失望地放下手機,想了想,決定自己一個人去吃那家店的披薩。

路上堵車堵了好久,等我到達披薩店時,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

我進了披薩店,找了一個位子剛坐下,就感覺到旁邊有人在看我。我回頭一看,居然是楊明,我的心一下樂開了花。我笑着正要跟楊明打招呼,楊明卻趕忙轉過臉去。我這才注意到他身邊還坐了一個穿着純白t恤、戴着淺粉棒球帽的年輕女孩。那女孩留着黑色長直發,皮膚雪白,圓圓的臉上有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她甜蜜地笑着把腦袋歪靠在楊明懷裡,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他們看上去可真般配。

可我的心瞬間碎裂了,隱隱作痛。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坐在了椅子上,刻意不去聽楊明和女孩的對話,可是女孩清脆的笑聲依舊不時傳到我耳朵里。那笑聲落在我心上,就像有一把鎚子在朝着碎裂的地方砸。

吃到一半時,楊明帶着女孩走了,女孩一直抱着楊明的一條胳膊,半靠在他身上,快到門口時,楊明回頭看了我一眼,又迅速地轉過頭去。我看着他們的背影在門外消失掉,再也吃不下一口披薩,一個人靜靜地坐在位子上難過。我在心裏問自己:你都已經親眼看到楊明跟女孩這樣了,還要相信楊明是喜歡你的嗎?


這天晚上,我失眠了。我的腦海里控制不住地浮現出楊明和那個漂亮女孩在一起的畫面。我猜測着那個女孩的身份,還有楊明到底喜不喜歡她?他對她會不會也像對我那樣,總是開一些讓人臉紅耳熱的、色色的玩笑?

我就這麼想着,不知道什麼時候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我在睡夢中被敲門聲給叫醒了。我起床,靠近貓眼一看,外面站着的居然是楊明。煎熬了一個晚上的心,這一刻一下沸騰了。我趕忙衝進衛生間洗了一把臉,然後邊抓頭髮邊去給楊明開門。

楊明一看到我,上下掃了我一眼,立刻臉紅了。我這才注意到自己穿的竟是有些透的睡裙,最要命的是,我裏面沒有穿文胸,胸部那裡還被水弄濕了一塊。

天哪,我“砰”地一下把門關上了。

等我手忙腳亂地重新穿好平時穿的衣服,給楊明打開門時,他低着頭不看我便進了屋。我看出來楊明有些不好意思。心裏覺得有些好笑。他不是睡了很多妞,什麼場面都見過嗎?怎麼今天看到我穿得稍微透一點兒,就害羞成這樣了。

楊明看看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諾諾,以後你可千萬別穿那樣就給人開門。幸好是我,要是壞人怎麼辦?”

我心想:要是別人,我肯定不會忘記自己穿得是什麼衣服了。但是說出來的卻是:“要你管。”

“諾諾,你生我氣了吧?”楊明靠近我,想把我摟懷裡。我趕忙往後退了幾步。

楊明嘆了口氣:“我就知道你一定會生氣的。所以那邊沒處理好我就偷偷地趕過來找你了。”

聽完楊明的話,我心裏稍微好受了一些。我問楊明:“那個女孩是你女朋友嗎?”

楊明苦澀地笑了一下:“她要是我女朋友,那你怎麼辦?”


有時,你明明知道有些問題不該問,可是還是會控制不住自己去問。但是問完你就會後悔了。因為答案往往不是你想要的。就如我現在這樣。

“那我祝福你們啊!”我嘴硬地說道,但其實心裏很難過,在想我還能怎麼辦?

誰料,我話音剛落,楊明忽然衝上來一下抱住了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就吻上了我的嘴巴。我大腦瞬間一片空白。過了2秒,我回過神來,腦海里浮現出的第一個想法是“我還沒有刷牙。”

我試圖躲開楊明的親吻,可是楊明很用力很固執地吻着我。我掙扎了一會兒沒有任何效果,只好敗下陣來。楊明的懷抱溫暖有力,他的嘴唇熱熱的,很執着。我咬緊牙齒閉着嘴巴,渾身僵硬地任由他吻着。

我睜大眼睛看着楊明閉着眼睛吻我的樣子。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觀察他。他的眉頭仍像往常一樣微微皺着,看上去很用心。他的睫毛長長的,讓人忍不住想用手去觸碰。這是我喜歡的男人啊。可是我卻不能擁有他。我的心底一片荒涼。

就在我快要呼吸不過來時,楊明終於吻夠了,他睜開眼睛看着我,我大膽地看着他。

“諾諾,答應我,不要離開我。不要生我氣。”楊明輕聲說。

我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他。我跟他到底什麼關係都不確定,我憑什麼答應他呢?就算被他強吻了又能怎樣?能改變我是一個平凡的離婚少婦,他是一個耀眼的高富帥的現實嗎?

楊明見我不回答,有些急了:“諾諾,你答應我,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

“楊明,我跟你一樣,最討厭別人威脅我。”

楊明鬆開了抱着我的手,怯怯地說:“對不起。”

(未完待續,喜歡這部《人妻逆襲記》小說的朋友們,請關注我簡書:廉子,會持續更新)

下一章:[連載]人妻逆襲記(二十):遭遇性暴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