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那日天朗氣清,佛祖講經。

佛祖講的高潮迭起,眾弟子聽得如痴如醉,就連孔雀大明王菩薩都忘了在佛祖頭上拉屎,忽聽一陣鼾聲傳來,似有似無,如泣如訴。

佛祖循聲望去,二徒弟金蟬手托下巴,眼皮耷拉,口水直流,貪睡磨牙。

佛祖沖迦恭弘=叶 恭弘使個眼色,迦恭弘=叶 恭弘心領神會,拍拍金蟬肩膀,哎,醒醒,醒醒,哎。

迦恭弘=叶 恭弘拍了許久,金蟬毫無動靜,阿儺看不過去,走到金蟬身邊,蹲下耳語,下早課了。

下課了?好!金蟬睜眼、收書、起身、鞠躬,一氣呵成,道聲“佛祖再見”,轉身出殿。

佛祖怒極,滿頭疙瘩搖搖欲墜,厲聲道,金蟬,你可知罪?

金蟬走回殿內,看眾人紋絲不動,面帶譏誚,知是被人算計,撓頭疑問,那個,我又犯啥錯了?

你不聽說法,輕謾我教,你說,你昨晚做什麼去了?

那個,跟小仙女畫畫來着。

哪個仙女?

百花仙子。

畫的什麼?

魚。

魚?

嗯吶,就魚。

拿來我瞧瞧。

哦。金蟬從身上掏出畫遞到佛祖手裡,邊給邊囑咐,那個,我說,你注意點,還沒上色呢,可千萬別給弄髒了。

佛祖臉色由白轉青,怒意漸濃,你說你去畫魚?

沒錯。

佛祖執畫在手,面向眾人,你讓你這些師兄弟們都看看,這是魚嗎,分明是百花仙子。

要不說你不懂呢,我畫的是美人魚。金蟬眉毛一挑,一本正經。

學法不見你沉下心來,撩妹倒是有一套。

那也不是,只是覺得這法有些不對罷了。

哪裡不對,是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不對,還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不對?

聽起來似乎都有道理,可細細品來,頗多漏洞。

你說漏洞在那,你今天要是說不出個一二三來,我跟你沒完。

那個,學術探討而已嘛,何必上綱上線呢,況且你是師父我是徒弟,就算我說的有理有據也不帶急眼的哈,瞅你那小氣勁兒。

快說,哪那麼多廢話。

那個,既然你讓我說那我就說了哈。我記得佛祖說過只要動機正確,任何行為都可能是善行,是允許的。然後我想到了一個詞兒叫“盜亦有道”,按照佛祖的說法是如果偷盜是善巧的布施方式,那麼也是可以實行的。我這麼說對吧?

佛祖點點頭,孺子可教。

金蟬擺擺手,等我說完再誇。那個,在我看來,所謂的盜亦有道根本就是胡說八道,賊就是賊,沒什麼好賊與壞賊之分,隨便偷點東西搶點東西送人就叫俠義,我看未必,因為這種所謂的俠義不只會擾亂社會秩序,破壞社會風氣,嚴重的甚至會使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不知道這些,佛祖有沒有想過。

你,強詞奪理。佛祖指着金蟬,手不停抖。

說我強詞奪理,好,那我問佛祖,您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怎麼記得好人成佛需刻苦修行歷盡劫難,壞人怎麼放下屠刀就成了呢,按您的說法,這好人怎麼這麼悲催呢,還是這漫天神佛都是壞人變的?

金蟬目光炯炯,眾人面面相覷,佛祖怒極反笑,金蟬啊金蟬,我早知你巧舌如簧,沒想到你竟如此精於狡辯,堂堂大乘佛教奧義在你口中簡直成了胡言亂語,歸根究底,你還是執迷於小乘佛教不肯自省。

佛祖言語激動,金蟬卻面沉似水,粲然一笑,南無菩提本一家,何謂大來何謂小,東海採蓮南海坐,渡己及人才是好。佛祖您說是吧?

佛祖沉吟半晌,眼神飄忽,良久,沉沉道,金蟬,你無謂再舌燦蓮花,即便你是我二徒弟,這辱佛不敬之罪也不可饒恕,唉,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你可知道,大義滅親這四個字對我來說有多麼心痛。

佛祖一副痛心疾首狀,眾弟子也是喟嘆不已,只有金蟬,面朝佛祖,笑意不減,佛祖,你有事說事,說完再演成嗎?

你,你,你,佛祖連說三個你,滿頭菠蘿已氣的快立了起來,既然你如此執迷不悟,那就罰你墮入輪迴,下凡歷劫,待參透我佛真諦之時再歸靈山。阿儺,迦恭弘=叶 恭弘。

弟子在。

你二人押他入凡。

弟子遵命。

阿儺、迦恭弘=叶 恭弘走到金蟬身邊剛要動手,金蟬冷冷道,忘了我拿板磚掀你倆前臉的事了?

呃,這個,金蟬你也不要太生氣了,這畢竟是佛祖的意思。阿儺沒說話,迦恭弘=叶 恭弘訕訕道。

放心,我知道你倆都是戰五渣,不過我今天還有點別的事,辦完自然會去入凡,就不勞你倆費心了。

金蟬轉身就走,迦恭弘=叶 恭弘追問,哎,金蟬你干什麼去?

跟小仙女道別。

金蟬聲音遠遠傳來,佛祖面色鐵青。

阿儺道,佛祖,你看他。

迦恭弘=叶 恭弘看着阿儺,喲,這會兒吭聲了,剛金蟬在的時候怎麼連個屁都不敢放。

你倆都給我閉嘴,佛祖環視四周,冷冷道,好啊,十八羅漢,三千佛陀居然連區區一個金蟬都辯不過,你們還有臉互相譏諷。

眾弟子低頭不語,觀音面有憂色。

第一幕

是夜,無風,靈山,燈明。

檀香裊裊,風吹幡動。

觀音問佛祖,金蟬所說當真全無道理?

佛祖問,你認為呢。

觀音正色道,我看未必。

佛祖答,就算有道理又怎樣,這靈山只有聽從,不容置疑,否則,心亂了,佛也就散了。

觀音點頭,雲散霧清。

第二幕

傳說金蟬入凡那天去找了百花仙子,他說有件要緊的事去辦可能得出趟差,臨行前把那張美人魚送給了仙子,跟仙子說,你先替我保管,沒事的時候幫我上上色。

仙子問,你自己畫的為何不自己上色?

金蟬咧嘴一笑,嘿嘿,在我看來,這世間萬般顏色加在一起也不及你分毫。

仙子臉紅,怪金蟬沒個正經,金蟬甩袖,瀟瀟洒灑而去。

後來,仙子終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在與金蟬分開的地方駐足良久,捧着那畫,看了又看,瞧了又瞧,淚水染濕了畫紙,仙子也落下了凡塵。

第三幕

金山寺有個小沙彌,名喚江流兒,年紀不大,名氣不小,七歲時就敢跟精通佛法的老方丈打機鋒,還把老方丈給辯了個啞口無言,自那以後,一戰成名,老方丈特許他可以不用聽法,所以別人念經時他忙着上樹逮鳥、下水捉鱉、拳打惡霸、腳踢地痞,僅僅三年時間就成了十里八鄉大名鼎鼎的鬼不纏,意思是,惡鬼見了他也得躲的遠遠的,萬萬不敢跟這位小爺糾纏。

這一日,天光大好,風清不燥,老方丈在禪院為眾弟子講授《妙法蓮華經》,江流兒看大家聽得津津有味,求知若渴,不忍打擾了金山寺濃厚的學風,抽個空子,翻過寺牆,溜了出來。

寺外的風光自然比枯燥乏味的經書有趣得多,他一路跑跑跳跳,一不留神就來到了山腳,正打算一鼓作氣衝到山頂摘幾個野果吃吃,順便欣賞下綺麗的風光,忽然聽到“哎呦、哎喲”的呻吟聲。

江流兒定睛看去,一隻猴子倒在小河邊,右腿鮮血汨汨,疼得雌牙咧嘴。

咋回事?江流兒趕緊走過去。

猴子指了指山上的一處瀑布,看見了嗎?

嗯,看見了。

我老家也有這樣一瀑布,衝過去之後有個水簾洞,裏面可好玩了。

我去,這麼神奇嗎,你的意思是這瀑布後面也有個洞?

猴子苦笑,要有洞的話我還能摔成這B樣?

呃,這倒是,江流兒說,那個,你別慌,我記得寺里有本經書叫《易筋經》,我回憶回憶給你治療一下。

你會看病,我這可是骨折?

別拿小孩不當大夫,你想想,那是什麼書?《易筋經》!連筋都能易還怕你骨折?

嗯,有點道理,那你治吧。

成,雖然我沒給人看過,但死馬當活馬醫的道理我還是懂的。

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的意思是碰着我你就有救了,保管給你妙手回春。

多謝了,我還不知道您尊姓大名呢。

我叫江流兒,你呢?

孫悟空。

名起得不錯,差點就趕上我牛B了,那個,你別動了,我先給你表演個接骨。

那麻煩您了,江大夫。

孫悟空滿臉期待,江流兒一臉嚴肅,一聲慘叫忽然響徹深山,然後就聽“砰”的一聲,江流兒被踹了出去,等他灰頭土臉地爬回來,驚喜地發現,孫悟空的斷了的腿骨竟然真的接上了。

江大夫,您可真是神醫啊。

別這麼說,我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

您說什麼?

沒啥,我的意思是你這傷還得鞏固,這樣吧,旁邊有個山洞,我先扶你進去休息,只要靜養幾天,保證活蹦亂跳。

這讓我說啥好呢,您可真是醫者仁心。

第四幕

孫悟空養傷的第二天,江流兒摘了幾個果子去看他,走在路上,忽然看到一頭豬躺在一口大鍋里怡然自得,一臉愜意。

江流兒覺得奇怪,走過去問,幹嘛呢?

洗澡。

這麼好興緻跑鍋里洗澡?

鍋?豬轉頭看了看,不是澡盆嗎?

你們那都管這個帶鍋蓋的東西叫澡盆嗎?江流兒指了指旁邊的大木蓋。

卧槽,我說怎麼回事,剛才我正在路上走着,迎面過來幾個人問我要不要洗個澡,我正好覺得累了就打算洗洗,我問了好幾遍他們都說不要錢我才洗的,我還以為這是本地風俗呢。

你見過哪家的風俗是請人在鍋里洗澡的?

我這不也納悶呢嗎,剛才他們給我喝了點東西還往裡擱了不少蔥姜蒜,我問怎麼個意思,他們說是能去乏,原來他們是想玩溫水煮青蛙那套,等把我煮熟了好吃我。

他們給你喝了什麼東西?

酒。

什麼酒?

不知道,反正喝完之後覺得渾身都舒服,而且特困,想睡。

那酒里加了蒙汗葯了,蠢豬,他們人呢?

估計是找柴火去了吧,我聽他們說,這點兒木柴太少,恐怕火候不夠,我還讓他們趕緊找去,要不水涼了洗的多難受啊。

那個,你心真大,事到如今你還打算繼續洗下去嗎?

你有什麼好建議?

我去,你說就你的腦子怎麼能明白溫水煮青蛙這詞兒的,趕緊跑啊。江流兒話音未落,帶着豬就跑了個落花流水。

兩人在路上跑着,遠遠聽到有人在後面追的聲音,豬說,這位小兄弟,多謝你救了我,豬八戒真是感激不盡。

你叫豬八戒?

嗯吶。

名起得不錯,差點就趕上我牛B了,那個,我叫江流兒。

好,我記住恩公的大名了,不知道我們要跑到哪裡去呢?

離這不遠有個山洞,洞里有隻猴子叫孫悟空。

你的意思是孫悟空能幫我們把追兵打跑?

不是,我是說我們可以去山洞里躲躲,他們找不到咱倆,自然就走了。

恩公高見。

看來豬八戒喝的那酒裏面的蒙汗葯不少,追兵走了好大一會兒他還暈乎乎的。

豬八戒說,頭昏目脹,噁心想吐腫么破。

孫悟空興奮地指着江流兒說,找江大夫啊,他醫術可高明了,杠杠的。

豬八戒一臉期待地看着江流兒,您給看看。

那個,我也不知道行不行,江流兒說著,兩個大嘴巴子結結實實地抽在了豬八戒臉上。

怎麼樣,好使不?孫悟空急忙問豬八戒。

別說,還真不暈了,就是腮幫子火辣辣的疼。

那個,所謂醫術,多少都有點副作用,就跟昨天似的,雖然我把悟空的腿治好了,但我也被他踹的差點生活不能自理。

哦,那我就放心了,只是為啥他的副作用在你身上,而我的就在自己身上呢?八戒一臉疑惑。

這個,隨機的,不定擱誰身上。江流兒順口胡謅。

哦,聽起來很科學。八戒恍然大悟。

你要是沒啥事就陪着悟空,他需要鞏固,你中的蒙汗葯也得靜養幾天,等葯勁徹底清乾淨了,保證耳聰目明。

好,那我就聽恩公的,跟猴子做個伴。

第五幕

孫悟空養傷的第三天,江流兒一大早就溜出禪院打算去看望猴子和豬。

出門前他就在尋思,昨天看猴子時帶的幾個果子救豬的時候給跑丟了,今兒個看他倆不能這麼寒酸,怎麼都得買幾樣糕點,於是他決定先去市集一趟。

還沒等走到糕點鋪,剛到魚市他的腳步就停住了。

1條大的匪夷所思的魚被五花大綁,旁邊有個小女孩手裡拿着幾個銅板看起來像是要買這條魚,但店家的表情明顯是不打算賣她,小女孩不住央求,店家一臉不耐煩,江流兒看那小女孩委屈的都快哭出來了。

什麼情況?江流兒問小女孩。

小哥哥,你看這魚多可憐啊,我想讓漁家把它放了,他們不願意,我說把它買下來,他們又說錢太少,買不了。

這魚怎麼賣?江流兒問漁家。

這麼大的魚,多罕見啊,至少一錠銀子。漁家頭也不抬。

你有多少錢?江流兒問小女孩。

三個銅板。

哦,那的確不夠。

小哥哥,你有辦法救這魚嗎,再不救它就要乾死了。小女孩看着魚,臉上似有淚水滑落。

別急,俗話說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江流兒看着小女孩,總感覺彷彿在哪見過似的。

魚市的生意總是不錯的,不一會兒就圍了不少買魚的人,漁家看他倆在那跟木頭樁子似的杵着不動,忍不住開始攆人了,我說,你倆要麼掏錢,要麼走人,別耽誤我做生意。

好嘞,江流兒一邊答應着一邊轉身準備走人,忽然,他抱起那條大魚就跑,小女孩受他感染也跟着跑了個不亦樂乎,店家起身想追,又怕人沒追上魚再被人拿光了,只能跳着腳把這輩子知道的所有髒話都背誦了一遍。

江流兒跟小女孩一直跑到山腳下小河邊才停下來,他把魚往河裡一扔,擺出一個自以為迷人的笑容沖小女孩說,完事兒。

小女孩喘了會氣說,小哥哥你真勇敢。

一般一般,金山寺第三。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江流兒。

呀,真好聽,我叫琳琅。

嗯,名起得不錯,差點就趕上我牛B了。

什麼?

我是說你名跟我名一樣,都好聽。

江流兒,謝謝你救命之恩,我叫沙悟凈。

我去,是誰在說話。

是我,你眼珠子別老盯着人家姑娘不放,往水裡瞅瞅。

江流兒循聲望去,之前那乾的快死的魚竟然說起了人話,游來游去,怡然自得。

那個,要是沒猜錯的話,你是妖怪吧?

嗯吶,怎麼地,嚇着你了?

怎麼可能呢,你看見南邊那山洞沒,那裡面還倆妖怪呢,一猴菇,一豬頭,都是我哥們,你要是能動的話就出來,我帶你找他倆玩去。

成啊。一陣水花散落,江流兒眼前出現一個魚頭人身的妖怪。

那個,你能再好看點嗎?

我是覺得第一次見面不用真身顯得不太尊重,畢竟大家都是妖怪,還是坦誠點兒好。

素質真高。好,我這就帶你去,那個,琳琅,你怕妖怪不?

只要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琳琅甜甜地說。

那個,你太會嘮嗑了,走吧,我介紹我哥們給你認識。

第六幕

傳聞金山寺附近突然出現一個驅魔天團,成員是一個和尚、一個猴菇、一個豬頭和一個魚怪,所謂驅魔,其實不怎麼施法,只是口誦心傳,教妖自渡,化解妖性,而後度人,除非妖性太強實在渡不了才大嘴巴子抽醒,然而,這都不算奇怪,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他們的首領居然是個姑娘。

因為這個姑娘喜歡花,所以這個天團也被稱作花樣男子。

這個傳聞一傳就傳了七八年,也不知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不然你怎麼解釋咱們這治安越來越好了,得有好幾年走夜路沒撞見鬼了吧?

那也未必,還有傳聞說那和尚跟姑娘談戀愛的呢,你用腳趾頭想想也不可能是真的,和尚講究四大皆空,怎麼能犯色戒?

怎麼不能?

你誰啊,我跟我兄弟在這聊天,你插啥嘴?

沒啥,就覺得你說的不對。

哪不對,是沒撞見鬼不對還是和尚談戀愛不對?

都不對。

怎麼個意思?

你來看。

兩個人好奇的湊過去,眼前那人突然化作一個豬頭人身的怪物。

鬼啊!兩個人嚇得屁滾尿流,倉皇逃竄。

哈哈,八戒化成人樣,大笑不止。

八戒,你又調皮。江流兒躺在一棵歪脖樹上,邊叼樹枝邊抖腿。

我是覺得那倆人啥都不懂就信口雌黃,老大,你說你跟琳琅姑娘談個對象怎麼了,還被群俗人說三道四的。

他們愛說就說唄,隨他們大小便,反正咱身歪不怕影子正,我就喜歡琳琅了,她也喜歡我,我還打算過两天去見見她家裡人,怎麼了,我驕傲了嗎?

沒有沒有,老大你最大的缺點就是太謙虛了,這樣不好,容易遭人非議。猴子剝了根香蕉,邊吃邊嘮。

對了,老沙幹嘛去了?

你不是讓他給琳琅姑娘送花泥去了嗎?猴子提醒道。

哦哦,沒錯,這幾天老方丈老是大半夜的跑我房裡跟我探討佛法,還說雖然我的小乘教義跟大乘教義不太對付,但聽起來倒是頗有道理,這不連續五天沒睡一個整覺了,腦子都有些不站崗了。

那你歇會吧,我跟豬頭找老沙去。

江流兒還未合眼忽見前方沙塵翻起,遠遠有聲音傳來,老大,出大事了。

江流兒一個激靈從樹上跳下,人剛落地,老沙驟至,老大,琳,琳琅姑娘被妖怪抓走了。

幾個意思?

我給琳琅姑娘送完花泥,剛要回來,沒走多遠就聽見一聲尖叫,我趕緊跑回去,就見一道黑氣吧琳琅姑娘裹走了。

知道去哪了么?

我看是往西北方去了。

那別愣着了,哥幾個,燥起來。

第七幕

此去西北三百里有座毒敵山,山中有個琵琶洞,洞里有個妖怪叫蠍子精。

江流兒他們到的時候洞門緊閉,猴子說,老大,我會變飛蟲,要不我先進去瞅瞅裏面啥情況?

江流兒說,不用,沒時間費那事,咱直接扣門問訊,是他們抓的就讓他放人,不是咱就再找。

說著,江流兒輕扣山門,那個,家裡有人嗎?

有小妖從洞里出來,誰啊?

我叫江流兒,那個,請問剛剛你們有沒有抓過一姑娘,那是我女朋友,要是抓了麻煩你們放一下,要是沒的話我再去別家找找。

不用去別家了,就我們抓的,不過你說放就放,是不是太把這琵琶洞不當回事了?

不白放,我會佛法,要不給你們講段經,凈化一下心靈啥的?

你快別白話了,我們大王最討厭講經的了,當年她在西天雷音寺聽佛講經,聽得好好的那如來居然伸手推她,她一氣之下就蟄了他一下,那如來竟然還舔着臉着金剛拿她,從那以後,我們大王就說了,這人啊越是滿口仁義道德越是內心齷齪不堪。

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我這經跟如來的不一樣,要不你帶我見見大王。

那成吧,不過大王要是不聽你的可不關我事。

那必須的。

你一個人進去就行了,他們看着怪嚇人的。

你什麼意思,嫌我們丑是不是,你說就你這心理素質怎麼當上妖怪的,再說了,我們這是丑嗎,這叫有特點。猴子生氣了。

就是就是,我們這長相多好認啊。八戒也跟着幫腔。

那個,要不你們先在這等會吧,我去去就來。江流兒一臉凝重。

可我們不放心你啊,老大。老沙說。

沒啥不放心的,要是我不出來就執行B計劃。

啥B計劃?小妖有些好奇。

沒啥,我瞎說的,純粹為了顯擺我會外語。江流兒邊說邊往裡走。

琵琶洞九曲十八折,江流兒隨小妖拐來拐去走入大廳,一個滿頭金釵的女妖端坐正中,你是江流兒?

嗯吶,你是蠍子精?

怎麼說話呢,你得叫大王。小妖不滿地呵斥。

免了,聽說你會講經,講的還跟別人不一樣。

沒錯。

呵呵,你年紀不大,口氣倒不小,經都是一樣的,難道你還能講出花來?

此言差矣,只能說,道理都是一樣的,但經不一樣。

此話怎講?

你聽別人講的,是大乘教義,講渡人,我說的是小乘教義,講自渡。

你說具體點,我都快被你整糊塗了。

其實很簡單,大乘教義教如何幫人,我教怎麼幫自己,在我看來,所謂樂善好施,其實是自己過得還不錯時候的一種消遣,一個人若是連自己溫飽都無以為繼,還會施捨給別人嗎,就算真的肯施捨,這種人對別人是大善,對自己難道不是大惡嗎,連對自己都不肯用善行,還能指望他周而復始地去渡人,我看未必。

有點意思,不過你說了這麼多想表達什麼呢?

其實我是想你能把琳琅姑娘放了。

哦,原來所謂和尚也不過是一個淫僧。

你錯了,我跟琳琅是真心相愛,俗人既能出家,和尚為什麼就不能還俗呢,這世間規矩,種種戒律,從來都是約束自己,若是想用來約束別人而達到自己目的不就成道德綁架了嗎?

你說的可真好,我都忍不住要愛上你了,要不咱倆在一起吧,你想想,那琳琅我也見過,不過是一不解風月的小丫頭,我可是對你情意綿綿啊。蠍子精說著沖江流兒拋了個媚眼。

那個,所謂有緣無分,咱倆有相見的緣卻無相守的份,你還是把琳琅放了,我多謝你大恩大德。

哼,給臉不要臉,我偏不放,不但不放,我還要讓你的琳琅眼睜睜看着我跟你成親,再用她的血來做咱倆的交杯酒。

聽你這意思擺明是要翻臉了?

蠍子精脖子一昂,翻臉又能咋地?

既然如此,江流兒嘆了口氣,忽然從身上掏出塊板磚。

蠍子精失笑,你打算拿這塊板磚拍死我把琳琅救出去?

你誤會了,這磚不是用來拍的,是用來砸的。

什麼意思?

江流兒說著把板磚摔在地上,一聲脆響,板磚爛成兩半,緊接着,猴子、豬頭、老沙突然出現。

蠍子精驚呼,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變成小蟲飛進來的,猴子笑道,這可是我的強項。

哼,就算你們有四個人也休想把人救走。

誰說就我們四個?猴子往前一步,鐵棒往後一指,你看那邊。

蠍子精扭頭望去大驚失色,洞里不知什麼時候湧進來成千上萬隻蘆花雞,這琵琶洞里的妖怪多是蠍子、蜈蚣、蚯蚓、臭蟲所化,雞是他們的天敵,所到之處,群妖喪膽,哀嚎遍野。

你們,竟敢亂我洞府,傷我手下,我給你們拼了,蠍子精說要拚命轉身卻往洞里跑去。

追。

四人追至洞底,正看到蠍子精拿短叉抵住琳琅喉嚨,短叉看來鋒利異常,只輕輕一送就能要了琳琅性命,四人不敢緊逼,慢慢後退。

那個,你放了琳琅,我饒你性命。江流兒道。

是嗎,我要是不放呢?

要不我跟她交換,你拿我做人質。

看來你們倆感情還真深厚,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為她去死呢?

成,只要把她放了,我做什麼都行。

不行啊,老大。

沒什麼不行的,投胎轉生又是一條好漢,只是你們別忘了我就成,猴子,你記住,那瀑布後面沒洞,八戒,你記住,帶鍋蓋的不叫澡盆,還有老沙,你可千萬別再被人給逮住了,我也不曉得下一世還能不能趕得及去魚市救你了。

你還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啊,就沒什麼想對她說的嗎?蠍子精的短叉在琳琅脖頸邊晃來晃去。

江流兒忽然笑了笑,看着琳琅,我這一生最快樂的事,就是遇見你。

琳琅被蠍子精施了定身法,雖無法言語,卻早已淚流滿面。

蠍子精拿眼神瞄了瞄江流兒腳下一柄長劍,江流兒撿起,順勢就要劃過喉嚨。

老大!猴子他們驚惶大呼。

且慢。有聲音從身後傳來,幾人轉身望去,竟是一位王后打扮的老婦。

蠍子精拍拍琳琅,她失聲叫道,母后。

這怎麼回事?江流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了。

老婦走到蠍子精身邊,一手牽着蠍子精,一手牽着琳琅,面帶微笑,你是江流兒?

那個,您是?

我是琳琅的娘,也是女兒國國王。

幾個意思,琳琅家不是種花的嗎,怎麼跟王室扯上關係了?

說來話長,這孩子生性貪玩,我怕有人知道她的身份圖謀不軌,就讓婢女和侍衛在外建了所房子扮作家人照顧她,後來聽說這孩子居然跟你談起了戀愛。

然後你就更不放心了是吧?

國王點頭,沒錯,你這孩子果然聰明,其實對你的身份我沒有異議,女兒國從無男人,就連侍衛都是女人,雖然你是和尚,但琳琅有你照看我也求之不得,只是我想知道你是個怎樣的人,會不會為了琳琅掏心置腹,請你理解,天下沒有哪個母親是不希望子女好的。

江流兒微微一笑,這個我懂,只是有點不明白你怎麼會跟妖怪搞在一起的。

國王看着蠍子精說,她本來是我妹妹,小時候被一條千年毒蠍咬了一口就成了半人半蠍的怪物,聽說佛法能去除妖性,她就遠赴靈山聽如來講經,結果那如來不知怎麼回事竟然無故推她,她蟄了如來怕被金剛拿住就跑了回來躲在這琵琶洞專心修鍊,說起來,她也是個可憐的人,平白無故成了妖精,她可從來也沒害過人啊。

母后,這些怎麼從來也沒聽您說過。琳琅滿臉困惑。

那時你還沒出生,後來你小姨怕把你嚇着就囑咐我千萬別告訴你。

哦,原來是小姨,剛剛那雞不知道吃了你多少手下,真是得罪了。江流兒笑的比哭還難看。

沒事,那都是障眼法,其實這山洞除我之外,再無他人。蠍子精莞爾一笑,煞是好看。

說來慚愧,今天這事其實是我們姐妹倆設的局,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看琳琅選的這位郎君是否真心待她。國王道。

親家母,那您覺得我老大怎樣?猴子說。

我看行。國王還未說話,蠍子精笑着先開了口。

連妹妹都說行了,我自然也沒意見,只不過。

不過什麼?江流兒有些慌了。

只是不知道琳琅怎麼看。

一切全憑母后做主。琳琅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臉上緋紅一片。

第八幕

女兒國最近有兩件大事,一是老國王年紀大了把王位傳給了閨女,二是新國王琳琅跟金山寺的和尚江流兒成了親。

傳聞成親那天,鑼鼓喧天,鞭炮齊鳴,除了車遲、烏雞、寶象等國之外,琵琶洞和解陽山等妖界人士也紛紛發來賀電,更不用說金山寺了,據說師兄弟們在老方丈的帶領下參与了觀禮,一致認為當年要是能像江流兒這麼勇敢今天就不用眼紅人家了。

江流兒與琳琅成親后,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女方治理國家井井有條,男方宣講佈道小乘佛法,猴子、豬頭和老沙沒事就守衛守衛邊疆,撩撩妹啥的,小日子過得別提多得勁了。

第九幕

夜沉似水,繁星如燈。

如來眼觀下界,憂心忡忡。

觀音問,佛祖何事不安?

如來道,金蟬似乎越來越過分了,再讓他這麼傳下去,小乘佛教與我大乘佛教幾可分庭抗禮了。

佛祖不必煩心。

哦,觀音大士有何高見?

觀音湊近耳語幾句,如來笑意漸濃,好,就依觀音大士之意。

第十幕

這天,江流兒在王宮跟幾位從比丘國來的高僧探討了一天佛法,覺得有些倦了,早早就睡下了,他睡得正香,琳琅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走到他身邊,拿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卯足了勁兒就往他心口插去。

我去。江流兒坐起來,大口喘氣,過了好大一會兒才意識到這是個夢,他看看身邊,琳琅不在,估計是還在批閱奏摺,他尋思這麼晚了給她送件衣服去吧,拿着披肩就出了寢宮。

他走到書房,敲門,沒人回應,他問侍衛,侍衛說沒見國王出來過,估計是太累了睡着了,他推門進去,突然嚇了一跳。

書房樑上一道白綾,琳琅吊在上面,搖搖晃晃。

我去,這怎麼話說的?他趕緊把琳琅救下,又是按胸口又是掐人中,良久,琳琅悠悠醒來。

媳婦兒,你這麼回事,大半夜不睡覺上弔玩?

琳琅看着他,眼裡滿是委屈,忽然,“哇”的一聲,哭出聲來,哥哥,母后被妖怪抓了。

幾個意思?

琳琅哭着說出了事情的真相,女兒國東邊是車遲國,車遲國有條通天河,數日前,那河裡出了個妖怪叫靈感大王,那靈感大王抓了老國王威脅琳琅殺了江流兒,琳琅不忍殺他又無計可施,糾結之下,才會自殺。

我去,你傻啊,這種事你怎麼不跟我說呢,我把老岳母救出來就是了,我說這幾天怎麼不見她老人家,你還騙我說去琵琶洞老姨那走親戚去了。

我不敢跟你說,我怕你打不過他又怕她害了母后,琳琅抽泣着說。

沒事,我指定把老岳母救出來,對了,這事你有沒有跟老姨說過。

說了,小姨說她不識水性,想辦法去找懂水性的同行幫忙。

等老姨找到幫手就晚了,你等着,我這就去救我老岳母。

你自己去我不放心,我也要去。

你在家好好的,聽話,我叫上猴子他們。

那你小心點。

放心吧,聽我話,絕對不許再干傻事。

嗯,知道了。

第十一幕

我說,這個靈感什麼玩意兒,你個臭不要臉的,趕緊給爺爺出來,要不然,孫爺爺把你這破水溝子攪翻。猴子一邊拿棒子攪河水一邊破口大罵。

不一會,隨着聲通天徹響,一個半人半魚的妖怪手持九瓣赤銅錘躍出水面,誰在大呼小叫?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孫爺爺我。

呔,猴子,老子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吃錯葯了找老子麻煩?

猴子大笑,你綁了我老大的岳母還敢說沒仇沒怨?

哪個是你老大?

就是小爺我。江流兒往前一步盯着魚妖。

你是?

江流兒。

你真是江流兒?

怎麼滴,不相信?要不你叫我聲爺爺驗驗真假?

我呸,老子早該想到那娘們靠不住,她還真是痴情,為了你老娘都不要了,也罷也罷,就讓老子親自動手吧,既然你找上來了,老子就先殺你,再殺老東西,最後連着那小娘們一塊幹掉。

計劃不錯,思路也清晰,就看你有沒有這個命了。江流兒直視魚妖,目光如刀。

儘管放馬過來吧,在水裡可是老子說了算。魚妖洋洋自得,似乎算準了江流兒的水性不好。

你還不配跟我老大動手,來吧,乖孫子哎,吃俺老孫一棒。猴子一聲怒吼,鐵棒跟不要錢似的砸了過去。

魚妖沒想到猴子居然如此厲害,戰了幾個回合,一個猛子扎進水裡,任憑猴子再怎麼叫罵就是不出來。

我去,這是跟我耍上無賴了。江流兒有些無奈。

別擔心老大,有我倆呢。豬頭跟老沙走過來。

你倆武力值不如猴子,我哪能讓你倆去犯險,況且我老岳母還在他手裡呢。

有件事我可能沒跟你嘮過,我以前干過天河的負責人,老沙以前也是流沙河那片的一把手。

幾個意思?

你還沒聽懂嗎老大,八戒的意思是他跟老沙在水裡那就跟自己家一樣,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他們做不到的。

這麼神奇嗎?

八戒微微一笑,跟老沙走到河邊,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

八戒跟老沙進去沒多久,一陣刀劍交接聲由水下傳來,然後,江流兒看見老沙背着老國王跳出水面,而魚妖則被八戒一耙子給打飛,過了好久才“撲通”一聲,落在岸上。

江流兒吩咐老沙把老國王送回王宮,然後踢了踢半死不活的魚妖,哎,別裝死了,說說吧,誰讓你殺我的?

魚妖翻了個白眼,我就不說,告你啊,趕緊把老子放了,要不沒你好果子吃。

猴子忍不住抽他一個大嘴巴子,我說你哪來的自信,都成這B樣了還得瑟,趕緊把你幕後主使說出來,要不然,爺爺今天紅燒了你。

哼,量你們也不敢。魚妖雖然受傷但說起話來底氣十足。

那好吧,我讓你看看我敢不敢。江流兒道,我明話告訴你,怎麼對我都成,別欺負我家人,既然你踩了我的底線,那就如你所願。江流兒從身上掏出塊板磚對準魚頭就要砸下去。

磚下留人。

有聲音從天上傳來,江流兒抬頭看看,忍不住對魚妖說道,你來頭可真大,居然連觀音都請來了。

那個,觀音大士,你也喜歡吃紅燒魚嗎?

放肆,江流兒,此魚乃我蓮花池裡所養金魚,每日浮頭聽經,修成手段,沒想到竟跑到這裏來了,多謝你幫我拿住,孽畜,還不快隨我回去?

哎,好嘞。魚妖說著化出真身,竟是一條紅尾金魚,搖頭擺尾就要游向菩薩。

等等,江流兒攥住魚尾,一把扔在地上,我說讓你走了嗎?

那金魚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重又化成魚妖模樣,觀音大怒,江流兒,你什麼意思?

觀音,你什麼意思?它綁我岳母,威脅我媳婦,還要殺了我,你一句話這事兒就了了?

我當然知道它作惡多端,所以這次來就是帶它回去受罰。

不用麻煩了,我知道該怎麼罰。

江流兒,咱們修佛之人講究慈悲為懷,你要知道得饒人處且饒人。

要是修佛就得不辨是非,不明事理,被人欺負了還不敢吭聲,這佛,我看不修也罷。

你。觀音指着江流兒,說不出話來,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讓它知道踩了我的底線是什麼後果。

什麼後果?

一個字——死。

你敢?江流兒,本座警告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說它怎麼那麼臭不要臉呢,跟了你這樣的主人能要臉才怪,明明是我被欺負,可弄到最後反而還是我不對了,好,既然你誠心誠意地問我,那就給你看看我敢不敢。

江流兒話音剛落,板磚狠狠拍下,魚頭瞬間崩裂,魚腦魚眼散了個桃花滿天。

江流兒,你闖大禍了。觀音氣得身子直抖。

我從小就闖禍,不知道什麼是大禍小禍。江流兒收起板磚,拍拍雙手,那個,我先走了,你要是沒啥事就擱這再玩會兒。

第十二幕

江流兒剛到王宮就見黑雲壓城,白煙漫天。

江流兒,你犯下彌天大罪,還不束手就擒。

喲,來的夠快的啊,不知道你們是哪路神仙?

呸,連四大金剛都不認識。

哦,我說呢,怎麼一個個長得跟破鑼似的,金剛嘛,這動靜就是大。

少在這貧嘴,告訴你,今兒個奉如來之命拿你回西天,聰明的話,乖乖就範,不然。

那個,別BB了,我聰明,但不想就範。

那就只好血洗女兒國了。

放你娘的歡天喜地連環屁,就憑你們幾個也敢大放厥詞,告訴你們,這女兒國的姑娘們掉根頭髮都算我輸。八戒不等四大金剛反應過來,踩上雲頭,見人就打。

這一仗打了三天三夜,四大金剛沒打過換十八羅漢,十八羅漢沒打過換十八伽藍,十八伽藍沒打過換二十諸天,二十諸天還沒打過又換上了八大菩薩,到最後,佛祖親自來了。

江流兒,你何苦執迷不悟。

事已至此,還說我執迷不悟,我就想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不是這麼個理。

話雖如此,但。

別但了,我知道,你們大乘佛教想說什麼就是什麼,我江流兒雖然愚鈍,但不是真傻,你要打就打,廢話就省省吧。

還怎麼打,你兄弟四個已倒下三個,只你還在勉強支撐,你覺得這種堅持還有意義嗎?

當然有,難道你覺得臭不要臉才有意義?

好好好,既然如此,我也不跟你多言,只求當頭棒喝能救你脫離苦海。

江流兒失笑,真是如同蠍子精所說,你別看人家內心齷齪,說起話來可真是道貌岸然。

如來雙手合十,右手慢慢推出,一招如來神掌如排山倒海之勢打向江流兒,江流兒避無可避也無力抵擋,閉上眼睛,平靜赴死。

哥哥小心。一聲嬌呼劃破蒼穹,江流兒睜開眼睛只見琳琅擋在身前被打得飛了出去,江流兒大驚,伸開雙臂接住,琳琅倒在他的懷裡,從身上掉下一幅畫來。

媳婦兒,你怎麼了?

我,沒事。琳琅痛苦地皺着眉頭,可又怕江流兒擔心,努力睜開眼睛,看着他說,你別跟人打架了,一點都不瀟洒,看起來可嚇人了。

不打,不打,我以後再也不打架了,媳婦,你跟我說你哪裡疼,我會治病,你別嚇唬我。

我還不知道你,你就會吹牛,猴子跟豬頭都是你蒙好的,我就是有點累。

好,我抱你回去休息。

不用,我就想躺在你懷裡睡會兒。

別,我身上臟,咱回家睡,聽話,現在不能睡,可千萬不能睡啊。

哥哥,我最近睡覺老是夢見小時候的事,你在魚市救了老沙,帶我去找猴子跟豬頭玩,給我送花泥還幫我種花。

嗯,好,你想玩什麼我都陪你。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只要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

不怕,不怕,媳婦兒,你乖乖的,不能睡,你別閉上眼睛,不能睡啊。

哥哥,我好累,好睏,你抱緊我,可別把我摔了。

琳琅慢慢合上雙眼,血一滴滴落在畫上,一陣清風吹過,畫卷展開,竟是一個女人的畫像,那畫上的女人像極了琳琅,只是沒有上色,血滴在上面,那畫開始有了顏色。

畫上忽然發出數道金光,江流兒轉瞬變成一個桀驁不馴的少年僧人,本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羅漢和金剛大駭,金,金蟬!

金蟬站在雲端,冷麵飛刀,如來,我要你的命。

彩蛋

五百年後。

有妖怪被江流兒一板磚拍的魂飛魄散,待他走後,那妖怪又重新聚成原形。

真是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琳琅對妖怪不住拜謝,沒想到您這麼善良,明明我的要求都有些過分,您還願意幫我。

沒什麼,举手之勞罷了,你也不用太過客氣。只是不曉得你費這麼大勁是為了什麼?

剛才那個是我夫君,以前是驅魔人,特別要強,五百年前與諸佛大戰的時候為了救我散了全身修為,現在除了他的三個哥們和小乘佛法之外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每天帶他出來走一走,降降妖,看能不能喚起他的記憶,但依他現在的實力肯定是打不過您的,所以才請您幫忙演場戲。

江流兒站在山頭看着這一幕,收起板磚,笑着說,傻姑娘,然後扣響了面前的山門。

誰啊?一個小妖出來,皺着眉頭打量着眼前這人。

江流兒。江流兒掏出板磚,在小妖眼前晃了晃,那個,一會有個姑娘要來,她說什麼你做什麼,讓她以為這世界充滿善意。

不幹就拍死你。

——完——


分享